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调查取证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28字

    还没等展雄说完,人群中不满的声音马上此起彼伏。

    “擦,这傻叉在那装呢。”

    “以为穿得道貌岸然就有个人样了,隔着衣服我都闻到人渣的味。”

    “擦,就你明白?不是人渣能混学生会么?”

    展雄脸色铁青,看看周围的人群,又不敢激烈还嘴。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点燃了学生们的怒火,就基本上别想站着出去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展雄一摆手,示意保安架着曾小兵,赶紧离开这里。

    “哈哈,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本来这事到此就应该完了,但学生会的人帮助学校维护秩序,多少得罪了人,招人烦。于是,太祖爷的话浮上了大家的脑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有人就趁着群情激动,偷偷把还有半瓶水的矿泉水瓶冲着展雄扔了过去。

    瓶子没盖盖,矿泉水瓶打到展雄身上,水花四溅,展雄洁白的衬衫,顿时淋满了水渍。

    “谁?谁特么扔的瓶子?是男人的给我站出来!”饶是展雄知道隐忍,可受到了这样的攻击,忍不住也骂了起来。

    “看见没?这就是学生会的素质,也会骂人。来,孙子,再骂句听听。”伴随着话语,一瓶矿泉水又冲着展雄一行人扔了过去。

    有冤的抱冤,有仇的报仇。男生中很多人曾被学生会的人维持纪律记过分,有这样的大好时机,焉有放过之理?

    一瓶瓶矿泉水,别管是空瓶还是里面剩点水,甚至是满瓶的,带着一股股激情,不要钱一般飞了出去。

    展雄几个就像是过了泼水节一样,眨眼间就浑身湿透了。

    最憋屈的是,漫天飞舞的矿泉水瓶飞来,你根本就不知道谁扔出来的。

    被汹涌的人群攻击,最理智的选择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逃命。

    把人群鼓动起来不容易,鼓动起来的人群想要平静下来,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群体性的情绪被挑动起来,不加以良性引导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做事冲动的大学生,情绪一旦引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想到严重的后果,周蒙让杜德阳胡飞找认识的人,劝解大家先回宿舍,关注一下胡飞发的帖子,都是文明人,可以笔诛口伐,没必要大半夜在外面吵吵闹闹,真的闹出了群体性事件,大家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就这样,人找人,人劝人,折腾了足有两个钟头,男生宿舍才平静下来。

    不过,本就精力旺盛的男生,经历了如此令人兴奋的事件,谁还睡得着啊?在胡飞发的帖子下,各种神补刀一样的跟帖哗哗往上涨。

    有女朋友的男生也不管女朋友睡没睡了,赶紧打电话叫醒,分享今晚看点十足的劲爆事件。

    到了凌晨三点,周蒙照例出去训练。这个时候,大学生们的精力终于扛不住了,纷纷睡下休息。

    而在校保卫处,接到情况反馈的校保卫处处长林志军,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几经斟酌,终于下定决心,报警。

    群体性事件,瞒是瞒不住的。而且,是必须要严肃处理的。

    林志军在安保工作岗位上,已经干了二十多年了,他敏感意识到,光凭校方的力量,已经能够不足以解决问题。

    报警固然有失学校体面,可到了这个地步,安全,权威比体面更重要。

    接到报警,经区派出所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上报给了市公安局。

    开玩笑,群体性事件,尤其是涉及到大学生的群体事件,搞不好就是要扒警服的。

    王汉声凌晨睡得正香,一听见预留专线电话,吓得一激灵爬起来。这个时候打进电话来,肯定不是好事。

    听完了经区派出所的汇报,王汉声气得大骂。

    因为梅塞西集团的人到滨海大学进行考评,这件事情已经被省委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曾专门指示滨海市委,务必要在梅塞西集团考评滨海大学的时候,提供最良好的治安环境,让梅塞西集团考评团顺利完成考评工作。

    接到这个指示,王汉声不敢怠慢,马上责成相关部门抽调人手,补充到经区派出所,在经区内进行严厉打击治安犯罪事件。

    凡属这个时间段闹事的,没有说服教育,全部治安拘留,在滨海大学外围,实现净化治安环境的目的。

    王汉声万万没想到,他认为最不应该出事的滨海大学内部,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骂完了经区派出所,王汉声赶紧把陈建民折腾起来,指示陈建民务必把事件平息下来。

