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一章全真传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7:00本章字数:3014字

    张九思略沉吟一下,轻轻拍拍手。

    在张九思进来的那个门后,两个人把沈默衣推了出来。

    沈默衣没有被限制,身上的衣服也没有一丝凌乱的意思。唯一有所改变的,就是她的面容显得比较憔悴。

    “周蒙,你还管我干什么?”沈默衣冷冷问道。

    “你帮助过我,所以,我所做的,只不过是还一点人情罢了。”周蒙刻意避开了沈默衣的直视,把头转向了一边。

    “呵呵,这么说,你是良心未泯喽。”

    周蒙不再理会沈默衣,对张九思说道:“让她走,有什么事情,咱们解决就行了。”

    “哈哈,痛快,沈小姐,你自由了,从这里下山,到山下的村庄你就可以叫车了,请吧。”

    沈默衣摇摇头道:“不,我不走,我要看看,这个人渣为了我跑了这么远,马上又要赶我走,到底要干什么。”

    张九思微微一皱眉,看了一眼周蒙。

    周蒙摆手道:“你让人把她送到下面村委会,然后用村委会的电话给我打过来。只要我听到她没事,会按照你的要求做事的。”

    张九思对沈默衣笑道:“沈小姐,还是听周蒙的吧。他只要跟我合作,就有指挥我的权力。我很不想对你动粗,但别逼我,你不希望我动粗吧?”

    沈默衣看了张九思一眼,慢慢走到了周蒙面前。

    “周蒙,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我不相信你说出的那番话是出自心里。你是不是有别的考虑?”

    周蒙不敢看沈默衣那双充满期望的眼神,把头转向了张九思:“别自作多情了,我就是想用实话摆脱你这个累赘。你什么都没有了,以前又过惯了奢华的生活,为了享受你的身体付出极大的物质代价,我没那么多钱,更不值得。”

    “那你为什么要来圣经山!给我一个理由!”沈默衣几乎是咆哮一般吼道。

    “因为这里有人会付出足够多的代价让我做事情,我只需举手之劳,就能够下半生逍遥自在。沈默衣,你的话太多了,赶紧滚吧。”

    沈默衣还要说话,却是被周蒙推出了很远。

    “快点让她离开。”周蒙对张九思冷冷喝道。

    张九思一摆手,原先的那两个人拽着沈默衣离开了土地庙。

    “周蒙,说说你的条件吧。”张九思一摆手,一个人给他递来了一个公文包。他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叠纸,还有一支笔,递给了周蒙。

    “先等等吧。我等确定了沈默衣安全之后,再谈条件。”

    “呵呵,周蒙,只要你合作,我们绝没有伤害沈小姐的意思。咱们先谈,等你确定沈小姐安全了,咱们马上开始,早点办完事早点收工,省得夜长梦多啊。”

    “嗯,行。给我两千万的钱款,一个结案结论。我要承认黑了鲁仲言的电脑,警察不会不管的。我要的是警方对于黑电脑一事的无罪结案认定书。”

    张九思眉头一蹙,獐头鼠目的样子就更显猥琐。

    想了一下,张九思说道:“行,成交。钱的事情可以马上办,但结案认定书,必须要运作一下才行。”

    周蒙也同意张九思的说法,先把银行卡号交给了张九思,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两千万的现金,就到了周蒙的账上。

    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张九思的手机响起。

    张九思接通说了两句,就把手机递给了周蒙:“沈小姐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到了你所指定的地点,你确认一下吧。”

    周蒙接过手机,把听筒放到了耳边:“喂,沈默衣么?”

    “周蒙,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

    “沈小姐,还是顾一下你自己吧。你就算是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你想想你在病榻之上的父亲么?好好活下去吧,你是你父亲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安慰了,为了他,勇敢点。”

    周蒙说完,把手机挂断,扔给了张九思。

    没用张九思催促,周蒙拿过纸笔,写了一份证词,然后再签名处按上了自己的手印。

    “九思大师,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完成了,还有什么事情需要补充的么?”

    张九思仔细看看周蒙的证词,确认这份证词能够洗清鲁仲言举报信一事,莞尔一笑道:“够了,这份证词足够了。”

    周蒙冷笑一声,转身就往外走,谁知道,张九思身边剩下的两人早就堵住了土地庙的出口,拔出了手枪,对准了周蒙。

    “九思大师,这是什么意思?”

    “只有证词,而没有人犯归案,你说这是不是缺少证据链的一个环节啊?”

    “哦,也是。是不是从开始的时候,你们就算好了一切?”

