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大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2本章字数:3004字

    沈默衣看来有些心疼胡能静,叹口气说道:“小静,你看看你这吃相,没钱可以先跟我说啊。你不把我当朋友了?”

    “没有啊,绝对没把你不当朋友。我就是想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你不知道啊,我妈一天到晚看我不顺眼,一天到晚唠唠叨叨,说我一点没有女孩形象,还千方百计不让我当刑警,我要是不自力更生,我妈能从齐南过来把我拎回去。”

    “你个疯丫头,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我也奇怪,你想干什么不可以,非得跑滨海来当刑警。其实我觉得大妈没什么,她可是为你操碎了心啊,小静,你一定要……”

    “得得得,别给我上课啊,我来滨海就是要逃离我妈的唠叨,你要是想拾掇起我妈那一套,咱们绝交啊。”

    “绝交?呵呵,绝交是什么体位啊?”

    沈默衣话一出口便觉不妥,闺蜜之间没什么不可以说的,拿一些荤段子逗单纯的闺蜜是很正常的。不过周蒙在身边,实在是有损形象。

    胡能静一看沈默衣和周蒙的神情不太自然,狐疑道:“衣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肯定不是好话对不对?周蒙,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对不对?”

    “没有,沈女士的意思就是不会再跟你说你不喜欢的事情了。”周蒙感觉自己的解释太不靠谱了。

    果然,胡能静较上真了。

    “不对,肯定不是什么好话。衣衣,当初我可警告过这小子,别打你的主意。结果你知道他是怎么说的么?说你是女王型的人物,他还说他得有多重的口味,才能对你硬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好话吧?”

    擦!周蒙心里爆个粗口,真没想到,胡能静居然是百无禁忌的大嘴巴,什么都往外说。你单纯不知道话是什么意思,但也别什么都往外说吧?

    周蒙低下了头,恨不得在地面上找个缝钻下去。

    沈默衣粉面微红,狠狠白了周蒙一眼。

    为了化解尴尬气氛,沈默衣抽出几张餐巾纸,给胡能静擦拭嘴角。

    “你看看,都吃成大花猫了。小静,咱们是好姐妹,你困难就不能跟我说么?”

    “别说了,自己选择的路,含着泪也要坚持下去。衣衣,跟你开口,也就意味着我向老妈投降的日子不远了。老板,算账!”

    小吃店老板拿过单子,递到周蒙面前,恭敬笑道:“一共是一百八十八,抹去零头,给一百八就行了。”

    胡能静一把抢过单子,看都没看,直接拍出两张红色大钞。

    老板一呆,看周蒙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胡能静接过老板的二十块钱,起身道:“衣衣,你把周蒙送回去吧。”

    “喂,小静,难得咱们能凑起来,说说话不行啊?”

    “吃撑了,我得回去解决一下。周蒙,有事找我啊,但我可先说好了,违背原则的事情,免开尊口。”

    胡能静看来是有点内急,走得很匆忙,把周蒙和沈默衣扔在小吃店。

    “没吃饱吧?再要些东西?”沈默衣问道。

    周蒙有些小尴尬,胡能静大嘴巴让他在沈默衣面前有些不自然。

    “不了,我还是早点回去吧。”

    说完,周蒙转身就往外走。

    “喂,等等,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不算太远,我自己走回去,权当是锻炼一下身体。”

    沈默衣快走几步,拦在了周蒙面前:“周蒙,虽然你到神农集团帮忙是因为小静的缘故,可那也是直接帮了我的忙啊。这是一种缘分,让咱们这样很难交集的人认识了,而且我对你的印象不错,难道咱们不能成为朋友么?”

    见周蒙微微皱眉没说话,沈默衣接着说道:“周蒙,我送你回去吧,朋友之间,难道要顾忌太多么?”

    不得不说,沈默衣说话很有水准,把周蒙给逼到角落了。尽管周蒙潜意识告诉自己远离这个沈默衣,但他确实没法生硬拒绝沈默衣了。

    上车回学校的路上,沈默衣一直想跟周蒙聊得深入点,可周蒙有一搭没一搭敷衍,对沈默衣十分冷淡。

    沈默衣把她的劳斯莱斯直接停到了滨海大学校门正中央,这时候,天色还不算晚,进进出出的大学生不在少数。他们的目光,马上就被拉风的豪车吸引住了,纷纷驻足,像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看着这辆车。

    周蒙心中暗爆粗口,想要拉车门下车,却听见咔的一声轻响,沈默衣把所有的车门都锁上了。

    “喂,沈女士,我,我要下车。”

