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精诚所至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3本章字数:3002字

    看着一边剔牙,一边有些咄咄逼人的胡能静,周蒙真的是火往上撞。不过想想自己所做的,马上火气就全消了。

    “小静,你这有点过分了。暴打人家一顿,你这可有违警察的身份地位啊,咱们可是穿着警服呢。再一个,让周蒙全校贴大字报道歉,这还让人家怎么见人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衣衣,你倒是说说,该怎么办啊?”

    “咳,咱们小静大人大量,打听打听去,谁不说小静胸怀广阔啊?这样,周蒙好好给你赔不是,这一页就算揭过去了,行不?”

    “不行,这口恶气实在是咽不下去。衣衣,我可告诉你,今天要是我勉强答应了,保不准哪天我邪火上来,还是要把这小子拆了。”

    “小静,咱们能不能斯文点,动不动就暴力解决问题,你还有点女孩子的样么?”

    “那你说怎么办?这小子的所作所为已经是人神共愤,天诛地灭也不为过,我想出这样的解决办法,都是对他莫大的仁慈了。”

    “小静,你这么说可有点过了啊。这样吧,我倒是想出了一个主意,还记得小时候咱们和仲言玩过的游戏么?”

    “记得,怎么了?”

    “干脆,就让周蒙给你打一个月的零工,算是对你的补偿,你看这样好不好?”

    “他?给我打零工?管饭我都管不起,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土豪啊?”

    “不用管饭,免费使用。就像是仲言一样,玩游戏惹你不高兴了,就会给你当奴隶抵债。每回他惹你生气,最后不都是给你当奴隶让你解气么?”

    还没等胡能静说话,周蒙不干了。

    “喂,两位女士,你们这是商量什么呢?让我当奴隶,你们觉得我会干么?”

    沈默衣劝解道:“周蒙,这不是给小静出气么?我这是费尽心思帮你啊,小静不出气,你想想你能过关么?”

    这个说法貌似不错,可周蒙总觉得别扭。

    “默衣,你想着帮我这我理解,可当奴隶,未免太丧权辱国了。”

    胡能静一瞪眼睛说道:“丧权辱国?你以为你是共和国啊?你充其量就是晚清,你想签订不平等条约,还得看我乐意不乐意呢。”

    “默衣,你也别费心了,我承认挨顿毒打算了,我没法再忍受了。”

    沈默衣赶紧先安抚住周蒙,然后把嘴凑近了胡能静的耳边,嘀嘀咕咕。

    周蒙看胡能静脸色不停变化,而且还时不时扫向自己一眼,他顿时有种不祥的感觉。

    “真的假的?你确定你要这么做?”胡能静对沈默衣说道。

    “咳,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小静,你不帮我,可真没人帮我了。”沈默衣双手一拱,连连作揖,这个女强人,在胡能静眼前就像是小猫一样可怜。

    “怕了你了,行,衣衣,别弄得跟个要饭的一样。”胡能静说完沈默衣,转头对周蒙说道:“周蒙,看在小静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鉴于你对我的伤害,你给我打一个月零工,没问题吧?”

    周蒙见胡能静眼中狡黠的神色一闪而逝,不觉菊花一紧。

    “等等,打零工都要干些什么?不会真的像奴隶一样干活吧?还有啊,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

    “靠,你都想什么呢?你真应该好好照照镜子,你身上不绑个几百万的,哪家的姑娘能瞎眼看上你?打零工打零工,就是你要帮我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违法乱纪,让你出卖灵魂肉体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干的。”

    “啊?就这么简单?”周蒙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浓郁了。

    “没错,就是这么简单。如果你同意这样解决咱们之间的问题的话,就自己把同意为我干活的事情说一遍。”

    胡能静掏出手机,把录音软件打开,让周蒙对着她手机录音。

    周蒙看看沈默衣,发现她冲着自己点点头,示意可以答应。

    想了一会儿,周蒙觉得这样解决问题也算是个不大失体面的办法,便对着胡能静的手机,说出了自己愿意一个月为胡能静打零工换取原谅。

    胡能静等周蒙把话说完,又把录音重放了一边,确认无误之后说道:“好了,周蒙,咱们之间已经形成了契约关系。你呢,自愿为我打一个月零工,我呢,就不再纠缠你今天做过的事情。衣衣,周蒙归你了,我走了啊。”

