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套路深的城里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2本章字数:3158字

    周蒙知道,在公权力面前,最好别挑衅其权威,否则会很惨的。

    凌寒那次对周蒙的讯问,还是让他对法律和公权力产生了很强的敬畏之心。

    “胡警官,到底是什么事情啊?您给我提个醒行不行?”该装孙子的时候别装×,祖辈的教育就是打死犟嘴的,灌死会水的。

    “提醒?亏你还说得出来,要是我提醒你,那能是你主动坦白么?看看这上面,别告诉我你不认识这些字啊。”

    胡能静一指后面墙壁,上面醒目八个大字:“坦白从狂,抗拒从严。”

    周蒙感觉不能这样被动,决定反抗一下,说道:“胡警官,我到底犯了什么事?拿出证据来,有证据咱们该枪毙枪毙,该坐牢坐牢,反正我可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

    说着,周蒙站了起来,这是肢体语言,一方面是表达自己冤屈的意思,一方面是对胡能静的行为表达不满。

    胡能静倒是不怕周蒙袭警,她自信警校学到的功夫足以制服周蒙。但身为刑警,可不像网上流传的那样想打谁就打谁,哪怕是证据确凿的嫌疑人,要是动手引起纠纷,都有可能被扒了警服。

    “你激动什么?这不是了解情况么?坐下……坐下!”

    这是刑警惯用的心理战术,先稳住你的情绪,然后突然威吓,没有几进几出审讯室经历的人,根本就只能按照审问者的节奏走。

    “是这样,刚才接到群众报案,神农集团的部分电脑中了病毒,文件被加密锁定,黑客向机主索要巨额比特币。周蒙,你现在可是滨海市公安局上了黑名单重点盯防的黑客,你说出了这样的事情,不找你这个嫌疑人找谁?”

    周蒙心中一万头羊驼飘过,当然,这不是单单针对胡能静。

    按照胡能静的说法,像是永恒之蓝下的手,电脑中毒症状应该是wanna cry病毒。

    永恒之蓝这孙子,可真把周蒙坑惨了。因为跟周蒙给防火墙加锁手法类似,周蒙背了两回锅了。

    “胡警官,一定是误会,您想,我被您抓到这里,没时间犯事啊。”

    “嘿嘿,这可难说。要是有组织的团伙犯案呢?兴许是你的同伙看到你被抓,故意搞出事情来,以此证明你的清白,有这种可能吧?”

    周蒙感觉无可辩驳,他真想外出看看天空,已经初夏了,会不会漫天飘雪。

    “周蒙,我们公安部门,是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同时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这样,你跟我去一下现场,看看是什么情况,能否证明你的清白,就看你的了。来,过来签个字。”

    周蒙看看笔录,上面就他的姓名年龄籍贯还有所在院校,其余的什么都没有。他心里固然觉得签字有些形式主义,但他不想节外生枝,就在笔录上签了字。

    胡能静带着周蒙下了公安大厦,到停车场打开一辆路虎,让周蒙上车。

    看牌照,还不是滨海的车,挂的是省城齐南的牌照。

    应该是私家车,周蒙看了胡能静一眼,这丫头,搞不好是富二代,通过关系进入的刑警队。看看那嚣张的样子,一定是的!

    “看什么看?我的车,家里给我配的上班交通工具。想不想举报我超标准使用车?我给你举报电话号码。”

    周蒙撇撇嘴,这时他的心里稳定下来,轻哼了一声,坐上了副驾驶。

    胡能静驱车,载着周蒙行驶十几分钟,就到了神农集团所在的神农大厦。

    神农集团是滨海市极负盛名的民营企业,集团董事长沈傲梁是滨海首富,在整个的胶东省,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让周蒙有些意外的是,胡能静到了神农大厦如入无人之境。非但没人拦下来问情况,反而是有些高级白领对她点头致意。

    看来,胡能静跟神农集团的关系非同寻常。否则,别说你一个警察了,就是局长来了,也得通报得见。沈傲梁是省级的代表,没官位却能够有很高级别的隐形待遇。

    上了十八楼,胡能静带着周蒙来到一间办公室前,伸脚就踢门。

    门忽的一下被打开,一个悦耳的声音嗔怪道:“死妮子,再敢踢我的门我把你腿给砸折了。”

