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我是流氓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2本章字数:3112字

    宇文雪的语气倒是客气,可她表现出来的气势,那绝对是等你原形毕露,就好好收拾你的意思。

    宇文雪打开自己的电脑,调出一份模拟试卷,站起身说道:“来,把这份卷子给做出来。”

    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一个讲师叫宇文雪出去。

    宇文雪交代一下便出去了,周蒙摇头叹息着坐到了宇文雪的位置上。

    邪门了,还是什么都会,不到五分钟,一份高数模拟试卷就做完了。

    宇文雪还没回来,干点什么呢?周蒙百无聊赖把试卷界面最小化,几乎是习惯性点开了qq界面。

    一个还未登陆的八位数qq账号出现在面前,这应该是宇文雪的私密号,因为她公布的跟班级联络的号码周蒙知道,不是这个。

    女神之王的私密空间呀!如此近距离无限接近,周蒙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甚至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宇文雪美貌高冷,相信滨海大学的所有男性,都有着一种强烈的一窥神王私密的想法。只不过宇文雪唯有教学高调,其他的地方全部都是很低调,也很刻意回避跟别人的交往。所以,她在一干急欲了解她的人眼中,就像是谜一样的存在。

    真想黑进去看看女神之王的私密,只不过没有密码黑进去比较麻烦,万一宇文雪忽然回来,可就不妙了。

    本机qq登录,会在相应文件夹中留下登录痕迹,内行人会在相应文件夹中找到这个登录痕迹,然后根据加密算法算出登录密码。

    对于周蒙来说,这就是初级手法,可就是麻烦,需要时间破解。

    周蒙摇摇头,想要放弃一窥私密的想法。

    谁知道,周蒙的脑海中忽然出现一个非常简易的入侵手法,几乎是本能一般,周蒙打开任务管理器,一道命令下去,非但宇文雪的私密号登上去了,她电脑里的其他加密的东西也都一一显示出来。

    我擦,这是怎么回事?

    周蒙有些懵,他知道自己的水平,怎么就能在弹指间把宇文雪的所有加密文件全部解锁了呢?

    “擦,这么渣还冒充黑客呢。我脑子进水了,怎么会选择了你?”

    仿佛是一个声音突兀出现在耳边一样,把周蒙吓了一大跳。

    “谁,谁在说话?”

    “瞧你那点胆子,不是谁说话,我是在你的神经中枢内部跟你交流,咱们之间,通过信号交换,好像人与人之间对话一样。”

    “什么?在我的神经中枢?那岂不是大脑了?你,你是怎么进入我的大脑的?”

    “嘿嘿,你忘了,你在局域网上跟人较量,想争夺我的下载权力,我以为你是高手,就选择了你,谁知道你这么渣。破解这么个肉鸡都没什么好的办法。”

    周蒙彻底懵了,他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确定这不是做梦然后回顾起发生的事情了。

    没错,在凌寒让他解开澳洲局域网保护设定的时候,他是阻止黑客想要强行从局域网下载文件来着。

    没想到,黑客下载的文件跑到这边来,周蒙拔网线的时候,有海量的文件到他脑子里,难道这些文件是人工智能?而且,还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了类人类的意识?

    “跟你想的差不多,我暂时屈居在你的神经中枢里。小子,这儿可是你祖坟冒青烟的好事情啊。等我有机会脱离你的身体,我会给你的大脑留下计算机一样的功能,只要你自己不作,什么比尔盖茨李嘉诚,都算个屁啊,你赚大发了。”

    周蒙“听着”觉得特别别扭,这特么什么人工智能,怎么就跟无赖混混一样啊?别看仅仅是一个精神上的交流,周蒙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的鄙夷和不屑。

    “好嚣啊,你谁?挺狂的啊?”

    “懒得跟你解释清楚,坐稳了啊,记住,我叫流氓,天下间独一无二的超人工智能。我不想跟你太多废话。我可以帮助你,但你也得帮助我,咱们互助互利,到时候你的好处大大的,赶紧看你想看的东西吧,擦,什么人啊,看人隐私这么来劲。”

    周蒙真的想好好跟这个家伙理论一番,无奈他再怎么跟流氓联系,人家就是不搭理他。

    这时候,电脑上一些头像在玩命闪烁,一封封邮件通知仿佛电脑中了恶意病毒一样显示。

    糟了,万一这些消息通知或者是邮件对宇文雪很重要,她在再次登陆的时候,很容易会发现自己的qq曾经登陆过。

    这可怎么办?周蒙一时间有些挠爪了,他是黑客,搞破坏可以,恢复文件也行,这登录痕迹也能抹掉,可他抹不掉腾讯那边的登录信息啊。

    “亲爱的,回我留言。”一封封邮件显示出了邮件的标题。

    宇文雪有男朋友?周蒙感觉心里充满了失落,虽然许多男士跟他一样,知道宇文雪是可观不可及的存在,可想到宇文雪有男朋友,那种油然而生的失落感,是挥之不去的。

    周蒙顺手点开了留言,发现留言虽多,但基本上都是一个人的。

    宇文雪的昵称是“未良人”,而那个留下无数消息的人的昵称是“小西门”。

    小西门,好让人产生无限遐想的昵称啊。

    “如果你再不理我,我只好登门去找叔叔阿姨聊聊了。”

