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交易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02字

    周蒙一听,差点在轿车里就跳起来。

    “喂喂,千万别叫她,我找你就是因为和她有了点误会。”

    沈默衣放下手机,疑惑道:“跟小静有了误会?不会吧,小静可是很讲分寸的,莫非,你非礼人家了?”

    卧槽!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怎么女人的直觉这么可怕?一下子就猜到关键上了。

    看到周蒙沉默不语,沈默衣讶然道:“啊?周蒙,你还真的是干出那事了?咳,你也真是的,非礼谁你也别非礼小静啊,她有多野蛮,你又不是不知道。”

    “非礼?沈默衣,你觉得我一个小老百姓敢非礼一个有暴力倾向的警察么?我不都说了么?误会,纯粹是误会。”

    “得得,周蒙,咱们也别在这儿说话了。到个好地方,咱们好好聊聊啊。”

    沈默衣说完,一踩油门,劳斯莱斯噌的一下窜了出去,沈默衣就像是赛车手一样把车开得像飞机一样,不长时间,劳斯莱斯载着二人到了滨海的最豪华的酒楼,滨海大酒店。

    有钱人的生活永远是让人羡慕的,沈默衣停下车,就有服务生过来。

    沈默衣把钥匙随手扔给了服务生,顺带着几张红钞,服务生赶紧点头哈腰去给沈默衣停车去了。

    又有一个服务生过来,给沈默衣引路。周蒙跟在昂首挺胸的沈默衣身后,怎么感觉,都像是一个拎包的跟班的。

    到了滨海大酒店一楼大厅,穿着恨天高足有一米七几的美腿迎宾小姐过来,十分熟悉把沈默衣送上了电梯。

    八楼八八八房间,带休息室的包间。

    “来一壶极品铁观音。周蒙,你喝什么?”

    周蒙一怔,一时间没想好喝什么。开玩笑,他连滨海大酒店的门都没进过,知道喝什么?

    “随便吧。”周蒙整了个不算丢人的说法。

    “那就都来极品铁观音吧。”

    “沈总,请问需要点餐么?”

    “嗯,先准备着,等一会儿再上。”

    服务生答应一声退下,不到两分钟时间,两壶茶上来了。

    “你先等等啊,我先润润嗓子。”沈默衣给自己斟满了茶水,摆了个很舒服的姿势说道:“周蒙,可以了,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擦,沈小姐,你这是把我的悲惨当成故事听了?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啊?”

    “周蒙,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知道我有多忙?合着我放下一大堆的事情来给你解决问题,却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了。那好,我还不听了,我马上打电话给小静,咱们把小静叫过来,当面锣对面鼓讲清楚好不好?”

    “别,别……”被人捏住脖子的感觉不好啊,周蒙讪讪道:“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到了这个地步,周蒙也豁出去了,把今天下午和胡能静发生误会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沈默衣还真的是把这段误会当成是八卦新闻听了,当听说周蒙抱住胡能静大腿,一个没忍住,一口茶水直接喷出来了。

    “咳咳,不好意思啊,没忍住。周蒙,我真佩服你,你说你打了一下小静,觉得对方是女同志没使劲,打的部位,啧啧,手掌伸开了?那好像是摸啊?最后你还抱人家大腿了,还说警察打人了?哈哈,我都能想象小静此时是一种什么状态。哈哈哈……”

    沈默衣一介淑女,此时却在肆无忌惮狂笑。

    哼,没有风度,周蒙心中暗暗给沈默衣下了一个差评。

    过了一会儿,沈默衣捂着肚子摆手道:“不好意思啊,没办法,太搞……不不,应该是问题太大了。周蒙,这是不好解决啊,你说你犯了这么严重的事儿,我想帮你都不知道从哪儿入手啊。”

    周蒙一翻白眼,怎么今年听了这么多的事儿太大了,问题太大了啊?不把问题说得严重些,难道就不会接着往下说了?

    “周蒙,我想聘你做我的安保经理,怎么样?”

    周蒙怎么也没想到,什么一会忽然提出这个问题。

    “沈小姐,我可以理解为咱们这是交易么?”周蒙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

    “说什么呢?周蒙,我这是把你当朋友,朋友之间,互相帮助难道不可以么?”

    “好吧,互相帮助。沈小姐,你帮助我一下,我也帮助你一下,你没必要管我一辈子吧?只要你度过难关,咱们分道扬镳好不好?”

