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反套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2本章字数:3020字

    尽管流氓的评价让周蒙怒火中烧,但他没有丝毫的反驳之语。

    华夏的教育体制,从来没有把强身健体列入教育的战略高度。

    身体羸弱或是强健,原因非常复杂,有先天的因素,也有后天的习惯,都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

    见周蒙有些丧气,流氓赶紧修改了讽刺挖苦的交流信息,把一些相当励志的心灵鸡汤玩命灌输给周蒙。

    周蒙没有搭理流氓,回宿舍简单洗漱之后,和杜德阳胡飞两个拜完柯南,就赶往餐厅。

    草草吃罢早饭,正想着去上课。刚到教学大楼下面,有几人拦住了三人的去路。

    是校保卫处的人,带队的是保卫处的一个保安小队长。

    “周蒙同学,有人反映你昨晚跟本校学生打架,跟我来核实一下情况。”小队长还算客气。

    非但杜德阳胡飞吃惊,周蒙也是一脸懵圈。

    孙鹏冲这路少爷羔子,不同于社会上的闲散人员,挨打之后会择日再找场子。他肯定是被打怕了,被吓得蒙哥都叫出来,而且出卖了幕后的人。

    按照常理说,孙鹏冲不敢也不能前脚做出这样的事情,后脚又去举报。

    太丢人了,领一帮人被收拾那个德行,再像小孩子一样打不过就找家长告状,孙鹏冲这么干就等于是以后在滨海大学彻底没有狂的资本了。

    别说旁人看不起你,就是身边的小弟,也会腹诽。

    带着疑问,周蒙被带到了校保卫处。

    保卫处里已经先到了两人,让周蒙目瞪口呆。

    孙鹏冲胸部打着厚厚的石膏,好像是经历了重大的车祸一样。

    另外一个,除了眼睛鼻孔露出来,整个头好似木乃伊一样缠满了厚厚的绷带。从形体上看,这哥们应该是自称为伟哥的黄伟。

    孙鹏冲看到周蒙,显得有些慌乱,赶紧对周蒙连连摆手示意。

    周蒙也不搭理孙鹏冲,跟着小队长来到他的座位前,准备接受调查。

    谁知道,小队长一指靠墙的椅子说道:“你先等等,一会儿换个地方调查。”

    周蒙不明所以,老老实实坐到了指定的位置上。

    等了能有两个小时,小队长接到了一个电话。

    放下电话,小队长起身说道:“周蒙,你们几个都起来,咱们换个地方。”

    周蒙跟着小队长出门一看,这架势弄得也太大了吧?校保卫处专门出了两辆车,用了六名安保人员,把他和孙鹏冲两人塞上车。

    不长时间,一行人来到了滨海大学所属的滨海市经区派出所。

    周蒙心头一凛,麻烦大了。

    昨晚的打架事件,如果是校方内部处理,最严重的不过是通报批评并给予一定的处分。

    要是在派出所处理,一旦留有案底,校方的处理肯定是开除。

    这样看来,滨海大学方面肯定是有人想把他往死里整了。

    正想着,一行人来到了派出所的审讯室,几个安保人员留在外面,小队长带着周蒙和另外两个惨兮兮的人走了进去。

    “王哥,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小队长推门进去,冲着一个身体发肤,脑门发亮的中年片警说道。

    “呵呵,客气啥啊,你们滨海大学的事情,领导可是交代要优先接待处理啊。东西都带来了?”

    小队长从手里的文件袋中拿出一叠资料,恭恭敬敬递上:“王哥,都带来了。在咱们公安系统指定的鉴定机构鉴定的,轻微伤,已经构成治安案件了。”

    王哥接过来资料,粗略看了一眼,点头道:“可以作为直接处理的作证,肇事的人是哪一个?”

    周蒙被带到了王哥面前。

    “小伙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老老实实交代,估计这样的事情连拘留都不用。说说吧,怎么把人打成这样?”

    如果周蒙没有流氓在身体里,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大学生,没准就让王哥的这套说辞给蒙了。

    顺着这套说辞交代问题,然后按照这样的笔录签字,事实倒是没有太大出入,只不过,该怎么处理,拘留与否先放一边,案底肯定是有的了。

    别小瞧了这个案底,先不说滨海大学是否因此而开除周蒙,就说以后周蒙踏入社会工作生活,无论是报考一些特殊行业还是建立自己的信用系统,这个案底可是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警察叔叔,您指的是昨天我在滨海大学被围堵的事情吧?咳,十几个人围着我要打我,幸亏我跑得快,不然,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是觉得,我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跟围堵我的这些人同学一场,不予追究就算了。”

    这是什么情况?王哥和小队长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匪夷所思的眼神。

    “周蒙,你老实点,这里可是派出所,不是咱们滨海大学保卫处。你看看孙鹏冲和黄伟,被你打成了这样,就因为事情太大了,校保卫处才不敢私自处理,到派出所解决问题。你以为你反咬一口就能够瞒天过海么?”

