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大搜捕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6本章字数:3028字

    四道手电齐刷刷照定了周蒙,让他不敢动弹,

    周蒙想起来了,办公楼曾发生命案,估计也没法破了。

    现在梅塞西集团还在这里,估计整个胶东省的公安系统注意力都在这里,难怪安保力量会这么强了。

    “咦,你叫周蒙吧?”一个人走近了周蒙问道。

    “啊,对,对,我是周蒙,您认识我啊。”

    几道手电熄灭了,滨海大学校门口昏暗的灯光不足以弥补手电光熄灭的亮度,周蒙眼睛还有点视觉暂住的感觉。

    “走吧,跟我们到门卫室去一趟。”

    事情有点出乎周蒙的意料,虽然说话的那个人认识他,但还是把他带到了门卫室。

    门卫室里的阵仗,让周蒙吃了一惊。刚才那个说话的,是滨海市经区派出所的民警,曾经两次见过周蒙,其余三个是学校的保安。

    而门卫室里,还有两个穿着武警服装的人,周蒙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阵势。

    动用武警,可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儿。除非是出现了严重的刑事案件,或者是非常恶劣的社会群体事件,才会动用这准军事力量,否则,能用上防暴警察,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事件了。

    审讯工作,是不劳武警的。

    经区派出所的民警让周蒙坐下,让他交代怎么这么晚才回学校,到校外都干什么了。

    周蒙一时间还真的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他在学校外干的事情,很多都是见不得光的。如实回答,搞不好还会牵连到很多人的。

    不过,这也难不倒周蒙。

    “我跟一个燕大来的女生谈恋爱,这两天在校外旅游。本来是准备在外面野营的,谁知道吵架了,就跑回来了。”

    别看周蒙的回答只有这简单的两句话,却是经过精心设计,能够把周蒙这两天行踪完美隐藏的说辞。

    罗长红是真实存在的,滨海大学也知道有这个人。谈恋爱出去旅游,这个借口也说得通。只要说是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游玩,就算是警察较真,也调取不了相应的视频资料印证。

    果然,那个民警问了到什么地方去,都干了什么,周蒙一一回答,滴水不漏。

    “不对,你小子撒谎。”那个民警盯着周蒙,猛然喝道。

    周蒙心里一惊,不知道自己的话哪里出了问题,但他马上镇定下来:“警察同志,有什么不对的?”

    “哼,出去谈恋爱,你就穿这身衣服啊?”

    周蒙这才想起,到现在自己还穿着罗长红的训练服。

    确实,出门谈恋爱谁不是衣冠楚楚,哪有穿着这一身出去的?

    “警察叔叔,我出去是旅游的,不是逛商场啊。爬山能穿好衣服么?不得穿着耐磨皮实的衣服啊。”

    民警皱了一下眉头,仔细回想一下周蒙的说辞,十分严密,都能前后相互印证上。他悄悄跟身边的人交换了一下意见,然后说道:“周蒙,你看看能联系上谁,让滨海大学的教师级以上的人过来领你,不然,今晚你可要在这儿待上一晚上。”

    周蒙没想到滨海大学的安保措施会这么严格,想了一下,他拿起门卫室的座机,打给了廖清平。

    不一会儿,廖清平火急火燎赶了过来。

    门卫室的人都有些吃惊,谁也没想到,周蒙居然会让堂堂的滨海大学的副校长过来接他。

    廖清平很热情跟门卫室的人握手,然后问了一下情况,表示自己对于周蒙同学是了解的,周蒙同学的品行是值得信赖的。

    只不过,年轻人嘛,做事情难免会没有时间观念,别说是回来晚了,就是夜不归宿也是经常有的。

    有了廖清平的认领,周蒙被他带走了。

    出了门卫室,周蒙问道:“廖校长,学校的安保怎么这么严格啊?”

    “咳,别提了。咱们的办公楼出了人命无头案,已经让公安局高度重视了。现在,公安局又在咱们学校附近的地方,发现了网上追逃的罪犯,据说,省公安厅都下文了,要求滨海市公安局务必要保证滨海市的社会安定环境。”

    周蒙知道,华夏的一些官方行为原则,都是跟领导重视程度有关系的。

    有逃犯出现,抓就是了。之所以调动这么多的警力,还不是因为梅塞西集团这个能够吸引眼球的老外团队存在?

    话说回来,你在滨海大学附近布置这么多的警力,逃犯见了不逃才怪呢,只会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

    “周蒙,你最近要特别小心。”廖清平忽然压低声音说道。

    “廖校长,怎么回事?”

