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夜查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12字

    周蒙没有想到,他在上午的心理测试当中获得第一名的事情,吸引来了大量的眼球。

    一些认识的哥们打爆电话也就算了,还有很多的慕名者上门求教。

    前来求教的人所问的问题大体雷同,就是问周蒙是怎么考出这个第一名的,而且,问周蒙平常都看什么书,能在洋鬼子素质考评中独占鳌头,说明在学习方面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周蒙怎么解释也没用,谁都不会相信,周蒙在心理测试得第一是蒙的。

    在诸多人的变着花样的询问中,周蒙不堪其烦,借着尿遁狼狈逃离。

    躲到后山,周蒙索性把手机也关了。

    暂时跟外界断绝联系,世界一下子清净了。

    周蒙在流氓的指导下,一点点进行训练。

    临近晚饭的时候,周蒙把手机打开,居然有几十个未接电话。

    周蒙直接忽略了这些电话,拨给了杜德阳。

    “大阳,情况怎么样?”

    “擦,你特么跑哪儿去了?你倒好,出去躲清静,我和小飞惨了,成了你的替代品,学生会的人专门来做访谈,说是要把咱们树立成素质教育的典范,把咱们的日常学习爱好整理出来,作为今后学校素质教育的有效参考。”

    周蒙略有些苦涩一笑,在华夏,你只要是出了成绩,制造出来效应,就有人会专门为你搞出一些经典励志的篇章来。

    当事人成了典范,大家效仿学习,人心自然被有目的净化,有了奋斗目标学习榜样,自然会有很多人随风而上,效仿学习。

    这样的套路,华夏几千年来屡试不爽。

    只不过,从前讲究的是忠孝节,而现在是正能量的宣扬。

    树立榜样,弘扬正气本身是绝对没问题的,对于社会整体的健康发展是有积极促进意义的。

    但很多时候,这种宣扬树立标杆的做法走样了,很容易出现借机炒作的情况。

    最要命的是,华夏的树立典范缺少对当事人的有效保护,也缺乏对围观者的约束。

    这就好像是峨眉山的猴子,围观的人群可不管你需不需要休息,只要是我来参观,你就得配合我参观的需求。

    拍照,留念,给你个仨瓜俩枣,一位游客心满意足走了,下一位游客按照这般套路周而复始进行。

    如果猴子不堪忍受呲牙咧嘴了,围观群众马上就进行批评。先是说这猴子的问题,然后就是猴子所有者的管理问题。

    等事情越抄越热,马上会有砖家叫兽出来,从国际的国内的,传统的,现实的各方面进行分析比对,然后义正言辞危言耸听地汪汪几声,俨然占据了道德高点,仿佛成了华夏脊梁般的中流砥柱。

    一般来说,到了这个地步,有关部门会坐不住了。赶紧出来辟谣,高高举起铁锨,一通稀泥活下去,一个励志的篇章才就此落下帷幕……

    “喂喂,周蒙,你在干什么呢?听见我说话么?”周蒙很长时间没有反应,让杜德阳有些急躁了。

    “听着呢,这有什么啊?小飞和你不是第二第三嘛,人家学生会的人找你们是很正常的。”

    “擦,周蒙,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跑了,我和小飞成了焦点,我俩差点祖宗十八代都被深挖了啊,就特么考个心理测试得了第三,至于像得了诺贝尔奖么?”

    “哈哈,这不是平台不一样么?洋鬼子出题,省市领导围观,校方领导坐镇,多好的吸引眼球的时机啊?刨你祖宗十八代都是轻的,搞不好,连你内裤颜色都能爆料出来。”

    “周蒙,你有点三观不正了啊。算了,你本来就是这样,狗嘴里能吐出什么来?今晚不是出去撸串么?赶紧回来,一会儿出去。”

    “出去?出去个屁啊!咱们现在都是焦点人物了,你这么出去,不得被围观啊?算了,老老实实呆着吧。大阳,你和小飞赶紧回宿舍,把门一插,天王老子叫门都别开,等我回去,对了咱们的老暗号才给开门,知道不?”

    “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让你这么一说,我还敢抛头露面么?等天黑了我再回去。”

    周蒙正要挂电话,却听杜德阳说道:“对了,孙鹏冲找了你好几回了,说有重要事情,还说打了你好几遍电话都没接,让我们务必要告诉你一声。”

    “知道了,赶紧回去吧。”

    周蒙挂断电话,一翻未接来电,有十来个是孙鹏冲打来的。

    想了一下,周蒙还是拨出了孙鹏冲的手机。

    “蒙哥,你现在在哪儿?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孙鹏冲那边显得很急切。

    周蒙想了一下说道:“鹏冲,我不太方便露面,有什么事电话里说吧。”

    “蒙哥,这几天你千万小心,我听到了一些消息。蒙哥,你是不是得罪了学生会的展雄?”

