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章非常严重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8本章字数:3017字

    啪!许一林狠狠一拍桌子:“周蒙,到了这一步你还敢狡辩!你知不知道,你给组织上带来的多大的麻烦!”

    “喂喂,说话给我客气点啊。我不都已经说了么,我是临时工,不用像正式编制一样还要打报告辞职,我一句话就等于是辞职了。我现在的身份就是老百姓,你再敢对我拍桌子,当心我投诉你啊。”周蒙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许一林的脸一下子绿了,这种情况,在他的工作经历中,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周蒙,现在跟你谈话,是组织在挽救你,知道么?你如果不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就是自绝于组织,自绝于人民!”

    “啊?照你这意思,我的问题没那么严重,有挽回的余地啊?咳,你倒是早说啊,我承认错误还不行么?”

    许一林真的快疯了,他说那句话是想稳定住周蒙的情绪,谁知道周蒙居然顺着杆往上爬。看样子,周蒙非但装傻充愣,而且还混淆视听。许一林现在心里只有一句话,天下怎么还能有如此无耻之徒!

    “周蒙,你不服从命令不说,还到米军航母编队上做了捅破天的事情,这些,你以为承认错误就能够一笔勾销么?”许一林脸色涨红,真有点想要咬人的意思。他想明白了,现在得赶紧把话题引入到正轨,不然,非让周蒙绕进去不可。

    “许领导,按照你说的这么严重,我还有挽救的余地么?你这样说可不对啊,别给我扣帽子啊,我到米军航母上没干什么大事,不就是偷点东西么?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偷盗怎么也不至于判死罪吧?”

    许一林真的有点怀疑人生了,我们的队伍中,怎么就混进了这样的人才!

    “偷盗?你偷的是什么东西?又干了什么?那能以偷盗罪论么?”

    “哦,我还在航母的指挥室里撒点病毒,但那是为了偷东西,属于偷盗的完整证据链,之后,我又扔了两颗导弹,但那导弹是我偷的东西随身携带的啊,属于易消耗品,我承认。算起来,我就是把偷的东西都损坏了,两项加起来,不够死刑吧?”

    许一林实在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周蒙,你知道不知道,米军已经指名道姓对我们提起了强烈的抗议。你可真行,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是不是?你去干坏事,居然把自己的真名报了出来,人家还有影像资料佐证,我们想不承认都不行。”

    “啊,原来许领导指的是这个啊。这一点我承认,确实是我考虑不够周全,不该跟万恶的米帝报真名,我发自肺腑承认错误,以后一定会注意!”

    “以后?你还想着有以后?……不对啊,周蒙,你少给我岔开话题,咱们现在讨论的根本就不是这个事!”

    周蒙乖乖道:“哦,那是什么事啊?请领导指正,我洗耳恭听。”

    许一林愤愤喘息了一口,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思路完全被打断了。

    “周蒙,你知道你给米国的航母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么?”

    “一架轰炸机,也就是一亿多米金,两个导弹,也就是几百万米金,还有撒病毒造成的系统修复,有个十几万米金撑死了。”

    “这些只是账面上的损失,因为航母趴窝了,一个舰队等着支援,我们这边,光是进行人道救援,就已经给出了近千万的物资。”

    “哦,那是肯定的。许领导,不会让我赔吧?我可没钱,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周蒙,你简直太嚣张了!你知不知道跟谁说话?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后果有多严重?”许一林真的很想跳过去狠狠把周蒙踩在地下,不断摩擦。

    “靠,说那么严重干什么?组织有政策,国家有法律,我的事情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你费那么大的事,跟我一个临时工计较什么啊?该抓抓,该判判,你觉得我嚣张,我还觉得你态度恶劣呢。”

    许一林真想把桌子给掀了,憋了半天,跟吴楚曳商量一下,两人离开了这里。

    “喂喂,别走啊,把我自己扔这算什么事啊?”周蒙想要引起注意,可没人搭理他。

    周蒙看看四周,除了这些简单的桌椅以外,什么都没有。

    正想起身出去看看,却见房门一响,罗长红走了进来。

    “蒙蒙,你心情不好?”罗长红平静问道。

    “没什么心情不好的,我自己干的事自己清楚。既然干了,那就要杀要剐随便!我都一个豁的出去的人了,别给我整个做思想工作的啊。就算是在我离世前挽救一个堕落的灵魂,也别弄个光会吹胡子瞪眼的人啊。”

    “哼,说着说着你还一身的理了?你说你离世,咋的?想不开想自杀啊?没人拦着你。地球少了谁都照样转,就缺你一个很有喷子潜质的牢骚青年么?”