    里面的人看到胡能静身边还有人,不觉一愕,本来嬉笑的脸孔飞快换上正经八百的严肃样子。

    周蒙认得这个开门的女孩。

    沈默衣,神农集团董事长沈傲梁的千金,神农集团CEO,常常出现在公众场合,是经常上电视报纸头条的主儿。

    同样是貌美如花,沈默衣和宇文雪胡能静给周蒙的感觉大不一样。

    宇文雪若婷婷白莲,虽有出尘脱俗之感,却还在人间烟火之范围。

    胡能静就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虽然扎手,可也寻常人的忍受范围之内。

    沈默衣一双美目长而狭,按照相书分类是属于丹凤眼,顾盼之间就有种威严在其间。沈默衣是富贵气逼人的牡丹,从字面上理解是最俗的一个,但离寻常人的世界是非常遥远的。

    就从开门瞬间从嬉笑转到一脸肃穆,沈默衣给周蒙的感觉是城府极深。

    周蒙转念一想也就释然,如果没有城府的话,沈默衣能在神农集团的CEO职位上呆这么久?这职位,可不是凭老子就能搞定的。

    “小静,怎么还带朋友来啊?我让你过来是想跟你说些事情的。”

    胡能静大咧咧笑道:“衣衣,不用避讳什么。这小子是咱们滨海市公安系统重点盯防的黑客,别误会,是预防犯罪范畴的。你不是说电脑中病毒了么,我寻思着带他过来看看。”

    擦,原来是这样啊。周蒙到现在算是明白了,恐怕胡能静没有具体的证据扣人,最后恐吓他问题严重,就是为了帮她朋友来整电脑啊。

    满满都是套路啊,别看胡能静就一小丫头片子,整起套路来是一套一套的。

    “不用了,小静,我给你打电话之前,就已经邀请了专家过来,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我让你过来,就是有些事情想找你说说。”

    “是不是沈默晓那小兔崽子给你使坏了?一定是的,曲苑也给你上眼药了?对了,我听说你最近有个重要的单子,这么关键的时刻电脑坏了,会不会是沈默晓和曲苑阴你?我靠,衣衣别害怕,有姐在这儿,管保你平安无事。”

    沈默衣略有些慌张,扫了一眼周蒙对胡能静说道:“小静,我的大侦探,别扯远了,没这回事。”

    周蒙感觉有些好笑,胡能静想事情都是直线型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现在就算是男孩子,一般都很少有这样的个性了。

    看沈默衣的意思,找胡能静是有私密话要说。

    “喂喂,两位小姐,要是没我的事,我就先告辞了。”

    胡能静一瞪眼睛:“小姐?会说话不?你才是小姐呢,老实呆着,没我的允许,你敢走试试?衣衣,这小子技术应该不错的。你想啊,滨海市公安系统重点盯防,能差得了吗?别忘了,高手在民间啊。”

    周蒙差点没一口喷出来,这话听着有道理,又别扭,又有强烈的幽默感。

    沈默衣迟疑了一下,把周蒙引到了自己的电脑前面。

    “这位师傅,那你给看看吧。D盘文档,被人加密了,一点文件就出来索要赎金的对话框。”

    跟沈默衣说的一样,双击要打开的文档,出来的是一个对话框。

    大意是你的电脑中了我的病毒,要想解开加密,付一万比特币。

    周蒙不觉双眉微蹙,wanna cry病毒拥有者永恒之蓝,确实是通过加密感染病毒文件索要比特币,但据他所知,永恒之蓝还没这么丧心病狂,索要的金额没有这么大的。

    因为病毒拥有者也不知道加密文件对持有者有多重要,一旦索要的酬金超出了文件价值,这一单买卖有可能会泡汤。

    除非是永恒之蓝知道文件的重要性,才会开出这么大的价码。这是不可能的,中毒的电脑是个海量的数字,永恒之蓝不可能知道具体一台电脑的文件价值。

    “沈女士,我可以试着给你解开加密。不过,可能会有风险,你能够接受么?”

    就在沈默衣迟疑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一个染着黄毛,西装革履的家伙走了进来。

    如果不是在神农集团内见到这个人,周蒙还真以为见到了时下最流行的小鲜肉明星。

    这家伙脸蛋跟姑娘一样粉嫩,除了胸膛扁平,几乎跟一个女孩没什么两样。

    “默衣,我不告诉你了么?电脑不能随便让人碰,那小子,别动啊。”

    小鲜肉过来一下把周蒙从电脑面前挤开,斜了一眼周蒙,看周蒙穿着很普通,便带着鄙夷的口气说道:“你谁啊?敢摆弄这台电脑,冒充什么专家?知不知道电脑里的文件有多重要?默衣,你就是任性,弄个土包子来也想解开加密文件?”

    周蒙有些窝火,不过人堆中这样狗眼看人低的人太多了,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

    想到这里,周蒙摊摊手,冲沈默衣笑笑,转身走到了胡能静身边。

    胡能静一撇嘴,用周蒙熟悉的带有淡淡嘲讽的笑容说道:“哟,我当衣衣找的是哪路真神呢,原来是顾小妹啊。”

    顾小妹?这损话听着怎么这么悦耳,这么贴切!周蒙赶紧把头转到一边,他已经憋不住笑了。

    原本周蒙对胡能静有些看法的,现在,他赫然觉得,胡能静可爱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