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质问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4本章字数:3027字

    好男不跟女斗,好男不跟女斗……

    周蒙心里默念了十遍,再看胡能静,已经是心如止水了。

    沈默衣却是不依不饶:“周蒙,你怎么不说话呢?难道小静说的是真的?刚才我还抱着一线希望,觉得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结果,你居然默认了!”

    “默认!”周蒙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大姐,你有没有点常识?要是指控是真的,我还能出现在这里?早就关拘留所了。”

    “也是啊,不过,你善于蒙混过关,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犯了事又把自己摘干净呢?”

    “这,你是夸我还是损我啊。”

    胡能静在一旁笑道:“当然是夸你了,不然,昨晚被沈叔叔堵屋里你能全身而退?对付女生居然采取搂抱战术,还有什么是你干不出来的?”

    说完,胡能静带着戏谑的眼神瞟了沈默衣一眼。

    沈默衣当然知道这是顺带着开她的玩笑的,忍不住回敬道:“就好像周蒙没抱你大腿一样。”

    说完之后,两女顿觉尴尬,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

    尴尬完毕,可就有点恼羞成怒了。两女齐齐把目光转向了周蒙,不善的神色让周蒙感觉有些肝颤。

    “两位……女士,我看,我还是……”周蒙一边语无伦次应付着场面,一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老祖宗的三十六计可以记不全,但最厉害的那一计一定不能忘。

    “又想逃跑是不是?周蒙,你跑个给我看看?今天下午的卷宗我还没有交出去呢,我有权对你进行四十八小时拘扣,别逼我啊。”

    “胡警官,你可是充满正能量的警察,咱可不能干滥用权力的事情。”

    “哼,说到正能量,我一直对基层的人粗暴执法有看法。但自从遇见你之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简单粗暴了。像你这样的比泥鳅还滑,通晓点法律知识,到处钻法律空子的存在,不给点厉害的,就满嘴跑火车。所以,对你而言,粗暴是再正常不过了。”

    周蒙一咧嘴,赶紧往沈默衣那边靠。

    谁知道,沈默衣把周蒙推到了胡能静身边:“往我这儿靠什么啊?你不是很牛么?还记得昨晚怎么叫你都不搭理我么?”

    胡能静一见周蒙被推过来了,马上伸手又把周蒙推到沈默衣身边。

    “干什么干什么?还想碰瓷啊?”

    “两位,要是实在烦我,我还是走吧,让你们这样推推搡搡的,我这不是破坏你们的心情么?”周蒙一赌气,转身就要走。

    “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了。衣衣,刚才不是见你很着急么?怎么这又不着急了?”

    “咳,全是让你们俩害的,快,周蒙,先上去见见我爸爸,他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啊?不会吧?”周蒙脑海中浮现出沈傲梁拎着棍子的形象,迟疑着不肯走。

    “你还磨蹭?”沈默衣过来,拉着周蒙的手就往神农大厦里面走。

    胡能静见周蒙有点不太配合,喝道:“周蒙,别赶着不走打着倒退啊,是不是踹你一脚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周蒙像犯人一样,被胡能静和沈默衣押解着到了沈傲梁的董事长办公室。

    出乎意料的是,沈傲梁的董事长办公室非常简朴,一张很老旧的办公桌,一把都快要成古董的折叠椅,一部电话,一台估计操作系统还是Windows2000的电脑。在办公物品的对面,是一排几乎有点发白的真皮待客沙发。

    如果说这是传销分子的办公室,还可靠点谱,说是滨海市乃至胶东省赫赫有名的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恐怕没人会信。

    一进屋,沈傲梁灼灼的目光就紧紧盯着周蒙。周蒙不敢与之对视,便低下了头。

    “沈叔叔好。”胡能静的问话,打破了凝重的气氛。

    沈傲梁笑道:“小静来了,默衣,和小静那边坐着。”

    胡能静和沈默衣到沙发上坐下,沈傲梁目光转向周蒙,气氛又凝滞下来。

    “周蒙,有些事情,咱们得好好说道说道。昨晚你在我神农集团打伤我的客人,有这事吧?”

    周蒙顿时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虽然是顾良玉挑衅在先,而且是他手下动手在先,但打伤人这个事实,无可否认啊。

    想了一下,周蒙重重点点头,没什么不能承认的。

    “哼,还算爷们,敢作敢当。还有一件事情,你在我女儿办公室欺负她,你也该承认吧?”

