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不顾一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6本章字数:3007字

    陈建民爆了一句粗口,马上安排人开着警车去把胡能静追回来。

    周蒙看屋里的人并不多,对陈建民说道:“陈队长,能够借一步说话?”

    陈建民瞥了一眼周蒙:“我这正忙呢,你没看见么?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周蒙打心里害怕这个气场无比强悍的刑警大队长,但此时,有些东西,他感觉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了。

    “陈队长,我想你是应该知道嫌疑人的一些情况是不是?这个嫌疑人非常危险,如果不做出合理统一的部署,恐怕会吃大亏的!”

    陈建民脸色剧变,指着周蒙说道:“你少危言耸听,给我出去!”

    周蒙喘口粗气,看看陈建民,摇头退了出去。

    不行,警车去追胡能静,未必能够追上。

    周蒙真的不理解,陈建民为什么不赶紧打电话把胡能静叫回来,难道他不知道嫌犯有多危险么?

    想了一下,周蒙掏出手机,给胡能静打电话。

    第一遍,响了两声,被对方挂断了。

    周蒙赶紧再打,又被挂断。周蒙锲而不舍打下去,终于,胡能静接了电话。

    “周蒙,你干什么呢?我这正追击逃犯呢。耽误了事情,你可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的。”

    “等等,胡警官,就听我一句话啊,你别追了,嫌犯非常危险,陈队长已经派了警车在后面支援你,你等一下后面的警车好不好?”

    “等什么等?我亲眼看见嫌犯挟持了一辆车,正往山沟里跑,再等恐怕嫌犯就跑了。周蒙,我警告你啊,别再给我打电话。”

    胡能静那边生硬扣了电话,周蒙想要再拨,但想想胡能静的脾气,拨了也没用。

    这可怎么办啊?周蒙想了半天,决定跟上去看看情况。

    周蒙的手机早就安了一款软件,能够对手机定位。周蒙打开了定位系统,发现胡能静正高速向陆村镇东北方向的插旗山疾驰。

    胡能静脱离支援,自己去追赶那么凶恶的罪犯,周蒙想想都不寒而栗。

    来回踱了几步,周蒙一咬牙,跑出了派出所。

    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周蒙把自己兜里的一百多块钱甩了过去:“快,插旗山,我赶时间。”

    出租车司机收下钞票,一踩油门,噌的一下窜了出去。

    周蒙一再催促,把司机都催促烦了:“小老弟,你雇的是汽车,可不是飞机啊。我这已经快把脚踩到油箱里了,你还想怎么样?做你的买卖可是赔本了啊,我这汽车磨损不知道得多少呢。”

    过了能有四十分钟,出租车到了插旗山山脚下。

    那里停了三辆车,一辆民用车,一辆是胡能静的路虎,还有一辆是追胡能静的警车。

    周蒙暗叫不好,下车一看,有两个警察正在勘验车辆呢。

    “胡警官呢?”周蒙赶紧问道。

    “应该是进山了,我们有两个人已经进山了。我们呼叫了支援,一会儿增援的人手就能赶到了。”

    周蒙拿出手机一看,感觉手脚冰凉。

    胡能静的手机定位信号停留在一个位置,一动不动。周蒙只能祈祷,千万别是什么意外,希望是胡能静在原地休息。

    就在此时,回到警车联络同事的警察惊叫道:“不好,联系不上咱们的人了。”

    周蒙听得心头一紧,赶紧跑到警车边上问道:“两位,车上有手提电脑么?”

    一个警察道:“车里有最新的网络联动车载电脑,不过,连接着各种连线,不能取下来。”

    周蒙让两个警察让开,一看副驾驶位置的设备,跟手提电脑差不多,只不过就是有太多的连线插在上面,确实是不能移动。

    “喂喂,你要干什么?这东西可是很贵的。”一个警察看见周蒙拆线,忍不住喝道。

    周蒙三下两下拆掉了连线,拎着电脑就往山上走。

    “你给我站住,你想干什么?”

    “我上山去救胡警官他们,你们在这里等候支援吧。”说罢,周蒙一个极速跑,就把两个警察远远甩开。

    到了半山腰,周蒙才停了下来,他稳住了呼吸,把手提电脑打开。

    “喂,周蒙,你疯了?你明明知道逃跑的人有多危险,你还上赶着去追?”流氓交流信息有些急。

    “没办法,胡警官恐怕遭遇到了不测,我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挽回一下。”

    “周蒙,你的大脑现在已经是计算机一样的存在了,你明明能够计算出胡能静被救的概率有多低,自己遭遇的危险有多大,怎么还这么执迷不悟?我看计算机一样的思维长在猪脑子里都比在你脑子里强,真不知道你想什么?”

