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七章疏不间亲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9本章字数:3000字

    鲁仲言的行为,确实是让周蒙有些恼火了。

    按照周蒙的想法,是真想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不过,周蒙也不能不考虑到,鲁仲言是胡能静和沈默衣自小到大的玩伴,真的把事情闹大了,在这两人面前还真不好交代。

    同样的道理,鲁仲言也没有对周蒙采取激烈的措施,也是因为顾忌了胡能静两人跟周蒙的关系。所以他才先是借着救命之恩的借口用钱收买,想借着社会闲散人员的力量想把他吓退,不成之后再让体系内的人把他带走。

    严格说起来,这些行为没准备要周蒙的命,就是阻止他去宝丽大酒店。用滨海的话来说,这样的行为就是癞蛤蟆上脚面,不咬人膈应人。

    周蒙向组织求助,就是想震慑一下鲁仲言,别以为就你有组织,俺也是有组织的人。

    只要谁也奈何不了谁,周蒙就有回旋的余地。

    没想到,组织太生猛了,直接找到人家最顶级的上司了。

    周蒙可以让鲁仲言下不来台,但滨海市局恐怕会跟着受到牵连。

    滨海市局最起码在他鼓动群众打小偷和黑进公安内网上,做得挺厚道的。所以,滨海市局会受牵连是他不得不考虑的。

    想到这里,周蒙对陈建民说道:“陈队,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就不跟他们一般计较了。”

    说完,周蒙转身对齐国壮说道:“今天是陈队的面子关着,我也就不闹了。回去告诉鲁仲言,别再弄猫三狗四的小伎俩,没意思。想跟我抢女朋友,先掂量掂量自己的道行够不够。我把话撂这儿,让他最好祈祷我别出什么事儿,不然,我都会记在他的头上,我会上门的。”

    “周蒙,这话就没意思了啊。干什么?恩怨冲突要自己解决啊?那要我们警察干什么?你放心,你有什么事,咱们刑警队的兄弟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怎么说,小胡也是刑警队的人吧?你是刑警队的女婿,是警察家属,咱们得注意警属的形象啊。”

    “行行,陈队,我服了。我保证有事找警察行不行?你们忙吧,我还有事情,回见啊。”

    周蒙说完,也不管陈建民他们怎么善后,直接就回到了沈默衣那里。

    沈默衣什么事情都没干,在那里急的团团转。

    看见周蒙回来,马上问道:“没事了?这么快就回来了?我刚才打了好几个电话,都说管不了,你是怎么回来的?”

    周蒙懒洋洋坐在沙发上,摆了个极其惬意的姿势说道:“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我没犯什么事。在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情况下,人家就把我放了,就这么简单,你忙你的吧,我先睡会儿啊。”

    “睡睡睡,你知道我刚才有多着急么?你怎么这么没心没肺的?”

    “默衣,你还能让我怎么样啊?你关心我我知道,我都恨不得以身相许,只是此身已有归属,咳,恨不相逢未嫁时啊。”

    “周蒙,你现在怎么变得油嘴滑舌的?人家都是越混越知书达理,你可倒好,越混越没脸没皮。”

    “默衣,行了,别扯这些没用的了。让你这么一折腾,我都不困了。对了,最近神农集团里没有什么风吹草动吧?”

    “风吹草动?你什么意思?最近都挺好的,大家都为了神农集团上市的事情一起努力,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谁要是敢闹出不和谐的声音,估计会被所有人共同唾弃的。”

    周蒙点点头,沈默衣所说的,最起码是表面现象。

    没错,神农集团酝酿上市,谁在这个时候闹腾,基本上会成公敌的。因为上市就意味着有原始股,有原始股就意味着财富会翻着倍往上增加,人人都会分一杯羹,闹事就等于是做断人财路,是非常忌讳的事情。

    但通过齐国壮李荣两人进入神农集团就找到自己这件事情上,周蒙可以判断出,神农集团的内部,还是有着不可忽视的暗流。

    “默衣,有笔记本电脑么?”

    “有啊,你想干什么?”

    “拿来用用。”

    周蒙接过沈默衣的笔记本电脑,依旧是利用自己申请的诸多无法查找到个人的账号登陆上了移动网。

    然后,周蒙查找到了沈默晓最近的通话记录,在沈默晓联系频繁的电话号码中,周蒙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这个号码,是属于鲁仲言的。

    周蒙查完后,马上退出了网络,沉吟半晌,对沈默衣说道:“默衣,都说疏不间亲,可今天我要犯个忌讳,你要小心身边的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沈默晓最近恐怕会有所动作。”

    “呵呵,我时时刻刻都在提防。疏不间亲,咳,他能算得上我的亲人么?”

