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诛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49字

    周蒙用一种纯洁到令人无法直视的目光,看着廖清平。

    “校长,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我什么事么?”

    廖清平彻底放弃了道貌岸然的形象,他觉得,周蒙如此装傻充愣胡搅蛮缠,就是在侮辱他的智商,把他当傻子对待。

    刁民!

    没错,没有任何的词语,能够如此贴切形容出廖清平对周蒙的感受!

    “周蒙,你觉得你的所作所为,靠狡辩能够蒙混过关么?校方已经根据受害人陈述形成了基本认知,你暴力伤人事件,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基于这样的事实,校方为了严肃校记,不得不做出严厉的惩处,以儆效尤。”

    “啊?校长,不会把我开除了吧?”周蒙好像是被震耳发馈般的批评震住了,表现出了害怕的样子。

    廖清平熟悉的掌控一切的感觉又回到了身上,一刹那,他目光中没有了气急败坏的神色,腰杆一挺,坐在座位上,又是那个让青年才俊有股顶礼膜拜冲动的大师样子。

    “周蒙,年轻人嘛,做事难免会冲动。只不过,法律校规,可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改变其冰冷的强制约束力本质。如果都讲人情,制度性的规定谈何约束力?咳,你做出这样的事情,让我很难抉择啊。”

    擦,感觉掌控局面就装,装起来就把自己包装成圣母,难道这是装掰的固有套路么?

    周蒙想看看廖清平的无耻到底能到什么地步,颤声道:“校长,您就直说吧,我到底会是什么结果。”

    “咳,校方组成的调查组,在调查了基本事实以后,一致认为,你伤人在先,仰仗派出所有熟人强迫同学接受不公平的结果在后,对滨海大学的校风建设影响极为恶劣,不用最严厉的校规处罚,不足以平民愤,因此,调查组一致认为,对你进行开除学籍的处罚。”

    “啊?校长,这有些太重了吧?”周蒙低下头,不想让廖清平看到他已经快憋不住的笑。

    “咳,小伙子,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你要记住教训,你还年轻,未来还是很光明的嘛。不过,开除学籍对你的影响太大了,是会有档案记录的。这样吧,给你一个机会,你自己主动退学,在今后的档案记录上还是很好看的。”

    “劝退啊,校长,能不能通融一下啊。”

    这句话,周蒙说得无比郑重,因为廖清平接下来的表现,会直接让周蒙决定,采取什么样的应对。

    “呵呵,我倒是很想通融,不过,调查组的意见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了。或者是召开听证会开除学籍,或者是体面退学,你自己选择吧。”

    “没得选啊,那好,我退学吧。”

    廖清平大感意外,按照周蒙此前的表现,廖清平笃定周蒙一定会负隅顽抗,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应对准备。

    没想到,对方仅仅是强硬了一会儿,就接受了劝退。

    廖清平稍稍怔了一下,从抽屉里掏出一张表格。

    “喏,这是退学申请表格,你填写完毕签字按上手印就行了。”

    周蒙手去拿表格,眼睛却是盯着廖清平。

    廖清平被周蒙盯得很不舒服,按照他的个性,一个学生敢这样无礼,早就发作了。不过,周蒙已经要填表格了,就不去计较这些了。

    周蒙淡笑一下,在廖清平的桌子上拿过笔,刷刷点点,一气呵成。

    “校长,已经填好了。”

    “填好了?”廖清平狐疑接过退学申请表,一看上面的字,连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宝贝,我要熬出头了。老不死的要内退了,我至交好友已经开始运作了。再等我一年,咱们所有的梦想,就都能实现了。”

    “周蒙,你这是什么意思!”廖清平把劝退申请狠狠拍在了桌子上,大声喝道。

    “校长,不要激动。你应该知道,我是咱们滨海大学小有名气的黑客。某一天,我黑进了一个系花的电脑里,被里面的艺术照深深吸引了。于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翻看了与之相关的聊天记录。这句话,就是从聊天记录中摘出来的一句。”

    周蒙双手抱胸,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廖清平。

    我已经静静看你装,现在请允许我小装一下。

    廖清平脸色阴沉,从他表情上看不出有什么思想波动,实际上,他的内心已经翻江倒海。

    周蒙毫无隐晦说出了是通过黑人电脑得到了记录,就说明在他眼前,周蒙已经是无所顾忌了。

    拿住对方的重大把柄,自己的小辫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周蒙能够摘出这一句,说明他掌握的记录绝不仅仅是这一句话。