    陈建民顿时头大无比,马上叫上所有刑警队队员,开着警灯,呼啸向经区而去。

    滨海市刑警大队,带着经区派出所所有警员全员出动,浩浩荡荡进驻滨海大学。

    经过简单了解情况,保卫处的保安带着警察,把杜德阳和胡飞给带到了校保卫处。

    周蒙临近早饭的时候回到宿舍,被等候的警察也给带到保卫处。

    “周蒙,又是你!怎么每回有个不良事件,都能牵扯到你!”胡能静看到周蒙,跳起来指着周蒙说道。

    有陈建民这个刑警队长,还有辖区派出所的领导,也就只有胡能静敢跳出来先说话。

    “啊,胡警官,又是你啊,怎么我每回被冤枉,总是能见到你啊。看来,咱两还真有缘啊。”

    “不会吧?你又是被冤枉的?校保卫处的调查记录可清清楚楚记着呢,对你例行进行检查的时候,你打人还煽动闹事,十几个人的口供啊,难道这些人是联合起来冤枉你的?”

    “胡警官,这回不仅仅是被冤枉,我是被陷害了啊。”

    胡能静一翻白眼:“越来越邪乎了啊,上次见面还是喊冤,这回居然是被陷害了啊。”

    说完,胡能静转头看了一眼陈建民。

    陈建民知道,胡能静这是征询他意见,是否由她主持对周蒙的问话。

    考虑到胡能静跟周蒙打过交道,陈建民微微点点头。

    “好吧,简单扼要介绍一下事件发生经过。”胡能静掏出笔记本,准备做记录。

    周蒙说起来已经是第三次跟警察打交道了,毫无怯场之意,先说了展雄曾小兵破门而入,自己据理力争,结果对方准备动手,万不得已之下,只好自卫。

    这些讲述,都有录音为证,通过对录音的分析比对,应该很容易就能判断事情经过。

    接着,周蒙就把自己和展雄有个人恩怨的经过讲了一遍。他认为,展雄带人去检查,实际上就是利用自己的权力和人脉,对他进行的报复。

    在之前的询问笔录中,展雄也承认了跟周蒙有私人恩怨。现在的关键点,就是展雄和曾小兵,是否是正常的工作调查。这对于整个事件的定性,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胡能静转头问林志军:“林处长,展雄和曾小兵夜查学生宿舍,并且有暴力撞门事情发生,你们保卫处说是正常执行公务,你要为此举证啊。”

    林志军笑道:“胡警官,校保卫处是接到举报,说周蒙传播淫秽影像制品,所以我们才采取了强制性手段。这个,我是知道的。”

    一般把话说到这儿,大家都明白。有关部门就是这么干的,就连米帝都说过,借口是老奶奶的睡衣,想要怎么披上,就能怎么披上。这种事情,说说就完了,谁会深究啊?

    偏偏胡能静就是个二般的:“是谁举报的?说出具体的人来。”

    林志军略有些不悦:“这位小同志,举报人的信息是要严格保密的,这个我不方便说。”

    胡能静一瞪眼睛道:“咋的?还不相信人民警察了?这可是办案,警察有权力在办案时候了解一切非国家法律规定的涉密问题。”

    林志军被狠狠噎了一下,向陈建民说道:“陈队,您看……”

    还没等陈建民说话,胡能静大声道:“你问陈队干什么?现在是我办案!事事都找领导,要我们基层的民警干什么?你说不说?不说的话,我可要把所有相关人员全部带走,直到事情调查清楚为止。”

    陈建民感觉牙疼,狠狠白了一眼林志军。就这个姑奶奶,我们局长都顺着毛捋,你跟着添什么乱啊?

    真的把胡能静这头毛驴惹急了,人家依法办案,你找到天边也没用啊。

    这件事情还麻烦了,看林志军的意思,接到举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寻找借口去找这个周蒙的麻烦。

    关键是事情还捂不住,陈建民阅人无数,眼见周蒙的态度,那是绝对不肯善罢甘休的。滨海大学的事情,还真有些麻烦。

    就在陈建民想办法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王汉声打来的。

    陈建民赶紧出去,接了电话。

    “陈建民,事情有些麻烦,据网警监测,有大量的有关滨海大学突击夜查发生冲突的网帖出现。我已经让网警实施管控,但这只是权宜之计,一旦被学生发现删帖,势必会发生强烈反弹。陈建民,你必须迅速处理这一事件,要是出现了重大社会反响,我拿你是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