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人造之美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5本章字数:3043字

    “别别,默衣,你这样不需要人扶就不错了,还来照顾我,这不开玩笑么?学姐,你不会就这么看着我走不动道吧?”

    周蒙轻轻推着沈默衣,一双眼睛盯向了罗长红。

    罗长红歪着脑袋看了一下说道:“周蒙,这么夸张啊?就捏了你一下,不至于走路都不行了吧?”

    “学姐,你是不知道你手有多重。到现在,我这肝部区域还有点岔气的感觉。算了,你要是不扶我的话,我就躺上一天休息休息吧。”

    “周蒙,光听说有年纪大的碰瓷,没想到你这样的也碰瓷,真服了你了。算了,算我倒霉。”

    罗长红过来伸手探入到周蒙的腋下,肩膀往上一抗,周蒙十分惬意靠在了罗长红的肩膀上。

    嚯!好舒服啊。

    罗长红的个头高,周蒙比罗长红高一些,他靠在罗长红的肩膀上,真是像设计好的一样,又能把重量分散到罗长红的身上,又不必特意歪着身体。

    这质感,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罗长红既有男人般粗壮的肌肉群,又有女性丰厚的皮下脂肪组织,这就好像是充满弹性的席梦思垫子一样,让人有种贴心贴肉的舒服感。

    “喂喂,周蒙,你可小心点,千万别得意忘形了。这虎娘们动根手指头都够咱们受的,别特么连累我啊。真搞不明白,你心理变态啊?专门喜欢挑逗这么野蛮的娘们。”流氓的交流信息,提醒周蒙别作死。

    “流氓,这不叫作死,而是报复,懂不懂?虎妞可摧残我了,不报复回来,我这心里不平衡啊。”

    “哼,周蒙,你想报复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你要看清形势,看清差距。一旦让虎娘们发现你涮她,你就知道什么是旧仇未报又添新恨。”

    “不至于吧?就凭咱俩的智商,还能让虎妞发现?”

    “等等啊,说清楚了。要是说咱俩的智商,那是没问题。关键是有时候你特么自己就做主了,弄些脑残的行为去逗虎娘们,就说你让人家一脚踢车里那件事情吧,跟哥商量一下,怎么晾晾虎娘们,哥肯定有主意啊。你可倒好,自己装,可是遭雷劈了吧?”

    周蒙好个尴尬,这问题,还真的好像是他的问题。

    正交流着,沈默衣引领着罗长红架着周蒙来到了停车场。

    沈默衣见罗长红架着周蒙走向了吉利自由舰这样的车,忍不住说道:“小罗,坐我的车吧。”

    罗长红没有说话,一开副驾驶的位置,又是十分野蛮把周蒙塞了进去。

    沈默衣迟疑一下,还是拉开表面上很破的车,坐到了后排。

    “小罗,麻烦你一下,滨海黑天鹅宾馆。”

    罗长红打着车,一踩油门,车照例像是疯了一样窜出去。

    周蒙正想表达不满,却见罗长红一伸胳膊,拽过周蒙身边的安全带,给周蒙系上。

    沈默衣看得有些心惊,罗长红整个的动作连贯无比,虽然时间短,但这么快的车速,罗长红竟然还有时间干别的,谁都有些肝颤啊。

    “小罗,你知道地方么?”

    “嗯,全国没有我不熟悉的地方。”

    周蒙刚才被罗长红系安全带给勒了一下,正自不爽,听罗长红这么说,忍不住讥讽道:“哎哟,学姐,听你这意思什么地方都去过啊。难道让你开车到边疆,你也能不用导航到达?”

    “华夏境内的所有交通图,都在我的脑子里,咋的,想试试?”

    本想讥讽一下对方,没想到换来的是霸气无比的回答,周蒙感觉被噎着了。

    还没想好什么反击的词汇,在罗长红野蛮驾驶下,已经到了黑天鹅宾馆。

    黑天鹅宾馆的迎宾人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沈默衣这个熟客,居然做了这么一辆破车过来。

    不过,他们都认识神农集团的总经理,所以,按照贵宾的待遇,引导车辆停靠。

    到了大厅,沈默衣说出定制的包间,马上就有迎宾小姐引导沈默衣三人进入包间。

    包间内,浓郁的香水味是给周蒙的第一感觉。

    一个未进化好的猴子一样的人,这么大热的天,依然是西装革履,油头粉面。最让周蒙无法接受的是,一个男人,也喷着香水,难道用香水呕着,就像是进化好了的样子?

