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章争分夺秒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7:00本章字数:3039字

    周蒙一愕,这是黑客高手通过网络追踪回溯,强行发送的信息指令。

    这个指令跟日常的社交软件提供的对话不一样,是用病毒信息强行入侵,在周蒙电脑内强行运行社交软件并登录,通过这个登录账号给周蒙发出的文字信息。

    高手,绝对是高手!

    这样的黑客手法,在世界范围内,都算是顶尖行列的。

    难道是省城的防黑客专家出手了?

    只能有这样一种解释了。

    要知道,防黑客专家并不用亲自到滨海来,只要是有网络连接,就算是在天涯海角,也能够进行远端操作。

    周蒙能在天眼系统和多方围捕人员合力之下掏出包围圈,最为依仗的,就是通过黑客技术提前了解到围捕人员的动态。

    毫无疑问,发出信息的人,肯定是接到了鲁仲言的授意,警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鲁仲言难道疯了?绑架沈默衣来威胁?

    周蒙细一想,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鲁仲言有关系能让一些部门帮忙,但这种帮忙不是无原则无底线的。

    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抓一个人,可不是小事情。

    只有在缉捕穷凶极恶,对社会或是群体安全有重大危害的嫌疑人的时候,才能这样大张旗鼓动用暴力机关的力量。

    否则,一旦动静大了被盯上,就是省一级单位,都未必能够顶得住随便大量动用警力带来的消极后果。

    帮你一次,可以借口消息来源不准搪塞过去。多次动用大量警力,万一出了事情,谁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周蒙没有理会那条消息,而是黑进了公安内网。

    在协查通报上,周蒙发现,关于他的信息,已经被撤下来了。

    应该是用鲁仲言账号发的举报信起作用了,在纪律方面,军方一向是雷厉风行的。别管小心来源是真是假,赶紧调查清楚,是自己的责任处理自己的问题,不是自己的责任追查造谣者。

    这样说来,围捕人员应该是接到了撤退的命令。这样规模的行动,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被追查滥用警力,那可是要掉官的。

    “周蒙,我知道你一定能看到这条消息,难道你不关心沈默衣的死活么?”信息提示声响起,因为周蒙刚刚想事情,没有处理电脑,对方已经彻底控制了周蒙的电脑,通过社交账号给他发消息。

    周蒙没有立刻回,而是提着电脑走下了公路。

    这一片区域,靠近滨海大学,周蒙很熟悉。

    周蒙找了个十分隐蔽的地方,想了一下,回了一句:“我已经跟沈默衣没有任何关系了,拿她来威胁我,不是很好笑么?”

    “好笑的是你,如果你一直不回,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回你,是因为我想看看是何方神圣能控制住我的电脑。”

    “周蒙,别装了,还是到圣经山来一趟吧。”

    “你是鲁仲言的人吧?我不去难道鲁仲言会对沈默衣下死手?”

    “别问我是谁的人,我只是一个绑架者。我知道你会存有截图,别想从我这里套话当证据。你要是不来,我倒是没有杀人的胆子,但我可以把沈默衣卖到偏远山区,呵呵,一个无限风光的集团总裁,给乡下的糙老爷们甚至是傻子当媳妇,你愿意看到这样的悲剧么?”

    “好吧,你赢了,说吧,我怎么能够把沈默衣领走?”

    “圣经山,西冯家村那里上山,有个土地庙。到了那里,自然会有人接你的。电脑连接不准关,我要随时监视你。如果你关了,我就只能认为你做了其他的事情,沈默衣会被我按照计划处理。给你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逾期不候。”

    周蒙呼的一下站起来,对方这时间是经过精心计算的。

    圣经山在滨海召文区管辖范围内,距此有七十公里,乘坐交通工具,光路上的时间就需要一个多小时。

    到了西冯家村,还要上山,九十分钟的时间,基本上是要一路狂奔啊。

    周蒙跑上了公路,想要打辆车,可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哪里打得到车啊?

    眼看一辆辆车过去,周蒙摇手示意,没有一辆车停下来。

    周蒙想了一下,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冲着过往车辆摇晃。

    钱的魅力是无穷的,一辆越野在周蒙的面前停下了。

    “兄弟,咋的,有急事啊?”

