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叵测人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4本章字数:3002字

    这件事情,不怨天,不怨地,也不能怨流氓,更不能怨政府,所有的一切,都是周蒙一步步往坑里跳的,纯属脑残一样的咎由自取!

    到了这一步,只能靠自己了,不是爬上坑,就是等人把土埋上。

    想了半天,周蒙决定还是事实展雄的口风,便淡淡道:“展雄,你想阴我?”

    “无所谓阴不阴的,周蒙,你希望我拿着视频资料去告你强暴么?”

    好直接啊,周蒙想到过展雄这么安排会有手段对付他,但没有想到,展雄会做得这么绝。

    就在这时,提示音提示,有视频资料通过微信传递过来。

    周蒙点开一看,是一段截取的画面。

    画面上面,周蒙和两只雪白圆润的大光膀子纠缠在一起,很有血脉贲张的味道。

    从画面仔细推想一下,周蒙赫然觉得展雄所说的告他是能站得住脚的。

    视频能够证明在某个时间段,周蒙和刘涟漪是在一起的,而且,发生了亲密的身体接触。

    要知道,周蒙和刘涟漪可不是恋人关系。既然不是恋人关系,是怎样发生这样的身体接触的?

    周蒙试着给展雄找一个无比充分的理由,对了,他掌握了刘涟漪和廖清平的聊天记录,足以让两人身败名裂。

    展雄甚至可以编出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周蒙垂涎刘涟漪的美色,用掌握的一些证据,先把刘涟漪约到后山。

    然后,用手里掌握的东西逼迫刘涟漪成奸,结果人家不干,产生了画面中激烈的肉搏现象。

    一切,顺理成章,很符合一般事实的逻辑。

    后山没有其他的见证人了,有的就是暗中偷窥拍摄的展雄。

    展雄也可以借口关心自己的恋人,想要看看周蒙约刘涟漪干什么,也是很正常出现。

    如此一来,就没有人证物证能证明后山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以现实存在的证据进行推理,然后得出结论,警方认定法律事实的证据链,也就完整了。

    别看什么都没干,证据加上推理显示,有主观意图,有进行侵犯的画面视频。

    没干成不代表没罪,强暴未遂,也是可以成立的,也是刑事犯罪的一种。

    周蒙有点头大,展雄如果此时真的就这么干了,警方一旦立案,周蒙不死也得褪层皮啊。

    想到这里,周蒙问道:“展雄,你不是想找我谈谈么?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吧。”

    “嘿嘿,周蒙,你是咱们滨海大学有名的黑客,你现在要是录音了,我不都什么都白做了。面谈吧,到我宿舍,我等着你。”

    让人牵着鼻子确实不爽,不过,有时候不爽你也得受着。

    酒是穿肠毒药,签是勾命小鬼,色是刮骨钢刀。

    无量天尊,阿弥陀佛,万能的神啊,还有真主,你们保佑我吧,以后我会把这三句话每天念上一百遍!

    到了展雄的宿舍,展雄已经清好场了,就剩下他一个人。

    展雄让周蒙进来,十分谨慎看看外面的情况,从里面把门插上,然后对周蒙笑道:“对不起,我要搜搜身,我看你有没有什么录音的设备。”

    真是天道报应,毫厘不爽啊。几天前,周蒙曾经这么指使孙鹏冲搜展雄,现在,轮到展雄搜周蒙了。

    “请坐。”展雄搜了半天,也只搜到周蒙的手机,他把手机关机放好,示意周蒙坐下。

    “有什么话赶紧说,痛快点。”

    “周蒙,以前我对你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还希望你能够原谅。咱们都是学生,很不成熟,做点出格的事,是能够理解的对不对?大家同学一场,日后在社会上保不准还会相见,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你我没必要现在斗个你死我活吧?”

    “嘿嘿,展雄,现在好像是我为鱼肉,你为刀俎啊。你掌握了绝对的优势,你不妨把话说直白点,你有这个本钱。”

    “周蒙,我和涟漪都是苦逼学生,现在在学校混得还可以,但谁知道未来会怎样呢?你知道的,为了未来,我们攀上了廖清平这个高枝,不想,被你拿住把柄,廖清平现在全部听你的了。本以为靠上孙德亮能够逆袭,谁知道,还是让你有惊无险把他拿下了。”

    “哼,于是你就挖个坑把我埋进来?”

