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不堪承受之代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35字

    周蒙下意识抹了一把脸,他感觉流氓就像是站在对面的喷子一样,无数的口水沾满了他的脸。

    纠结啊,不授权,这心里跟长了草一样痒痒。

    授权,流氓说的万一是真的,有生命危险可怎么办?为了跑得快搭上小命,怎么看都是不值得的。

    斟酌半天,周蒙问道:“流氓,授权之后提升速度,生命能受到多大威胁?”

    “周蒙,我发现你太无耻了。做任何事情都要付出代价,这道理要我说多少遍?你这想法就好像是玩完了不给钱一样,你白嫖啊?这么说吧,授权之后我会给你加个保护系统,到时候身体有危险的时候,可以强行停止速度提升。”

    “嗯,这个方案靠谱。再问一下啊,能提升到什么样,能给个具体数字么?”

    “时速六十公里,持续时间六秒钟。”

    “啊?才六秒啊?这么短能干什么?”

    “卧槽,你当这是上床啊?你要那么长时间干什么?再说了,上床时间长了都有害身体,急速奔跑超过时间限定,就不单是损害身体了,那可是要命的啊。你特么愿意授权就授权,不愿意就拉倒,这不耽误时间么?”

    熟悉的话语,让周蒙哑口无言。

    有设定保护,还犹豫什么?周蒙一咬牙,用意念双击了文件,在文件询问是否进行的时候,周蒙直接点了“是”。

    熟悉的电流击体感觉,周蒙身体酸麻了好一阵,渐渐恢复到正常。

    “改造好了,想不想试试?”流氓的交流信息,好像是大灰狼诱导小红帽一样。

    都特么已经改造好了,能不试么?

    “那就奔跑吧,骚年!”流氓能够察觉到周蒙的情绪变化,便很骚包鼓励周蒙奔跑。

    周蒙心里问候了一下流氓,一转头,冲着滨海大学后山跑去。

    随着速度的不断加快,周蒙感觉心跳和呼吸不断加剧。

    就在周蒙感觉第一疲劳点要到的时候,他的身体猛然一震,胸腔瞬间感觉如气球一般膨胀,身体的其余部位也有种满涨感。

    刹那间,周蒙觉得身体仿佛开了助力一般,耳边呼啸的风声响起,周围的景致被飞速甩到了身后。

    六秒钟很快过去了,身体的膨胀感慢慢消退,周蒙的速度降了下来,停下身回头一看,短短的六秒钟时间,竟然跑出了一百多米的距离。

    也许,这一百米的距离在常人眼中并不算什么,可关键时刻来这么一下,跟对手迅速拉开距离,真的堪比韦小宝的神行百变啊。

    等等,六秒一百多米,比特么博尔特还厉害啊。

    “流氓,我这速度,新的世界飞人啊!”

    “咋的?有种想参加奥运会的冲动?骚年,等过了十几分钟再做决定吧。”

    周蒙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问流氓人家也不搭理他。

    没办法,周蒙只好等。

    过了能有十几分钟,周蒙感觉胃部骤然一紧,一张嘴,午饭吃下的东西如箭一般喷了出来。

    嗷嗷……

    周蒙就像是被痛打一样叫唤,一口接着一口狂呕,吐到最后,都吐出黄水了。

    天旋地转,头晕目眩,周蒙一头栽倒在地,浑身开始不停抽搐。

    酸,涨,周蒙就好像有了第一次跑了五千米隔天浑身所拥有的感觉。

    “流,流氓,怎么回事?”

    “骚年,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收获。你的六秒百米是你透支身体潜力获得的,透支身体懂不懂?是你的脏腑器官还有运动器官都放弃了自我保护机制,把你的身体机能放大再放大才会有这样的结果。这样运行,所导致的后果就是身体产生大量代谢毒素,知道了吧?”

    “你咋才说?”周蒙这才知道,刚才的呕吐,还有身体的不适状况,都是因为透支身体产生毒素的原因,这个情况,流氓应该是知道的,可它没有提醒,看来是有意的。

    “嘿嘿,骚年,这就是怀疑伟大的流氓的结果!小子,你不是要求不高,想要喷水喷火么?没问题,没有流氓哥做不到的。来,授权吧。”

    流氓交流信息刚落,两个授权文件浮现在周蒙的脑海中。

    周蒙就感觉菊花一紧,赶紧交流道:“流氓哥,不了,我相信你还不行么?还有啊,能不能把刚才的授权取消了?这么跑倒是挺爽的,只不过,我,我受不了啊。”

    “卧槽,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啊?这就好像是一头牛,被做成了酱牛肉,你能再把酱牛肉给变成牛么?”