    沈默衣看着周蒙,脸上露出了十分复杂的神情。她有点看不清这个还是个学生的小男生,看事和处理问题,都有着成年人所不具备的眼光。

    “我真怀疑,你跟小静的事情是不是故意为之的。你这么沉稳,怎么就能干出那样的事情来。好吧,我帮你解决小静的事情,你帮我一次忙,咱们两清。但是,以后我还保留邀请你的权力,你有权拒绝,这可以吧?”

    周蒙想了一下道:“没问题,你先说是什么问题吧。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要不然,我这心里不踏实。”

    沈默衣也甩给周蒙一个白眼,她确实是从心里想把周蒙当成朋友,可周蒙总是跟她像划清界限一样,死活就是交易的样子。

    “你给我安装一套黑客监控系统,我要监控公司里所有人电脑内容。”

    “这,这不太好吧?再说了,你可以雇佣行业内的工程师啊,那些专家不比我强多了?”

    “咳,要是能够雇佣到值得信任的人,我不早就做了?周蒙,你的技术我看在眼里,而且我事后也咨询过,就冲你一眼发现顾良玉的手法漏洞,还有监控视频的覆盖现象,同行业的专家说你是此中高手中的高手,你说,我不找你找谁?”

    周蒙心里这个郁闷啊,当初显摆两下,这可好,让人讹上了。

    “沈小姐,我可以帮你做,但是,要是警方找上我,别指望我会宁死不屈,不用上刑,我会全招了。”

    “哼,这样我心里就平衡了。要是我被查到了,我一样会供出你的,咱们扯平了。还有一点记住,该叫我什么你要无时不刻记牢,叫我默衣,我不想再重复,知道么?”

    周蒙正不知道沈默衣抽什么风,但也不敢得罪她,只得连连点头。

    沈默衣轻哼了一声,掏出手机给胡能静打电话。

    周蒙紧张起来,因为沈默衣告诉他,胡能静已经答应过来,一会儿就到。

    “沈,默衣,我还是躲躲吧,你们聊啊。”说着,周蒙就要往外走。

    “喂,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是当事人,必须要直面你的过错。”

    过错?周蒙感觉有点冤,但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好冤的,事情毕竟是自己做出来的。沈默衣说的也对,面对面把事情说开了,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过不多时,包间门被推开了,胡能静进来,一看到周蒙,眼睛瞪得溜圆,几乎是横着向周蒙走来。

    周蒙赶紧躲到了沈默衣的身后,对于暴怒的胡能静,暂避锋芒是上策。

    “小静,你干什么?”沈默衣赶紧抱住了胡能静,要不然事态的发展可不是她能控制的。

    “周蒙,你给我站到我面前!躲在女人身后,你算个什么男人?”

    “好男不跟女斗!”周蒙轻轻还了一句。

    “衣衣,我说么你怎么忽然请我吃饭,原来是为了这小子啊。放开我,我非把这小子给拆了不可。”

    “小静,冷静点,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说行不行?周蒙,你闭嘴啊,还好男不跟女斗,你手哆嗦什么啊?你再敢说话,我可把小静放开了。”

    周蒙不敢说话了,沈默衣采取搂抱战术让胡能静慢慢冷静下来,然后把胡能静给塞到座位中。

    “小静,刚才周蒙已经跟我说了事情经过了,我觉得,确实是一场误会,咱们小静是最通情达理的了,原谅周蒙好不好?”

    “原谅他?原谅他那是上帝的事儿,而我就是负责把他送到上帝那的。”

    “你看看你,这脾气怎么就一点没变呢?咱们先吃饭好不好?等吃饱了,咱们有劲好跟周蒙算账啊。”

    胡能静愤愤看了周蒙一眼,气哼哼转过头,算是默认了沈默衣的提议。

    沈默衣赶紧让服务生上菜,滨海地处海边,所上的以时令海鲜为主,辅以各种山珍。

    胡能静看到海鲜上来,早就把周蒙忘到一边,双手齐出,甩开腮帮子狂吃。

    “慢点,慢点,小静,没人跟你争。你说说,要是胡叔叔看到你这样子,不得心疼死?”

    胡能静很不舍地用嘴说话,抬起右手,冲着沈默衣摆摆手,示意她不要打搅她吃东西。

    十几分钟,风卷残云一般,胡能静居然来个净盘。

    “小静,现在心情怎么样了?”沈默衣小心翼翼问道。

    胡能静拍拍肚子:“嗯,肚子饱了,心情也就不错了。”

    “那让周蒙给你陪个不是,你们俩的误会就算了了,行不行?”

    “不必了,我有解决的办法。或者他让我暴揍一顿,或者他在全校范围内张贴赔礼道歉的大字报,这没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