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疑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2本章字数:3018字

    小鲜肉闻言色变,充满怨毒的眼神扫到胡能静身上,却是马上变得无奈。

    “原来是胡大小姐啊,难怪,你是默衣最好的朋友,这个时候你就应该出现在默衣身边,呵呵……”

    如果不是小鲜肉的粉面泛红,手脚哆嗦,这番话还真是十分洒脱的说辞。可他眼神游离,好像说话没底气一样,让人怎么看都是皮笑肉不笑。

    周蒙可以断定,身边的这位女警,身份绝非一般。能跟沈默衣玩得这么好,让不可一世的小鲜肉这么忌惮,不是她一个警察的身份能办得到的。

    “顾良玉,别废话了,衣衣对电脑文件很在意,你要是真有本事的话,就把文件解锁。磨磨唧唧的,难怪人背后叫你顾姑娘。”

    顾良玉想要笑一下化解尴尬的气氛,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

    让胡能静倍感意外的是,顾良玉坐下,噼里啪啦敲一顿键盘,就听沈默衣惊喜道:“解锁了,良玉,真的太感谢你了。”

    胡能静的表情有些复杂,一方面,闺蜜的电脑文件解锁感到欣慰,另一方面,她看起来对顾良玉解开加密文件有些心里不舒服。

    “小静,让这位师傅回去吧,我请客,好好庆祝一下。”

    胡能静摇头道:“衣衣,不行,我得把人送回去。”

    顾良玉看起来心情不错,从兜里掏出一沓钱,走到周蒙面前往他手里塞:“这位师傅,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这些权当是酬劳了。”

    话语没问题,可配上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俯瞰一样的神态,就让人感觉特别不舒服。

    在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面前装×,顾良玉不是第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

    周蒙很坚决推了出去:“顾先生,我什么都没做,受之有愧。”

    “呵呵,小兄弟,不是看不起你,你给人上门修电脑,撑死了也就是百八十块钱的事情。我给你这些钱,对于我们来说不值一提,但对于你这样阶层的人来说,很可能就是一个月的生活费,拿着吧,别不好意思。”

    周蒙听着这个刺耳啊,他从小收到的教育就是无功不受禄。

    顾良玉这话怎么听都有打发叫花子的味道啊。

    周蒙没有搭理顾良玉,对胡能静说道:“胡警官,要是没我什么事,我回去了。”

    “没事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朋友挺高兴的,要请你客,你还是留下来陪朋友吧。”

    胡能静拖着周蒙走了出去:“费什么话啊,我算是把你诳来了,不把你送回去,我可是于心不安啊。”

    周蒙对胡能静的感觉越来越好,这女孩绝对是性情中人。看得出来,她跟沈默衣和顾良玉是一个世界的人,可胡能静不像那两个,让人一看就感觉自己与对方之间有道鸿沟一样。

    看周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胡能静道:“周蒙,今天把你诳来就是想让你看看电脑。谁知道碰上顾良玉这个少教的玩意。因为我你才遭受无理待遇,我给你陪个不是啊。”

    “呵呵,难得啊胡警官,你居然还赔不是,算了,我可受不起啊。”

    “什么话啊?什么叫受不起?你小子是不是觉得我特野蛮?告诉你啊,我对任何人都是友善的,但对一些不良现象,可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

    说话间,两人乘坐电梯到了神农大厦一楼大厅。

    周蒙想到了刚才顾良玉解开文件的手法,不觉一皱眉,欲言又止。

    “有心事?还是对刚才顾良玉的无礼行为耿耿于怀?”

    周蒙哑然:“胡警官,我还没那么小心眼。让狗咬了一口,难道要咬回去才解恨么?对了,你对沈默衣非常在意么?”

    “那是当然的了,我们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直到高中,都是同学,虽没有血缘关系,但绝对胜似亲生姐妹。”

    “那个顾良玉有问题,你让她小心点。”

    “擦,这还用你说?我早就让衣衣别搭理他……不对,你这话里有话,到底什么意思?”