    展雄?周蒙一下子想起来,那个衣冠整洁,非常自律,但又非常势力的家伙。

    “哦,有点过节。鹏冲,怎么了?这小子想要对付我?”

    “千真万确,我在学生会里有个哥们,今天你不是得了心理测试第一么?所有人都议论你,展雄这小子说,迟早要让你好看,蒙哥,你千万小心啊。”

    周蒙一撇嘴,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鹏冲,我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谢谢你的提醒。这两天我不方便,等过段日子,我请你喝酒。”

    挂了电话,周蒙仔细盘算了一下,觉得展雄也没什么手段能对他形成威胁,便渐渐宽下心来。

    慢慢活动了能有一个小时,眼见天色黑下来,周蒙捡着人少的路线,偷偷潜回了宿舍。

    周蒙三人商量,戴上耳麦,今晚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管不问,狂睡一晚,明天再说。

    进入夏天伊始的滨海,晚间还是很凉爽的,一年当中最适宜睡觉的季节,就是这一段时间。

    周蒙三人白天本来就被折腾够呛,适宜的睡眠温度,加上两耳不闻周边一切,很快,三人就睡得昏天黑地。

    三人睡着正香,就听见轰的一声,宿舍门被撞开了。

    杜德阳一个高蹦起来,懵懵道:“咋的?地震了?”

    几道刺眼的手电筒亮光集中到了杜德阳身上,让他睁不开眼。

    “谁啊谁啊?”杜德阳双臂遮住了脸,吼着问道。

    宿舍的灯被打开,十几个人塞满了狭小的宿舍。

    “卧槽,展雄,你学生会的就了不起啊?知不知道宿舍门是学校的财产?你就这样破坏公有财产?”杜德阳看清了来人,马上出言讥讽。

    展雄阴阴一笑:“哼,我们配合校方安保部闷查夜,是我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吧?我们在外面敲了半天门,里面一点反应没有,我们关心宿舍内同学的生命健康,不得已才撞开门,也是没问题的吧?”

    周蒙马上想到了下午孙鹏冲的示警,本来还想着观望一下展雄到底能有什么办法报复,没想到晚上就来了。

    “接到同学举报,说你们宿舍传播淫秽影像资料,我们学生会配合保卫处联合行动,根除不健康的毒瘤,希望你们配合。”展雄略有得意说道。

    “卧槽,你特么就是找茬啊。展雄,你特么敢说你的硬盘里没有动作片?”杜德阳点指着展雄说道。

    曾小兵从后面走到前面,厉声道:“都给我老实点!这位同学,保卫处进行例行的检查,你咋的,还想着暴力抗法么?”

    一句话,把杜德阳给噎得无法还嘴了。

    周蒙偷偷把手机捏在手里,打开了录音键。他一拽杜德阳,轻轻拍拍他,示意杜德阳别冲动,然后对曾小兵说道:“曾队长,你说什么例行检查我没意见,这是校保卫处的权力。来吧,检查吧。”

    曾小兵扫了一眼宿舍,哼了一下说道:“把你们的手提电脑交出来,我们要检查。”

    “嘿嘿,这个可不行。”周蒙斜了一眼曾小兵,十分笃定说道。

    “什么?不行?周蒙,这可是校保卫处正常监理工作,你敢说不行?”

    “没错,你检查宿舍没问题,但对于私人物品,华夏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只有公安部门在侦办案件的时候有搜查检视公民私人物品的权力,其他的部门一律不得侵犯。公民隐私权,物权,受法律严格保护,保卫处怎么了?难道不需要遵守国家法律?”

    “靠,周蒙,少特么跟老子讲法律,要是都特么按照法律办事,我们保卫处就不用干活了。你赶紧乖乖交出电脑,难道要我们动手么?”

    曾小兵一挥手,后面几个保卫处的保安团团围上,看那样子,有动手的意思。

    周蒙大声道:“曾队长,你想检查电脑没关系,打电话给公安部门,警察来了,你们愿意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行不行?”

    “费什么话?警察是你家的?说叫就叫?兄弟们,检查他们的电脑,谁敢阻拦就给我削!”

    曾小兵身后的保安,闻言齐齐上前,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周蒙却先于他们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