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二章突然的倒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5本章字数:3004字

    罗长红面无表情,把饭菜给周蒙摆好。

    “今天上午,我们的情报专家给我上课来着,毕竟我不是专业的情报员,有必要要在情报工作方面做一些培训。对了,咱们是情侣关系,要牢牢记住啊,从现在开始,你只能叫我红红,记住了么,蒙蒙?”

    周蒙翻翻白眼,不理会罗长红,把怒气全撒在饭菜上了。

    等周蒙吃完,罗长红收拾好餐具送回去,回来的时候,拿了两套衣服。

    “蒙蒙,这里也没有你合适的衣服,我随便拿了两套,你试试哪套合身。”

    周蒙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两套训练服。

    训练服跟制式军装不一样,没有明显的标记,像是粗布做成的民工衣服一样。

    不过,一摸训练服的手感,就知道这服装不简单。纳米材料制成,不沾水,不粘身,耐磨,对大训练量的战士来说,是必备的装备。

    这样的服装,造价肯定不低,也只有像罗长红所属的特勤建制,才会有这样的训练服。

    周蒙打开两套服装,发现这两套训练服,一套对他来说有点大,一套又有点小,真不知道该选择哪一套了。

    斟酌半天,周蒙决定还穿那套小点的,虽然穿上有点紧,但比穿那件大的像袍子一样难看。

    穿上了训练服,周蒙下地,转了一圈,对罗长红笑道:“怎么样?我穿着军装有点意思吧?”

    罗长红捂嘴偷笑:“行,挺好看的。”

    “不对,虎……那个红红,我怎么觉得你笑得不善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哦,没有。如果觉得合适了,那咱们马上就走,咱们不能呆在这儿,在这的时间久了,梅塞西集团的人就该有疑心了。”

    周蒙点点头,跟着罗长红走出房间,上了那辆看上去很土的吉利自由舰,两人驱车返回滨海大学。

    刚走出庙台镇,周蒙说道:“红红,我这屁股有点疼,是不是裤子有点紧,把我的伤处给弄破了?”

    “不会,大概是颠簸的。你放心,就算是伤处有破裂的地方,药液渗透进去,对你的伤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周蒙点点头,右手拽了一下身上的训练服:“你们也太抠了,给个衣服也不能给个合身的,我穿着有点不太舒服。”

    “蒙蒙,记住了啊,这可不是抠,而是因为你的身份需要严格保密,除了我们之外,基地任何人不能跟你接触,也不能泄露你的任何情况,所以,你需要的衣服,只能在我们特勤人员范围之内给你解决。”

    “特勤人员更应该装备充足了,我就不信了,那么多的特勤人员,就没有一个能跟我仿佛的身量了。”

    “嘿嘿,还真没有。那套比较肥大的服装,是凌组长的,他在所有男性当中是最苗条的了。他的衣服你都穿不上,难道你要穿楚队长的?”

    想想楚裘一米九多的大高个,周蒙一咧嘴,算了,要是穿楚裘的衣服,那就不是长袍了,简直就是穿着面口袋啊。

    忽然,周蒙想到了一个问题:“这身衣服,不会,不会是你的吧?”

    “除了我的,还能是谁的?蒙蒙,也就是我的衣服你能凑合穿,那帮男队员的衣服,哪一个你能穿啊?”

    周蒙有点怀疑自己的三观了,这么大一个人了,居然还穿着女人的衣服。虽然这训练服不太显性别,但定义为女性衣服,这心里总是别扭的。

    罗长红也一改往日十分严肃的样子,一边开车,一边掩嘴偷笑,周蒙一路尴尬无比,却是没有任何能够一句能够提振字迹士气的话语。

    到了滨海大学,周蒙发现校门口停了好几辆的警车,而且,还拉起了警戒线。无论是谁,进出滨海大学都要接受盘查。

    周蒙知道,这是昨晚办公楼里出的事情导致了这么大的排场。

    开玩笑,滨海大学本就是滨海市公安系统重点监管的地方,出了命案,能不如临大敌么?

    车开不进去,罗长红和周蒙下了车,准备进入校园,被一名辅警拦了下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麻烦出示一下学生证,身份证,或是其他的有效证件。”

    周蒙一咧嘴,连衣服都特么穿的女同志的,还能有什么证件啊?

