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瘆人的吃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2本章字数:3014字

    周蒙这一天心思就没放在备战期末考上。

    倒不是因为胡能静晚上请吃让他魂不守舍,周蒙的心思放在了自己进派出所这件事情上。

    曾小兵不过是保卫处的一个小队长,就算是跟周蒙有仇,他也不能把一切玩得那么溜,从昨晚准备材料,到今早带人到派出所解决问题,都不是他能够一手完成的。

    想来想去,也只有孙鹏冲交代的滨海大学副校长廖清平能够有这样的能力。

    难道是顾良玉他老爹顾清濯找了这层关系?除此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别的可能了。

    浑浑噩噩过了一天,等到下午下课,周蒙到了学校门口,等候胡能静的到来。

    滨海大学校门在傍晚十分,还是很热闹的。

    很多的豪车都在这里等候接人,数量不菲的花枝招展的女大学生,出门后很熟悉找到车,被人带走。

    出校的男生很多是对豪车愤愤看了一眼,然后匆匆离去。

    唯独周蒙,对周围漠不关心,伸长了脖子等候着那辆路虎。

    一辆拉风的劳斯莱斯声响几不可闻,幽灵一般停在了周蒙的身边。

    要不怎么叫豪车呢?车身上的漆都能给人一种富贵逼人般的质感,打眼一瞧就觉得仿佛一个贵族十分高傲在你旁边注视。

    周蒙有些诧异,微微往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着这辆劳斯莱斯。

    车窗无声落下,一个带着宽边墨镜的美女对周蒙嫣然一笑。

    泛着牛奶般光泽的脸和一截仿佛葱白一般的玉臂从车窗露了出来。

    “周蒙,上车。”

    眼见周蒙有点懵,美女摘下了墨镜,原来是神农集团总经理沈默衣。

    周蒙更加诧异,真不知道沈默衣怎么会叫他上车。

    很快,周蒙的诧异被局促不安的感觉取代。

    周围的人群,目光几乎全部锁定了周蒙。这些目光中,传递了太多的信息。

    有疑惑的,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更有经过简单分析,通过目光传递出了“包养”这两个字。

    都说众口铄金,看来目光也能杀人啊。周蒙可以拍着胸脯大吼我问心无愧,但那些眼神让他实在受不了。

    周蒙赶紧钻上了沈默衣的劳斯莱斯,略有些心虚看看外面,外面的八卦目光,让他有些不敢抬头。

    “沈女士,你怎么会来找我?”

    “呵呵,周蒙,怎么这么见外啊?小静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叫我小沈也可以,叫我默衣也可以。”

    沈默衣的情商不错,一句话,就把她和周蒙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不过,周蒙对沈默衣的戒心,可没有因为她的情商高和表现出来的平易近人而有所改变。

    沈默衣观察一下周围,驱车改变了方向,向经区的中心地带开去。

    “呵呵,周蒙,你可以啊。我这几天一直想请小静出来聚聚,谁知道她都说工作忙没时间。今天一问,才知道她请你吃饭,于是,我就厚着脸皮蹭吃了。嘿嘿,没打扰你们吧?”

    原来是这样。

    周蒙淡笑道:“沈……姐,我和胡警官根本就没什么,不可能的。今天我被人拎去派出所了,多亏胡警官帮忙,才没留下案底。照理说应该是我请胡警官,谁知道她把我送回来,说是要请我吃饭。”

    说完,周蒙闭上了眼睛。

    倒不是周蒙有多讨厌沈默衣,而是对沈默衣有太大的戒心。

    相比较而言,胡能静只能说是强悍,而沈默衣是让人感觉看不透。

    对于此类型的女人,周蒙觉得能躲就躲,躲不开就别深入交往。

    沈默衣感觉到了周蒙的漠然,淡淡一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开车上面。

    过不多久,在一家有点装潢的小吃店面前,停下了车。

    周蒙下来一看,不觉撇撇嘴。

    惠民烧烤!

    这样的店面,也就比路边摊强上一点。

    胡能静在这里请客?

    等看到了不远处停放的路虎,周蒙知道,没错,胡能静就是要在这里请客。

    到了小吃店里的包间,周蒙发现胡能静一身便装,正在看仅仅一页的菜单。

    胡能静很清爽扎了个马尾,跟身着警服的形象相差太大了。此时,她不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女警,更好像是滨海大学中的师姐师妹。

    “来了啊,坐。老板,一份精肉,一份五花肉,一份烤筋,三个大腰子,三个大鱿鱼,先准备这些。”

    说完,胡能静把一页的菜单往周蒙眼前一拍:“周蒙,你也点啊。”

    周蒙苦笑道:“胡警官,你点的那些,够吃一阵子了。”

    说完,周蒙看看周围,这店面有点惨,他和同学有时候出来聚餐,都不会到这样的店面吃。

    胡能静看出周蒙的想法,瞪眼道:“咋的?嫌店面不够好?周蒙,这可是我最大的能力了。”

    周蒙和胡能静似乎是有种天然的亲近感,哪怕是胡能静表现出十分强势,他还是愿意跟胡能静这样心怀坦荡的人说话。

    “胡警官,这话可是太谦虚了。你请客的标准,怎么也得对得起外面的路虎吧?”

