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六章有组织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9本章字数:3055字

    周蒙面前的人轻蔑地笑了一下:“咋的,听你的意思,好像是你不想跟我们走就能不走了是不是?”

    这人没有注意到,周蒙手不经意的往兜里一揣,已经把手机录音功能打开了。

    周蒙十分老实问道:“这位同志,你说你是警察,给我看看证件好么?”

    “小子,我们对你客气是因为你没犯什么大事,别给脸不要啊。看见车牌没,警用标志,这就是身份的证明!赶紧上车,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哼,这年头,假的东西太多了。就这车牌,我二百块钱能弄到好几个。我看看你们证件怎么了?警察法可是有规定的,执行公务的时候必须要随身携带有效证件。而且,在没有穿正式警服的情况下,必须要出示正规证件。”

    “小子,话多了啊,赶紧上车,不要逼我们采取强制措施。快点上吧!”周蒙身后的那个人有点不耐烦,按住了周蒙的脖子就准备往车里推。

    周蒙一晃脖子摆脱了控制,大声道:“你们是想绑架我是不是?这里可有监控啊,你们再不出示证件,我可采取必要措施维护自己的权力了。”

    “靠,你小子想拒捕啊。”周蒙身后的警察看样子性子比较急,抓住周蒙的衣服就准备把周蒙撕扯进车里。

    周蒙前面的人一摆手,狠狠看了周蒙一眼,掏出证件说道:“看清楚了,我是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齐国壮,那个跟我一样的身份,李荣。你既然知道自己没犯什么大事,跟我们走一趟配合一下工作不就完了么?”

    “那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要跟你们走啊?省厅刑侦总队,这可不是开玩笑啊。”

    齐国壮也有点想把周蒙先揍一顿再说的意思了,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接到报警,昨晚你在好运来跟人发生冲突,我们带你去核实情况。走,上车。”

    说着,齐国壮和李荣两人猛地搭住了周蒙的两条胳膊,要往车里塞。

    周蒙拼命挣扎,大叫道:“不对,你们撒谎,好运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民事案件,根本就不归你们刑侦总队管,你们这是越权!不,你们肯定是有别的目的的。放开我,你们这是非法执法加上野蛮执法!”

    李荣火大了,腾出一只手,照着周蒙的胸口就是一拳:“小兔崽子,老实点,刑侦总队的人办案你也敢反抗?反了你了,不给你点厉害的,你还真以为我们是吃素的?”

    “打人了,打人了!我警告你们,我是现役的临时编制军人,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周蒙一边调整身体的姿势,一边准备伺机反击了。

    “嚯,还临时编制,不就是临时工么?你就算是正是编制又怎么样?真的想实试试施手段啊。”李荣一松手,飞起一脚,踹在了周蒙的腹部上。

    周蒙借着李荣这一踹的力量,身体猛然向旁边一冲,齐国壮那里禁得住两下的合力?一下子把周蒙松开了。

    砰,周蒙摔倒在了地上。

    “好好走一趟不行么?非得挨点打就舒服了?”李荣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伸手想要抓周蒙。

    周蒙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蚯蚓降龙!

    立掌如剑一般插上了李荣的咽喉,李荣顿时如面条一样软软倒了下去。

    齐国壮见状吃了一惊,上前要解救李荣,却见周蒙向前探了一步,一记亢龙有悔,击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周蒙对这个人印象还算不错,没有使出全力。饶是如此,齐国壮也是连退好几步,四仰八叉倒在地上。

    “你,你想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袭警的罪名可是很重的。”齐国壮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好惹的,闹了半天,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啊。

    周蒙哼了一声,掏出手机,把刚才录下的音频编辑,发送了出去。

    “你,给我老实呆着,你敢起来,我就不客气了。”周蒙指着齐国壮说着,用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罗长红同志么?我有重要情况要跟你反映。”

    电话那端的罗长红,一脸懵圈,她真的不习惯周蒙这么说话。

    “师弟,你没事吧?”

    “罗长红同志,请注意你对我的称呼。我是向组织反映问题,不是跟你谈论私人问题的。”

    “……好吧,你说吧,什么问题?”

    “我问你,我是咱们组织临时编制的人,那算不算是组织的人?”