    从这一句话可以判断出,这个小西门跟宇文雪关系匪浅,可是宇文雪对他并不感冒。

    看来,女神之王遇上了疯狂的追求者啊。

    就在周蒙感慨的时候,他听到了嗒嗒的高跟鞋响动的声音。

    不好,宇文雪回来了!

    周蒙下意识想要退出登录,可是,他竟然鬼使神差一般打开了运行程序的窗口,一行命令下去,宇文雪的电脑马上出现了满屏幕的命令字符。

    竟然进入到了管理员身份运行的操作系统之内!

    周蒙难以置信,现在电脑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团泥一样,怎么揉捏都行。

    更可怕的事情在继续。

    屏幕的字符在不断改变,周蒙凭借着自己的经验,知道电脑开始疯狂删除数据。

    刚刚,周蒙居然是运行了一个能让电脑崩溃的自我删除命令!

    “你在干什么?”看到电脑上的一串串字符如雨滴般掉落,进门的宇文雪看到这个情景,知道意味着什么,她几乎是怒吼着呵斥周蒙。

    是啊,在干什么啊?这个问题,也是周蒙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

    “宇文老师,我……这不是我干的……不,我不是那意思,这不是我想干的……不不,您听我解释,它,我……”周蒙现在终于能够深刻理解理屈词穷这个词语的含义了。

    宇文雪粉面通红,银牙紧咬,双手一握,骨节的脆响声不绝于耳,周蒙脑海中浮现出了可怕的画面,这位女神之王,很可能会暴揍他一顿。

    坏的猜想,很容易变成事实。

    宇文雪的纤纤玉手,一只手以周蒙无法理解的速度闪电般搭上了他的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周蒙的手臂,一个擒拿,让周蒙身体一百八十度翻转弯下身,嗷嗷大叫起来。

    “老师,老师,别别……疼,疼……”周蒙本想着解释,可身体上的剧痛让他只能不断求饶。

    “周蒙,我真是瞎了眼,一贯以为你是个本分的学生,没想到,你居然趁着我出去这么一点点的时间破坏我的电脑。说,你都干什么了?”

    宇文雪说着,手上微微一用力,周蒙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宇文老师,我就是做卷子,做完了寻思着帮您清理一下电脑垃圾,谁知道变成这样了。”

    “哼,不对吧?我在快捷栏里看到了登陆的qq,你翻看我的qq了对不对?”

    嗷——周蒙又是一声惨叫,宇文雪又加了一分力气。

    “咳,人间惨剧啊。明明是想要偷窥人家的隐私,却道貌岸然说帮人家清理电脑垃圾。嘿嘿,周蒙,看来你很需要帮助。”

    流氓仿佛神一样,让周蒙能够接收到它的交流信号,却是看不到它。

    “快帮忙啊,不然我会死的很惨的。”周蒙几乎要喊出来了。

    “卑微的人类,危急时刻本能决定了一切,一点都不知道用大脑。算了,咱们互帮互助是应该的。现在,听我指挥,身体顺着那小娘皮的双手按压方向向前倾,感觉力道小了以腰为轴迅速旋转一百八十度,右手沿着胸前向前直推出去,快!”

    周蒙苦于宇文雪擒拿带来的疼痛,赶紧照做,身体往下一俯,宇文雪被稍稍往前一带,手上的力道自然松了。

    趁着这个机会,周蒙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猛一转身,利用身体的力量摆脱了宇文雪的控制。

    紧接着,周蒙右手平着往前一伸,正好推在一团极富弹性的物体上。

    宇文雪和周蒙两人都傻了,四目相交,两人的脸都几欲滴血。

    “宇文老师,不是我,是流氓告诉我这么摆脱的……”周蒙回过神来,想要解释,却发现这解释有严重的问题。

    啊——宇文雪终于咆哮出来:“周蒙,你找死!”

    “快跑!那小娘皮要疯了。”

    幸亏有流氓的提醒,周蒙觉得夺路而逃是最佳选择。

    “你给我站住!”宇文雪见周蒙落荒而逃,在后飞快追赶。

    周蒙胆虚虚向前跑,正要观察宇文雪有多近,忽然斜刺里一脚飞来,周蒙一个重心不稳,狼狈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