• 第186章竟然是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7本章字数:2230字

    他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捡起令牌藏起来她看着莫楠瑜,冷漠的转身离开。

    在走到房门外,外面忽然响起了侍卫的声音,隐约可以听到皇上怒吼的声音。

    她一震,顿住脚步,转身看向莫楠瑜,若是她独自离开,到时出去,皇上定然会问她,甚至会责怪她。

    莫楠凤也会添油加醋,问她为何会出现在王府,既然去救人,有为何没有救到人,以皇上多疑的性子,再加上莫楠凤添油加醋。

    到时她不是凶手,只怕也会被说成是凶手。

    她走向莫楠瑜,眸色冷厉,弯腰一把将他拉起来,将他的胳膊架在她的肩膀上。

    这一次算是莫楠瑜走运,她恨不得这场火烧死莫楠瑜,只是他现在还不能死,他若是死了,到时她不仅会被怀疑,就连莫楠晟也逃脱不开。

    周沁蔷架着他,将身上已经不太湿的被子披在他们身上朝外面跑去。

    在经过池塘时,她将莫楠瑜放在地上,弄了些水直接洒在他的面容上,将他被黑烟熏的有些漆黑的面容瞬间洗白,也让昏迷中的他有了一丝神智。

    莫楠瑜微微蹙眉,喉间灼痛,他睁开眼眸,看着眼前庞大的火势,眉宇瞬间紧蹙。

    他在外面?

    他不是在寝房内吗?

    为了回到寝房拿到之前放着莫楠凤的罪证,哎出来之时被掉下来的柱子打到,是玄烨救了他,将他推开。

    他本想跑出去,确看到桌角处有着一枚令牌,隐约知道是别的王府嗯令牌,但是是哪个人亲王的他不知道。

    本想反身回去拿,没想到只是一瞬间,整个房间塌了一半,那掉下来的木头他虽然躲过了,但还是被砸中了头,晕死了过去。

    旁边传来水声,他一震,侧眸便看到一个女子蹲在池塘边,将浸在水里湿漉沉重的被子捞起来。

    看着她的测验,莫楠瑜骤然一震,感觉到不可思议。

    是周沁蔷!

    竟然是她!

    他没想到竟然是她将他救了出来,心里说不来什么感觉,只有一股难言的意味。

    还有欢喜,无尽的欢喜。

    看着她转身他立即闭上眼眸,这一刻他忽然不想让她知道他已经醒了。

    周沁蔷垂眸看着昏迷的莫楠瑜,蹙眉,“还没醒?”

    她愤恨的瞪了眼莫楠瑜,将他的手臂拉住一把将他拉起来,手臂沉重的将湿漉漉的被子裹在他们身上。

    扶着他一步步向外走去,肩膀上压着一个高大的男人,身上还压着一个沉重的被子,周沁蔷感觉自己的力气快被抽光了。

    若非是为了她和莫楠晟,她早已将莫楠瑜扔进火海里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大门,从里面跑进来了几个侍卫,身上同样裹着湿漉漉的被子,她刚要出声,谁知那几个侍卫没有看她一眼,直接朝着莫楠瑜的房中走去。

    她冷冷蹙眉,没有言语,无事她,那就让他们白跑一趟。

    莫楠瑜察觉到了一切,心中的欢喜挥之不去,他没想到周沁蔷会出现救她在他有生命危险之时,将他从火海里救了出来。

    他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他的府中着火的,这一刻他只知道自己的心,他爱这个女人,一次次利用他,确每次对他充满仇恨,想要杀了他的女人。

    白日在皇宫,他亲手打了她,那一刻他的心也痛,但他更痛的是周沁蔷愿意相信莫楠晟也不愿意相信他。

    看着即将到了大门外,他睁开眼眸,反手楼主周沁蔷的腰肢,将她抱在怀里,伸手裹着湿漉漉的被子飞快的朝着外面跑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周沁蔷一震,她侧眸看着突然醒来的莫楠瑜,冷声道,“你早就醒了?”

    不然他怎么反应这般迅速?

    莫楠瑜有些虚弱,他看了眼她,“本王很意外你回来救本王。”

    看着他的笑,周沁蔷气的蹙眉,谁是救他,她恨不得杀了他,又怎会去救?

    莫楠瑜抱着她直接出了府外,外面聚集了许多人,他抱着周沁蔷直接来到了皇上面前。

    周沁蔷依旧被莫楠瑜抱着,甚至到了皇上面前他都没有松开她,心中气愤,她刚要推开他,忽然感觉一道冰冷的视线望着她。

    她身躯一震,侧眸看去,便见到莫楠晟站在不远处,一身湖蓝色的袍子夜风中飞舞,他的眸色很冷,冷到极致。

    甚至现在看她的神情都带着冷漠和冰冷,在没有了以往的清冷和一丝若有无的宠溺。

    这一刻,周沁蔷明白,他误会了,他一定以为是她来救莫楠瑜的,她不是,只是来找到陷害他的罪证的。

    可是这个话她又如何说?

    莫楠瑜这才松开周沁蔷,跪在地上,却被皇上上前扶起,皇上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周沁蔷。

    他担忧的看着莫楠瑜,“你可有哪里受伤?”

    莫楠瑜摇头,“父皇,儿臣没事,让父皇担忧了。”

    皇上抬头看相快被烧成废墟的王府,面色极冷,他愤怒道,“给朕查,到底是谁放的火,朕定不轻饶!”

    莫楠凤一直站在皇上身后,目光阴狠的瞪着周沁蔷,只有他知道,周沁蔷出现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知道了什么。

    方才进去的人出来告诉林安,林安告诉他,他们安放的证据没有了。

    那一定是周沁蔷,不然她为何会在半夜出现在这里。

    方才在半路上,看到周昀和一个侍卫前来,他就感觉到不妙,听到周昀说他们出来想要吃酒楼的夜宵,正巧碰见瑜王府找活。

    那一刻他就知道,周沁蔷定然是发现了什么,但是他不知道她是如何得知的?

    皇上看向周沁蔷,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冷冷蹙眉,他的目光有看了眼远处的莫楠晟,这才收回视线,冷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可不会相信方才周昀他们嗯措辞,怎会有这般巧合的事情?

    周沁蔷紧抿唇畔,犹豫了半晌,刚要言语,谁知莫楠瑜确突然出声道,“父皇,儿臣方才晕倒在寝房,若非周沁蔷出现救了儿臣,只怕儿臣已经与王府一样化为灰烬了。”

    皇上冷冷蹙眉,看着周沁蔷,见她始终没有言语,身上狼狈至极,他才道,“既然是救了皇子,便是有功,朕许你一个条件,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周沁蔷蹙眉,半晌她抬眸看向皇上,“回皇上,臣女可否先保留这个条件,待臣女想起来要什么,在向皇上提要?”

    皇上眸色微眯,冷冷凝着她,半晌皇上点头,“好,朕应了。”

    莫楠瑜侧眸看向周沁蔷,眸低泛着一抹苦涩,时至今日,她还不忘在利用他一次,即使救了他一命,也要利用这一个机会向皇上讨要奖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