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尽在掌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18字

    展雄的脸变幻不定,他的眼睛里,也从惊恐无奈,渐渐转到了充满了怨毒。

    “廖清平待我不薄?哼,周蒙,你现在和他穿一条腿的裤子了吧?这个老王八,是他主动找上我的,我还以为他看中了才华,谁知道,他竟然让我给他牵线搭桥!”

    周蒙一下子明白了很多隐情,想到了那份火辣的艺术照。

    “你追求刘涟漪?”

    听到这个名字,展雄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半晌,展雄火山爆发一般吼道:“没错,那个老王八,垂涎刘涟漪的美色,用尽一切手段勾引,最后,终于得手了。”

    “所以,你表面上是廖清平的人,实际上却是无时不刻想要算计他是不是?”

    “周蒙,换做是你,你心爱的人被人夺走,难道你会无动于衷么?”

    “如果是我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把心爱的人介绍给别有用心的人认识!我更不会用心爱的人去换取个人利益!展雄,你口口声声说廖清平夺你之爱,其实,你和他没有任何的不同,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你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

    “哼,周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手段遑论卑鄙,只要目的是崇高的,一朝庙堂之上,胜利者书写一切,谁还会注意到蛰伏时候的作为呢?”

    走火入魔!丧心病狂!无药可救!

    周蒙摇头叹息:“展雄,廖清平已经知晓了一切,你觉得,你还能陪着这些大佬玩下去么?”

    展雄顿时从狂热转到了绝望。

    不过,展雄还想垂死挣扎。

    “周蒙,我知道廖清平的丑事,也知道孙德亮做了什么,他们想用完我把我一脚踢开,就不怕共赴黄泉么?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卑微到虫子一样的角色,不就是抓住了廖清平的把柄才这么嚣张么?哼,他们的丑事我都知道,谁敢把我怎么样?”

    “卧槽尼玛,你特么说什么呢?找死啊?”孙鹏冲一听到爸爸的名字,马上就急眼了,冲过来就要揍展雄。

    “鹏冲,别冲动。”周蒙按住了孙鹏冲,转头道:“展雄,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以为你能在这件事情中全身而退么?”

    “哈哈,我就不信了,孙德亮还有廖清平敢冒着自己的前途地位跟我这样的小角色共同毁灭。周蒙,你挺能装的啊,胜券在握的感觉是不是很爽?我就喜欢静静看你装,而你又对我无可奈何的样子。哈哈哈……”

    孙鹏冲大怒,想要上去揍展雄,却被周蒙死死拉住。

    “展雄,你的话理论上没错,可惜,你忘了一点,你没有确凿的证据。”

    展雄脸色剧变:“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是他们俩做事的具体执行者,开玩笑,我怎么会没有证据?”

    “一切不过是说说而已,假设一下啊,如果廖清平还有孙主任一起指证你诬陷学校高层领导,并且意图从中谋取好处,你说,学校是会信你的,还是会信这两位领导的?”

    展雄面色惨白,他想到了给自己留后路,但是没有想到这一种可能。

    “蒙哥,我爸爸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你相信我,我爸爸不会……”

    孙鹏冲此时理顺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展雄夜半伙同校保卫处的人收拾周蒙,实际上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活动。

    一箭双雕,即给展雄报了仇,又能够诱导周蒙拼下廖清平,活脱脱一幕宫斗狗血剧啊。

    “鹏冲,我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只不过,你爸爸不过是一个系主任,而在大礼堂露面,你爸爸可是和大校长还有廖清平共同出现在了咱们滨大的出席现场啊。你想想,如果你爸爸不是有别的原因,能够挤掉那么多比他职务高的领导出席会议么?”

    孙鹏冲语塞,确实,孙德亮一个系主任,却挤掉几个常务副校长出席会议,这是一个信号啊,说明他有可能进入到滨海大学的核心领导圈子。

    “蒙哥,我还是不相信,我爸爸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周蒙叹息一声,孙鹏冲以前做出的种种劣迹,不过是缺少教养,其实还算是良心未泯的。展雄就不一样了,心机特别深,做事不计手段,这个人恐怕一辈子就这样定型了。

    “鹏冲,我不想多说,有些事情,问问孙主任吧。去,把展雄的手机搜出来。”

    展雄一听,警觉往后退了一步:“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这是违法的,我可以告你们抢劫!”