    “不,我所说的疏不间亲,不是指的沈默晓,而是鲁仲言。”

    沈默衣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周蒙,我没听错吧?你让我提防鲁仲言?开玩笑吧?仲言我是了解的,非常大度,非常有男子汉气派的人。我告诉你,也就是咱们认识,我知道你的为人,不然,仲言和小静的事情,我是一百个支持的。”

    周蒙苦笑着摇摇头,老祖宗的话真是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啊,疏不间亲,真是轻易触碰不得的底下啊。

    本来,周蒙是不想这么早提醒沈默衣的,可是,顺着沈默晓的这条线,周蒙忍不住说了出来,沈默衣的反应,也算是意料之内吧。

    “喂喂,你摇头是什么意思?觉得我不可理喻是不是?周蒙,仲言是你的情敌不假,你对他心理上有种本能的排斥我理解,可你不能让我跟你统一战线,提防自幼就熟悉的人吧?”

    “得得,默衣,算我没说行不行?我小肚鸡肠,我没风度行了吧?实在不行,我罪该万死,总可以了吧?”

    “周蒙,别这样好不好?你是我很好的朋友,仲言也是我很好的朋友,虽然你们因为小静不可避免有利益冲突,但大家公平竞争,难道不行么?”

    “哼,我倒是想公平竞争了,只是有的人却是频频给我下绊子啊。你看看,这是近一段时间沈默晓和鲁仲言通话记录。十几次!你和鲁仲言通过几回话?难道这正常么?刚才那两个警察一进神农集团就知道我在哪儿,没人给提供准确消息,能做到么?”

    “这,这说明不了什么啊?仲言也认识沈默晓,男人之间通话多点很正常啊。你说那两个人一进来就知道你在哪儿,可能人家是使用了高科技的技术手段,这好像不是什么难事吧?周蒙,咱们能不能把心态放平和点,别因为感情的因素就对一个人妄下评论?”

    周蒙万没想到,鲁仲言在沈默衣的心目中会是这样好的形象。

    沈默衣这样类型的人,一旦形成了固有的认知,不拿出铁证来,是很难改变自己的想法的。

    周蒙也不跟沈默衣争了,让沈默衣自己忙自己的,他还是准备睡一觉。

    沈默衣对周蒙贬低鲁仲言是有点看法的,认为周蒙就是因为情敌关系才这么说的。见周蒙想要睡觉,她索性也就不管周蒙了。

    周蒙带点情绪闭上眼睛,刚想休息一下,流氓就很无耻露出头来。

    “哈哈,周蒙,挺憋屈的是不是?本想着提醒人家,谁知道让人家鄙视了,咳,这滋味,我都觉得难受啊。”

    “滚!轮得到你讥讽我了?我心情不好,要休息一下,别惹我啊?”

    “靠,有啥大不了的?沈默衣自己眼瘸自己等着倒霉去,关你屁事啊?你要是想着弄到这个妹妹,咱有的是办法啊,你只要救治她老爹,上不上床咱不敢保,投怀送抱那是肯定的。”

    “流氓,你可是越来越没底线了啊……刚才你说什么?救治默衣的老爹?你脑子让驴踢了吧?请了那么多的专家都没用,我能行?我敢冒充飞行员,可我不敢冒充医生,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靠,周蒙,真不知道你有这个计算机一样的脑袋有什么用?你好好回忆下你的太乙六式,其中的枯木逢春一式是怎么用的?”

    周蒙猛的精神了,没错,用枯木逢春确实是能够医己医人啊。只要通过透视设备看到沈傲梁的病灶,采取强行疏通,哪怕是出现了溢血的状况,可以利用枯木逢春这一式把高能能量转化为恢复受损组织,治疗是可以实现的啊。

    “流氓,这可真的要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提了一下醒,我都把这事放在脑后了。”

    “周蒙,你最近把心思都放在女人身上了,这是很不对的。我告诉你这些,就是提醒你一下,只要你有足够的手段,能够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钱,女人不是成堆向你涌来么?别为了一棵树,放弃了整个森林啊。”

    流氓的话,总是给人毁三观的感觉。

    不过,周蒙也意识到,最近确实是在感情方面投入太多,祥叔传授的太乙六式,仅仅才修习了可怜的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