    “是沈总经理吧?您好,这位是三泰集团执行总裁朴人敏女士,这位是朴女士的助手文太坤先生。”

    沈默衣十分矜持跟对方握手,介绍了自己这边的人,把周蒙和罗长红都说成了自己的助手。

    周蒙目光落在了朴人敏的身上,一股熟女的风味,让周蒙顿时有种心中一颤的感觉。

    朴人敏大概在三十往上的年纪,肌肤胜雪,身体无一处不诠释丰满之美。

    尤其是朴人敏的一双大眼睛,明媚善睐,一湾秋水一般,仿佛男人什么样的心思,她都懂。

    挺直的鼻梁,很有些欧美人种的味道,更是平添了几分风韵。

    “嘿嘿,别看了,你的总经理有些麻烦了。”流氓提醒周蒙。

    周蒙一看沈默衣,发现那个文太坤握住了沈默衣的手,叽里咕噜说个不停,根本就没有撒手的意思。

    沈默衣脸上不耐烦的神色一闪而逝,看得出来,她比较讨厌对方这样,但还不得不应付着。

    周蒙过去伸出手,一开口,竟然是非常流利的韩国话:“文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流利的棒话,让周蒙都感到意外。

    流氓交流信息传来:“怎么样?厉害吧?有哥在,就没有摆不平的事儿!放心,世界上的任何语言,只要不是几千年前没破译出来的,分享了哥的数据库,你都能听懂都会说。不信,你拿小语种的话骂他,看他能不能听懂。”

    文太坤一看周蒙伸出手问候自己,恋恋不舍放开了沈默衣的手。

    叽里咕噜,周蒙试着用小语种的语言说了一句,还真把文太坤给弄懵了。

    “你说什么?”文太坤问道。

    周蒙继续用韩国话说道:“哦,是用一种小语种的话问候你全家,表达了对你和你全家的祝福。”

    “哦,谢谢。”文太坤马上鞠躬致意,周蒙微微一点头,算是还了礼。

    沈默衣见周蒙又和朴人敏握手,两人亲切而又友好交谈,忍不住上前对周蒙耳语:“周蒙,行了啊,要上菜说正事。”

    周蒙此时理解了刚才文太坤的无礼,握着美女的手,真的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啊。

    等菜上来,周蒙又开始鄙视文太坤了。收拾得人模狗样,吃起来却是没有半点雅观的样子,就好像是饥民出来一样,甩开腮帮子恨不得多生出一只手来。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人家胡能静也是没有吃相,咋就那么可爱呢?

    想起胡能静,周蒙不觉有些分神。

    “喂,想什么呢?那个朴总裁跟你说话呢。”罗长红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提醒周蒙。

    “哦,朴女士,对不起,刚才有些走神,您有什么吩咐么?”周蒙十分客气。

    沈默衣脸色有些不好:“朴人敏让你介绍一下我们具体合作的事宜。”

    “这不是开玩笑么?我哪儿知道?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哼,人家对你的印象很好嘛。我说,你翻译,你不是会韩国话么?别告诉我你就会一点啊,好好表现,指不定朴总裁会怎么提携你呢。”

    周蒙听着沈默衣的话,好像是从后槽牙发出来的,阴森不说,还带着很强的情绪,正想解释一下,却感觉腰间传来剧痛。

    “不是我啊,我两只手都用来帮助吃东西,得罪人多了,自己注意点啊。”罗长红见周蒙看自己,语气上有些不地道。

    沈默衣手上使劲,脸上却是带着微笑,说了一些神农集团想要跟三泰集团联合开发保健类中成药市场的想法,然后一只手扶着周蒙的腰,淡淡笑着等周蒙翻译。

    这特么的什么世道?人家当翻译,外商多大自己多大。

    可在周蒙这里,多干活不说,还要挨掐,还有天理么?

    抱怨归抱怨,周蒙还是老老实实把沈默衣的意思给翻译了。

    “周蒙,你可别动歪心思,你这个年龄看见女人眼睛就变数码的我理解。但别跟这个熟女有瓜葛,别说我没警告你啊。”

    周蒙的心正在滴血,接收到流氓的信息一下子爆发了:“流氓,你别特么凑热闹啊,她们几个女的欺负我也就算了,你也觉得哥好欺负是不是?赶紧给我滚一边去,别把哥惹毛了啊。”

    “周蒙,知道这个熟女为什么对你这么上心么?因为她没看头你肮脏的心灵,而是看到你外表的清纯,像这样的熟女,浪起来当然找你这样未经风月历练的生瓜蛋子了。她能看不透你,但你不能不看透她。”

    “卧槽,你什么意思?”

    “周蒙,睁大你的钛合金狗眼,对面的就是一个人造美人。大眼睛,拉的。高鼻梁,垫的。你要是经不起诱惑,我怕你和她亲热的时候一嘴下去,她的鼻子就塌下去起不来了。还有,万一出了人命,你知道你们的后代会是什么样么?塌鼻梁,小眼睛,歪瓜裂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