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三章绝密4267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7本章字数:3046字

    对于武装腰带,周蒙的印象太深了。

    刚上大学军训的时候,来学校进行军训的教官,手里必备利器,就是它。

    其实,军训的教官倒是很少使用武装腰带这个利器。只不过,凶神恶煞一样的面貌,野兽咆哮一般的口令,让一帮刚上大学的小屁孩,人人自危,只能乖乖听话。

    有些东西,周蒙没亲身经历过,但他是知道的。

    一个新兵成长为一个高度服从纪律的合格军人,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靠说服教育?见鬼去吧,要是说服教育万能的,可以把警察军队都解散了,培养一大批马云似的人物,立马世界和平!

    打,是塑造听话,或者说是服从命令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

    不听话就打,打到你听话为止。其间再加上十分感染人的思想教育,效果奇佳。

    从新兵到老兵,有个性的个体莫不经历这个过程。

    当然,也有听话的少挨打或是没挨打。但一般来说,这种没挨打少挨打的兵,因为没什么脾气个性,反而不被上级重视看好,终其军旅生涯,也只能是普通一兵。

    罗长红手里拎着武装带,那可不是摆设,绝对是要打人的。

    军营当中,没有社会上什么法治人权那一套。这里是崇尚力量的地方,有本事打别人,出头。没本事打别人,老老实实听话。

    军队是要保卫国家的,需要的是一群高度服从的能够撕咬来犯之敌的群狼,而不是座谈礼仪的绵羊。

    一个人成为一个军人,实际上,就是把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有思想节操,纪律严明,但又崇尚暴力,合理使用暴力的人。

    周蒙很快认清形势,现在对他来说就两种选择,一个是乖乖听命令,在一个就是打倒罗长红,然后十分霸气对她说老子就是不想练。

    第一种想法,要接受残酷的训练。而第二种想法,则是梦想了。虽说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但最好别在罗长红的身上有这种梦想,被其一下子打翻在地,那可是随时随地,绝对真实能发生的事情。

    哼,行大事者不拘小节,当年韩信还有胯下之辱呢。今天让你训练,是因为看你是老兵的身份。

    周蒙狠狠阿Q了一番,表示愿意训练。

    训练强度果然没有辜负周蒙的期望,尽管就是一些立正,稍息,向左向右向后转,齐步走之类的日常动作,可一加上要求,那滋味就不是人受的了。

    尤其是站军姿,一站就是两小时,身体各部分必须按照标准之外,眼睛必须正视前方,眨眼的频率都被控制着,让周蒙都有些后悔签字了。

    一天折腾完以后,晚上是罗长红单独给周蒙进行思想教育。

    本来周蒙老老实实听着就行了,但罗长红讲的经典爱国主义教育事件,她提个头周蒙就能把所有的事件经过全讲出来,还进行了长篇大论的发挥。

    最后周蒙得出结论,这样的思想教育就省省吧,我的思想已经无限向组织靠拢,太累了,好好休息成么?

    罗长红当然辩驳不过周蒙,但她有最好的解决办法,暴力。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但绝对能够解决你。

    罚坐!保持军人规定的坐姿,一小时!

    军营中的刺头个性是怎么被磨掉的,就是在这样野蛮的手段下一点点被磨平的。

    连续五天,周蒙感觉自己像是在地狱历练一般,他甚至动了要好好收拾罗长红一顿的念头。不过,在流氓的苦苦劝导之下,终于放弃了这个念头。

    到了第六天,周蒙睡梦正酣,听见了罗长红的起床命令。

    周蒙一个高蹦起来,发现天色很黑,但他没有抱怨犹豫,而是马上闪出了一个念头,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紧急集合,马上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整理好内务。

    一出门,罗长红的扮相把他吓了一跳。

    罗长红全副武装,头盔,夜视仪,冲锋枪,野战背包,一幅开赴战场的样子。

    周蒙一咧嘴,在华夏,尤其是在滨海这样的东南沿海地带,打仗很显然是不现实的,难道,要进行长距离武装越野的训练?

