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难以招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5本章字数:3008字

    流氓这一轮的信息,给周蒙的杀伤实在太厉害了。

    周蒙把流氓和参与制作流氓的人员全部问候了一遍。

    “流氓,你也太不是东西了,至于么,我就和美女说两句话,你就挖到人家隐私的根上了。握手,仅仅是握手啊,我虽然情场失意,但还没到饥不择食吧?你给我留点美好的念想行不行?你这么一说,让我再怎么面对朴美女啊?我还要跟人家打交道呢。”

    “周蒙,你自己可能没感觉到,你现在有点膨胀了。你没发觉你对你所谓的朴美女说话的时候,自信满满,根本就不是生意场上的谈话,而是一种男人对女人碾压一般的自信么?”

    “我自信什么啊?人家是总裁,我就是一穷学生,谈何自信?”

    “这些东西,不是用语言能够形容得清的。沈默衣在你旁边吃飞醋,罗长红在你身边保护你,无形当中,你是有虚荣心膨胀的。请相信超级人工智能的判断吧,你幸亏没有尾巴,要是有尾巴,你早就翘起来了。”

    周蒙无语,再看朴人敏,有了流氓的说辞,再也没有那种忍不住采摘熟桃的那种感觉了。

    于是,周蒙很道貌岸然给沈默衣充当了翻译,把双方的话原原本本翻译出来,再也没有别的想法了。

    朴人敏惊讶周蒙的表现,像这么大的青春懵懂的小伙子,她不知道见识过多少了。

    只要略加引诱,几乎没有不上钩的。凭借阅人无数的经验,朴人敏发现,这个周蒙,是真的能够抵御住她的诱惑。

    酒席宴罢,沈默衣追问朴人敏对合作是什么态度,朴人敏但笑无语。

    周蒙明白,朴人敏这是没有特别明朗的态度,便说道;“沈经理,朴总裁需要评估一下我们合作的前景,需要时间考虑。这样,我们有时间再约朴总裁好不好?”

    沈默衣点点头,对朴人敏笑道:“朴总裁,这样,滨海有不少的名胜古迹,明天我派人带您游览这些名胜古迹好不好?”

    朴人敏意味深长笑笑:“那就让周蒙陪我逛逛吧。”

    沈默衣听罢,丹凤眼中掠过了一丝不悦,不过,她马上调整过来:“朴总裁,是这样的,周蒙是我父亲钦点的网络安全顾问,在我这里是兼职,他最近很忙,能不能换个人?”

    “不行!”

    谁都没有料到,发出不同声音的居然是罗长红。

    “周蒙还是在校学生,现在已经是暑假,他需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像这样游山玩水的买卖,还是别找他了。”

    朴人敏听了罗长红的解释,一下子懵了。

    “周蒙不是沈总经理你的助手么?怎么会出来这么多的身份?”

    沈默衣淡笑道:“周蒙是滨海大学大二的学生没错,我们神农集团最注重的就是在青年人中挖掘人才。我父亲,也就是神农集团的董事长,在委培的学生中发现了周蒙,直接签下了他。现在周蒙是我们集团的受限制使用人才,但也确实是在校学生的身份。”

    “哇,太了不起了,还没读完大学就能够受到这样的重视,了不起!周蒙,我也是爱惜人才的,有时间能赏脸吃饭么?”朴人敏眼中已经从风情万种变得火辣辣,那意思有点太明显了。

    “有时间肯定会的,不过,今晚时间不早了,不好意思,告辞。”沈默衣说完,拽着周蒙就往外走。

    周蒙转头看向朴人敏,点头致意,发现朴人敏像小女孩一样冲他摆手,做了一个很有深意的眨眼动作。

    “快走,你还不舍得么?”沈默衣拽着周蒙快速走出了包间。

    “咳,慢点慢点,大姐,你穿的是高跟鞋啊,可别崴了脚啊。”

    “我崴了脚不要紧,就怕你眼珠子被吸引住了,拔都拔不出来。”

    到了吉利自由舰车前,等罗长红打开车锁,沈默衣拉开车门,不由分说,就把周蒙塞进了后排,他随后也上了后排。

    罗长红感觉气氛不对,没有说话,很难得慢悠悠开着车。

    车上的气氛有些压抑,周蒙讪讪笑道:“默衣,有点不好意思,没能帮你把事情谈妥,于心有愧啊。”

    沈默衣森然道:“于心有愧?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你和那个朴人敏相谈甚欢啊,我们神农集团的单子谈不谈得下来不重要,关键是别怀了你的好事啊。”

    “默衣,你是在说气话对不对?”