    “……”周蒙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现在终于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了。

    “还有啊,你这副交感神经系统做了修改,你要努力适应这种修改后的新的神经系统。”

    “你什么意思?”周蒙有种强烈的不好的感觉。

    “那就是每天要进行急速奔跑的训练,让身体慢慢适应修改后的神经系统以及与之相适应的身体功能系统。”

    “啊?也就是说,每天都要跑,而且每次完事都是这样的感觉?”

    “骚年,不要那么害怕,也不要那么悲观。也就吐个十天半拉月吧,记住一句话,习惯了就好了。”

    尼玛!周蒙真想把流氓揪出来按在地上摩擦,可追根到底,整件事情是因为自己害死猫的好奇心引起来的,说到底,还是怪自己。

    “骚年,别躺在地上装死,起来,咱们那个亢龙有悔该练习一下了。”

    “卧槽!流氓,你特么还有没有点怜悯之心?我都动不了了,你还让我练习招式,你是想往死里练我啊。”

    “不是往死里练,而是只要不死,就得练!跟高手过招,往往都是比拼谁能坚持到最后一口气,平常没有意志品质这方面的训练,实战当中拿什么拼到最后?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你特么没听过啊?赶紧起来啊,不然,我就刺激你的修改后神经系统,再跑一回。”

    尼玛尼玛……

    周蒙心里疯狂咒骂流氓,但还不得不起身,摆好虚步,变弓步,身体重心转移,扭腰,带肩,甩臂,出掌。

    身体的极度不适,让周蒙的动作严重变形。

    流氓可不管这一套,狠狠责骂周蒙纠正。

    慑于流氓能让他再急速奔跑,周蒙老老实实接受改正指令。

    等到流氓满意了,周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

    “周蒙,你这咋的了?”杜德阳一看周蒙脸色苍白,目光呆滞,行尸走肉一般,赶紧关切问道。

    周蒙也不理会杜德阳,砰地一声倒在床上。

    “别特么跟我说话,记住了,今晚谁要是想杀我的话,千万别拦着,让我死好了!”

    杜德阳和胡飞两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周蒙是抽的哪门子疯,看看周蒙生无可恋的样子,商量一下,还是觉得让周蒙自己冷静一下比较好。

    一晚上,周蒙净做噩梦,被流氓给虐得生不如死。但周蒙抓住了机会,抓住了流氓,一顿狂扁,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啊。

    就在揍得起劲的时候,流氓冷冰冰让他起床了。

    周蒙很自觉起来慢跑,然后加速跑,再拉伸,进行力量训练。然后再来个极速跑,这一回,周蒙事后也吐了,不过,比起昨天的情况好了很多。

    稍稍恢复了一下,周蒙一遍遍练习亢龙有悔。

    眼看到了吃早餐的时间,流氓居然只叫了他起床,别的居然一个信息交流也没有。

    “喂,流氓,怎么不交流一下啊?”周蒙感觉自己有些犯贱,流氓不交流就不交流啊,上赶着什么啊?

    “哼,周蒙,你心里恨透我了吧?做梦的时候,你可是下死手干我啊。”

    这么一说,周蒙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流氓,这也是正常心理反应啊。再说了,那是梦里的事情,当不得真的。你看看,我清醒的时候,不是很诚恳跟你交流么?”

    “交流个屁啊!我可是在你的中枢神经系统里,你特么觉得做梦,我可是真实感受到了被打的痛苦啊。周蒙,念你无知,这回我就原谅你,下回要是你再敢在梦里打我,看我怎么报复你!”

    卧槽,这是真的么?周蒙感觉又惊又喜,本来以为流氓在他面前就是无敌一样的存在,现在看来,还能有反制它的手段。

    得好好研究一下,要是知道怎么收拾流氓,就不用这样被动了。

    想到这里,周蒙心情大好,身体上的一些不适感觉,竟然统统消失不见了。

    流氓有些警觉:“周蒙,你动什么歪心思呢?警告你啊,我可是随时都能够让你承受不可承受之痛。”

    要搁往常,流氓这句话就可能把周蒙吓住了。但现在,周蒙明显觉察出了流氓有些色厉内茬,哼,也能被反制啊?那就好,等发现了方法以后,咱们慢慢沟通。

    “哪里哪里,流氓兄,我知道你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有怨气,发完了也就完了,我是真想着弄个牌位把你供起来。在我心里,你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在没有绝对把握以前,先哄着,等找到反制方法以后,嘿嘿……

    周蒙感觉自己的暗笑有些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