    周蒙听了不觉眼睛一亮:“红红,听你的意思,我好像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了?我还以为这么大的篓子,估计得以死以谢天下。既然不用死了,那我肯定是承认我自己犯下的错误,深刻检讨,坚决剖析思想中三观不正的地方。虽然我只是个临时工,但我也有进步的要求啊。”

    “蒙蒙,我倒是觉得,对你这样的就得好好进行一下教育。而且,思想教育一般不会能拯救你,需要点强制措施才好。先狠揍一顿,然后小黑屋里关上一个月,再然后扔野外进行一个月的野外生存训练,看你老不老实。”

    “我靠,你这也太狠了吧?咱们两个那是什么关系,恋人啊,要不惜鲜血和生命维护对方的,你可倒好,把我往死里整啊。对了,红红,这是什么地方?你没有别的任务了么?”

    罗长红的眼里有了一丝失落的神采,她告诉周蒙,现在是在燕京卫戍部队的营地。

    周蒙震惊了,他这得是昏迷了多长时间啊?从南海那么遥远的地方,一下子干到了华夏首都,这么长的路线,就算是飞机转运,所用的时间也是个巨大的时间数字啊。

    特勤组的这次山雨行动,实际上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首先,是知道了荣耀列岛是干什么的,其次,也确实是摧毁了荣耀列岛。

    不过,整个计划行动中出现了太多的意外,不但是上级不满意,就是特勤组自身,也是非常不满意的。牺牲了两名优秀的战士不说,还出现了周蒙抗命事件,之后又搞了个具有国际影响,无比恶劣的事件。

    事件是周蒙搞出来的,但这笔账肯定是算在特勤组头上,因此,特勤组陷入到了风口浪尖之中。

    老米这一回可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如疯狗一般提出了措辞严厉的抗议,指责华夏方面卑鄙无耻下流,已经达成协议的事情,居然还能给破坏掉。

    鉴于华夏方面背信弃义,老米除了表示抗议以外,提出了两点要求。

    首先就是赔偿问题,对华夏方面给老米造成的经济损失,除了应该给予等价的赔偿外,还需要补偿舰队因此而产生的其他损失,再加上精神损害赔偿。

    第二个要求,也是核心的要求。

    米方要求把周蒙交给米方处理,由米方来严惩肇事者。

    华夏方面的军方协调人员,对发生这样不幸的事件深表遗憾。

    同时,协调人员表现出了积极的态度,一定会对此次事件负责到底。

    协调人员希望米方珍惜华夏和米国长久以来建立的深厚的友谊,本着友好协商,合作务实的态度共同处理这一事件。

    协调人员首先表明的态度是,当事人周蒙铁定是要严惩的,但不能交给米方处理。毕竟,周蒙是华夏人,而且是已经辞职的临时工,对于本国公民在公海上所犯的错误,应该以华夏的法律法规进行裁决,交给受害一方处理,国际上没有这个先例嘛。

    至于赔偿问题,好说,可以用等价原则协商。

    华夏方面先给了老米的舰队一些必要的补充物品,然后接着谈判。

    赔偿肯定是要赔偿地,但是,需要一系列的认定对不对?

    你们那个轰炸机,说一亿五千万就一亿五千万啊?加上折旧什么的,值不了那个钱。还有,相关的损失费用,不能按照米国的采购价算,而应该参照附近海域第三国的采购价格计算。

    所有的费用列表,我们肯定会一一核实,然后要报批,绝对会一一落实到位的!

    讲完了这些,协调代表忽然抛出了一个建议。华夏方面,获得了计算机跟人体互动影响的技术,也是就特勤组在使徒算计周蒙的时候得到技术。可不可以拿这个技术,来弥补米方的损失?

    老米当时快气疯了,这是米方情报机构跟华夏方面的合作意向啊。

    米方情报机构拿出情报跟华夏分享,华夏方面承诺了获得技术要共享,现在居然拿从雅安荣耀那里获得的技术作为条件,来作为赔偿抵价,还有比这更无耻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