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二章军训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7本章字数:3004字

    罗长红也不跟周蒙斗嘴,带着周蒙来到了临时办公室。

    打了声招呼,一名内勤人员把一个厚厚的档案袋递给了罗长红。

    罗长红坐到办公桌的这头,示意周蒙在对面坐下。

    打开档案袋,罗长红抽出了厚厚的一叠资料。

    周蒙接过罗长红递来的资料,嘴巴惊得能吞下两个鸡蛋。

    “卧槽,什么时候拍了我的照片?还这么丑!你们什么时候调查我的家庭资料了?怎么这么详细?我祖籍是江南的?这,这,我都不知道。啊?小学五年级被通报批评?你们都是从哪儿淘腾出来的?”

    周蒙忽然感觉有种被扒光衣服的感觉,他身上的任何私密,全在资料当中。档案资料里的调查可谓详细无比,往上倒三代,周蒙都不敢相信资料上的人跟自己是直系亲属。

    “哼,我们的队伍最强调的就是纯洁性。如果让一个危险分子混进来,那对国家得是多大的威胁啊?周蒙,签字吧。”罗长红说着,递给周蒙一只碳素笔。

    “不,我不签。你们这明显是带有强迫性质的,我绝不会向这样的行为低头。虎妞,我不签字,你能把我怎么样?你的身手我自然望尘莫及,你总不会给我来个霸王硬上弓吧?”

    说完,周蒙身体往后一仰,十分惬意靠在椅子背上,两眼斜着看罗长红,充满了挑衅的味道。

    罗长红轻轻笑了一下,轻轻敲打了几下电脑,然后说道:“周蒙,过来视频一下。”

    周蒙打着响鼻走过来,一看视频上的人,马上站好了,摆出了一副很道貌岸然的样子。

    “爸,妈,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视频连线中?”

    视频中的人,正是周蒙的爸爸周显海和母亲刘翠平。

    刘翠平一脸关切:“蒙啊,我这还寻思着你咋都放假了还不回来,今天部队上的人找来,才知道原来你是被部队挑去了。知道你在哪儿,妈就放心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

    周蒙陡然感觉鼻子一酸,眼睛一热,差点没掉下眼泪。

    不孝,不孝啊。

    “妈,其实我该给你打个电话的,我实在是太不孝了。”

    刘翠平还想说话,却被周显海夺过话头。

    “你磨磨唧唧干啥?没听部队上的同志说么,小蒙是被部队挑去做机密工作。机密工作懂不懂?那就是亲娘老子都不能说,这个可不能怪小蒙啊。咱现在是军属了,要有觉悟知道吧?”

    周显海说完刘翠平,转头对周蒙说道:“小子,既然部队挑中你了,就好好干,在部队上,那个奸懒馋滑的毛病可不能犯啊。家里你不用担心,部队的同志还问需要什么帮助,尽管开口。你爸妈还能动弹,照顾好自己是没问题的。你小子也给部队添麻烦啊。”

    罗长红被老爷子给逗得不轻,尤其是那句奸懒馋滑,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啊?旁边还有人啊?”周老爷子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罗长红走到了周蒙的身边,啪一个敬礼:“叔叔好,我是周蒙的战友罗长红,请您多多指教。”

    还没等周显海说话,刘翠平把周显海挤到了一边。

    “哎哟,这丫头,看看这个头,这模样,这身段,绝对是……丫头,有对象没?”

    周显海一下子把刘翠平拉到一边:“快别丢人了,儿子现在是部队的人了,怎么见个姑娘就想着往家里拉啊。那个,小罗啊,对不起啊,乡下人,没见过世面,没吓着你吧?行了,小子,不多说了,,没事别老跟我们联系,安心在部队上多做事吧。”

    说完,老爷子直接就把视频摄像头交回给身边的人了。

    视频关掉了,周蒙好个尴尬,有点不好意思说道:“虎妞,对不起啊,我妈看见个姑娘就觉得好,更何况,像你这么优秀的。”

    “哈哈哈,没事,没事。蒙蒙,你要是总会这么夸人该多好?谁没事会见着你就想着揍你啊?”

