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抱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11字

    周蒙一把拽住孙鹏冲,低声道:“等会儿什么都别管,赶紧跑。”

    说完,周蒙对展雄道:“展雄,是死是活就看你的了。你要是敢胡言乱语,劝退都是轻的,开除你不是没可能吧?”

    刚交代完毕,胡能静已经走到了众人身前。

    “好啊,周蒙,你又在这里欺负人了是不是?”

    周蒙心里真有种有冤说不出的感觉,他也没做什么坏事,可每回碰上这个正义感超强的女警,总是有干坏事的嫌疑,这真的让周蒙无比抓狂。

    “胡警官,你怎么过来了?没事的话,我们就走了啊。”周蒙说完,转身就要走。

    “站住!周蒙,你小子没做亏心事,干嘛鬼鬼祟祟的?我寻思着找你和展雄了解一下昨晚的具体情况,结果有人说看见你俩都上后山了。我就觉得有问题,你背后想着报复是不是?这个是你的打手吧?好面熟啊,好像上回经区派出所里调解的,就有他吧?”

    周蒙一脸苦相:“胡警官,你绝对是误会了。我们三个,就是凑巧走到一起了,不信,你问问他们俩。”

    孙鹏冲忙不迭点头,表示周蒙所说的是事实。

    展雄心里纵然一百个不愿意,也不敢说出来是周蒙把他骗来的。现在周蒙是刀俎,他是鱼肉,撕破脸的后果他承担不起。所以,展雄也一口咬定,确实是溜达到这里,跟别人无关。

    胡能静狐疑看看三人,捏着下巴说道:“这么巧?不对,周蒙,刚才我可看见了,好像是准备动手来着。这个……是孙鹏冲,对,孙鹏冲抬手想打展雄。这个你怎么解释?”

    孙鹏冲也不争气,本来胡能静是质问周蒙,他在旁边吓得要命,一看胡能静注意力不在自己这里,掉头撒腿就跑。

    “站住,你给我站住!”胡能静想要上前堵截孙鹏冲,却被周蒙往上一期身,拦住了去路。

    “你给我让开!阻挠警察办案,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胡警官,没凭没据的不要瞎说,人家一扬手就是打人了?你这也……”

    还没等周蒙说完,胡能静右腿往前一伸,已经插在周蒙两腿之间,她右手一抓周蒙的左手腕,身体就势往前一探,已经钻到周蒙的腋下。

    周蒙就感觉身体一下子飞起来,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在空中画了个完美的曲线,被胡能静一个大背摔,结结实实摔在地面上。

    确实是大意了,以周蒙的训练成果,在胡能静开始动的时候,就应该有反应。

    不过,周蒙对这个女警非常有好感,没想到她会暴起发难。等到胡能静钻到他腋下发力的时候,周蒙双脚已经离地了。

    要知道,力从平地起,周蒙反应过来已经没有发力回旋的余地,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了。

    不过周蒙一沾地,身体的各种反应马上就归位了。

    周蒙几乎是本能一咕噜爬起,虚步在起身的同时摆好,一个亢龙有悔,反击胡能静。

    等到甩掌出去的时候,周蒙忽然想起,这一掌的威力奇大,曾小兵都能被打飞了,更遑论胡能静了。

    这么一犹豫,周蒙的力道一下子卸下来,手掌轻轻拍在了胡能静的胸前。

    卧槽!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周蒙就感觉自己碰的不是人类的身体,而好像是拍了一头老虎一样。

    胡能静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咬牙切齿当胸一拳,一下子把周蒙打倒在地。

    “好你个家伙,敢跟警察耍流氓,你找死啊你!”胡能静打翻周蒙之后就冲了上来。

    “快反击,不然,看这小娘们的样子,她能打死你!”流氓急切交流道。

    周蒙一个滚翻,堪堪躲开了胡能静踹来的一脚。

    “我跟她无冤无仇,人家还为我出过头挨了处分,我怎么能打她呢?”

    “靠,那你就去死吧。靠,也不对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呸呸,太不吉利了。周蒙,现在咱俩的契合程度很高了,你挨打觉得疼,我也有同类的感受啊。好吧,打不过,咱跑总可以吧?”

