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四章博命示爱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6:59本章字数:3011字

    周蒙毫不犹豫追了出去,然而,周蒙紧紧跟了半分钟的时间,就感觉身体发沉,有点跟不上了。

    “周蒙,你还是等等沈默衣吧。小静车速那么快,你根本无法长时间用身体的极限速度追她啊。”

    “不行,小静这样开车很危险的,她精神恍惚,这么快的速度,如果不管不顾的话,恐怕会出大事。天都黑了,她还没开大灯,一旦出现意外,很可能就要了她的命啊。”

    “可是周蒙,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你身体的能量储备,不足以支撑你长时间极速跑啊。”

    周蒙停了下来,默想着祥叔传授的太乙六式,脚踩八卦方位,腰肩为两仪,双臂圈转太极如意,顿时,周蒙感觉周围如狂风涌起一般,身体瞬间就被周围疯狂涌入的真气灌注。

    刹那间,周蒙感觉自己好像是个充满气体的气球一样,浑身上下像冲了电一样充满活力。

    “喂喂,周蒙,这太乙六式威力奇大,你忘了祥叔告诉你要像修心养性一般勤加练习?只有循序渐进,你的身体才能够适应得了疯狂真气的涌入,你这样可是拿身体开玩笑,有可能会会造成肌体无法逆转的崩塌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流氓,你负责计算小静可能的行驶路线,我专心追赶,别多废话了,快!”

    流氓免不了牢骚一番,但周蒙决心已定,流氓就只能计算胡能静可能的行驶路线。

    “周蒙,小静看小静行驶的速度和方向,她有可能是往海边望海楼方向去,你调整一下路线,可以省很多的能量。”

    周蒙按照流氓的指引调整路线,果然,胡能静的行驶路线是往海边去的,因为公路有些曲线,所以周蒙跟胡能静的车拉近了一点距离。

    “糟了,小静把车开到了一条荒废的公路上,公路的尽头好像是个盘山路,路的尽头情况未明,这傻丫头,怎么还不开大灯啊?”

    周蒙跟着往前跑,眼看着胡能静上了盘山路,周蒙选择了直线,反而跑到了胡能静的前面。

    “周蒙,快看,山路中间有个牌子,卧槽,还特么的堆了一堆石头,估计是堵住路不让往前走了。快,赶快给小静发信号。”

    呜呜……汽车的引擎声越来越近,周蒙想要拿出手机弄出亮光提醒,却猛然间发现,胡能静的速度极快,就算是发出亮光,胡能静也刹不住车了。

    万流归海!周蒙跳到了石碓面前,在空地上,再次施展出了太乙六式。

    流氓几乎要疯了:“周蒙,停下来,你不能这么野蛮使用太乙六式,你的身体没有经过累积锤炼,根本承受不了这样的真气冲击啊。”

    周蒙不管那套,一式万流归海使完,周围大量游离高能能量的涌入,让周蒙感觉身体如被浸泡透的大堤一样,随时有垮塌的危险。

    可周蒙顾不上这些了,混天霸地!周蒙紧接这使出了这一最强的防御异能。

    一道道螺旋般的旋风,在周蒙的身体周围旋转起来,慢慢的,这些螺旋的旋风呈现出了诡异的土黄色。

    胡能静的汽车疯狂飞驰而来,眨眼间,就要到周蒙面前。

    靠山撞!

    周蒙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斜肩带背,直奔疯狂飞驰的汽车撞去。

    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周蒙一下子飞到了石碓的后面。很奇怪,身上居然一点痛感没有。

    周蒙渐渐有了一点感觉,他感觉到,嘴角有液体像流水一样流出。

    “周蒙,别动,你的右肩胛骨粉碎性骨折,右肋断了四根肋骨。最严重的是,你的内脏全部出现了裂纹,内出血情况十分严重。咳,好在还有残余的高能能量,你别动,我给你修复啊。周蒙,你,你要干什么?”