    “咳,情非得已,情非得已啊。周蒙,我和涟漪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啊。廖清平和孙德亮已经听了你的意见,在他们的眼里,我和涟漪就像是弃子,不管我们生死,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恩赐了,我们的前途命运,委实黯淡无光啊。”

    “终于到主题了,说吧。你们的处境我表示十分同情,所以,你们做什么,我也都能理解。”

    “周蒙,你帮我们向廖清平提出要求,让我和涟漪留校一路保送读博,你放心,我和涟漪会不惜一切代价报答你的。周蒙,你有这个能力,大家同学一场,你好我好大家好,做人留一线,怎么就不行呢?”

    到了现在,周蒙终于明白展雄的算计了。他和刘涟漪成了弃儿,无论是廖清平还是孙德亮,都对这两个颇有心机的人产生了厌烦甚至是顾忌的想法。

    展雄和刘涟漪感觉到了廖清平两人的情绪上的变化,因而,必须要找到自保的资本。

    刘涟漪跟廖清平有聊天记录,这本应是她的一个撒手锏,但估计刘涟漪没有保存下来。

    因为电脑运行一段时间就会产生庞大的系统垃圾文件,有些文件能被电脑软件清理,有些则是非专业人士不能清理的。

    刘涟漪活动众多,电脑的使用率肯定非常大,在这样的非专业人士手里,电脑肯定会越来越慢,电脑重装是使电脑加速的不二选择。

    可电脑一重装,没有刻意备份,以前的文件就会丢失。除了非常专业的人士,根本就无法将因为重装而丢失的文件找到恢复。

    如此一来,刘涟漪就没有要挟廖清平的关键证据了。

    不过,这两人也不是白给的,他们想到了一个制衡的关键因素,那就是能够拿捏廖清平和孙德亮的关键人物——周蒙。

    于是,就有了刘涟漪放风周蒙抱腿事件,通过这一事件,让周蒙主动约展雄,然后刘涟漪后山相见,导演一出强暴未遂的大戏。

    最让周蒙恶心的,就是展雄所说的,不惜一切代价报答他。展雄把涟漪两个字说的非常重,这分明就是暗示,刘涟漪可以主动献身。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周蒙甚至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恶寒,人心,怎么就能够险恶到这种地步,可以不顾廉耻达成所愿呢?

    “展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求名也好,求利也好,只要遵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游戏规则,没什么不可以的。若是违反了游戏规则,我相信,没人会去进行一个不守规则的游戏的。”

    “周蒙,你什么意思?难道非要撕破脸你才肯就范么?哼,告你强暴罪可能是有点难了,可强暴未遂总是可以的吧?你手里有廖清平和涟漪的关键证据吧?正是这一点,你可以要挟廖清平,也正是这一点,你也可以要挟涟漪,哈哈,天衣无缝啊。”

    “你想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我只相信,道德之上,有法律,法律之上,有天理!展雄,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切,你还可以有完成学业的机会,否则,你连继续学习的机会都没有了。”

    “周蒙,到了这个地步你居然还敢大放厥词!告诉你,你今天敢不答应我的条件,我马上就会拿着视频资料去告你!到时候,不知道你会不会把廖清平的丑事揭出来,大家一起死,哈哈,是多么壮观的一件事情啊。”

    周蒙摇头叹息,拿起自己的手机,转头就往外走:“展雄,最后劝你一句,人在做,天在看。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周蒙,我倒要看看,老天是有没有眼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答应我的条件,我会尽一切努力报答你的……”

    周蒙没有理会展雄,自顾自走出了展雄的宿舍。

    “周蒙,你不怕展雄告你啊?”流氓有些关切问道。

    “怕有什么用?怕人家告人家就不告了?今天展雄看上去是放低姿态让你去做事情,你以为这就完了?以后会以此为蓝本,对你进行无休无止的使用。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与其等日后不堪忍受,不如今天就做个了断。”

    “嚯!小伙,这话听着特别提气,本流氓都有些佩服你了。不过,周大侠,你有什么妙计可以度过眼下的难关么?”

    “嘿嘿,流氓,要是别人摊上这件事情,肯定就是挠爪了。可我不同啊,我有伟大的流氓啊。有了伟大的流氓,周某就可以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流氓,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哥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是一点办法没有啊,一切,全靠你了。”

    “尼妹!”流氓见周蒙把事情推到它身上,忍不住爆了句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