    糟了,和系花刘涟漪的所有聊天记录,恐怕全部都在周蒙掌控之内。

    怪不得这小子敢在见面的时候那么嚣张,原来是有恃无恐啊。这么说,刚才那小兔崽子表现出来的惊恐害怕,全都是猫戏老鼠一样的游戏。

    扮猪吃老虎啊,没想到一辈子玩人,却被一个大二学生给敲着锣鼓点耍猴一样给耍了。

    “周蒙,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人还是留一线为好是不是?我觉得,孙鹏冲和黄伟无故寻衅滋事,然后对派出所这样的公务机关公正判罚心生不满,妄图扭曲事实,应该严肃处理。”

    “呵呵,好一个得饶人处且饶人,好一个做人留一线。廖校长,如果我没有这个撒手锏,恐怕你劝退不成,马上就会让你把持的所谓听证会形成决议,把我开除了事吧?今天我是大开眼界啊,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周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受到了一定伤害,应该有所补偿。这样,我给你读博留校的机会,可以了吧?要知道,这种机会,千中无一。”

    周蒙歪着脑袋看着廖清平,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像这样为了自己不择手段的人,怎么就能够坐上了大学副校长这个位置的。

    “读博留校,好熟悉的字眼啊。廖校长好像也允诺过别人吧?你觉得,你的所作所为,是否有愧为人师表这几个字,还配留在教书育人这个位置上么?”

    廖清平脸色剧变,脑子飞快运转,半晌冷笑道:“年轻人,不要太过分了,知道见好就收的古训么?你黑人家电脑得到一些记录能说明什么?跟我有什么联系?我的qq号码被盗了,难道我要为一个被盗号码负责任么?”

    “呵呵,果然是高级知识分子啊,这么短的时间就想好了应对之策。没关系,你可以说聊天工具被盗,但是,里面的开房记录,能逃过调查?还有那句老不死的快内退了,能是盗号者说出来的话?”

    两个问题,如炸雷一般砸中了廖清平的心坎,句句诛心啊。

    廖清平的脑门上开始冒汗了,想到可能的后果,廖清平浑身忍不住颤栗。

    忽然,廖清平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声泪俱下:“周蒙,我知道错了,我愿意为做的伤害你的事情付出任何代价,只求你饶过我。这件事情捅出去,我整个家庭事业就都完了啊。”

    周蒙厌恶看了廖清平一眼,皱眉说道:“廖校长,起来说话,你这样我们没办法好好交谈啊。”

    廖清平狼狈透顶,鼻涕眼泪一把,都有点对不起他身上恍若飘仙一般的汉服。

    “廖校长,我不想斩尽杀绝,只想知道几个问题。如果你据实回答,我不会为难你,好么?”

    廖清平忙不迭点头,表示自己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在对付周蒙的问题上,没有预料之外的事情,就是顾良玉的父亲顾清濯出面找廖清平,让他一定把周蒙给开除了。

    只不过,这其中有不少的曲折之处。

    顾良玉被坏了好事,被胡能静揍了迁怒周蒙,都是引发对付周蒙的导火索。

    但是,让顾清濯下定必欲开除周蒙而后快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顾清濯和沈傲梁是生意场上的朋友,两人私下里也有一撮合沈默衣和顾良玉两个年轻人。

    在交往过程中,沈默衣虽然没有对顾良玉有异乎寻常的好感,也没有排斥的表现。

    尤其是顾良玉几次要求确定关系,沈默衣都没有正面回绝,让沈顾两家觉得,好事多磨,时间长了沈默衣自然会应了这桩秦晋之好。

    这一切,在沈默衣电脑中毒事件之后发生了巨变。

    沈默衣对于顾良玉的态度由朋友直接转到了冷淡。

    前几天沈默衣在大学校门前摆了周蒙一道,被顾良玉知道后解读为周蒙抢了他的女人,一时间哭天抢地,寻死觅活。

    顾清濯护子心切,就找到廖清平,让他务必把周蒙开除了,才能解心头之恨。

    周蒙微微一咧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顾良玉这个奇葩,惹不起胡能静,不敢得罪沈默衣,就把所有的委屈发到他的身上。

    要不是周蒙抓住了廖清平的把柄,事情的发展可就应了那句话,有钱任性,没钱认命。

    “周蒙,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说的句句属实。今天只要你放过我,我会尽一切努力报答你的。”廖清平哆嗦着嘴唇,摇尾乞怜一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