    “你有病吧?没事找事吧?你当然是组织的人了……对了,你是不是干什么坏事了?干了坏事,那可就不一样了。”

    “我干坏事?是坏事找上我了!今天,有两个自称是省刑侦总队的人,无故要带我走,我跟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并且表明了身份,他们却是动手打我。我就问问,咱们组织管不管这件事情?”

    “等等,周蒙,我脑子有点乱,你这都是什么陈述啊?听你的意思,你是跟警察起了冲突?我可告诉你,咱们是纪律部队,对于军纪要求极为严格。上次我还是执行任务,让你投诉都被处分了,你想想打架会是什么样的处分。”

    “照你这意思,我无故挨打就得挨着了?”

    “这是什么话?咱们要是无故受到挑衅挨打,那肯定是要以雷霆之势回应的啊。要是这样的情况,咱们的潜规则是必须打赢,输了可是丢不起那人啊。”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没给组织丢脸,我已经把打我的人放倒了。”

    “啊?周蒙,你还是打架了!我可告诉你啊,咱们对打架的事情规定极为严格,你别想着打架让组织出面给你摆平,要是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你是被逼出手,是要受到纪律处分的。”

    “证据我早就发给你了,你没看见音频文件么?我是受害者!到了这个时候,组织要是不帮我,那我可就真的没地方哭了。”

    “啊?音频文件是证据啊?周蒙,我怎么觉得这事情有点不对呢?你是不是……”

    周蒙打断了罗长红:“赶紧听听证据吧,听完之后,你再下结论好不好?罗长红同志,你怎么不相信自己的同志呢?我是不是该怀疑这组织也太不靠谱了?我跟别人说我是有组织的人,别人不屌也就算了,你这样可是让我很心寒啊。”

    “你给我闭嘴吧,谁不靠谱啊?我让你害得还不够啊?怀疑一下不行啊?行,你等等,我听一下文件。”

    罗长红挂了电话,把音频文件听了一遍,马上给周蒙打了回来。

    “你在那老老实实呆着,马上给你解决问题。”

    周蒙挂了电话,看看还在昏迷不醒的李荣,把眼睛转到了齐国壮的身上。

    “是鲁仲言让你们来的吧?”周蒙淡淡笑着问道。

    齐国壮听到了周蒙打电话,他隐隐感觉到了不安,听周蒙这么问,他想了一下,摇头道:“不是,我们是下去视察基层办案时,发现了有人报案,说你昨晚跟好运来夜总会起了冲突,但没人办理。我们就感觉办事效率太低,就过来想把你带回去结了这个案子。”

    “呵呵,当我是三岁小孩?你们这个身份办派出所都不愿管的民事案件?而且,你们到了神农大厦,马上就找到了我,没有技术手段行么?是用手机定位吧?手机定位不会精准到房间的。神农集团有人给你提供具体地点对不对?”

    “你,你……”齐国壮顿时目瞪口呆,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一切确实是如周蒙所说。

    对于外行人,打破脑袋也未必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对周蒙来说,这一切就都不是事了。

    齐国壮两人进入神农集团,表明身份就直接到沈默衣办公室,肯定是有详细的情报来源啊。要知道,神农集团内跟沈默衣不对付的人太多了,鲁仲言是绝对知道这一点的。

    周蒙当时跟齐国壮两人走,确实是不想连累沈默衣,但更多的是想要反击,不给点厉害的尝尝,谁知道你不好惹?

    过了能有十几分钟,刺耳的警笛声由远及近抵近。

    两辆警车生猛停靠在周蒙不远的位置,十几个警察鱼贯而下。

    陈建民亲自带队,来到了这里。

    “大队长,我要报案,有人无故殴打我,喏,就是这两个。”周蒙笑吟吟说道。

    陈建民把周蒙拉到一边,小声道:“周蒙,你就别特么在我面前玩虚的了,刑警队的兄弟可都是把你当成自己人,咱们市局也都把你当成警属,咱们警属,可不能做出格的事情。”

    “出格的事情?来,你听听,到底是谁出格?”周蒙把录音给播放出来了。

    陈建民听完,一把把手机抢过来,把音频文件删掉了。

    “周蒙,老弟,别闹了好不好?刚才公安部直接越级把电话打到局长那里,让我们调查清楚情况,咱们调解处理行不行?周蒙,上回你黑进省厅内网,王局可是顶着巨大的压力给你压下来了,就算是这两个对不起你,你也得考虑考虑咱们市局的兄弟吧?”

    周蒙震惊了,组织太给力了,直接公安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