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1章陷在其中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7本章字数:2227字

    不知过了多久,那些大臣才开始散去。

    周沁蔷走进书房,看着疲惫坐在软椅上的父亲,担忧询问,“爹,可是朝中又发生了何事?”

    镇国候抬眸看向走来的周沁蔷,宠溺一笑,“无事,这些事爹就能解决”

    看着方才还疲惫不堪的父亲这一刻变得清爽晴朗,周沁蔷心中一痛。

    她知道,父亲这是不想她担心,这才故作轻松无事。

    既然父亲不说,她也不会再多问,她淡笑,“爹,既然如从,那你保重身体,蔷儿先走了。”

    镇国候含笑点头,看着父亲强装精神无事的模样,周沁蔷只觉得心里压抑的难受。

    她转身离开,快步走了出去,在刚走出父亲院子时,迎面撞见走来的薛城。

    看着他似乎很着急,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周沁蔷快步走过去拦在他的身前,看着突然出现的周沁蔷,薛城一震,这才道,“大小姐。”

    “薛副将,告诉我,父亲到底发生了何事?”她觉得这次的是不太简单,似乎不仅是空白圣旨的事,这是她的直觉,

    而且这种直觉很准,让她心里有些发慌。

    薛城紧抿着唇畔,许是路途走远,他的额头都噙着薄汗,他垂了垂眸,退身两步看着周沁蔷道,“大小姐,将军没有什么事,你不必担心。”

    看出他是在隐瞒,周沁蔷有些不悦,她冷眉冷声道,“薛副将,如今皇上刁难父亲,你认为我可以放心吗?”

    闻言,薛城一震,不意她会知道,他踌躇了半晌,紧蹙着眉宇。

    空气中有些沉闷,周沁蔷的目光一直看着薛城,眉宇冰冷含着急切。

    终于,薛城抬眸看向周沁蔷,这才道,“皇上怀疑将军和晟亲王,这一次藩王和太子频繁的去江南,而将军又和晟亲王联合走的颇近。

    皇上原本就对将军存有戒备和忌惮,如今这三年来更是和晟亲王暗中结党,皇上这才刁难将军,试图让将军和晟亲王之间决裂,从而帮他得到藩王手里的空白圣旨。”

    什么?

    这一次连莫楠晟也陷在其中?

    皇上不是最宠爱莫楠晟吗?

    为何如今连莫楠晟他都要下手?

    莫非真的是因为他和父亲结党,惹怒了皇上,这才连累了莫楠晟?

    她总觉得这个理由太过牵强,但却是唯一解释的通的。

    周沁蔷蹙眉,看着衣着风尘,面色稍显狼狈的薛城出声问道,“你去了哪里?”

    薛城只是犹豫了一瞬便道,“江南。”

    想起皇上让父亲想办法得到藩王手中的空白圣旨,她已然知道了薛城去江南的目的。

    她蹙眉问道,“可有收获?”

    “没有。”薛城颓然垂眸,“江南那边是藩王的地盘,我进去后没多久,藩王就下令,凡是城外之人,全部赶出去,若是维康,格杀勿论。”

    她心中一震,没想到藩王竟然下了这么大的命令,着命令对于皇上来说是大不敬,他竟然光明正大的去做?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薛城解释道,“并非如此,这命令是江南的官员下达的,说是城内遭遇劫匪,为了保护百姓的安全,不得已除此下册。”

    他冷笑,“大小姐,这么牵强可笑的理由有谁会信?可偏偏没有任何可以反驳的理由,江南是藩王的封底,即使是皇上也无法控制。”

    周沁蔷冷冷蹙眉,她现在在怀疑,或许藩王已经知道了皇上让父亲做的事,所以他在防备。

    但是他和太子不断的去江南作何?

    他们有什么目的?

    她蹙眉问道,“薛副将,你在江南那边可有听说官员招兵买马的风声?”

    闻言,薛城坚信摇头,“没有。”

    周沁蔷蹙眉,没有多言,这一刻她知道,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皇上来为难父亲。

    因为皇上也知道藩王有反逆之心,但是藩王手中掌握着先帝亲赐的空白圣旨,他不敢妄动,便想着让自己的父亲做这个苦力。

    这样一来,父亲若是个藩王斗得两半俱伤,那最终受利的只会是皇上。

    薛城看着沉默的周沁蔷,“大小姐,属下先走了,要将此事禀告给将军。”

    周沁蔷点头,看着薛城离开,她眉宇紧蹙这件事不简单,她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做。

    尤其是这张空白圣旨父亲又该如何得到?

    几天后,藩王和太子在此回城,这件事李明告诉周沁蔷,她站在亭台处,冷冷的望着外面。

    她必须要想个办法得到那张空白圣旨,不然她不知该皇上又要怎么去为难父亲。

    夜幕漆黑,四周寂静清冷,周沁蔷一袭黑丝夜行衣飞驰在镇国候府的上空,在她刚要飞出镇国候府的那一刻,身后传来一丝异动,她眉宇一蹙,回眸看去。

    竟然是莫楠瑜!

    周沁蔷冷冷蹙眉,站在高冷的墙壁边缘,看着落在她身前,温润淡笑看着她的莫楠瑜,冷声道,“你来做何?”

    对于她的冷漠,莫楠瑜似乎早已适应,温润淡笑道,“不做何,只是过来看看你。”

    夜色里,他温润的神情透着无尽的流连暖昧,白袍舞动,俊美的面容泛着温润的笑意。

    他伸手,指间似是想要抚摸她的面颊,周沁蔷避过身子,抬眸冷锐的凝着他,“莫楠瑜,我警告过你,不要在纠缠我。”

    “警告又如何?”莫楠瑜依旧温润的笑着,但是那笑意却再也没有蔓延眸底,他收回手,垂在身侧,双手不自觉的紧握,“周沁蔷,三年了,三年前的事难道你忘了吗?”

    三年前的事?

    她怎会忘了?

    她讥讽一笑,转身背对着他,冷声道,“三年前那场大火我早已忘记,至于所有人包括你也认为,那年那场大火是我救你,现在我就就告诉你,并非如此。”

    莫楠瑜心神一凛,他眸色沉痛的看着她,“周沁蔷,你还要再次隐蔽自己的心吗?你还要装到何时?”

    她在装?

    她从未在听到比这个更可笑的笑话。

    她转身,眸光冷锐的凝着他,看着他深情的目光,她只觉得厌恶和仇恨,她冷笑,“莫楠瑜,你不必自作多情,当年我只是去你府上寻找一样东西,只是不想让皇上认为我是凶手,才不得已救下你。”

    看着他明显不信的神情,她上前,眸色中透着无尽的杀意,她冷冷勾唇,“莫楠瑜,你知道吗?我比任何人都想你死!”

    她的话让莫楠瑜瞬间震惊在原地,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从未想过这话再一次的从她口中说出来。

    虽然她几次都给他的感觉是想杀了他,但他始终相信她不会这么做,尤其是三年前她将他从那场大火中救了出来。

    那一刻他知道,或许周沁蔷是爱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