    “嘿嘿,你这样说,可是涉嫌有罪推定啊。你这样说经过调查了么?没有嫌疑人的任何陈述,就这样匆匆下结论,是不是涉嫌引导公安部门走向歧途啊?”

    瞎子都能看出来,小队长这么做,肯定是有预谋的。既然已经是被人下套,索性就撕破脸来。这个时候嘴软,就只能按照人家的锣鼓点走,老老实实被人套路。

    被人套路,就要反套路,不然,就得往坑里跳。

    王哥和小队长被噎了一下,都以为周蒙不过是个大二学生,稍稍引诱一下,录完口供签字,就一切结束了。

    谁知道,对方竟然完全推翻了事前设定的情节,从打人者摇身一变成了受害者。

    而且,周蒙的话可是切中了要害,真的较真,此前的对话真的有诱供和有罪推定的嫌疑。

    王哥是老江湖了,微微一愕之后笑道:“小伙子,别着急,有你开口辩解的机会。行,那你说说,整个打架事件的经过吧?”

    真的是满满是坑啊,周蒙一旦按照王哥的话往下说,就等于是承认有打架事件了。

    “我没打架,是孙鹏冲纠集一伙人向我找茬,而且在学校后山围堵我。”周蒙先给事件定性,然后讲述了昨天中午食堂孙鹏冲是怎么找茬的。

    “那后山约架是有的吧?周蒙,你别想着把自己给洗白。”小队长在一旁插嘴道。

    “约架?有没有搞错?我一个人约孙鹏冲十几个人打架,我白痴啊?”

    周蒙觉得小队长存心把他往沟里带,既然这样,语气上也就没有恭敬一说了。

    啪!小队长一拍桌子:“周蒙,这里是派出所,你以为你牙尖嘴利就能蒙混过关?告诉你,这里可有很多办法让你开口。”

    需要做出抉择了!要么就是老老实实按照人家的套路承认,要么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死硬到底!

    周蒙没有思考太长时间。

    “嘿嘿,咋的?想大刑伺候?别来这套!我要是熬不过你所说的让我开口的办法,承认了我没做过的事情,没别的,以后见着你就躲着走。要是熬过了,咱们有见面的时候。孙少,你说是不是啊?”

    周蒙眼睛盯着小队长,顺带着微微扫了一眼孙鹏冲,孙鹏冲吓得浑身一哆嗦。

    “到了这里还敢嘴硬!看样子,你是不知道有关部门是怎样对待犯罪分子的。”小队长有些光火,一般的学生,还没有像周蒙这样如滚刀肉一样的。

    王哥眉头一皱,感觉有些棘手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信息的畅通,国家对于公权力机关的行为管控更加严格了。

    别说是像周蒙这样简单的打架斗殴一类的民事案件,就是涉及到刑事案件,都必须要严格走法定的程序。

    上手段这类行为,已经成了每次公权力整风特别强调的事情。

    诸多的网络曝光,折了多少牛×的人物啊。民工都知道上网求助,让一个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的大学生抓住把柄,真的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王哥让周蒙坐到一边,转而对孙鹏冲和黄伟进行了询问。

    孙鹏冲和黄伟承认昨天中午找茬,但晚上发生的事情,有了不同的说词。

    约架是存在的,而且黄伟强调,他们一伙人就是准备吓唬一下周蒙,可周蒙没等到他们开口吓唬,就率先发难,把他和孙鹏冲打成这样。

    王哥听得连连点头,对周蒙说道:“周蒙,你承认这些事实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看能不能接受调解?”

    “绝不接受!”周蒙可不会上当,接受调解虽然是个人处罚轻了,但肯定会留下案底,那才是最重要的。

    “我没做什么却被人挑衅,而且还被十几个人围堵,差点被围殴。我是受害者,却被人倒打一耙成了施害者。接受调解就是对此类丑陋社会现象的容忍,作为一个被国家培养的新时代大学生,我绝不向丑恶现象妥协!”

    反转了!本来是拿着充足证据给周蒙挖坑的剧情,现在居然变成了周蒙反抗丑陋社会现象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