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四章酒品超级差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8本章字数:3018字

    罗老一瞪眼珠子,对祥子老人的话显然是强烈不满。

    眼看老朋友指望不上了,罗老把眼光转向了周蒙。

    “周蒙,你可要坚定立场啊。你说,家里来客人了,是不是要喝尽兴才好?你可想好了再说,这句话,除了含有同是军人战友的纯真感情外,还有组织对你殷切的希望。你说,喝多少合适?”

    周蒙真有被逼上悬崖的感觉,半晌,懦懦道:“既然都说出了纯真感情和殷切希望了,那我还能说什么?按照罗老您的意思办呗。”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怎么也不是当叛徒汉奸的料。小景,一箱茅台,快,执行命令!”

    景一满看看罗长红,摇头示意,我可真没办法了。

    罗长红气得过来就要揪周蒙,周蒙十分麻利躲到了罗老的后面。

    在罗老的袒护下,周蒙没有收到罗长红的虐待。但是,很快,周蒙就要为他那句按照罗老的意思办付出代价。

    一箱茅台先上来,罗老也不去指挥别人,自己把酒箱打开,六瓶茅台取出,一字排开,所有的瓶盖也都开启,刚上来一个菜,罗老马上一挥手,让大家都满上。

    按照酒桌上的规矩,应该是主人劝菜,然后再开喝。

    罗老不然,才上来了,大家先喝个暖胃酒吧。

    咕咚一口干掉一杯,还不算完,再一圈满上,一瓶茅台可就有点见底了。

    菜前三杯酒,天下任我走!

    罗长红和他师父打死不喝了,罗老很自然就把注意力集中到周蒙身上。

    周蒙跟着干了三杯酒,就感觉肚子里像是火炭烧的一样那么难受。尤其是茅台这样的酱香酒,对他这个喝惯了醇香型酒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折磨啊。

    一道菜三杯酒,这是罗老铁定的规矩,周蒙还没等到第五道菜上来,就已经感觉不行了。

    “罗老,我真的不能喝了。”周蒙本想舍命陪君子,但喝酒这东西,不是舍命就能陪的。

    罗老的酒兴上来了,真的就像祥子老人说的那样,酒品不咋地,爱灌人酒。

    “周蒙,你在那个实验室出来,有人觉得应该调查你,是不是泄露了国家机密。我就说,一个能出来上米帝航母上偷轰炸机扔导弹报复的人,能是叛徒?你说,你应不应该跟信任你的战友喝上一杯?”

    周蒙真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祥子老人都说了,罗老人品没的说,酒品不能说。罗长红也不让拿这么多酒上来,自己犯什么贱啊?这下可好,真的有点类似那句网络名言,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

    六瓶茅台,罗老自己干掉三瓶,周蒙两瓶,罗长红和她师父一瓶,这酒喝的,用昏天黑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六菜一汤,只有第一个菜全被吃了,第二个菜吃了一半,剩下的基本上没动筷子。

    罗老抱着酒瓶子开始讲故事唱歌,周蒙的脑袋不断往下沉,有点要往桌子底下拱的意思。

    罗长红一看,忍不住叹气,叫来了景一满。

    “景叔叔,还得麻烦您叫人收拾收拾,等我爷爷酒醒了,一定要把方阿姨叫过来,也只有方阿姨能够好好约束一下爷爷。周蒙,你给我起来,你不是喝酒挺爷们么?现在装什么死啊?”

    周蒙迷迷糊糊被带走了,朦朦胧胧中,他感觉有人把它弄到床上,不一会儿,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蒙忽然间感觉脸上一凉,他马上惊醒过来。

    罗长红端着一盆水,拿湿毛巾正给他擦脸呢。

    都说好酒不上头,全特么的扯淡!周蒙现在就有种头痛欲裂的感觉。

    “我的包呢?”周蒙被自己的声音都吓了一跳,因为喝酒的原因,嗓子受到了一定的伤害,发出的声音都变了。

    “包?你想干什么?想逃跑啊?你不是挺能喝的么?接着喝啊。我们家别的没有,茅台有的是。”

    “算了,别人喝酒是享受,在你们家喝酒,那是要命啊。我还是赶紧跑吧,你爷爷,那真的是爷啊,灌酒没商量,我怕我再在这待一天就小命不保了。”

    “哼,还算是你识相。你不用担心了,我爷爷正被方阿姨进行思想教育呢,估计最近三个月之内,是别想喝酒了。”

    “方阿姨?思想教育?红红,这个方阿姨,是不是你爷爷的……”

    周蒙猛然意识到不对,老相好三字没敢说出来。

    “想什么呢?你的思想怎么这么不健康?方阿姨以前是我爷爷的私人护士,在我爷爷被下放的时候,一直不离不弃,那时候条件不好,我爷爷在战争中还受过伤,差点就过去了,是方阿姨精心照顾才挺过来的。我爷爷一直把方阿姨当亲人加上救命恩人,明白了吧?”