    “警察叔叔,我是滨海大学的学生,证件忘了带了,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

    “通融?来,过来一下,跟我到门卫室那里。”

    “老周,不用了,这个人我认识,确实是滨海大学的学生,交给我吧。”

    胡能静把辅警老周打发走,看看周蒙说道:“周蒙,你小子跑哪儿去了?昨晚你们大学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你的份,我都有点不太适应。”

    “胡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合着有什么不法的事情,都应该出现我的身影是不是?”

    “差不多吧,我就是这个意思。叫你没别的事儿,衣衣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了,你怎么就不接呢?”

    “几十个电话?没那么夸张吧?”

    “夸张?今天上午衣衣把电话打给我了,一听我说这里死人了,给我的电话都不下十几个了,问的都是你有没有事。靠,我给衣衣的回话绝对没错,好人不长命,祸害几千年,你还用担心么?需要担心的是你别去祸害别人。”

    周蒙一翻白眼,伸手道:“胡警官,借手机用用,我的手机丢了。”

    还没等胡能静掏手机,罗长红递过来一个手机道:“蒙蒙,这是我给你新买的手机,号码也给你补了,就用这个吧。”

    胡能静的手僵住了,看看周蒙,又看看罗长红,脸上有些怪怪的表情。

    周蒙知道,这是特勤组为他准备的装备,手机里肯定有实施监测设备还有精确的定位系统,应该是昨晚他手机被烧了以后,马上就给复制出来卡了。

    想到昨晚,周蒙不免心里一抽,在案发的地方,他可是留下了不少的痕迹啊。但转念又一想,留下痕迹怕什么?有特勤组撑着,还能找到他头上不成?

    周蒙十分潇洒拿过手机,拨通了沈默衣的电话。

    “喂,默衣,我,周蒙。”

    “啊?周蒙,真的是你么?你没事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沈默衣那边很激动,周蒙甚至听到了低低的抽噎声。

    太令人感动了,竟然有美女关心死活,这辈子……

    还没等周蒙陶醉多久,咆哮声顺着手机听筒直达他的大脑深处。

    “周蒙,你死哪儿去了?我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连我的电话都敢不接,你是不是找死啊?”

    周蒙赶紧把手机远离了自己的耳朵部位,隔着一部手机,周蒙都能感受到沈默衣那种择人而噬般的疯狂。

    很快,周蒙意识到这不是个好办法,因为沈默衣的咆哮声太大,远离了他的耳朵,在一旁的别人,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周蒙赶紧捂住了听筒,尴尬笑笑,小心翼翼拿到耳朵边上,任凭沈默衣咆哮完毕。

    “默衣,发泄完了?那我跟你说说我的情况,昨晚我遇到点意外,手机也丢了,现在的号码,还是朋友帮我补办的,我一听胡警官说起,马上就给你打电话了,你那里有什么事情么?”

    “没有事情你就不用接我电话了是不是?是不是我上赶着给你打电话你觉得很烦?如果你觉得烦,你就把电话挂了吧,你挂啊,你倒是挂啊!”

    周蒙被噎得哑口无言,半晌才说道:“默衣,我真的是有点意外情况啊。你的情绪很不稳定,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

    “对啊,休息了就不用烦你了是不是?这样你也就清静了,再没人打扰你耳根子了对不对?”

    “默衣,你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行不行?如果你还觉得心里不舒服,那你就使劲说,我听着就是了。”

    沈默衣一下子静了下来,忽然,她抽搭一声说道:“我爸爸病倒了。”

    周蒙一惊:“什么?沈总病倒了?怎么回事?什么时候?”

    “今天上午的事情,爸爸到公司里,临近中午的时候忽然就晕倒了,我那时候因为不舒服还在家里,等知道的时候,已经送到医院了。”

    “你现在在医院么?”

    “嗯,我在第一人民医院十六楼的特护病房里。”

    “好,你等等,我马上过去。”

    周蒙收起手机,叫上罗长红,直奔滨海第一人民医院。

    特护病房内,沈傲梁插着氧气管,双目紧闭,一动不动,一点也没有了往日里大权在手,俯瞰一切的派头。

    病房里,只有曲苑和沈默衣两人。

    “默衣,沈总这是怎么了?”

    “医生说是脑阻,弄不好就是中风。”沈默衣说话的神情有些慌乱,一点也没有女强人的样子了。

    “别着急,现在应该仅仅是初步诊断,还没到不可控的地步。”

    沈默衣重重点点头,发红的眼睛看着周蒙:“对不起,刚才我实在是压不住火,才冲你发脾气。周蒙,我们外边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