    “什么气话啊?我是怕你涉世不深,上了朴人敏的当啊。”

    周蒙一阵无语,上当,自己一个大男人,能上什么当?

    “周蒙,你还别不服。像朴人敏这样的心机女,你以为她对你眉目挑逗是看上你了?错!她是想把你迷住,然后趁着你对她好感爆棚的时候,打探商业机密。等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一脚把你踢开,你不要执迷不悟。”

    周蒙刚想解释,沈默衣连珠炮一般话语接踵而至:“怎么,看样子你挺不服啊?周蒙,这可都是血淋淋的教训啊。在商场当中,有的就只有是利益,你以为你魅力爆表啊?其实就是让人当猴耍了。”

    周蒙想说我不会那么幼稚,谁知道,沈默衣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周蒙,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你肯定是以为我破坏你的好事是不是?你给我说,你是不是这么想的?”

    沈默衣见周蒙嘴角微动,马上大喊道:“好啊,你果然是这么想的,我一片好心,真是都白费了!周蒙,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为你这么个白眼狼掏心掏肺!”

    不讲理了!妇女同志独门专享的技能。周蒙知道,现在所有的解释都是白费的,不让沈默衣痛快说出所有的话,只能是越来越糟。

    最要命的是,上回沈默衣发飙的时候还能跑,这一回,连跑都跑不了。

    沈默衣仿佛是积攒了无数洪水的大坝泄洪一样,从今晚的事情,联想到上次的校园门口逃跑事件,然后再到办公室发生的事件,再追溯到两人第一次见面。

    “你是不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就瞧不起我?”

    沈默衣已经不是咄咄逼人了,而是大有把周蒙踩在脚底下的感觉。

    “大姐,这半天就你自己说话了,我还说了什么么?”沈默衣的无差别攻击,让周蒙难以招架。好不容易等沈默衣停止攻击了,周蒙发现自己没词了。

    “你就是瞧不起我,不然,怎么几次见面你都像是躲着鬼一样躲着我?”

    动不动就不讲理,惹不起还躲不起啊?周蒙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嘴上却说:“默衣,你误会了,我不太会说话,怕惹你生气,所以才会躲着你……”

    沈默衣还要争辩,却听见罗长红说道:“海景花园小区到了,沈小姐,你该下车了。”

    听到该下车几个字,沈默衣一下子冷静下来,她看着周蒙,一点也没有咬人的意思,相反的,倒是有点留恋的意思。

    周蒙可不敢乱说话了,沈默衣这一段时间诸事不顺,神经有些绷着,一不小心就可能成了对方的出气筒,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干傻事。

    沈默衣看了一会儿周蒙问道:“周蒙,难道你就没什么跟我说的么?”

    “哦,默衣,晚安。”

    “我要是不让你说点什么,你是不是连晚安都不会说?”

    又来了,周蒙真的有些要崩溃了,沈默衣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周蒙正要摆出一副你爱咋咋地的姿态,却听见砰地一声,沈默衣摔车而去。

    罗长红默默掉头,开车奔向了滨海大学。

    “周蒙,看你和韩国那个美妇眉来眼去的,我还以为你很懂风情呢,怎么跟沈默衣却是说不到一块去呢?”

    “嗨嗨,什么叫眉来眼去?什么叫懂风情?虎妞,我发现你找个机会就想着挖苦我,你是不是有虐人的心理疾病啊?”

    罗长红一瞪眼,回头看了一眼周蒙,转头罕见地没有发火。

    “其实沈默衣很在意你的,别说你没感觉到啊。”

    “在意?我没觉得。我对她可是心存敬畏啊,你没看见她不讲理起来,简直是想把我吃了才解恨的样子。”

    “哼,不知道你是装傻呢还是真傻。沈默衣是那种很有教养的女孩,如果不是在她认为是很亲近的人面前,她是不会表现出极其任性的一面的。这种亲近感,可不是嘴上说说的,而是来自内心心底的真实感受。恐怕沈默衣自己都没觉察到,她只是感觉有脾气要对你发。”

    “虎妞,有道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听你这口气,好像是历经认识磨难,饱尝爱恨情仇之苦啊。小小年纪,能有这么多的阅历,真是让我刮目……哎哟!”

    罗长红这一脚刹车踩得狠,周蒙的脑袋撞上前排座椅,都有些晕天暗地的感觉。

    砰,周蒙被罗长红拖出来一放手,连站都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在地。

    “不听好人言反而出言讥讽是你不对,你不对我不惩罚你是我不对,周蒙,你说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