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馅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4本章字数:3010字

    白挨了?周蒙感觉自己是不是皮子紧了,随便找人舒坦一下,这不是自找受虐的节奏么?

    算了,白挨就白挨了吧,最重要的事情不能忘了。

    周蒙赶紧道歉:“胡警官,对不起啊,我说话没注意,请你原谅啊。”

    胡能静一拍桌子,一指周蒙,脸涨得通红,却是终于没有喷出来。

    周蒙赶紧低头,他可是不敢跟胡能静对视。

    半晌,胡能静说道:“我也不想跟你计较了,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傍晚六点,在校门口等我啊,咱两一起去神农集团。哼,你晚一分钟给我看看!”

    “啊?你也要去啊?”周蒙感觉肝都在颤抖,越是不想跟谁在一起,偏偏就越是要跟谁在一起。

    “你以为我愿意啊?告诉你,昨晚袭击你的人都已经归案了,人家一口咬定,是你盗了人家游戏账号才会有袭击你的事件。如果顾良玉反咬你一口,打伤顾良玉和梁铭的事件,你负得起责任么?”

    刹那间,周蒙什么都明白了。

    富不与官斗,民不与富争。

    当今的华夏,虽然富人不能为所欲为,但在某些方面,还是能够翻手覆雨的。

    昨晚十几人的袭击事件,现在可以肯定就是顾家的人找麻烦的。

    有几个人被警方控制,顾家马上就有了应对。

    警方不是抓了几个么?干脆,所有人全部自首。

    一口咬定是因为游戏账号被盗产生的纠纷,性质马上就变了。

    不管是蒙着面也好,手执凶器也好,人家就是想打盗号者一顿出出气,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

    况且,周蒙没被伤害到,反而是准备打人的人被放倒了五个。对那群人来说,没有造成社会危害性啊。

    只要有人运作,能够对警方施加影响,袭击事件,很可能会被淡化,甚至是不了了之。

    这就是有钱人的能力,普通人或许不能干涉警察的办案,但有钱人却是能够找到途径施加影响。

    如此一来,周蒙跟顾良玉的斗殴事件,就要脱离顾家事后报复而单独考量了。

    沈傲梁说愿意帮助说和,肯定是有沈默衣的功劳的。

    另外,沈傲梁不想神农集团闹出打架斗殴的传闻。不管怎么说,生意人都不希望自己的生意场中有暴力事件。

    胡能静给周蒙传递消息,估计是沈默衣求到的。胡能静这么做,其实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在帮周蒙。毕竟,以现有的证据来看,顾家没有报复周蒙,而周蒙却是有伤害顾良玉和梁铭的事实。

    只要顾家不惜一切代价跟周蒙死磕,最终倒霉的还是周蒙。最坏的结果,有可能是刑事伤害,要承担刑事后果。

    就算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打人致人受伤,留治安案件案底,包赔医药费,这一系列的后果,都不是周蒙所能面对的。

    想到这里,周蒙感觉对胡能静有所怀疑,简直是太不应该了。

    “胡警官,对不起啊,我不应该怀疑你的,对不起,我为我对你造成的伤害……”

    “少废话,今晚六点,记住了!给我滚!”

    周蒙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抱头鼠窜,胡能静的气场,一直延续到周蒙逃回了宿舍。

    “周蒙,你咋回事啊?最近你可有些神神叨叨啊,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啊?要是干了,尽早回头才是正道啊。”杜德阳见周蒙做了亏心事一样,不觉诚恳劝导。

    “大阳,我真的没做什么啊。咱哥们的人品,你还不放心么?”

    “放心,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周蒙,你说说现在的你,都成什么样了?一天到晚神出鬼没,咱们有多久没凑一起了?你说你一个穷逼学生,怎么比学生会的那些人还忙,你说你没事,谁信啊?”

    胡飞接话道:“就是,周蒙,咱们可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有些事玩不起啊。昨晚你跟人打架了吧?就公而言,要是进了派出所,你有钱缴罚款么?于私而言,你让人盯上了,到时候真的让人报复,咱们兄弟就算是想帮忙,能像那些以打架为生的人一样随时出现么?”

    周蒙感动不已,这才是真正的兄弟,都是肺腑之言,没有半点虚假的地方。

    “大阳,小飞,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作死的。今晚我会出去一下,解决了问题,我马上去找一份工作,暑期咱们一起打工,填补一下下学期的学费怎么样?”