    看周围的学生越聚越多,周蒙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剥光了示众一样。

    谁知道沈默衣轻哼了一声,伸手把墨镜摘下,狠狠扔到手刹边上,双臂环抱在胸前,丹凤眼冷冷扫了一下周蒙,目视前方,根本就不理会周蒙下车的要求。

    真的像被参观的猴子了,周围的人已经从指指点点,慢慢靠近,伸着脖子往车里观瞧。华夏人的好奇八卦之心,也是远胜于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的。

    周蒙感觉汗下来了,急促道:“沈女士,开下车门好不好?我要下车。”

    回答周蒙的,依旧是一声轻哼。

    豪车周围的人离周蒙还有一段距离,他们驻足也就是好奇心使然。

    不过这些人带给周蒙的心理压力,可是无比巨大的。

    “沈女士,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请你明说。哦,我知道了,一定是胡警官说的那话让你不舒服了。我承认,那话是我说的,我郑重向您道歉,可以了吧?”

    沈默衣冷冷道:“周蒙,我就算再小肚鸡肠,也不会因为一句话生气上火。相反的,我就奇了怪了,我怎么得罪你了,想跟你聊几句天吧,你却是爱搭不理的。周蒙,今天你给我个理由,这个理由不能说服我,你别想着下车。”

    “没,没有的事儿。沈女士,您是神农集团的一姐,气质逼人,我其实是很想跟您说话的,但总是感觉说话没底气,所以才显得话少。”

    “没底气?不对吧?我怎么感觉我跟你说话就像是跟市领导汇报一样,你不理不睬的,我才是没底气呢。”

    周蒙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只把沈默衣当成了一个成熟理智的成功人士,而忽略掉了她还是个女孩的这个属性。

    惹怒了一个女孩,对于有着节操的青年男性来说,是灾难性的。

    没道理可讲,没退路可言。

    讲道理,就好比是跟爱因斯坦讲光电方程,你说出花来,人家是手握真理的。

    至于退路,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除非是对方的邪火褪尽,否则你就算是跳到海里,对方也能把你捞出来继续发泄她的邪火。

    “沈女士,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大人大量,不会跟我个穷学生一般见识吧?”

    周蒙感觉脑门上湿润了,滨海大学校门口啊,这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你叫我什么?”沈默衣的丹凤眼,终于有点缓和的意思了。

    “你是小静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叫我小沈或是默衣都可以。”这句话,浮上了周蒙的脑海。

    “沈……姐……”

    “我有那么老么?”

    周蒙有些抓狂了,叫对方小沈?开玩笑吧?叫默衣?关系也没那么近吧?

    “默……衣……”斟酌了半天,周蒙还是选择了这个称谓。说出这两字的称谓,周蒙别提心里有多别扭了。

    “呵呵,这就对了。周蒙,还有一个问题,回答好了下车,明白么?看得出来,你对我有非常大的戒心,为什么?”

    “你说过,这几天一直联系胡警官。其实,你的电脑中毒和监控视频事件,说明了你已经处在个人和集团事业以及家庭纠纷的漩涡当中。这个时候,你应该非常忙才对。你有时间约胡警官,不是你摆平了一切,就是你累得近乎心灰意冷了。我不想惹怒这样状态下的你。”

    前面一段,是周蒙对沈默衣处境的判断,而最后一句,则是有些委婉。

    周蒙是不想惹怒焦头烂额的沈默衣,但更不想一不小心掺和到豪门恩怨中。

    沈默衣俏脸一下子变得阴沉无比,一双美目看了一眼周蒙,又转移到了别处。

    沉默了很久,就听见咔的一声,车门锁被打开了。

    “谢谢。”周蒙客气一声,赶紧拉开车门,如逃离陷阱的兔子一样低头向校门内走去。

    “周蒙,下次我约你你再敢推三阻四,我就扛着炸药包跟你同归于尽!”

    没等周蒙走出多远,沈默衣从车门伸出脑袋大吼了一嗓子。

    卧槽!周蒙如遭雷击,真没想到沈默衣会在说中她心事之后,在心里极其郁闷的情况下能来这么一句。

    都说女人心思善变,可这也变得太厉害了!

    等周蒙转过身,沈默衣早已经掉头,豪华的劳斯莱斯一溜烟一般消失不见了。

    周围的同学对周蒙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一道道目光,让周蒙感觉利剑加身一般。

    周蒙捂住了半边脸,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