    “啊?这么高尚纯洁啊?”

    罗长红照着周蒙的肚子就是一巴掌:“都跟你说的这么明白了,你怎么还是往歪的地方想啊?起来,我师父要见你。”

    周蒙爬起来下床,这才环顾四周,最后说道:“红红,看这房间布置典雅有致,床铺间幽香扑鼻,不会是你的闺房吧?嘿嘿,咱两还真是有缘啊,怎么都能睡一张床上。”

    “呸,你嘴里能吐出象牙才怪了。”罗长红并没有生气,反而跟周蒙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

    “对了,你不用上班啊?”周蒙一边下地一边说道。

    “我正在停职反省,拜你老人家所赐。最悲催的就是组长了,一边工作,一边还要接受调查,进行队伍的整顿。”

    周蒙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一切,似乎都跟他有关。

    脚一踩地面,周蒙感觉腿有点发软,过量饮酒,真的是害人不浅啊。

    罗长红过来扶住周蒙,搀着他走到了大院。

    祥子老人正在大院里打太极拳,一看周蒙和罗长红来了,便收住了架势。

    “前辈好。”周蒙轻轻推开搀扶自己的罗长红,深深一躬道。

    “呵呵,不必客气。你叫我祥叔就可以了,我的真实姓名,连我自己都忘了哟。”

    “祥叔,听红红说您找我有事,您有什么指导,尽管吩咐。”

    “不用这么客气,来,周蒙,坐下。”

    院子里摆好了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在祥叔的示意下,三人分别落座。

    “来,把手伸给我。”祥叔对周蒙说道。

    周蒙不明所以,把手伸给了祥叔。

    祥叔伸出除去拇指之外的四指,搭在了周蒙的手腕经脉上。

    半晌,祥叔放开了周蒙的手腕,叹息道:“奇迹啊,奇迹,没想到,人类居然能够通过自身的研究来达到修炼的结果。”

    周蒙有些懵圈,他不知道祥叔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祥叔看周蒙一脸疑惑,便把他到这里的来的前前后后说给了周蒙听。

    谈话有些天马行空的味道,祥叔先给周蒙介绍了有关异能的一些历史发展情况。

    在华夏的历史上,有关于奇人异事的记载不胜枚举。其实归纳起来,有很多的都是涉及到一个存在,那就是异能人。

    异能人这个词语,按照字面上的解释,就是拥有特殊功能的人。引申出来,就是异于常人的身体功能,能做到常人所做不到的事情。

    按照这样的定义,现实中很多人能被划归到异能人的行列中。

    异能人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生而具有的异能,比如有的人在视觉上有特殊的能力,能够隔着障碍物看到障碍物后面的东西。还有的人,能够通过自身的暗示,释放出火焰的能力。

    再一种情况,就是通过艰苦的修炼,获得异于常人的异能。

    远古时期中,异能人层出不穷,那是因为在和险恶的生存环境斗争中不断累积出来的自身能力进化。如果一直保持这个势头,人类人人成为异能人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可接下来的人类发展,偏离了这个轨道。

    人类在漫长的进化当中,发现通过智慧来改变自身的生存环境,远比自身获得能力要轻松得多。

    所以,之后的人类发展,就成了智慧的不断延伸发展。

    因为智力的不断累积叠加,慢慢就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人类可以利用智慧来改造世界,使之改造后的世界为自己服务。

    智慧的增加,让人体少了很多跟自然相接处相斗争的机会,因而,人体的很多原有的功能在弱化。

    而修炼,则是人类另一种使自身强大的法门。修炼是脱胎于远古时期获得异能的艰苦方式方法,被人们总结整理,成了一套套修炼的法门。

    利用这些法门修炼的人群,根据自身修炼的体系系统,成了一个个宗派。

    在发展的过程中,因为修行太过艰苦枯燥,有很多宗派投身世俗,慢慢被智慧世界同化,许多的修炼法门也就此绝迹了。

    异能的修炼,在历史上曾无限风光。在华夏春秋战国时代,达到了一个巅峰。

    道家就是异能修炼可以称得上是老祖的李聃,集合了异能修炼众多法门思想,形成的一套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思想理论体系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