    哎哟!流氓的交流信息让周蒙微微分神,被胡能静一脚踹在肚子上,气得周蒙大骂流氓:“真是猪一样的队友,我现在连滚带爬的,我怎么跑啊?超人工智能,造神的大能,给出个主意也行啊。”

    “让你打你不打,想跑还跑不了,真服了you。这样,你不想打也跑不了,就直接抱住她大腿。女人的绝对力量不行,抱住她大腿她就只能短距离发力,不抡圆了给你一下子,那力道伤不了你。”

    周蒙正愁被胡能静一脚一脚踢,一听流氓的话有道理,当下没有细想,眼见胡能静再一脚踢来,滚翻迎上去,一下子抱住了胡能静的大腿。

    抱住之后,周蒙才觉不妥。刚才为什么挨揍?除了第一下那个背摔,不就是因为侵袭了人家身体么?

    现在可好,抱住人家大腿,这姿势可是太暧昧了。

    流氓,你比猪还猪!你怎么不死!

    不过,已经抱住了,再撒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周蒙索性就死死抱住,把头紧紧贴在手臂上,一副癞皮狗的样子,你愿意打就打吧。

    “周蒙,你给我放手!”胡能静大声尖叫,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

    “胡警官,你答应不打我我就放手。”

    “好吧,我不打你,你放手。”

    “不行,你是咬着牙说的,我一放手,你肯定还打我。”

    “你松不松手?放开,给我放开!”胡能静一看周蒙死不撒手,抡圆了拳头往周蒙后背上打。

    还别说,流氓分析的很有道理,女性的绝对力量不行,胡能静因为周蒙抱着大腿,抡不开架势,一拳拳下去,还真没把周蒙打疼。

    “呼救吧,骚年,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流氓幽灵一般出来给周蒙出主意。

    “都是你出的好主意,现在我是骑虎难下啊。呼救,怎么呼救?喊救命?那人可就丢大了。”

    “那你就慢慢享受吧,等这小娘们累了,你就解脱了。不过,看她的样子,训练基础不错,估计不到半小时停不下来。”

    周蒙这个后悔啊,知道现在的结果,还不如开始时候让胡能静打几下,到现在,这误会深了去了。

    “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

    胡能静打在周蒙背上倒不是说有多疼,可挨打这心理压力太大了,无奈之下,只好也给胡能静一点心理压力。

    “你小子想碰瓷怎么的?我可是先被你侵犯才打的你。对了,你袭警,之前好几次都让你逃脱法律制裁了,看看你这回还能不能那么幸运。”

    胡能静说着,停下了殴打周蒙。

    周蒙听得心惊肉跳,一看展雄在旁边傻了,大喝道:“展雄,快报警,说这里有警察打人了。”

    展雄早就看懵了,一听周蒙让他报警,下意识就点点头。

    胡能静一指展雄喝道:“我就是警察,你报的哪门子警?老实呆着,不然有你好看的。”

    话音未落,胡能静就觉得腿上一轻,原来是周蒙趁着胡能静跟展雄说话的这一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松开胡能静,一个滚翻拉开距离,飞一般逃离现场。

    周蒙这通尥啊,一直跑到学校外的一个无人的角落才停下来。

    喘息了很久,周蒙才平复下来。

    完了,估计现在胡能静满世界追杀他呢,这可怎么办呢?胡能静就在滨海大学,现在可真是有家难回啊。

    这可怎么办啊?有心跟胡能静解释清楚,可想想胡能静咬后槽牙的样子,周蒙就忍不住浑身一哆嗦。

    想了半天,周蒙忽然想起一个人来,他掏出手机,犹豫半天,还是拨了出去。

    “喂,神农集团么?我叫周蒙,你们总经理沈默衣让我打电话给她,结果我把电话号码弄丢了。有急事,她有一个合同扔我这儿了,你告诉她一声,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周蒙打的是神农集团的客服电话,他觉得,这世界上有能解决他问题的,就只有沈默衣了。

    过了不到三分钟,沈默衣的电话来了。

    “周蒙,可真有你的,当初我盛意邀请你瞧你拽的跟个什么似的。现在撒谎让我回电话,是不是碰上了什么事啊?”

    “沈女士,我有要命的事情需要你帮助。你要是不出面,估计我就死定了。”

    “这么严重?说吧,等等,当初咱们两个怎么约定的?你该叫我什么?”

    “那个,默……衣,你真的要帮我啊,不然我连学校都回不去了。”

    “啊?这么严重啊?你能不能到我公司里来?算了,你在哪儿,我还是去找你吧。”

    周蒙报了自己坐在的位置,沈默衣让他原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沈默衣拉风的劳斯莱斯开到了滨海大学的门口,周蒙捂着脸上了车,但还是发现有不少的人看向了他,而且指指点点的。

    “对了,我听小静说她好像就在滨海大学,这样吧,我打电话把她也约出来,人多好办事嘛。”沈默衣说着,就要掏手机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