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二章火海争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7:00本章字数:3010字

    让周蒙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招屡试不爽的蚯蚓降龙,今天竟然没有击中对手。他反而觉得手腕一紧,攻击手被黄衍栋牢牢抓住了手腕。

    咔擦,一声关节错位的声音响起,周蒙感觉手腕上传来一阵剧痛,半边身体顿时软了下来,紧接着,黄衍栋手一松,在周蒙身体往地面上掉落的时候,飞起一脚,正中周蒙的右肋。

    咔嚓嚓,周蒙这一回没有飞出去,但肋骨几乎全部断裂了。

    黄衍栋哼了一声,看着在地面上不断挣扎的周蒙,转身回到了张九思身边。

    “九思道友,这人已经被我伤得没什么战力了,你就放心做你的事情吧。”

    张九思谄媚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卡道:“黄师兄,鲁公子一点香火钱,还望您笑纳。”

    “呵呵,鲁公子真是客气了。不知道我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黄师兄放心,圣经山纳入省级道门保护遗产名录的事情,鲁公子已经开始找人了。您帮了这么大的忙,鲁公子一定会不遗余力帮你实现这个愿望的。”

    “嗯,如此就有劳鲁公子了。道友,你说你是玄门道统,称我一声师兄,但毕竟是名不正言不顺。这样,你在南山门投帖,就说要认全真门为师门,我接到帖子后,可以代师收徒,你就会正式成为全真门弟子,堂堂正正叫我师兄了。”

    “多谢黄师兄成全。”张九思把那种卡塞到了黄衍栋的怀里,让后一摆手,让那两人过来控制周蒙。

    谁知道,那两人来到周蒙身边,刚想要抓周蒙的手臂,却见周蒙忽然暴起,左手臂打右边这人,右手臂打左边这人,仅仅一瞬间的时间,就把二人打晕在地。

    黄衍栋大为惊奇,看周蒙就好似没事人一样,不觉赞道:“小友好功夫,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断裂的筋骨恢复如初,除了我全真派的先天功,我还想不出有什么功法能够有这样的奇效。想必你是名门弟子,你是哪一派的?”

    这番说辞,可是有讲究的。虽然已经是新社会了,但江湖上的一些东西,或多或少会保留下来。

    黄衍栋见周蒙能这么快恢复筋骨之伤,怕的是周蒙有厉害的师门传承。

    问一下对方的师门,看看会不会给自己以及自己的师门惹来麻烦,是江湖人必须要注意的规矩。

    “哼,我无门无派,一孤魂野鬼而已。”周蒙听了黄衍栋和张九思的对话,为这两人的道貌岸然而恼火,他可不想跟这样的人有什么妥协,所以也就没报祥叔的名头。

    “如此说来,那就是妖孽了。今天,不管你有多厉害的修复身体之术,贫道非收了你不可!手持灵机常奋笔,心开天籁不出声!”

    黄衍栋朗声念句道揭,右脚轻轻一挪,与肩同宽,站个半马步,手里拂尘往腰间一插,双臂往胸前如太极如意一抱,顿时,一股混天凌地般的气势从黄衍栋身上散发出来。整个土地庙间的空气,都似乎抖动了一下。

    “我擦,先天功是真的!”流氓紧急跟周蒙交流。

    “什么?牛鼻子还真的会先天功啊?那他会不会一阳指啊?”周蒙可是读过《射雕英雄传》的,黄衍栋要是真的会一阳指,那可就必死无疑了。

    “特么的,那是武侠小说虚构的好不好?雅安荣耀曾特别收集了华夏的道门秘典,其中就有全真门的先天功。不过,经研究发现,流传于世的版本,就是一些纲领性的要诀,没有具体的修炼法门。这些能够修炼出超强高能能量,也就是真气的法门,一般都是口传心授的。”

    周蒙还想再问,黄衍栋那边已经足尖点地,恍若天外飞仙一般飞来。

    黄衍栋一掌拍出,带起猎猎风声,直奔周蒙天灵盖拍下。

    周蒙往旁边一错身,脚踩中宫,还了一记亢龙有悔。

    这一掌,周蒙感觉如击败革一般,非但没有对对手造成任何伤害,反而从对方的胸口传来一股莫大的反弹力。

    周蒙被反弹得站立不稳,正想调整身形,却不料黄衍栋一掌走空马上撤手,另一只手掌平推,直接印在了周蒙的胸口上。

    啪的一声,周蒙看似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就往后退了几步,却是一张嘴,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哼,筋骨你能恢复得很快,就是不知道把你的心脉震断了,你还能怎样?”黄衍栋并没有追击,在他眼里,周蒙已经是个死人了。

    周蒙一口血喷出以后,就感觉不对。他的身体就像是肉体跟神经脱节了一样,嘴角的鲜血不断溢出,他想提气,却是怎么也提不起来。

    “别费力了,牛鼻子的先天功当真了得,一掌震断了你的心脉,心脉乃是诸脉必行之脉络,你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喂,周蒙,你想干什么?”

