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6章去求晟亲王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7本章字数:2244字

    周沁蔷抿了抿唇,转身撒娇的抱着镇国候的脖颈,摇晃道,“爹,这件事你就不必问了吗,女儿自有分寸,既然空白圣旨已经到手,你只管和皇上交差便好,至于女儿的事,爹就不必操心了。”

    镇国候看着她撒娇的模样,心中一暖,伸手拍了怕她的手背,出声问道,“告诉爹,此事是否和晟亲王有关?”

    闻言她身躯微微一僵,想起那晚她差点命丧黄泉,是莫楠晟出手救了她。

    她微微敛眸,想要回答,但却被镇国候抢先一步。

    “蔷儿,这件事你不必瞒着爹,这京城除了晟亲王,爹再也想不出其他人。”

    从方才他提出晟亲王三个字时,他明显感觉到她的身躯颤了一下,他就已然明白,这件事是晟亲王出手相助。

    不然单凭她一人,怎么可能从皇宫出来?

    只是没想到三年了,蔷儿一直从未在找过晟亲王,这一次却为这个事在再度和晟亲王在一起。

    他看着前方,出声问道,“蔷儿,此事是你去求的晟亲王吗?”

    “没有。”周沁蔷毫不犹豫的回答,她不想让父亲知道她和莫楠晟之间的事,父亲一直在担心她,不放心她。

    她也不愿和皇家人有纠葛。

    镇国候不知信没信她的话,抿着唇在没有言语,过了半晌,他拍了怕周沁蔷的手臂,“好了,你先出去吧,爹处理一些事情。”

    周沁蔷赢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在打开房门的那一刻,镇国候的声音在身后传来,“蔷儿。”

    她顿住脚步,回眸看向父亲,疑惑挑眉,“怎么了?”

    镇国候浅笑,眸底有着深深的宠爱,“记住,日后有何事告诉爹,爹不想你一人冒险,即使是为了爹好,但是以你的生命为前提,爹希望你平安的待在府中,爹道希望养你一辈子。”

    他的话一字一句的落在周沁蔷的心里,她心中一颤,这是前世今生,唯一一个男人,她的父亲对她说的话,或许在这世上,也只有她的父亲是真正为她好,希望她好的。

    她压抑住内心的颤动,隐忍这眼角的泪水,点头,“女儿知道了。”

    镇国候淡笑,宠爱的点头,“去吧。”

    回到悦园阁,她坐在窗棂处,一手扶额双眸无神的望着外面。

    她知道经过昨晚的那一闹,今日藩王亲自将圣旨送过来,日后她只会更加危险,藩王和莫楠凤随时会找机会杀了她。

    怕吗?

    她自问自己。

    她自然是怕的,毕竟她还有自己最在乎的亲人在世上,若是她出了何事,白发人送黑发人,她无法想象父亲的心会有多痛。

    房外一丝异动,她微微敛眸,侧眸看去,便见到莫楠筹朝她走来,他站在她的身侧,与她同样望着外面。

    周沁蔷冷冷蹙眉,并未理会,二十望着窗外,方才身上浅淡的气息也变得冰冷。

    莫楠筹自然感应的道,他无畏一笑,“你知道吗,你和二哥有一处共同点。”

    他垂眸看着她不为所动,只是勾唇一笑,再次出声道,“二哥不管有事还是无事吗,都喜欢站在窗棂处望着外面,而你也一样,你说你们是不是很配?”

    原来他绕了一圈为的就是说这个!

    周沁蔷冷冷蹙眉,冷声道,“你出去吧。”

    莫楠筹反身坐在软椅上,悠闲的端起茶水为自己添置了下些茶水,浅抿一口,含糊道,“不走,我整天无所事事,就缺个说话的人,如今看你也很闲,不如我们出去走一走?”

    “没兴趣。”周沁蔷冷冷丢出三个字。

    莫楠筹放下茶盏,摇头轻叹,“罢了,你就暗自伤神吧,明明爱着我二哥,却对他置之不理,也不知你在闹什么脾气?”

    周沁蔷骤然站起身,冷冷的看着他,“我除了爱我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人!所以,筹亲王,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话落,不等莫楠筹说话,她直接将莫楠筹拉了出去,将房门“碰”得一声关上。

    莫楠筹踉跄了几步稳住身形,看着紧闭的房门,气的蹙了蹙眉,冷哼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在经过窗棂处时,他对着窗棂大喊道,“周沁蔷,你平时嚣张的胆子哪去了?爱个人也畏首畏尾的。”

    他看着打开的窗棂“碰”的一声关上,怔了一下,无聊的挑了挑眉,冷哼一声这才彻底离去。

    周沁蔷待在房中,方才莫楠筹的话落在她的耳畔挥之不去。

    她冷冷蹙眉,坐在软椅上,唇畔勾着讽笑,她没有爱任何人,何来的不敢去爱?爱的畏首畏尾?

    自从藩王的圣旨交给镇国候,镇国候将圣旨交给皇上时,藩王和太子去往江南的次数增多了。

    有时找个借口在江南一待便是一个月。

    皇上始终查不出来藩王想要造反的证据,一直无法动手。

    而皇上对镇国候的猜忌也愈来愈大,毕竟镇国候和晟亲王联合,皇上生怕镇国候会促使晟亲王起兵造反,一直对镇国候有着忌惮。

    三年一次的秀女大选也即将开始,凡是京城中的嫡女,没有许配之人都要进宫选秀,这是历来的规矩。

    周沁蔷坐在亭台处,目光冷锐的凝着远处,三年一次的进宫选秀,而她没有被许配给任何人,只怕也躲不掉。

    她并不怕,但她怕的是皇上为了压制父亲的势力,故意选上她,让她成为他的妃子,那样她宁愿随意找个男人嫁了。

    但是宫中选秀之事非同小可,她又无法推脱。

    远处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周沁蔷微微敛眸,侧眸看向渐渐走来的周沁妍,眸色一凛她没有理会,而是继续看着前方。

    周沁妍看着坐在那里的周沁蔷,得意笑道,“大姐可真是有闲情雅致,这都火烧屁股了还有心情坐在这里观景。”

    她走上台阶,站在她的身侧,垂眸看着她浅淡的模样,她最恨的就是她这张万事打不动的淡定面容。

    她讥讽冷笑,“再有六天就是选秀之日,我看你怎么躲,到时进了皇宫做了皇上的妃子,永远也别想着在得到晟亲王的心了。”

    她一字一句,含着嘲讽,得意,刻薄和嫉妒。

    周沁蔷只是淡淡的看着远处,冷声道,“即便我做了皇上的妃子,你依旧低我一等,这一辈子,你只能在我周沁蔷的光环下成长老去。”

    她挑眉,讥讽的看着瞬间面色青紫的周沁妍,冷笑,“到时只要我一句话,你说你和你娘还会在这镇国候府安然无恙吗?”

    周沁妍气的攥着双手,她冷冷的瞪着周沁蔷,她说的没错,即使她进宫选秀女,成为皇上的妃子,那她更加的高人一等,若是她在皇上面前得宠,只怕她和母亲在镇国候府的日子不会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