    “那倒不必了,周蒙,别误会啊,我不是不想跟你一起去打工啊,而是因为你获得了梅塞西集团考评的认可,第一名,获得了十万欧刀的奖励。周蒙,你是平地陡然而富,转眼富家翁啊。”杜德阳不无羡慕说道。

    “什么?第一名?大阳,你不会是忽悠我吧?”

    “忽悠?成绩已经挂在咱们滨海大学的网站上了,我怕我看错了,专门还让小飞看了一下。”

    “没错,周蒙,我们两个都觉得是做梦,这就好像是天上真的掉馅饼,一下子砸到了你的头上那种感觉。大阳看了半天,还怀疑电脑是不是坏了,差点把显示器给砸坏了。”

    周蒙一翻白眼,给了杜德阳一个中指:“都什么人啊?哥得个第一就让你怀疑人生了?少见多怪,哥闪光的地方多了去了,只不过你们俩肉眼凡胎,不识我文曲星下凡,羡慕嫉妒恨而已。”

    “行,周蒙,我承认我和小飞嫉妒你行不?但是,别忘了咱们的规矩,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啊?”

    “没问题,不就是请客么?但有些事情咱们得说开了,第一,我得确定这件事情的真伪,别说我怀疑兄弟的人品。在痛宰兄弟请客上,你们的道德水准不会强过一只鸡。第二,今晚我有事,就算是请客,也得过了今晚。”

    在杜德阳和胡飞的中指下,周蒙毫不脸红打开了电脑,点开滨海大学的校园网站,一个弹窗马上出来了。

    这个弹窗,应该是最近才制作出来的,以前都没有。

    点开弹窗一看,就是关于此次梅塞西集团素质综合评定的报道。

    报道中,滨海大学的宣传单位不遗余力对梅塞西集团进行了长篇累牍的夸赞,表示对学生综合素质评定,是高等教育一个必须要面对的而且回避不了的话题。

    通过这次测评,滨海大学,乃至胶东省的教育管理单位,乃至整个华夏的高等教育层面,都对此有了深刻反思。

    高等教育应该对学生进行怎样的教育,培养他们怎样的技能,都应该面临一次思考和抉择了。

    报道的最后,还有省教育厅领导的点评,对于此次的综合素质测评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而且表示会以此次测评为契机,更深入探索高等教育的教育机制。

    很明显,滨海大学,胶东省教育厅,都从此次测评活动中获得了应有的益处。

    梅塞西集团的活动,让滨海大学在华夏全国扬名立万,甚至在世界教育层面上都有了露脸的机会。

    再往下,就是公布此次测评的成绩了。

    周蒙,金光灿灿的第一名,这个位置,让周蒙自己都感觉怪怪的。

    第二名,罗长红,燕京大学!

    周蒙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脸上有点婴儿肥,一身小麦色皮肤,身材直逼欧美霸道的女生。

    怪怪的感觉,就像是周蒙看到自己的名字排在第一一样怪。

    “怎么样,周蒙,还想不请客么?”杜德阳见周蒙有些失神,便把手伸到了周蒙眼前,一顿乱晃。

    “请,肯定请!不过,我得拿到那十万欧刀再说吧?万一老外光说不练,那不把哥坑惨了?”

    “请个客能死啊?老外的信誉总体上是靠谱的。你说是吧,小飞。”

    “崇洋媚外!严重声明啊,我周蒙可没有崇洋媚外的兄弟,谁再敢说洋鬼子比咱们好,我就跟他绝交!”

    “靠,不想请客还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我可真服了你了。对了,周蒙,你说今晚有事,你怎么这么多事啊?咱们兄弟,彼此之间可没有隐私这一说啊,你到底去干什么?跟兄弟还要隐瞒么?”

    周蒙想了一下,就把在神农集团跟顾良玉发生冲突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最后,周蒙说道:“两位兄弟,我知道你们关心我,今晚,是胡警官出面帮我摆平,没有任何问题。同志们,等待我胜利的消息吧。”

    周蒙这么说,是不想牵扯太多,否则,越解释越没边,直接安到胡能静身上,绝对能让杜德阳和胡飞闭嘴。

    胡飞迟疑道:“周蒙,胡警官真的帮你解决问题么?我可听说了,你非礼人家差点没让人家打死。”

    “造谣!污蔑!大阳,小飞,这话别人说我就不说什么了,怎么你俩也会有这么可笑的想法?难道兄弟我在你们心目中就是那样不堪的人么?”

    杜德阳抹了一把脸,周蒙的唾沫星子飞得让人发指。

    “周蒙,你别太生气啊。已经有人指证了,你抱着人家胡警官大腿,让人一顿胖揍,你还高喊警察打人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