    “周蒙,别不知道好歹,我现在一个月才三千死工资,有一半喂了那路虎了。剩下的一千多,我还要置办别的东西,你以为碰上土豪了?”

    周蒙有点懵,问道:“胡警官,你们都不报销油钱?”

    “自己的私人车,怎么报啊?你以为我们警察可以随便报销啊?”

    沈默衣插话道:“小静,不是有公用的警车么?你说一天到晚公事忙,应该用不了多少回你自己的车吧?”

    胡能静一摆手道:“算了,别提公车了。一脚油门下去,慢腾腾才出去十几米,你说急不急人?我一般都是开自己的路虎,最起码,爽!”

    周蒙和沈默衣双双无语,胡能静的思维,不是一般人能够跟得上的。

    “小静,我听周蒙说,幸亏你帮忙他才没留下案底,还说照理应该他请你才对。”

    “别啊,我请他是因为我亏欠他的。因为帮我的忙,他才惹了麻烦。周蒙,那天从衣衣那里回去,你是不是让三个混混堵了?”

    “啊?你怎么知道?”

    “你的宇文老师给我打电话了,说因为帮我忙,周蒙被人堵着给揍了一顿。”

    “啊?这么说,顾良玉是被你给打了?”周蒙明白了,孙鹏冲所说的顾良玉被揍的神秘大侠终于水落石出了。

    也只有这位正义感爆棚,眼里不揉沙子的彪悍女警,才能干得出这样的事来。

    “嘿嘿,那小子不地道,我上门质问是不是他干的,结果这小子推得干净不说,还说什么说话要有证据。我其实没怎么打他,就是一个背摔踢了两脚,结果这王八蛋居然杀猪一般嚎叫说杀人了。”

    “于是你就被刑警队下放到经区派出所了?”沈默衣有些心疼般关切道。

    “咳,没办法,我们是纪律部门,上门打人没开除就不错了,这怨不得领导。”

    周蒙感觉心像是被揪了一下,明白了为什么胡能静会出现在经区派出所,也明白为什么在经区派出所,王铁民为什么那么忌惮胡能静了。

    正要说话,烤肉上来了。

    胡能静眼睛一亮,一只手抓了一串,在托盘边缘把肉串一撸,三小块烤肉就聚集在一起。胡能静把樱桃般的小口张到最大,三小块烤肉聚成的一坨被她一口抹到嘴里。

    而胡能静的另一只手,狠狠一拍蒜瓣,就听见咔一声,蒜衣裂开,胡能静手异常灵活,拿起来蒜瓣轻轻一捻,一瓣蒜就出来了。

    胡能静把弄好的蒜瓣往嘴里一扔,就听咔嚓嚓咀嚼声不绝于耳。她闭上眼睛,似乎十分享受这一切。

    “好吃好吃,你们随意啊,我可不会客气,吃晚了就没了。”

    说话间,又一烤串被胡能静干掉了。

    “小静,斯文点,斯文。”

    “靠,斯文能当饭吃我早就斯文了。我吃了三天泡面了,总算是见到点肉了。”

    胡能静的吃相有点渗人,以至于周蒙怀疑,这个美女,是不是刚从难民营里跑出来的。

    周蒙忽然有种心里酸酸的感觉,一个能靠脸靠家庭吃饭的女孩,居然如此清苦的活着。看着没有吃相的胡能静,周蒙心里忽然升起一种亲人落难般的悲伤感。

    不到半小时,胡能静所点的东西全部吃光。

    周蒙和沈默衣象征性吃了几串烧烤,剩下的全部被胡能静扫光,还外加上六头蒜。

    “真不好意思,光让你们看我吃了。老板,按照前面的标,都给我再来一份。”

    “算了算了,胡警官,我不饿,也不太喜欢吃这东西,你的心意,我领了。”

    说完,周蒙赶紧告诉小吃店老板,别再上了。

    “这么点肚子?”胡能静狐疑道:“周蒙,衣衣是小肚这我知道,你一个大男人也小肚?反正我是不会客气的,既然你不吃,那就别怪我了。对了,忘了正事,这次请你吃饭,就是向你真诚道歉,因为我找你办事,给你惹了不少麻烦。”

    周蒙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胡能静居然把肚子填饱了,才想起来请吃的真正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