    跟武装越野比起来,之前接受的训练都是小菜一碟了。

    周蒙按照新兵礼仪敬礼报自己的身份,然后请求指示。

    罗长红单手扶着枪托,给周蒙还了一礼:“别说话,跟我走,开会。”

    开会?特么的,大半夜的去开会?什么事情这么紧急啊?等天亮开会行不行?知不知道打搅人睡眠是很没……

    到了外面,周蒙一下子被外面的场面给震住了。

    夜半时间,本应是官兵们休息的时间,可外面的所有甬道上,全部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

    这些士兵,一个个如泥塑石雕一般,一股说不清楚的感觉,就好像是渔网缠身一般,让周蒙浑身骤然一紧。

    “跟紧了。”罗长红发现周蒙的脚步慢了,赶紧提示道。

    话音刚出口,就听见一声低沉的声音响起;“口令!”

    “山雨。”罗长红说出口令,一点也没停留,带着周蒙直奔空军基地的办公楼走去。

    周蒙越走越是心惊,在空军基地站岗的战士数量,已经明显超出了基地本身人员的数量。难道,这些站岗的战士中,还有兄弟部队调来的战士?

    空军基地的办公楼前,扯起了警戒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真有敢闯警戒线的,那真是格杀勿论啊。

    警戒线后,是楚裘带领的猛虎小队执勤。

    哪怕是罗长红要过警戒线,也要出示证件。

    周蒙刚要跟着过去,一个战士拉住他,用探测仪在他身上扫描了两遍,才把他放进去。

    罗长红带着周蒙,又经过了两道哨卡,才到了临时征用的小型会议室。

    “报告!”罗长红在会议室门前高声喊道。

    凌寒开了门,看看罗长红和周蒙,示意他们进来。

    在小型会议室中,专门有一个仅供高级军官开会使用的超小会议室。

    凌寒把罗长红和周蒙领进来,向坐在主席位置的人敬礼道:“将军,罗长红周蒙到位,请指示。”

    将军?周蒙浑身一震,将军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并没有实际意义,因为他对将军的感受,仅限于影视作品中。

    作为一个战士,哪怕是临时工,能够见到将军,而且是面对面的,绝对是一种光荣。

    周蒙感觉自己的敬礼都有些呆板,就好像是上小学第一次见到严厉的老师一样。

    曲墨阳,第二特勤组综合管理直接领导人。

    军衔,少将。

    这位将军肩上的将星,那可是实打实军功积累起来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西南边陲的教训猴子的战争中,隶属特战部门,深入敌后抓舌头,刺杀敌方高级军官,屡立战功。

    每一个战功的背后,都是一场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曲墨阳,是绝对能够对得起肩上的那颗灿灿将星的老兵!

    “都坐吧,开会。”曲墨阳目光扫了众人一眼,周蒙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那眼神,绝对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才会有的那种摄人心魄的感觉。

    “今天跟大家要公示的是绝密档案,编号4267,保密年限,一百年。大家都知道保密纪律,我不想重复了。”

    在曲墨阳说话的间隙,周蒙这才注意到,参加会议的人并不是很多。除了曲墨阳之外,还有三个生面孔,再加上他,凌寒,还有罗长红。

    曲墨阳一挥手,一台投影设备工作,在会议室的投影屏幕上,出现了一组照片。

    阿拜斯!

    周蒙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的这个人,更让他吃惊的是,阿拜斯还穿着上世纪三十年代德陆军军服。

    从画面表现出来的质感,绝对不是ps的照片,而应该是老旧照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老旧照片中的人,是阿拜斯的祖辈?

    画面一闪,又一个人的一组照片出来了。

    看照片上的人,有着明显的北高加索人种的特征。同样的,这个人的照片,有现代高清画质的照片,也有上世纪比较粗犷的黑白照片。

    曲墨阳对凌寒示意,凌寒马上走到了投影屏幕的旁边。

    “各位,这就是4267绝密档案的核心机密。两组照片上的人物,是两个人,都是超乎了正常现象,超越了我们正常认知的理解范围。”

    第一个人,阿拜斯,其档案在上世纪二战结束后的国际军事法庭历史档案中找到,其真实姓名,冯·布扬。

    上世纪三十年代,冯·布扬响应元首号召,参加了军队。

    后来,因为其特殊的表现,被遴选入德国超自然探索机构,成为了这个准军事组织的一个小头目。

    在超自然探索机构中,冯·布扬表现突出,成为行动队的队长,晋升为少校军衔。

    超自然行动队的队员,都会有自己的代号,而这个冯·布扬的代号,就是阿拜斯。

    二战结束后,战败国受到了彻底的清算。所有被逮捕的人,几乎都受到了严惩。

    但是,冯·布扬,也就是阿拜斯,在当时的绝密档案中有这个人,却是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