    胡能静是有肉今天吃,绝不留过年的主儿。她拦在周蒙面前,双臂张开,看这架势,不给我讲明白,你是别想走了。

    周蒙有点后悔自己提醒的这句话,但话已出口,覆水难收了。

    “胡警官,你没觉得你的姿势配不上你身上的衣服么?来,咱们到边上谈谈。”

    周蒙把胡能静拉到一边,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就把自己的判断说了出来。

    在外行人的眼中,感觉破解一个病毒,就像是医生治病一样,只要懂行,对症下药就行了。

    这个比喻本身没有问题,可关键是一个病毒,亦或是一个加密锁程序,是非常顽固的。除非是破解人了解程序自身,或者是经过彻底研究了解才能够破解。

    周蒙怕胡能静不明白,就解释一台电脑运行,势必会有优先程序,而病毒或是程序加密就是优先程序这一套。

    加密程序的破解非常麻烦,因为是优先运行程序,硬破解需要解除程序,这难度比制造这个程序还要难。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猜到解锁码,这跟前面方法难度不相上下。

    胡能静很不耐烦,让周蒙直奔主题。

    周蒙苦笑一下,告诉胡能静,顾良玉解开文件加密,根本就不是硬破解手法,而好像是熟悉这个加密程序,而且知道解锁密码才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解开加密。

    胡能静脸色一变,皱眉道:“周蒙,是不是你水平不行,对顾良玉这不良小子羡慕嫉妒恨,才说出这样的话。”

    “胡警官,权当我没说,再见。”

    “喂喂,等等,还男人呢,这么小心眼,几句话就炸毛了?”

    周蒙哭笑不得,摇摇头,正色说道:“胡警官,你知道滨海公安系统为什么盯上我么?因为我攻击过一个敏感网点,我设置的保护程序也就是中等偏上的级别,我用的程序口令是二十四位编码……”

    “别说我不明白的,说人话。”

    “嘿嘿,就是这样一个加锁保护程序,华夏军方都没有硬破解。因为硬破解可能会损伤正常文件,所以他们找到我解锁。你说,顾良玉就算是比我强,他能比拥有华夏菁英的军方厉害?而且,我用的程序口令是二十四位的,顾良玉输入的解锁口令,是三十二位的。”

    胡能静脸上阴晴不定,猛然一转身,大踏步向电梯走去。

    周蒙赶紧上前拉住胡能静:“胡警官,你要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上去找顾良玉啊。我早就觉得不太对味,听你一说,这里面肯定是有猫腻啊。”

    “警察同志,证据呢?我说的东西在黑客内部是大家公认的,可拿到现实中,仅仅是猜想。”

    “那就这么放过他?顾良玉有可能是衣衣受害的知情者,甚至是策划者。无论是作为警察还是朋友,我都有义务管这件事情。小子,我看你是闷声发大财的主儿啊。不显山不露水的,能看出点门道啊。可你小子挺不地道,明明知道还装不知道。”

    周蒙有点无语的感觉,要不是胡能静一身警服,他还以为她是调皮任性的邻家小妹呢。

    “胡警官,你想怎么办?难道像对我一样抓回去审问一番?凭什么?就凭我的猜测和顾良玉轻松解锁的事实?”

    胡能静一怔,是啊,刑警怎么了?不能随便抓人。抓周蒙就有些唐突,那还是在上级命令她了解周蒙,在周蒙黑了一名讲师的电脑情况下才抓的。

    即便这样,陈建民还是让她做份笔录就放人。

    顾良玉所有行为跟犯罪都扯不上边,去问顾良玉难道指望他老老实实回答出想要知道的一切?

    “你有办法,对不对?周蒙,你可是滨海市公安系统提前预防犯罪的重点黑客,别辜负公安部门对你的定位啊。”

    周蒙顿感天雷阵阵,这是夸人还是损人啊?不行,绝对不能再上胡能静的贼船了。

    想到这里,周蒙无比笃定看着胡能静,不管你说什么,我是不管沈默衣的破事了。

    别看就是个电脑文件被加密的事情,可这其中透着诡谲,插手肯定会跟顾良玉这个身份非同寻常的娘炮结下梁子。

    周蒙年少,有点轻狂,可他知道,有钱人不到万不得已别得罪,玩不起。

    然而,胡能静咄咄逼人的眼光慢慢变成了一种期待的眼神,这种眼神,没有了丝毫的强悍,仿佛是一个小女孩无助般的求助一样,让周蒙坚定的不管闲事的意志瞬间崩塌。

    投降了!

    “现在唯有检查电脑,才有找到蛛丝马迹的希望。”

    胡能静拽起周蒙的手,拖着他上了电梯。

    入手柔若无骨,这感觉,真的像流氓入侵身体的感觉啊。

    一时间,周蒙觉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很有初期看岛国大片的感觉。

    胡能静则好像是没有这种感觉,拽着周蒙到了沈默衣的办公室门前,踹门而入。

    里面的场景有些尴尬,顾良玉双膝跪地,双手举着什么东西给沈默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