    周蒙在手提电脑上不断输入命令,利用这台电脑,入侵了公安系统的内网。

    “流氓,有时候,就算是只有百分之一的概率,我们人类也要付出百分百的努力。因为我们努力的结果对于我们太重要了。哪怕是付出血的代价,也要义无反顾。”

    “什么义无反顾,就是傻缺呗!还特么说得这么清新脱俗。喂喂,周蒙,你干什么?你怎么通过特殊连接进入到公安系统的核心机密网了?停下,快停下!你对抗对强的对手都能有回旋的余地,可咱别做对抗国家的事情啊。这可是重罪啊,你听见没有?”

    周蒙不管那套,十指如飞,层层筛选,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的资料。

    发给滨海市公安局的协查通报嫌犯资料一一显示出来。

    主犯林术阳,某特种部队退役军人,两千零九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无期徒刑。

    周蒙调出了林术阳的涉案卷宗,发现林术阳的籍贯就是胶东滨海,零九年的时候,因为家里与开发商冲突动手,造成两人终生残疾,十几个人不同程度受到伤害。

    这件事情,周蒙是有所耳闻的,当时他还在上小学,即便那么小,他也是听说了这件轰动滨海的大事件。

    周蒙的印象很深,他的一个同学父亲是负责开发项目的小官,因为这件事情被牵连入狱,他的那个同学因此转校走了。

    滨海很多人对林术阳的评价是很高的,因为自从出了林术阳事件,后来的开发商,不再敢明目张胆为所欲为了。

    林术阳的服刑地是西北一代的戈壁上,跟他一同越狱的有十几个人,已经确定抓住的有八个人,就剩下林术阳和另外一个绰号叫狼青的。

    周蒙想起了上午碰到的那个持刀的家伙,他就是狼青。没想到林术阳真够胆大的,居然在派出所把人给掠走了。

    不过,周蒙感觉奇怪的是,林术阳怎么会在这样一个节点越狱?已经服刑这么多年了,以他的本事,什么时候越狱都不是事儿啊?

    而且,林术阳明知道家乡是警方重点盯防的地方,他怎么会不顾一切赶回这么危险的地方?

    逻辑上说不通,就说明还有隐藏的事情没被发现。

    周蒙心里一动,查到了林术阳的家庭资料,以他家庭成员的信息,查找相关的信息。

    没错,这应该就是诱因!

    林术阳的父亲因为跟村里的村主任产生纠纷,被派出所带回调查情况,结果突发心梗死在了派出所。

    这件事情,周蒙同样知道。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三个月之前,当时被人放到了网上,网络上一片骂声,周蒙也跟着发了不少的帖子顶这件事情。

    迫于强大的舆论压力,滨海市纪检委亲自出面组成联合调查组,负责查清楚这件事情。

    村主任被查有经济问题入狱,把老人带回派出所调查的涉事警员被开除,派出所领导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幸免,全部接受了不同程度的纪律处分。

    周蒙明白了,为什么滨海市公安系统对林术阳潜回滨海如此严密封锁消息,只要林术阳三个字一出来,肯定在滨海的舆论上不知道会掀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陈建民肯定知道这其中的隐秘,所以他才没有通报具体的情况。相信这是高层领导的意思,不希望让这件事情影响到社会舆论安定局面。

    这样的想法,出发点是好的,但却是有点坑。

    没有把案情全部通报,固然保证了消息不会泄露,但下面具体执行围捕的警员因为少了信息而会产生误判。

    胡能静如果知道嫌犯多凶悍,以她的脾气还会追赶,但不至于这样莽撞。

    而追赶胡能静的警察,要是知道这些情况,肯定也会采取一些别的措施。陈建民想必是考虑到领导不可扩散信息的要求,在犹豫中失误了,没有直接命令胡能静回来,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周蒙马上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了另外的导向。

    “周蒙,你干什么?你真的是不顾一起了!”流氓的信息简直要疯了一般。

    周蒙所输入的,是跟罗长红同住的那晚,罗长红所使用的北斗全球定位系统的进入端口。

    “周蒙,你已经黑了警方的核心机密,现在又要入侵军方的使用端口,你,你活够了?你特么不知道华夏军队有多厉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