    “喂喂,别过了啊,我是为我妈夸你两句,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好啊?挺大个姑娘,练就一身功夫干什么?脾气还坏,这也就是我妈不了解情况,知道我们一家三口加一起都打不过你,谁敢问你有没有对象啊?可别到时候讹上我们就不好办了。”

    罗长红一扬拳头,周蒙这回倒是挺爷们:“打啊,哥是男子汉,不会跟女人计较的。来,照这儿打,把哥给开了。来……”

    周蒙非但没有躲闪,反而是把头伸过去了。

    “哼,无赖!”罗长红鄙视了一下周蒙,猛然挺直身体说道:“周蒙同志,我们是现役国家防卫力量,因为考虑到你能为国防力量做出贡献,所以邀请你参加我们的队伍。”

    说到这里,罗长红稍稍缓和了一下口气。

    “尽管我们国家表面上歌舞升平,但国家安全问题实则是暗流涌动。我们随时要面临着牺牲,为了所有华夏人,包括你的父母,我的叔叔阿姨,我们责无旁贷!周蒙同志,我们是邀请你,而不是强求你,你有选择的权力,现在,签不签字,就看你的了。”

    这话真给劲,周蒙一时间有点血脉贲张的感觉。尤其是提到了他的父母,他仿佛觉得,自己签下名字,就是为保卫自己的父母而奋斗。

    刷刷刷,周蒙龙飞凤舞签了自己的名字,在每个名字上,都按了手印。

    罗长红检查了一番,把签好字的档案收好。

    “周蒙同志,你已经是我们特勤组临时编制的一员了,现在,我们要熟悉一下规章制度,进行必要的训练,然后尽快投入到工作中。”

    签了字,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只不过,周蒙万万没想到的是,需要熟悉的规章制度那么多。

    特勤组是军事编制,所有军队的规矩,都必须要学习。

    同时,特勤组还是个高度保密的单位,保密条例,外出标准,一条条下来,也幸亏周蒙有个计算机一样的大脑,不然,这些东西足以让他晕掉。

    周蒙的记忆力,让罗长红很是吃惊。

    考校完周蒙的各条例,罗长红宣布周蒙考核合格,领着周蒙到了操场。

    周蒙有点不详的感觉,问道:“虎妞,你把我领这儿来干什么?”

    “强调一下纪律,怎么称呼我的,难道忘了么?没有下次啊。咱们马上进行的科目是,站军姿。”

    “喂喂,等等。站军姿?虎……那个红红,我是临时工啊,我怎么还用站军姿?我就是个打扫打扫卫生,帮你们正式编制的人员拿拿报纸,递个毛巾什么的临时工,用不着这么正式吧?”

    “哼,只要进了军营,所有的一切就都要按照部队的标准来!每一个从军营走出去的人,都是头正,身直,目不斜视的正经军人。像你这样吊儿郎当的,出去不觉得给我们军人丢脸么?”

    周蒙一时间有点上了贼船的感觉,背条例什么的已经让他有些烦了,现在居然还进行站军姿的训练?

    要知道,周蒙可是参加过军训的,他知道站军姿是什么滋味。当个临时工遭这个罪,也太不划算了。

    “不行,我不站。站个军姿就能保卫祖国了?我来是要做事情的,不是来学这些花架子的。”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以保家卫国为己任。军人的战斗力,来源于铁的纪律,而铁的纪律则是从日常生活一点点小事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蒙蒙,听我的命令,立正!”

    “我不站,我不站,我就是不站!我要投诉,就一个临时工,至于像正式的那样往死里练么?”

    “投诉?好啊,现在你可以到楚裘队长那里投诉。知道他是怎么对付不听话的新兵么?抓起脚脖子把人给倒吊起来,新兵只要能坚持到他胳膊没劲了,就可以不听话。”

    想想那个傻大个,周蒙就感觉有些哆嗦。那家伙可是评书里经常描述的人物啊,双膀一晃有千斤之力,平常人让他一抓可不是就大头朝下了么?

    大头朝下的滋味可不好受啊,以周蒙的感觉,要是他摊上这样的待遇,估计不到两分钟就得投降。

    “你们这是不人道的,难道领导就不管么?”

    “管,当然管了!遇到类似的事情,领导怎么能坐视不理呢?一定会对当事人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

    “啊?就批评教育啊,没有别的处罚手段?”

    “只要没死没残,也就是批评教育。领导也会充分考虑到基层干部工作中的难处嘛,就像碰上你这样的刺头,不上点手段行么?蒙蒙,你是想听命令么?还是想尝试一下楚队长的野蛮训练速成法呢?”

    周蒙一咧嘴,想了一会儿说道:“红红,还是跟你训练吧。喂,咱们可是以情侣身份在一起生活了不少时间啊。那个,训练的强度,能不能适当考虑一下我的具体情况?”

    罗长红浅浅一笑,把武装腰带解下来,说道:“没问题,我会考虑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