    “没办法,这件事情的影响太大了,不牺牲你保不住鲁公子。周蒙,你除了黑电脑寄出假的举报信外,还有一项罪名,那就是利用这件事情,对鲁公子进行敲诈勒索。刚才转给你的钱,就是证据。反正你的罪名足够多了,你还在意多这一项么?”

    “嗯,虱子多了不咬,是不用在意多一项罪名。只不过,我想不通的是,是谁想出的主意,居然会拿沈默衣来要挟我?”

    张九思没有料到周蒙在这个时候居然关心这个问题,沉吟一下说道:“正是不才在下。周蒙,你能因为林女士病重而放弃跟胡小姐的感情,就说明你是个重感情的人。而沈默衣在你濒死的时候救你,我不信你会对他无动于衷。我的回答,你满意么?”

    “果然不愧大师之名,把人的心理研究得太透彻了。呵呵,你本身就是看风水断姻缘的,若无此等心理研究,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声望了。”

    “承蒙夸奖,在下多少有些愧意啊。不过,事已至此,咱们都没有退路了。周蒙,合作一下,你不要反抗,到了地方老老实实承认你犯下的罪行好么?其实,我是很看不得一个人遭受非人的折磨的。”

    “其实,你也没打算放掉沈默衣对不对?知道我为什么还要把她给支走么?”

    周蒙气定神闲的问话,让张九思不由得心里一突,他阅人无数,知道这种镇定可不是装出来的,难道周蒙还有什么后手不成?

    张九思往后退了几步,说道:“周蒙,你别妄想反抗了,你面前可有两支手枪,别以为他们不敢开枪,你有证词在我手中,开枪打死你,不用担任何责任,而你的罪名又可以加一条,拘捕!”

    话音刚落,就见周蒙身形一晃,他的身体就像影子一样,在原地倏地不见,一眨眼的功夫,周蒙已经到了一个持枪人的身边。

    周蒙手掌如刀,轻轻在这人的手腕上扫了一下,他的手枪顿时拿捏不住,被周蒙一把抢去。

    另外一人还没反应过来,周蒙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依葫芦画瓢,周蒙也把这人的手枪抢下来。

    周蒙转头面向张九思,正欲说话,却感觉身边一道微风掠过,几缕如钢丝一般的东西抽在了他的手腕上,周蒙就感觉手腕一麻,抢到手里的手枪全部掉在地上。

    呜,一缕劲风响起,周蒙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千斤巨石撞击一般,身体不由自主飞了起来,飞出五米才掉落在地上。

    周蒙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一般,他费力抬起头,看到一个头挽发髻,面如冠玉,目似朗星,身穿皂黄八卦道衣,足踏皂罗鞋,手里拿着一柄拂尘的人,站在土地庙门口。

    “黄师兄,幸亏你及时赶到了。”张九思面露喜色,跑到那人身边。

    “你,你是谁?”周蒙感觉不可思议,虽说现在国家允许宗教信仰自由,但像这样从头到脚一身道服的人还真不多见。尤其是他还被张九思成为黄师兄,更是感觉匪夷所思。

    “贫道乃是全真派第四十九代传人黄衍栋,施主在我全真圣地撒野,未免也太不把我们全真派放在眼里了。”

    周蒙听得如坠梦里,真没想到,那传说中的全真派还有传人在世。这个叫黄衍栋的传人,不会真有金庸大师笔下王重阳的真传功夫吧?

    “周蒙,先别动,这牛鼻子老道有点门道,先等等看再说。”流氓见周蒙准备起身,赶紧跟他交流了信息。

    周蒙觉得有理,便没有起身:“老道,你说我撒野,有何凭证啊?”

    “哼,在我全真圣地,居然敢袭击贫道师道友,你说是不是撒野啊?”

    “喂喂,你看清楚点,是你的那个什么狗屁道友算计我好不好?还全真传人呢,怎么这么是非不分?看事情只看关系亲疏,不问青红皂白。难道你们的祖师王重阳,就是这么教导他的后辈么?”

    “大胆!”黄衍栋一声怒喝,只见他腰肩微微一晃,一步就跨到了周蒙的身前。

    咻,黄衍栋手里的拂尘如钢丝一般,直奔周蒙的面上打来。

    周蒙早有准备,在黄衍栋身体一动的时候,身体就已经蜷缩成反击的姿势。

    待黄衍栋一招使出,周蒙不退反进,身体擦着对方拂尘暴起,手掌如刀,一记蚯蚓降龙,直奔黄衍栋的脖子上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