    “顾清濯找过我了,问我能不能把你开除掉。我推脱说周蒙现在被学校和梅塞西集团的人盯着,根本就没办法下手。结果这家伙又问,能不能把你单独给诱骗到一个地方,其他的就不用我管了。我说不可能,现在学校里风声鹤唳,谁敢有丝毫的异动啊。”

    顾清濯,周蒙的脑海中浮现了那个大肉球一样的家伙。他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还是为了顾良玉的事情?

    要知道,顾清濯已经答应沈傲梁不再追究了,难道因为沈傲梁的倒下,他想反悔?

    不管怎么说,廖清平说出来的话,可信度是比较高的,他知道说假话会付出什么代价。

    “廖校长,谢谢你啊。我得赶紧回宿舍了。”

    周蒙跟廖清平分开,跟宿管有黏了一番,才回到宿舍。

    “卧槽,周蒙,你跑哪儿去了?我和小飞还以为这辈子见不到你了。”杜德阳和胡飞正在玩游戏,看到周蒙忍不住大呼小叫。

    “呸,大阳,你是盼着我死啊?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周蒙赶紧把衣服脱了,拿起盆子就要出去。

    “喂喂,周蒙,知道不?现在滨海市正拉开天罗地网,准备搜捕逃犯。”

    “擦,大阳,你现在怎么跟个小女生一样,动不动就传这些八卦啊?”

    胡飞接过话头说道:“周蒙,这可不是八卦,就在昨天,我和大阳到大街上溜达,看到巡逻车一趟趟来回溜达。期间有三次,我们都被巡警拦下来检查身份证。有的同学到城区去玩,说半路上有不少卡点,都特么荷枪实弹拦路盘查。”

    还没等周蒙接话,杜德阳说道:“周蒙,你说,为了几个逃犯,至于这么大张旗鼓么?就这阵势,别说是逃犯了,就是想抓个苍蝇,它也跑不了啊。我看啊,警察也就是吃干饭的,动用这么多的人力物力抓人,这不是仗着人多欺负人少么?”

    周蒙听了,放下了脸盆,十分郑重说道:“大阳,你这话不但反动,而且是很不负责任的。你知道警方为了维护良好的社会治安环境,付出了多少的努力么?”

    周蒙并没有生硬说教,而是把自己回学校的事情说了一遍。

    “大阳,小飞,现在很多有关部门做的一些事情确实是让人愤慨。不过,在维持治安上,我们应该看到警察的努力。大半夜的,枯燥蹲守,看到人就得盘查,这工作强度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哥们,咱们不能享受着警察努力付出带来的良好治安环境还骂街,那不地道。”

    杜德阳和胡飞目瞪口呆,相互看了一眼,都觉得周蒙的话有道理,但是,总有些怪怪的感觉。

    胡飞说道:“周蒙,大阳也不是骂街的意思,就是发点牢骚,咱们哥们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情伤了兄弟们的感情吧?”

    周蒙一怔,他忽然感觉自己有点变了。以往的时候,看到满大街的警察也是总想说点与众不同的声音。

    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样的言辞?

    周蒙想起了罗长红,想起了胡能静,也许,正是她们一身正气的潜移默化,才使得自己的思想发生了变化吧。

    “算了,大家别因为这个伤了和气。大阳,我说话冲点,你不至于那么小心眼跟我计较吧?我去洗洗澡换换衣服,你们也别玩游戏了,早点睡吧。”

    周蒙洗漱一番回来,发现胡飞和杜德阳照旧玩游戏,也没有打搅他俩,回到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周蒙想着到周边的集市买衣服换洗,本想叫杜德阳和胡飞一起去,发现这两人睡得跟死猪一样,便自己出去了。

    到了学校门口,周蒙发现了熟悉的路虎,上前看看车,发现里面没有人。

    正欲离开,就听见有人喝道:“喂,你想干什么?想偷车么?”

    周蒙转身笑道:“胡警官,谁敢偷你的车啊,你,你这是怎么回事?今天不用上班啊?”

    胡能静一身便装,所以周蒙才会有这么一问。

    “不是,今天要到蒿泊集市上便衣巡逻,所以才会穿便装。周蒙,你要去干什么?”

    “哦,我准备出去买件衣服。”

    “巧了,咱们顺路,周蒙,上车,我载你一程。”

    周蒙欣然上车,有了免费的顺风车,他就不用苦等公交了。

    不长时间,蒿泊集市到了,胡能静把车开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停下,交代周蒙:“周蒙,我可是来工作的,你自己去逛吧。记住,再见着我,不能打招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