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痛并快乐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6本章字数:3001字

    周蒙控制着充满利刃的大网,一点点缩紧。

    表面上,是动画般的绞杀,实际上,却是程序间的较量。

    警察病毒妄图反抗,可周围的程序锁如磨盘一样锁住它,一点点消磨,眼见警察病毒体型越来越小,最后被消磨得无影无踪。

    周蒙长出了一口气,警察病毒这个心腹大患,不,应该说是流氓天地一般的存在,终于被消灭干净了。

    “流氓,我是不是不行了?”周蒙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切是那么真实,可这样的真实,却充满了虚幻的味道。

    “情况很不乐观,周蒙,你的生命潜力被透支百分之六十以上。哪怕是留下一条命,你的身体……”

    周蒙正想跟流氓交流,却听见了浅浅的抽泣声。

    “周蒙,你怎么了?你说话啊。”胡能静慢慢恢复过来,爬到周蒙的身边,用力摇晃周蒙。

    周蒙能够听见胡能静的呼唤,但他一点没法动弹,哪怕是想要睁开眼,动动手指都不行。

    流氓一点点关掉周蒙身体副交感神经的反射链,让周蒙仅仅保留了能够接受外界信号的生理活动。

    “周蒙,你醒醒,醒醒啊。”胡能静的哭声越来越大,开始拼命摇晃周蒙的身体。

    “周蒙,你别死啊,你还欠我一台电脑呢。周蒙,快醒醒,快醒醒!”胡能静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开始双手按压周蒙的胸口。

    “卧槽,这娘们不知道你肋骨受伤了?还按压?这是想救你啊,还是想要了你的命?”流氓十分不满。

    忽然,周蒙闻到了一股似兰似麝的味道,幽香充斥着他的鼻腔。

    一双软腻的樱唇印上了周蒙的嘴,胡能静在给他做人工呼吸。

    瞬间,周蒙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是经过了电击一样,每一个细胞,都似乎有了活力。

    “喂喂,周蒙,快,快,赶紧停下,你现在身体的正常能量反应机制大损,如果你这个时候强行使用身体功能,会很快把生命潜力消耗光的,这可不是开玩笑。”

    “流氓,我没强行使用什么身体功能啊,你别冤枉我。”

    “靠,这娘们给你做人工呼吸,结果你就往歪里想,这样是十分损耗能量的。大哥,这个时候咱们就别心存不良了。”

    “流氓,你以为是我主观愿意的么?我是被动的啊,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啊。”

    “咳,这个还真不怨你,这都是本能的应激反应。生的欲求和男女间的欲求是最本能的欲求,你受到刺激做出反应是很正常的。不过,你也有责任,平常有时间不好好学习,就爱看动作片,这不是对这类的刺激反应不断加强么?”

    “说那么多干什么?不是有生命危险么?你赶紧想办法啊。”

    “事到如今,我也只好把你所有的生理反应机制给关停了。”

    “等等,流氓,能不能把触觉系统保留一下,我……”

    “周蒙,死到临头了你还有那种歪心思?只要保留触觉系统,你有所感觉,被关掉的应激反应系统就会强行启动。你真是为了美色不要命了!老实点,都关了啊。”

    随着流氓把所有的生理反应系统关掉,周蒙最后的感觉是整个世界一黑,什么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蒙就感觉浑身如电流袭体一般,一个哆嗦,悠悠醒来。

    整个身体沉重无比,周蒙甚至感觉睁开眼睛都是一件特别费事的事情。

    熟悉的辛辣味道在他的口腔中弥散开来,紧接着,一股烈酒般的感觉从胃部向身体四周扩散。

    知觉,在一点点恢复,那种沉重的感觉,在一点点减轻。

    睁开眼睛,周蒙看到了罗长红。

    周蒙想要说点什么,却发觉自己只能张开嘴,想要动弹一下手指头,却发现自己好像是瘫痪了一样,根本就无法动弹。

    “蒙蒙,你醒了。”罗长红眼中充满了关爱,轻轻抚摸周蒙的额头。

    “你别动,你的身体还需要复原,好好躺着,好么?”罗长红此时给周蒙的感觉,不是那个能顶好多男人的虎妞,而是一个温婉异常的女性。

    周蒙想点点头,却发现想做这个动作是非常难的。

    热热的暖流,游走遍了全身,周蒙感觉好多了,他试了一下,发觉自己能够动弹了。

    “红红,我昏了多少天了?”