    周蒙一点点爬过石碓,看到那辆帝豪已经停下,总算是松了口气。

    “周蒙,你别动了好不好?你每动一下,你的内脏伤情就会加重一分,虽然你有很好的再生异能,可再生异能是需要全身功能系统共同完成的啊。你先别动了,好么?”流氓的交流信息中,都带有点哭腔了。

    “流氓,别,别劝我了。我曾经发誓,要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爱我的小静,现在,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周蒙爬到了车门边,拽着车门站了起来。

    车里,胡能静被安全气囊给护住了,试一试脉搏,没有生命危险。

    周蒙找出了胡能静的手机,找出林紫茹的号码,拨了出去。

    只要拨出了号码,林紫茹听不到胡能静的声音,就会知道发生了异常的事情。她会立刻用手机定位查找到胡能静的位置,那样,胡能静就能得救了。

    做完这一切,周蒙就感觉浑身一下子虚脱过去,整个人站立不稳,瘫软在汽车旁边。

    “周蒙,你别再动了。”流氓浮现在周蒙的脑海中,小眼睛里的眼泪一双一对往下掉。

    “流氓,再让我任性一会儿,我不能让小静看见我,我更不希望别人看见我。”周蒙费力爬到了石堆后面。

    周蒙还有意识,但他感觉周围的一切,就像是梦境一样,一切是那么的虚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蒙听到了刺耳的警笛声和凌乱的脚步声。

    周蒙心中一阵安慰,来的人肯定是发现了胡能静。

    “周蒙,周蒙……”沈默衣焦急的声音响起。

    “仲言,求求你了,周蒙就在附近,你让警察同志帮忙找找吧。”沈默衣苦苦哀求。

    鲁仲言阴沉的声音响起:“衣衣,别闹了,小静车上没有任何其他的痕迹,周蒙肯定不是跟在车里。如果周蒙在附近,周围肯定有车,你看看,这里哪有车?周蒙要是靠两条腿上来,那他岂不是神仙一样的人物?”

    “仲言,你相信我,我感觉周蒙就在附近,你就算是看在咱们从小玩到大的份上,帮我一把好不好?”

    “衣衣,我真不明白,那个垃圾值得你这么紧张么?你看看他那嚣张的样子,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哪里值得你这么紧张?再说了,这些警察深更半夜出来,人家不辛苦啊?你凭什么凭着你的一点猜测,就让人家忙活?别说了,我要把小静救下山去。”

    “鲁仲言,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好,你不帮忙是不是?你走,我自己找。”

    “衣衣,别任性了好不好?你报警说你看见有人危险驾驶,那是小静吧?小静说外出有事情,怎么会找到你?我接到消息过来询问情况,你却是言辞闪烁,你是不是跟那个周蒙干什么事情被小静抓到了?都是玩到大的朋友,我不想多说什么,非要让我说难听的么?”

    “鲁仲言,你混蛋!你给我滚,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我还以为周蒙说你渣是嫉妒你,原来你真是这么渣!”

    “哼,衣衣,有些话可是好说不好听啊。跟闺蜜的渣男男朋友滚床单被抓现行,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圣女么?考虑到咱们自幼相识我才没有说破,你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你,你是不是从林阿姨那里得到了什么暗示,所以你才会有这样的猜测?鲁仲言,你渣得让我恶心!”

    “全体都有,收队。”鲁仲言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命令道。

    “领导,不好吧,这周围还有人活动的迹象,咱们……”

    “身为警务人员,难道不知道服从命令么?收队!”

    鲁仲言带着人把胡能静给拉走了,沈默衣打开手机,借着微弱的亮光看着地面的情况。

    “周蒙,周蒙……”

    沈默衣走到了石碓后面,周蒙整个前身都被血浸透了,在手机的微光下显得异常恐怖。

    “啊——”沈默衣发出一声尖叫,手机也扔了出去。

    “不害怕,不害怕……”沈默衣带着哭腔安慰鼓励自己,拿起了手机,走到了周蒙的身边。

    “周蒙,你怎么成了这样啊。”沈默衣慌乱之中碰到了周蒙的身体,听到周蒙痛苦叫了一声,赶紧放开手。

    “默,默衣,我,我恐怕……是不行了。别,别管我了,你,你赶快……下山,这里,这里很危险的。”

    “周蒙,你别说话,我一定会把你救活的。只要找到你,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沈默衣说着,拨打了自己公司的内部电话,让人赶紧派车过来。沈默衣之所以没有打急救电话,是因为医院救护车有限,谁知道是不是马上就能赶来?

    找自己单位内部的人,却是能够马上赶到。

    “默衣,别费力气了,你好好保重……你自己吧。对了……如果我不行了……到我家里……告诉一声我父母,就说我有任务……短时间回不来了,他们……会明白的。”

    “周蒙,你别放弃啊,你坚强一点,救援的人马上就到了,你坚强一点啊!别睡,醒醒,你一睡过去,可就再也醒不来了。”沈默衣不停拍打着周蒙的面颊,用声嘶力竭的声音呼喊,她想利用这样的方式,来唤醒一个生命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