    周蒙跑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把五百块钱扔在了越野车司机面前。

    “召文区西冯家村。”

    车主看看周蒙,又看看那五百块钱,终于把钱揣到兜里,打开导航,驱车直奔召文区。

    “大哥,麻烦您快点,我有急事。”周蒙见司机保持着六十公里的时速,忍不住催促道。

    “老弟,你这要求可是有点过分啊。虽说我收你的钱,可你要知道,滨海市区有很多的超速抓拍摄像头啊。我总不能为了你这五百块钱,弄一堆罚单吧?”

    “大哥,我媳妇临盆了,我真是恨不得飞回去,您就帮帮忙吧。”周蒙说着,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放到车前的操作台上。

    “咳,兄弟,这是好事啊,我理解你的心情,行,哥拼了。”

    发动机的轰鸣声陡然增大,越野车陡然提高到八十的时速。这个速度,在市区跑可是算得上高速了。

    司机十分负责,一直给送到了西冯家村村口才掉头。

    周蒙算算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他没有时间喘气,顺着西冯家村山后的小路,爬上了圣经山。

    圣经山是滨海乃至是全国有名的道教圣地,宋末元初的时候,胶东牟平人王重阳在滨海昆嵛山分支圣经山修炼,创立全真派,终成一代宗师。

    在圣经山正南方向,山岩之上镌刻有《道德经》全文,因此,这个昆嵛山分支才被称为圣经山。

    算起来,圣经山被开发成旅游胜地的时间,也就是近二十多年的时间。

    圣经山正山门开发的不错,可其他地方还是保持着原始风貌。就像是西冯家村这里,为了保护旅游资源,禁制采伐林木,禁止任何的形势的非保护性开发,使得这里一直保持着原生态的生活环境。

    周蒙来过几次圣经山,但西冯家村这后山还真没涉足过。

    爬上了山,周蒙影影绰绰看到半山上的土地庙,只有一条羊肠小路能够直通土地庙,看不出有任何的别的途径能够到那里。

    真是看山跑死马,眼睛看着小庙离着不远,可周蒙一路小跑过去,发现在土地庙仿佛是长腿了一样,就在前面不远,可就是跑了一段路感觉没有接近多少。

    因为要抢时间,在约定的时间赶到。周蒙不敢怠慢,努力坚持着,终于到了土地庙的门口。那里,站着一个穿着背心,头发像鸟窝一样乱的年轻人。

    “你是周蒙?”鸟窝头问道。

    周蒙喘着粗气点点头。

    “跟我来吧。”鸟窝头示意周蒙跟他走。

    进了土地庙,周蒙发现这里仅仅有一个粗糙的供奉神像,神像的制作十分粗糙,就跟原始部落的人像崇拜图腾一样,充满了抽象的味道。

    看样子庙里的香火不怎么样,供台上飘着的,可不是香灰,而是厚厚的尘灰。

    鸟窝头把周蒙领到了土地庙后间,那里有两个穿着很时尚的中年男人。鸟窝头从一个男子手里接过一沓钱,飞也一样跑了。

    看来,这个鸟窝头就是山下的村民,给这两个真正的幕后人把风连带报信的。

    “呵呵,周蒙,你倒挺准时的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从后间另一扇门里,走出来一个人。

    獐头鼠目,闻名胶东的张九思!

    这个人的出现,让周蒙微微一愕,但他旋即明白,张九思没有任何官方身份,又跟官方很熟络,让这个人出马,非常便于办事。即使是出了意外,就是一个老百姓,牵扯不到谁。

    “嘿嘿,原来是九思大师啊。把我弄到这儿来,到底所为何事啊?”

    张九思笑道:“周蒙,大家都是误会一场,何必闹到你死我活呢?”

    “误会?你说鲁仲言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误会?”周蒙很不屑反问道。

    “嗯,仲言做事是有些鲁莽了,不过,你不是也没有什么事么?咱们到此为止怎么样?只要你肯合作,钱,条件,随便你提。”

    “哈哈,鲁仲言看来是麻烦不小啊,不然,怎么会如此大方呢?九思大师,难道我所遭遇的一切,是能用条件摆平的么?”

    “周蒙,你遭遇的事情,确实是挺糟心的。不过,凡事都有的商量,有人愿意为他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的决定权,在你手里。”

    “好大方啊,说说,鲁仲言想要我干什么?”

    “写一份证词,说明他屋里的电脑发出的举报邮件,是你利用黑客技术控制他的电脑做的。只要你写出这份证词,我保证你会得到应有的补偿,而且不会再被任何人骚扰。”

    “哼,这些条件,恐怕你也知道入不了我的法眼。还是把沈默衣带出来吧,不见到人,我是不会答应你任何事的。”周蒙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