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8章他误会她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7本章字数:2226字

    她不沉得住气又如何?

    她垂眸,唇畔牵起一抹苦涩,“你走吧,我想休息了。”

    话落她转身朝着房中走去在打开房门的一瞬,莫楠筹的声音再次传来,“周沁蔷,只要你说出来,我二哥就一定会帮你。”

    抓着门框的手骤然一顿,她看着空荡的房间,眉宇间泛着自嘲。

    帮她?如今到了这一步除了自己的父亲,谁还能够帮她?

    她并未言语,打开房门走进去,将房门关上,隔绝了莫楠筹王国来的视线,她背靠着门,眉宇紧蹙,心底满是浓浓的烦闷和沉痛。

    莫楠筹蹙眉,看着那紧闭的房门,停顿了半晌才转身离开。

    晟王府内,夜枫一直守在外面,他看着远处走来的莫楠筹,恭敬道,“五爷。”

    “二哥可在?”莫楠筹出声,走进房门,眉宇始终紧蹙,眉宇间亦是泛着一股忧愁。

    夜枫看出她心情不佳,也问言语,只是恭敬道,“在。”

    “五弟,进来。”莫楠晟坐在软椅上,手中握着书卷,他抬眸清冷的扫了眼开门而入的莫楠筹,薄唇轻启,“五弟有事?”

    莫楠筹上前坐在他的对面,蹙眉看着他清冷淡然的模样,犹豫了半晌,他终是出声问道,“二哥,两日后选秀,周沁蔷定然会被父皇选为妃子。”

    他紧紧凝着莫楠晟的反应,见他不为所动,依旧淡然的看着他手中的书卷,眉宇平展,神情漠然。

    他心里一沉,抿了抿薄唇,出声道,“二哥,难道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周沁蔷成为父皇的妃子?”

    莫楠晟神情依旧漠然,瞳眸一瞬不瞬的凝着书卷,只有他知道,其实他根本没有看进去,握着书卷的手几不可微的一紧。

    他抬眸漠然的扫了眼莫楠筹,冷声道,“有四弟在,我为何要插手?”

    说完,他再次垂眸,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书卷上,薄唇也抿成一条冰冷的线条。

    莫楠筹一怔,这才想起三年前的纠葛,还有中间的误会,他一直没有告诉二哥,如今看来他不得不说,若是完了,只怕周沁蔷真的成为了父皇的妃子。

    他抿了抿唇畔,认真的看着莫楠晟,出声道,“二哥,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三年前你我都不知道的事。”

    莫楠晟微微蹙眉,抬眸清冷的扫了眼面色沉重的莫楠筹,轻启薄唇,“说。”

    淡淡的一个字清冷漠然,他敛眸,目光再一次落在书卷上,但心思却全然放在了他的话上。

    三年前他和莫楠筹都不知道的事?

    隐约中他感觉,莫楠筹说的会是周沁蔷额事,这是一种直觉。

    果然,他开口了,“是周沁蔷,三年前那场莫楠瑜府中的那场大火,周沁蔷并非是去救莫楠瑜,而是去找莫楠凤嫁祸给你而丟在莫楠瑜府中的令牌,正好赶上皇上来了,周沁蔷为了摆脱嫌疑,才不得已救出莫楠瑜。”

    看着莫楠晟依旧是清冷漠然的神情,他敛眸,低声道,“对于三年前的事,我们都误会她了,这件事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她和莫楠瑜之间的对话被我无意中听到了。原来周沁蔷爱的人始终是二哥你。”

    手中紧握的书卷骤然落在桌上,莫楠筹那最后一句始终落在他的心头,“周沁蔷始终爱的人是他?”

    是真的吗?

    三年前的事当真是他误会了她?

    即便如此,她当年为何不告诉他?

    他站起身走到窗棂处,眸色清冷的望着窗外,神色飘远,脑海中满是三年前她讲莫楠瑜救出来的场景。

    莫楠筹起身走到他的身后,低声道,“二哥,如今能救周沁蔷的只有你了,若如不然,两日后她便会成为父皇的妃子。”

    那句成为皇上妃子的话不断的响彻在莫楠晟的心头,他冷冷蹙眉,没有言语,始终望着窗外。

    时间静默清冷,莫楠筹始终站在他身后,他不信二哥真的可以袖手旁观,别人不了解,但他却很了解,二哥至始至终心里都有着周沁蔷。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莫楠筹感觉仿佛过了一年,他抬眸,看着依旧站在窗棂处的男人,心中忽然想笑。

    果然他和周沁蔷有这个共同的爱好,凡事都喜欢站在窗棂处,背对着所有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心里想着什么。

    半晌,外面响起夜枫的声音,“二爷,镇国候要见您。”

    镇国候来了?

    莫楠筹蹙眉,而后又想到了什么,他心里一震,看着莫楠晟的后背,出声问道,“二哥,你是不是就在等镇国候来找你?”

    他感觉是这样,因为他也知道,镇国候不愿他儿女儿入宫,定然会想办法。

    而镇国候是和二哥是同谋,既然周沁蔷要入宫选秀,镇国候不愿定然会来找莫楠晟,毕竟以莫楠晟的身份帮助周沁蔷要顺利的多。

    莫楠晟只是淡淡“嗯”了一声,他转身走向桌案,坐在软椅上,清冷出声,“让他进来。”

    果真如此,他可真是沉得住气,也想到了那一步,怪不得自他说出三年前的事,他始终没有反应,也没有去找周沁蔷,原来他早已知晓,镇国候会来找他。

    房门打开,镇国候走进来,恭敬的双手抱拳,“老臣拜见晟亲王。”

    莫楠晟抬眸,清冷的看着镇国候,“怎过后不必多礼。”

    镇国候看向莫楠晟,犹豫了许久,始终不知该如何出声,他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莫楠筹,这才敛眸。

    见此,莫楠筹爽朗一笑,他看着镇国候,出声道,“侯爷,你可是为了周沁蔷的事而来?想要让我二哥帮助周沁蔷,避免进宫选秀。”

    他说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镇国候知道他们已经知道,点了点头,他抬眸看向莫楠晟,抿了抿唇,像是做了许久的决定,忽然一撩前袍跪在地上,双手抱拳恭敬道,“晟亲王,老臣有一个不情之请。”

    莫楠筹一震,震惊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镇国候,这是有生以来,他第一次看到镇国候处了对皇上以外的人下跪。

    莫楠晟微微蹙眉,始终没有言语,他看了眼立在一旁的莫楠筹,薄唇紧抿,对此,莫楠筹明了,识趣的转身离开。

    房中只剩他们两人,莫楠晟站起身走到镇国候身侧,伸手将他扶起来,清冷道,“侯爷有何事请说吧。”

    镇国候低叹一声,“晟亲王,老臣想请你像皇上赐婚,将小女许配给你。”

    垂在身侧的手骤然一紧,方才在镇国候来之时,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没想到果真如此。

    不过镇国候想的办法的确是唯一的法子,除非有皇子向皇上请求赐婚,不然周沁蔷只能入宫选秀,最后成为皇上的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