    “啊?你能说话了?太好了!”罗长红显得有些兴奋:“你在这里已经昏迷了七天,刚开始的时候,都觉得你肯定不行了,万幸,你不但保住命了,而且,好像恢复得越来越好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罗长红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蒙蒙,这回你惹的祸可不小,擅入警方核心资料库,黑进军方定位系统,现在无论是军方还有警方,都想着找你算账呢。”

    “呵呵,债多了不愁啊。我想,凌组长肯定没少周旋吧?”

    “咳,凌组长当然是各种协调了。警方那边还好说,一句涉嫌军事机密就能搞定。可军方这边协调起来就困难了。你黑进的定位系统,可是国家战略层面的单位,就因为被黑,从上到下在整顿呢。组长一直找到燕京层面,才算把事压下来了。”

    周蒙不免有些歉疚,当时救人心切,哪管得了那么多?现在想想,确实是连累了不少人。

    要知道,国家战略级别的单位被黑,那可不是小事情,现在是和平年代还不算太惹人瞩目。要是在战时,这样的单位被黑,相关责任人可是要人头落地的。

    “红红,你是不是也受到牵连了?”周蒙忽然想到,他黑进军方系统,实际上用的是罗长红的身份密码。

    “没什么,凌组长作证,当时我不在案发地,是有人冒用了我的身份信息,所以我并没有受到什么牵连。”

    “对不起啊红红,我当时救人心切,没考虑那么多。”

    “这件事情就别提了,组长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按下来了。对了,胡警官和沈小姐这几天一直想看你,你想见见他们么?”

    “噢,她们都是关心我的朋友,能见的话当然要见,省得她们担心。”

    “那好,我让她们进来。”

    “什么?她们就在外面?我还以为……”

    “蒙蒙,你别多说了。她俩有时间就往这儿跑,好几天了,你就算是让她们早点放心,也应该见见她们。”

    说完,罗长红出去,不大的功夫,胡能静和沈默衣走了进来。

    胡能静穿着一身便装,一进门,看到周蒙已经睁开眼睛,马上跑过来把手里的东西扔到地上,扑到周蒙身上就嚎啕大哭。

    “周蒙,我还以为你死掉了,没想到,没想到,呜呜……”

    这个真性情的女孩,让周蒙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暖意,他挣扎着抬起手,轻轻放在了胡能静的头上,说道:“胡警官,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么?”

    胡能静哭了一会儿,起身搬把椅子坐到了周蒙的面前:“周蒙,咱们关系有那么远么?还叫我胡警官?你饿了吧?现在你的身子很弱,吃点水果吧。”

    说着,胡能静捡起她丢在地上的方便兜,拿出来一包荔枝。

    胡能静撕开包装,从里面掏出荔枝,剥开一粒,往周蒙的嘴里送去。

    周蒙赶紧张嘴接着,他还没吃完第一粒,胡能静第二粒就剥好了,塞到了周蒙的嘴边。

    胡能静把另一只手也放到了周蒙的嘴边:“来,把核吐出来。”

    周蒙刚把核吐出来,胡能静就把第二颗剥好的荔枝塞进周蒙的嘴里。

    胡能静是急性子,周蒙吃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胡能静剥荔枝的速度,胡能静见状一下子就急了:“周蒙,吃个东西还慢吞吞的,你还是不是……忘了,你是病人啊,那咱慢慢吃,不着急啊。”

    周蒙一闪眼,发现旁边的沈默衣脸色变了,丹凤眼中,浮现出了很不悦的神情。

    “默衣,坐啊,你别在那站着了。胡……小静,让默衣坐啊。”

    胡能静一拍脑袋,起身道:“衣衣,不好意思,把你给忘了,来,坐。”

    沈默衣坐下,开始的时候还有些怨气,不过一看周蒙憔悴的样子,眼中马上露出了温柔。

    “周蒙,吃了不少荔枝了,换点别的吧。香蕉是最好的补充能量的水果,来,吃根香蕉。”

    周蒙很想说不想吃了,胡能静已经塞了不少了,他刚刚苏醒,哪能吃那么多啊?

    不过,看到沈默衣楚楚的眼神,周蒙心一横,张嘴吃沈默衣喂过来的香蕉。

    “周蒙,看你的胃口还不错,来,再来一根。”

    周蒙的内心是有点崩溃的,如此的柔情让他倍感温暖,可这种温暖有点让人接受不了,真没想到,有时候温柔也是一种无法拒绝的痛啊。

    吃!没办法不吃!也许,痛并快乐着,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喂喂,衣衣,行了,你喂的太多了,周蒙有点吃不下了。荔枝就是水,不占地方,来,周蒙,咱们再吃两棵荔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