    周蒙一下子把头抬起来了,欺负沈默衣?就你那闺女,是个省油的灯?拿键盘砸人,抓踩咬十八般妇女战斗技艺全部施展出来,谁欺负谁啊?

    咳咳,周蒙听到了沈默衣在旁边干咳两声,他明白沈默衣的意思,这是让他承认啊。

    想想沈傲梁进门看到的画面,是周蒙抱着他闺女,他闺女在周蒙的怀里剧烈挣扎,哪个父亲会不产生杀人的冲动啊?

    怎么解释?什么样的解释都苍白无力啊。

    纵然是有些违心,周蒙也认了。

    “嗯,认错态度还算好,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发落。还有一样,你在默衣的电脑里做了什么?老实回答啊,这个回答,可关系到我对你采取什么样的处理方法。”

    “没做,什么都没做。”周蒙十分肯定回答道。

    咳咳,沈默衣又干咳了两声,周蒙听出来了,沈默衣这是让他实话实说。

    “小子,想好了再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在她的电脑里做了什么?”

    “哦,我给默衣申请了超级管理员的权限,仅此而已。”

    “好小子,刚开始的时候老老实实的,我还以为你真的认怂了,没想到,还敢炸刺啊?你知不知道,在集团公司内部给电脑升级这样的权限,已经涉嫌违法犯罪了!一旦有人借此机会偷看到了他不该知道的商业机密,泄露出去,那可是要坐大牢的!”

    周蒙明白了,自从上次沈默衣电脑中毒事件后,沈傲梁并非是只把事情压下去就完了,而是对这方面的事情做了严格的管控。

    怪不得沈傲梁那晚那么恰巧出现,他肯定是知道了沈默衣电脑申请了超级管理员的权限而过去质问的,要不然,怎么就那么寸出现了?

    你可以在某项技术上领先沈傲梁这样的老狐狸,可在全局层面的大环境下,还是老狐狸技高一筹!

    沈傲梁说完周蒙,一转头对沈默衣说道:“沈默衣,你是神农集团总经理,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做非常危险么?要是真的闹出严重后果,被警方查出来,就算我是你爸爸也救不了你啊!”

    沈默衣没有了女强人的风范,老老实实站起来:“爸,我错了。”

    周蒙可有点看不下去了,插话道:“喂喂,沈先生,别光吹胡子瞪眼教训你女儿,当初你女儿电脑中毒事件你是怎么处理的?胡警官没找到证据但不代表大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别人可以这么干就可以逍遥事外,你女儿就该天诛地灭啊?”

    沈默衣吓得冲着周蒙连连摆手,示意他别再说了。

    周蒙却是来了感觉,一股热血上头,什么都不顾了。

    “沈先生,你偏爱自己的儿子无可厚非,可默衣也是你的女儿啊。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有重男轻女的思维?沈董事长,重男轻女可是被批判的封建思想,真想不明白,你这样一个新时代的集团掌门人,怎么还有这样的旧时代思想流毒。”

    别说是沈默衣,就是胡能静都有些紧张了。

    “周蒙,你怎么回事?怎么能这样质问沈叔叔呢?”胡能静站起身拽了一下周蒙,让他注意点言辞。

    “小静,你让开,让我听听这小子的高论。行啊,我沈傲梁纵横一世,没想到让一个毛头小子教训了。周蒙,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你要是能够证明我偏爱儿子不管女儿,我认栽。要是不能,你小子可要为你说出的话付出代价!”

    “爸……”沈默衣刚想劝劝沈傲梁,却被沈傲梁一瞪眼睛,给吓得不敢再言语了。

    周蒙有点后悔了,清官难断家务事啊,自己跟沈家有什么关系,怎么就脑子一热往里插了一脚?

    不过,到了这一步,退缩只能让沈傲梁看不起,甚至是鄙视。索性,就一条道走到黑吧。

    “沈先生,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一说了。上次默衣电脑中毒事件,是不是公司内部有人捣鬼,针对的就是默衣,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让默衣退出神农集团的决策权力圈?”

    “没错,已经调查清楚了,保安部部长曲军强伙同毕庶剑,给默衣的电脑下了病毒,为的就是窃取公司集团秘密资料,让默衣的集团总经理职位不保。他们两个,已经被我辞退了,我这么处理,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了,曲军强和毕庶剑不过是个马前卒,他们两个,这么做有什么目的?还有,他们两个有这么大的胆子做这样的事情么?哼,出了事情就杀两个小鸡仔糊弄一下,你还以为你是有关部门,弄两个临时工顶罪就能平息整个事件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