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9章名册上已将她除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28:17本章字数:2236字

    见莫楠晟没有言语,面色清冷漠然,镇国候急声道,“晟亲王,如今老臣只能来求你了,哪怕万劫不复,老臣也不愿看着自己的女儿入宫选秀。”

    莫楠晟转身,清冷道,“这件事容本王考虑一晚,明日早朝本王给你答案。”

    他转身再次坐回软椅上,拿起桌上的书卷再次看起来。

    镇国候见此,也没有再逼问,应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拿着书卷的手骤然一紧,他再也看不进去,将书卷扔在桌上,指间轻柔的按捏着鬓角。

    他不会让周沁蔷嫁给任何人,尤其是他的父皇。

    即使这一次莫楠筹没有告诉他实情,即使镇国候没有来找他,他也会想办法阻拦周沁蔷进宫选秀。

    他心中也明白,周沁蔷进宫选秀只是一个流程而已,她必然会成为父皇的妃子。

    他绝不会看着她成为任何男人的女人。

    这一日朝堂上风云变化,大殿之上时不时的传来每个臣子的求情,坐在龙椅上的皇上始终面色深冷。

    整个皇宫也陷入了冰冷沉寂的气息。

    周沁蔷站在镇国候的书房外,目光看着外面,昨晚父亲来找她,告诉她,让她一早来书房等着。

    这个时辰应该已经下朝了,父亲也快回来了。

    她微微敛眸,抬眸间她便看到父亲疾步而来,往常沉重的面容也轻松了不少,只是眉宇间还是有抹忧愁挥之不去。

    他看着站在书房外的周沁蔷,让她与他进来,他有要事同她将。

    看着父亲沉重的神情,她心里咯噔一声,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只是对她来说,还有何事是比进宫选秀,成为皇上妃子的事更糟糕的?

    似乎没有了。

    她走进书房,看着坐在软椅上的父亲,出声问道,“爹,朝堂上是不是发生了事情?”

    昨晚父亲让早上在书房等他下朝回来,那一刻她心里有种直觉,或许在朝堂上会发生何事?

    镇国候看着对面的周沁蔷,亭亭玉立,清丽秀美,眉宇间那么坚韧的冰冷又和他有着相似。

    他低叹一声,犹豫了半晌才到,“蔷儿,至于选秀之事,宫里的名册上已经将你除名。”

    什么?

    名册上已经将她除名?

    那就意味着她不必去选秀了?

    她认为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只怕名册上被除了名,或许是因为什么法子,而这个法子她虽然不知道是何,但是看父亲这愁容,她心里亦是沉重万分。

    镇国候认真的看着周沁蔷,一字一句道,“父亲求情晟亲王,让他请皇上赐婚,将你许配给晟亲王,几日在朝堂上,除了晟亲王,瑜亲王也向皇上求情赐婚,将你许配给他。”

    周沁蔷,心中一震,她之前有想过这点,只是被她否决了,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是这样。

    也对,历来进宫选秀,除了身份是嫡女之外,还要未许配的女子,如若许配他人,自然没有进宫选秀的资格。

    她看着父亲,见他欲言又止,她抿了抿唇,压抑住内心的震撼,刚要出声,父亲开口了,“蔷儿,爹擅自将你许配给晟亲王,请求皇上赐婚,你不会怪爹吧?”

    他如今能做的只有这个,不然别无他法。

    他知道宫里有多残忍,勾心斗角,争风吃醋哦,任何一个女人的醋意都能让另一个女人死亡和变成疯子。

    他无法阻止,但却要尽最大的能力让自己的女儿不入宫,嫁给晟亲王,至少在晟王府内,只有她一个女人。

    回到悦园阁,周沁蔷脑海中始终都萦绕着父亲的话,他将她许配给了莫楠晟,皇上也已经赐婚。

    她苦涩一笑,没想到她努力的回避他,努力的避开皇家人,任何一人,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回到了原点。

    大婚之日定在五日后,这场婚事惊动了京城所有官员,他们都没有想到,周沁蔷竟然是嫁给莫楠晟。

    毕竟当时京城所有人都以为,周沁蔷爱的人是莫楠瑜,即使成婚,对象也是莫楠瑜。

    周沁妍愤怒的一路来到悦园阁,看着坐在院中的周沁蔷,她愤怒大吼,“你个贱人,明明要做皇上的女人却要嫁给晟亲王,当真是人尽可夫的女人!”

    她恨!恨到了极点。

    她知道周沁蔷要进宫选秀,成为皇上的妃子,她害怕又高兴,毕竟只要她成为了皇上的妃子,那便是莫楠晟的长辈,这一生她都和莫楠晟彻底无缘无份了。

    到时去了皇宫,后宫是皇上的天下,周沁蔷去了,永远也别,想好过。

    她以为她的出头之日到了,她以为周沁蔷终于要离开了,自此之后,她就有机会接近晟亲王。

    只是没想到,一切都是这么突然,周沁蔷竟然在一夜之间变成了晟亲王的未婚妻,而起婚期在五日后举行。

    原本她梦想的一切,计划的一切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全部化为无影。

    她如何不恨!

    周沁蔷就是她的死敌,她的克星!

    周沁蔷站起身,看着满身愤怒,狠厉瞪着她的周沁妍疾步而来站在她的身前。

    看着她举手就要一巴掌打过来,她冷冷蹙眉,伸手直接一把钳住她的手腕,看着她顿时更加愤怒的面容,她一把将她甩开,冷声道,“周沁妍,要发疯滚回你的院子。”

    “周沁蔷,你别得意,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会让你变得一无所有!”周沁妍稳住身子,愤怒的瞪着她,那架势恨不能下一刻就杀了她。

    但是她知道不能,她根本就杀不了周沁蔷,但她不信,这一辈子周沁蔷都会骑在她头上?

    周沁蔷勾唇冷笑,“你和你母亲一样,你母亲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室,你也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即使我有一天变得一无所有,我照样会骑在你周沁妍的头上。”

    “你!”周沁妍气的怒指着她,身躯也因为气愤而有些薄颤,她恨恨的收回手,冷哼一声,“好,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你如何在晟王府混的风生水起,别忘了,晟亲王府中还有一个苑珑,是晟亲王唯一留在府中的女子,你如何和她争?”

    周沁蔷冷冷蹙眉,不屑冷笑,她不会爱上莫楠晟,即使府中有十个苑珑,她都不会在乎。

    五日后是晟亲王大婚之日,亦是瑜亲王大婚之日。

    皇上那日赐婚,将周沁蔷赐给晟亲王,则右相候府的次嫡女赐给瑜亲王,两个亲王在同一天举行婚礼。

    这件事周沁蔷也是大婚那日才知,她坐在铜镜前,看着几个丫鬟将她散开的长发渐渐盘成新娘簪。

    流苏朱玉垂在发饰两侧,白皙绝美的面容,眉宇间透着坚韧冰冷的气息。

    唇红如眉,瞳眸深黑璀亮,庄重的喜袍将她的身姿衬得愈发娇美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