    “哼,你不要低估警察叔叔的智商,咱们是同学,彼此认识,还有仇,就算是抢了你的手机,在警察叔叔眼里就是校园暴力,严重点治安拘留,不严重的话批评教育一顿也就算了。别忘了,这是在华夏,不是在米国。”

    周蒙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移动身体,把展雄逃跑的路线给堵住了。

    孙鹏冲大吼道:“展雄,别给你脸不要脸,你真的要老子把你按在地下摩擦完了以后抢过来?”

    展雄想了一下,对面对这俩他谁也打不过,与其挨顿打,还不如识相点。想到这里,展雄十分不甘把手机递给了孙鹏冲。

    孙鹏冲把手机给周蒙,周蒙开锁寻找手机里的文件,果然不出他所料,展雄的手机里,有不少他偷录的音频文件,都是和孙德亮一起商量针对廖清平以及收拾周蒙的。

    因为没有避讳孙鹏冲,孙鹏冲清清楚楚听到了这一切。

    “蒙哥,我,我对不起你……”

    周蒙拍拍孙鹏冲:“鹏冲,你在展雄对付我的那天晚上,不是屡次要提醒我么?我相信,这一切你都不知情。还记得我说过的么?我欠你一个人情,我会还你的。”

    说着,周蒙把展雄的手机递到了孙鹏冲的手里。

    孙鹏冲感激地把手机接过来,把所有文件都删除了不说,还把手机给恢复出厂设置了。

    “鹏冲,这样做还不够,只要有专门的软件,还是能够恢复文件。这样,你再下载足以把手机塞满的文件,然后再恢复出厂设置,基本上文件就没法复原了。”

    “蒙哥,还是你想的周到。”孙鹏冲按照周蒙的指点,再操作一遍,把手机换给了展雄。

    “打电话给你爸爸,好好检查一下展雄的日用物品,尤其是电脑还有存储卡一类的东西。鹏冲,告诉你爸爸一声,别斗了,也别想着为了一个位置不择手段了。有时候,应该抬头看看老天,善恶到头终有报,苍天可曾饶过谁。”

    “你放心蒙哥,我一定会转达到。而且,我保证我爸爸不会再对你动其他的念头。蒙哥,我还是你兄弟,是不是?”

    对着孙鹏冲渴求的眼神,周蒙笑道:“我对兄弟的定义是志同道合。我很讨厌仗势欺人,我的兄弟,也应该不是这样的人。鹏冲,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蒙哥,我明白了,我会是你的兄弟的。”

    孙鹏冲说完,赶紧掏出手机,把这里的事情跟孙德亮说了,告诉他赶紧带上人去搜查展雄的个人物品。

    周蒙对展雄说道:“展雄,你的道德底线已经让我不堪忍受了。你把学生会的职务辞了吧,否则,你恐怕要接受劝退的结果。”

    展雄顿时面无人色,所有的一切,都在周蒙的掌控之中。他看着周蒙,就好像是被逼上绝路的绵羊碰上了饥肠辘辘的大狼一样。

    “周蒙,我的家庭条件并不算太好,我遭了多少罪才混到今天这一步啊。求求你,只要你稍稍抬抬手,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周蒙强行忍住了心中的怜悯,有些事情,是可以原谅的,而有些事情,是不能原谅的。

    放过廖清平和孙德亮,是因为这两人的位置太显眼了。一旦他们俩被拿下,势必会引起滨海大学的地震。

    这对于一个高等学府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掌握了这两人的命脉,只要他们老老实实做好本职工作,不再斗了,他们的发展上限也就这样,这样的惩戒已经足够,也就由他们去了。

    而展雄不一样,年纪轻轻就这样搞纵横之术,为一己之私损人利己,不加以严惩,恐怕会遗患无穷。

    想到这里,周蒙淡淡看着展雄,微微摇摇头。

    “周蒙,你别太过分了!做人还是留一线的比较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就没想着以后有个什么山高水低?”

    卧槽!这怎么出来莫欺少年穷的类似词语来了?你以为你是萧炎,我是云岚宗啊?

    还没等周蒙有所表示,孙鹏冲看不下眼了。展雄居然敢对他崇敬的蒙哥这样,还有王法么?还有天理么?是可忍孰不可忍?

    “咋的,想要炸刺啊?蒙哥已经是放你一条生路了,不然,你还不得从学校里滚蛋?我看你小子就是皮子痒痒了,欠收拾了是不是?”

    孙鹏冲说着就要动手,眼看着他手高高扬起,就听见一声大吼:“住手!”

    周蒙就感觉浑身一紧,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声音的主人就是邪恶克星,正义与美的化身胡能静胡大警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