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流氓的始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76字

    斟酌半天,周蒙很委婉拒绝了陆广财的好意。

    在周蒙看来,宇文雪和陆广财之间的差距,不是能够用钱和本质上的淳朴善良所能够弥补的。

    周蒙可以帮助陆广财尽量改变自己,能跟宇文雪走近,但让他把这两人不分青红皂白撮合在一起,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这种流传了几千年的传统观念,未必就是糟粕,有其一定的精髓在其内。

    周蒙认为,这个传统值得尊重,因为华夏文明的精髓就在于十分恰当体现出天理人伦。

    跟西方人伦观念不同的是,华夏父母是终身制的。

    这种终身制不是仅仅血缘和称谓上的,而是对子女所有一切生活的指导性干涉是终身制的。

    别管子女多大,什么学历,只要是老子老娘没挂,看不顺眼我就要说,敢不听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暴力强制性权威。

    华夏官方也比较尊重父母的暴力强制性权威,一般来说,只要没打死,调解一下,各方认可就不予追究了。

    西吹论者认为,时代应该是朝着充分尊重个体的自由发展。

    这个观点看上去没错,但如果发展到极度批判传统的天理人伦观念,那就是非常危险的了。

    强调个体自由,势必会舍弃一些约束自由的东西。

    人性这东西,最不靠谱,吃饱喝足的时候,什么圣母言论都能说,甚至能够做出一些圣母之类的行为。

    一旦吃不饱穿不暖,什么恶劣的行为就都出来了。怨社会,骂当局,猎盗偷抢,什么事干不出来?

    最可悲的是,因为强调个体自由而忽视了约束,忽视了人伦感情,在你最落魄的时候,会发现这个世界爱你的人太少了。

    传统的东西,能够流传几千年,自然有其存在的道理。别特么一听现在还算有钱的西方人一批判就轻易给否定了!等华夏人的经济实力足够俯瞰一切的时候,华夏这些传统的东西,没准就成了西方人眼中潮流般的时尚了。

    周蒙很诚恳告诉陆广财,他支持去追求宇文雪,但是,还是要保持着彼此尊重,彼此要照顾到对方的感受,彼此理解的原则来进行。

    强扭的瓜不甜,想要获得女神之王的芳心暗许,拿出实力来。

    实力不是金钱,也不是学识地位,而是要让对方有和你共度一生的强烈愿望。

    尽管陆广财有些似懂非懂,还是感谢了周蒙的开导。

    等陆广财走远,流氓的交流信息来了:“这都什么世道?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都特么能成心灵励志辅导大师。周蒙,你别告诉我这些东西都是从爱情动作片里领悟到的。”

    “擦,你从来就知道打击我,难道我就没一点闪光的地方么?”

    “在我面前,众生蝼蚁。我能跟你交流,都已经是高看你太多了。”

    “没工夫跟你瞎扯,我还要出去呢。”

    “找工作?暂时还是先别了,我找你有事。”

    “说吧,什么事?”周蒙有些小激动,流氓以前说过两人要互帮互助。到目前为止,只有流氓帮他,他还真没帮过流氓什么。现在流氓开口了,周蒙不知怎么的有点兴奋。

    “我需要在大型计算机上写一些文件补充自己,在我进入你身体的时候,丢失了不少文件,我必须重新获得这些文件完善自己。经过我的计算,前几天接触过你们学校的主计算机房的主机,能够给我进行一些文件解压。”

    周蒙没有立即回应,沉默半晌道:“流氓,你应该跟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流氓提到过,两者是互帮互助的,之前流氓帮助过周蒙很多次了,周蒙就算是作为回报,帮流氓一下,怎么说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谁知道流氓是个什么鬼?按照流氓的说法,他还是损失了不少文件成了这样子。要是他没有损失文件,该有多么恐怖?

    完好的流氓一旦失去控制,周蒙都不敢想象,流氓会有多大的破坏力。

    有些问题不搞清楚,周蒙是不敢也不会帮助流氓做事的。

    流氓同样是沉默了半晌,才告诉了周蒙一些事情。

    众所周知,大数据时代让人们的视野更宽阔了。

    一些理论家认为,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数据化模型来解释,甚至是可以用数据化模型来复制现实中存在的东西。