    饶是周蒙有流氓这样超人工智能的分享,也搞不明白胡能静这是什么意思。

    “喂,胡警官,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衣衣需要你的帮助,刚才她说了,让我跟你达成谅解,然后让我把你的使用所有权再转让给她。现在,你给衣衣打一个月零工吧。衣衣,别忘了啊,你答应的,这个月,四顿饭。”

    周蒙目瞪口呆,合着刚才沈默衣和胡能静两人耳语就是商量这个的。把他当成一件物品转来转去。

    两个美女运作的结果,胡能静得了四顿饭的承诺,沈默衣获得了一个月周蒙打零工的使用权。

    胡能静狡黠一笑,推门扬长而去,周蒙一脸难以置信看着沈默衣。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不是答应帮你忙么?你怎么还坑我?”

    沈默衣淡淡一笑:“周蒙,你以为我随随便便就找人帮忙啊?尤其像你这样的,大学刚上了两年,估计连女朋友还没谈吧?我选择你,一方面是看中了你出色能力,稳定的心理素质,再一个,就是你背景特别清白。”

    “于是你就算计我,让胡警官帮忙坑我?”

    沈默衣正色道:“周蒙,我十分郑重跟你说,从上回送你回滨大,我就特别想把你招致麾下。你说的没错,神农集团现在内部斗争很厉害,现在进这个集团,肯定是要选边站的,而一旦站错了队,就可能所有的辛劳化为乌有。我真心邀请你帮我,难道我有错么?”

    “诚挚邀请就没错,可是,你这样挖坑坑我,是不是有些不地道了?”

    “好,周蒙,我说说是怎么回事,我跟小静说,让她原谅你实际上是帮我忙,要用到你。然后她就答应了。我那是想解决问题,而不是把你坑到我这里帮忙。周蒙,你不必考虑小静的转让协定,那就是个笑话。我现在再诚挚邀请你,请你到我的公司帮助我,可以么?”

    周蒙听了沈默衣诚恳的话语,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感觉。

    刚开始的时候,周蒙对沈默衣的印象非常不好。认为她心机太重,城府太深,而且非常彪悍。

    具有彪悍性格的女性,一般都不会受男性的青睐,而且会有躲远点的想法。

    神农集团的内部争斗,更是周蒙避之唯恐不及的原因。

    表面看上去,就好像是女儿与后妈带着同父异母的弟弟争财产,实际上,这里面的水深了去了。

    先不说集团内部会因为两个水火不容的派系站队,两个派系方方面面的社会关系,更是盘根错杂。

    一个快要上市的大集团,所蕴含的利益是会让人眼红的。为了分一杯羹,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卷进来。

    说句心里话,周蒙是真心不想卷进来,神农集团的那些破事就是一个漩涡,能让人粉身碎骨的大漩涡。

    周蒙算是一个理智的人,更是一个表面能够委屈求全,骨子里却是宁折不弯的人。他可以接受胡能静近乎折辱的条件,那是他侵犯人家在先,不管是不是有意的,周蒙觉得有必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能够让周蒙心动的,就是真诚。一种在当今社会越来越稀缺的。被认为是没有多少价值的真诚。

    孙鹏冲这个周蒙最讨厌的人能够得到周蒙的原谅和认可,就是因为他几次真心帮助周蒙。

    现在,让周蒙初始印象并不算好的沈默衣拿出了真诚,周蒙犹豫了。

    “好吧,默衣,我可以帮你,但我只限于技术上的事情,有关于你们的家事,我不想参与。”周蒙沉吟半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行,没问题。周蒙,我送你……咳,居然忘了你还没吃饭,小静这个妮子,纯粹一个吃货,周蒙,咱们吃点东西吧。”

    “不必了,我马上到你的公司,按照你的要求装一个监控系统。默衣,我希望我的工作仅限于给你提供这个技术帮助。这方面的事情,可以随时找我,其他的,咱们免谈。”

    沈默衣略有些失落:“周蒙,难道你就仅仅帮助我这些?”

    那双平日里威仪万千的丹凤眼,此时如同蒙上了一层雾水,仿佛雨后梨花一般动人心弦。让人一看就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周蒙心里剧烈挣扎,但最后还是硬下了心肠。

    “对不起,默衣,我只能帮你到这一步。”

    沈默衣摇头叹息,告诉服务生结账,驱车带着周蒙,来到了神农集团。

    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老辈子流传下来的话。

    冤家路窄!周蒙和沈默衣准备上电梯的时候,居然碰上了顾良玉这个小鲜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