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一章心理辅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7本章字数:3014字

    孙鹏冲听了罗长红的话语,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嫂子,最近一段时间,老外弄了几个心理医生,对咱们的学生进行心理检查,给出检查结果的同时,还进行心理辅导。挺火的,嫂子,我带你过去?”

    心理医生这几个字,让周蒙有点警觉。

    周蒙记得,梅塞西集团组织的测评团,在对滨海大学的学生进行综合素质测评的时候,出的几道题,就是心理测试题。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周蒙着了几次道,甚至还中了警察病毒,差点把小命搭进去。

    现在又出来心理医生了,会不会又是坑啊?

    罗长红见周蒙有些失神,便轻轻捅了他一下说道:“蒙蒙,咱们别在这儿傻站着了,进去看看吧。”

    还没等周蒙说话,孙鹏冲无比热情道:“嫂子,蒙哥,这边,这边。”

    活动的地点,已经不是大礼堂,而是滨海大学的教学楼。

    火鸦在这里被罗长红干掉,曾闹得沸沸扬扬,不过,华夏在这方面,会根据情况有其解决方案。在几方有关部门通力合作下,案件最后的调查结果是楼层不小心失火,根本就没有什么命案。

    所谓的命案,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对滨海大学肆意毁谤,妄图破坏滨海大学目前祥和的学术氛围。

    有鉴于此,滨海大学警告那些造谣生事的人,校方将保留对造谣者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

    办公楼就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楼外有不少的身披彩带的志愿者,为办公楼外不熟悉这里的人做向导。

    还有人直接发宣传单,不管有用没用,要做到来这里的人人手一份,效果怎么样再另说。

    孙鹏冲引领着周蒙二人上了办公楼,来到五楼,孙鹏冲笑道:“蒙哥,嫂子,测评团请来的心理医生,就在右转尽头的小型会议室里,走,咱们过去看看。”

    周蒙翻个白眼,五楼的走廊里,越靠近尽头,就越是人头攒动,还用你介绍么?只要不眼瞎,猜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孙鹏冲似乎是没有注意到周蒙的表情,一直在罗长红的身边点头哈腰。

    三人要越过人群的时候,忽然有人说道:“你们干什么啊?知道规矩不?后面排队去!”

    周围人马上窃窃私语,对周蒙几个都是指指点点的。

    孙鹏冲在周蒙两人面前卑躬屈膝,在这些人的面前则是马上换成了趾高气扬。

    “嚷嚷什么?没看见是蒙哥过来了?测评团指定的看心理医生的顺序是按照测评成绩,看见没有?蒙哥,测评第一,嫂子罗长红,测评第二,他们用排队么?我给他们做向导,我用排队么?”

    孙鹏冲的口水几乎喷了说话那人一脸,还别说,孙鹏冲嚣张的气焰还真把那人给震住了。孙鹏冲哼了一声,换了笑脸,引领周蒙两个往尽头走去。

    进了几进间的会议室,就没有多少人了。

    这个会议室,进门是一个大厅,大厅右前方则是几个休息间。心理医生,就在那些休息间里坐诊。

    因为这个会议室是专门给教职工开会的,规模比较小,所以,就没让学生在这里等着,而是让在会议室外等候。

    眼见周围没多少人,周蒙拉住了孙鹏冲问道;“鹏冲,我觉得你今天有点过分热情了,说,你领我们过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孙鹏冲不好意思笑笑:“蒙哥,其实我就是想跟两位蹭点好处,不过,我是真心帮助你们的。要不然,我能一看见你们就给你们领路?”

    “好吧,我相信你是真心帮我们的。但我更感兴趣的是,你说蹭点好处,什么好处?”

    孙鹏冲神秘说道:“蒙哥,来了三个老外心理医生,真特么牛,别看说咱们语言蹩脚的厉害,可跟你聊起来,给你的感觉就像是跟亲人聊天一样。问你一些问题,然后给你指出问题,蒙哥,聊一会儿天,就像是思想瞬间得到了升华,就感觉脱胎换骨一般一身轻松啊。”

    周蒙啊了一声,看看身边的罗长红。

    罗长红也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难道,梅塞西集团请的人,真的就是心理医生,给学生们做心理辅导?

    周蒙想了一下问道:“鹏冲,这么说你是进行过心理辅导了。你给我说说,你在心理医生面前,到底都受到了什么样的辅导?”