    只要数据足够充分,理论上再创宇宙都是可行的。

    流氓就是在这一理论基础上被设计出来的超级人工智能。

    之前流氓曾说过它是造神的,那话可不是开玩笑,而是创立它的人就是有这样狂热的想法。

    流氓在一个不知道具体位置的地方被不断完善,后来,这个地方被米帝的特工人员潜入,下载了全部的流氓数据库,然后在创建流氓的计算机上植入病毒,销毁了原数据库。

    米国特工很快就被锁定,让创建流氓的人一直追杀到澳洲,眼看着就要追回下载的文件拷贝,却被接应的驻澳米军截获。

    流氓的文件拷贝,除了创建者知道外,外界对它一无所知。

    米帝的特工通过消息来源,也只知道这是个超级人工智能系统文件,有可能会对世界,尤其是米国造成不可估量的影响,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太明了。

    本来文件拷贝是要被送回米国本土的,但因为想要夺回拷贝文件的人太多太厉害,在无数次的被攻击之后,米国联邦调查局决定,在驻澳米军基地打开拷贝文件,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之后,就有了外国黑客联络周蒙三人组共同攻击澳洲局域网的事件。实际上,就是创建流氓的那些人想要夺回流氓,通过周蒙几个菜鸟攻击分散注意力,准备嫁祸给周蒙三人,以期不被发现。

    谁知道,周蒙竟然成了马蹄铁,澳洲局域网和国际黑客惨烈厮杀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周蒙会在局域网中搞了个病毒性程序锁。

    硬性破解病毒性程序锁也不是不能,关键的问题就是怕对文件有不可恢复的伤害,也就有了华夏军方来找周蒙的事件。

    周蒙感觉自己就像是做梦一样,这也太特么的离奇了。

    “流氓,你说你是被拷贝了,你怎么知道你被拷贝时候发生的事情?难道你在没有被打开的时候,也能知道周围的一切?”

    “哼,小子,思维挺缜密的啊。对了,你能共享一些我的能力,难怪。我描述我被拷贝当中发生的事情,可不是猜的。而是在澳洲局域网计算机打开我的时候,我能够用计算机所连接的一切设备获得信息。通过这些信息分析得出结论,没问题吧?”

    这个解释周蒙觉得靠谱,流氓所给出的信息,周蒙无法验证,但它给出的经过,跟周蒙经历的事情高度契合,找不出什么破绽来。

    “流氓,你说的我勉强接受。不过,你说的也太邪乎了,造神,你能那么牛叉?”

    “神是人对超能者的敬畏尊称。实际上,神就是拥有着掌控一切能力,包括制定宇宙法则的思维。只要数据库足够强大,根据所拥有的数据模型,造神不是梦想。”

    “擦,听上去很有道理,但能实现么?卧槽,我不要求能够移山填海,流氓,给哥改造一下,我只要能喷水喷火,或者是拥有猎豹一样的速度就行了。”

    “周蒙,你开玩笑吧?你说的这些特殊异能,我能实现,只不过要冒生命危险,你确定要改造自己?”

    周蒙感觉嘴唇有些发干,冒生命危险,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啊。

    半晌,周蒙交流道:“流氓,你不是没这个能力而拿这个借口吓唬我的吧?我弄个简单点的,让我奔跑的速度快起来,这不用冒生命危险吧?”

    “擦,你特么以为提升速度是一件小事情?人体的构造在那摆着呢,心脏还有肌肉这个动力系统,以及运动起来的缓冲系统,都不适合展开急速前行。人类明明有汽车,你特么却寻思着自己跑得快,这都什么狗屎想法?”

    “靠,没那本事就别吹牛,还特么造神,还特么理论一套套的,我自己好好瞎想一番,也能说出一大堆理论。”

    信息刚传递完,周蒙脑海中又浮现出一个文件。

    “别特么激我,想着有猎豹一样的速度是吧?授权,别特么怕死啊,我可瞧不起吹牛不对税的。”

    上次的授权让周蒙有些心理阴影,这一回,周蒙可不想再被像傻子一样耍了。

    “流氓,可以介绍一下这个授权的内容么?”

    “靠,不是有人说瞎想一番都能想出来理论么?算了,简单跟你说一下吧,这个授权文件,是能够改造你的部分副交感神经系统,在需要极快的速度的时候,这些改造的副交感神经会让你心脏和血管瞬间膨胀,肌肉纤维也会扩充,接纳更多的氧和机体产生的能量。”

    “这,这不是跟猎豹追求瞬间速度的机理是一样的么?这,这特么靠谱么?”

    “卧槽,周蒙,你别特么睁着眼说瞎话一样怀疑行不行?你有胆授权,我就让你拥有你想要的结果,你瞎哔哔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