    “蒙哥,我刚开始的时候是抱着砸场子的念头过来的。谁知道,跟那个心理医生一说话,慢慢的,我就把他当成了亲人。之后,他就说让我放下,把所有的罪恶都说出来,特么的,鬼使神差一般,我都说出来了,然后他就给我辅导一番,最后说我的罪恶全部消失了。”

    “啊?怎么弄的跟牧师一样?鹏冲,你的感觉呢?”

    “当然是感觉全部消失了!嘿,蒙哥,你是不知道当时我的感觉,那叫浑身一个轻松啊。就好像是十几天没洗澡,忽然痛痛快快泡个澡一样。”

    周蒙还想问问题,却发现一个休息间门一开,一个白白净净的女生从里面走出来,满脸洋溢着笑容,向外走去。

    “蒙哥,有人出来的,咱们进去吧。你先,还是嫂子先?”

    罗长红想了一下说道:“我先进去吧。”

    周蒙知道,罗长红这是想先探探底,看看有没有什么猫腻。于是周蒙轻轻拍了一下罗长红:“小心点。”

    罗长红进入休息间能有半个多钟头出来了,周蒙上去问情况,罗长红说里面就是心理医生,进行一些心理辅导,没别的发现。

    周蒙起身要进入休息间,罗长红忽然拉住了周蒙:“我们一起进去。”

    进入休息件,周蒙看见了一个穿着一身白大褂的肥大白种人。

    “你好医生,我是周蒙,麻烦您……”

    还没等周蒙说完,就听见休息间的门一响,一个身高不到一米八的医生打扮的百人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多廖,你该休息了。”

    那个肥大的心理医生一听,马上站起身,对周蒙笑道:“对不起,我要休息了,下面,将由这位医生为你做心理辅导。”

    多廖起身出门,周蒙把目光转到了进门的这个心理医生上。

    这人一头柔软浓密的蜷曲金色长发,深目高眉,鼻梁挺直,典型的雅利安人种,看年纪也就四十左右,身材非常匀称,举手投足之间,处处透着那么一股飘然潇洒的味道。

    尤其是他一双深蓝色的大眼睛,闪烁着深邃的光芒,让人有种海洋一般广阔的感觉。

    “周蒙同学是吧?你好,我是阿拜斯,一名心理医生,很荣幸能为你进行心理辅导,来,请坐吧。”

    周蒙坐下,阿拜斯看了一眼罗长红说道:“这位同学,请你出去好么?你在这里,我不好给周蒙同学做心理辅导。”

    罗长红笑道:“阿拜斯先生,我是周蒙的恋人。因为他刚刚出了一场车祸,需要有人随时照顾,所以,我不能离开他。”

    阿拜斯淡淡一笑:“那好吧,请你到那边去坐吧,周蒙同学,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可以。不过,我有件事情想要请教阿拜斯先生,您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阿拜斯,英文深渊的意思,您应该是拯救别人出深渊,而听了你的名字,却是好像要坠入深渊一样。”

    “呵呵,世人皆在深渊,只不过所有的人在没有坠入深渊底部的时候,都以为自己在一个无比广阔的空间。深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一步步走向深渊,兀自浑然不觉。”

    “阿拜斯先生,高论!我现在已经准备好了,请您开始工作吧。”

    “哦,不不不,周蒙,请你放松一下,我们之间,就是像平常聊天一样,随便聊聊,其实,人人都是心理学大师,只不过,有的人开发出来,能够表现出来,而有的人把心里最深处的东西尘封住了,无法表达而已。”

    “好吧,阿拜斯先生,不得不承认,您的见解是非常令人叹服的。我想问一下,您不远万里来到华夏,给华夏的青年学生做心理辅导,所求的是什么么?”

    “呵呵,周蒙,怎么好像是你给我做心理辅导,而不是我给你做心理辅导啊?”

    “哦,失敬了。我觉得,就是随便聊聊,所以就想问您几个问题。”

    “没什么,谁问谁都不是问题。周蒙,看得出来,你最近经历了很多紧张无比的事情,尽管你的心理素质很好,但还是有神经紧张的表现,咱们来放松一下好么?”

    周蒙一怔,阿拜斯说的没错,近一段时间他经历了太多的紧张时刻,还有过生死考验,无论如何,这种经历下的心理,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调整过来的。

    阿拜斯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些事情,那他的眼力是相当可以的啊。

    “周蒙,放松下来,看着我的眼睛,放松,对,就是这样,不要拘束你的心灵,让你的心灵自由地飞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