    流氓见周蒙拉开架势,准备使出太乙六式,不觉惊骇万分。

    万流归海!

    随着周蒙摆出太乙六式这第一式,土地庙中的空气仿佛暴动了一般,形成了一股股的空气漩涡。

    蕴藏在空气中的高能能量,如虹吸一般被周蒙吸进体内。

    黄衍栋大骇,点指着周蒙道:“你,你这是太乙内家拳?不对,比太乙内家拳要厉害得多!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肯定是有师承的……”

    “火海争锋!”

    不等黄衍栋说完,周蒙已经打出了第二式。

    周蒙感觉一股汹涌的高能能量从手臂的厥阴心包经奔涌而出,呼啦一声,疯狂从周蒙手臂涌出的高能能量,瞬间形成了一条火蛇,直奔黄衍栋面门袭来。

    黄衍栋大惊失色,往旁边一闪身,闪过了正面,却不想被火蛇边缘擦着。

    滋啦一声,黄衍栋的半边头发瞬间烧焦,他的发簪也被烧成灰,眨眼间,他就成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狼狈摸样。

    周蒙感觉身体顿时像是被掏空一般,几乎没有站立的力量。

    “快,赶紧上去,趁他病要他命!”流氓赶紧提醒周蒙。

    周蒙深吸一口气,紧紧憋住,几步到了黄衍栋身前。

    黄衍栋被周蒙刚才那一下吓得不轻,兀自没有回过神来,被周蒙一把抓住手臂,紧接着,周蒙身体一旋,以自己的肩膀为轴,一个背摔,把黄衍栋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黄衍栋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他的脖颈之上,以周蒙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黄衍栋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了。

    然而,等了半天,黄衍栋并没有等来周蒙致命一击。

    周蒙轻轻撤开了手掌,站起身朗声道:“黄道长,你身为全真门嫡系传人,难道就为了一点世俗的名利,就放弃了祖师爷的谆谆教诲么?”

    黄衍栋可谓是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被周蒙朗盛喝问,便仿佛如同炸雷灌耳一般。

    “小友胸怀广大,贫道佩服。”黄衍栋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襟,冲着周蒙纳头便拜。

    张九思在一旁急得要命:“黄师兄,你拜他作甚?”

    黄衍栋拜了三拜才起身叹道:“我拜的不是他饶命之恩,而是他广阔胸怀所蕴含的道。我曾以为,学得全真门不传之秘先天功,当纵横天下以光大门楣。可是,我被世俗功利迷住了双眼,做出有辱祖师的行径。咳,若不是周蒙小友震耳发馈般当头喝棒,我兀自执迷不悟。”

    “黄,黄师兄,你没事吧?”张九思看着黄衍栋,就像是看一个神经病一样。

    “水利万物而不争,是以为道也。咳,我空颂经典,却是不明其意,今日生死瞬间,周蒙小友饶我一命,当真让我茅塞顿开啊。”

    噗通一声,周蒙倒了下去,嘴角的鲜血就像是泉涌一般流淌。

    “是是非非非非是,非非是是是是非。小友,今天你助我顿悟,我则以助你相还。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黄衍栋说着,盘膝坐下,运气一拍周蒙的脑顶百会穴。

    顿时,一股磅礴的真气,从周蒙的百会穴灌入,沿十二经十五络奇经八脉运行,半个小时之后,黄衍栋身体一栽歪,竟然倒地不起。

    周蒙浑身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觉,他一跃而起,搀扶起黄衍栋问道:“道长,你为我治伤,消耗那么多的真气,想必是太过劳累了。”

    “呵呵,手足之劳,何足挂齿?你也不必感谢我,我也不必感谢你。我们之间的相遇,应该是祖师爷在天之灵安排的。我们各得所需,仅此而已。小友,望你今后心中善念长留,不可辜负祖师爷的美意啊。”

    黄衍栋这话里可是有玄机的,因为周蒙使出那式火海争锋,黄衍栋都要难望项背,更别说是一般人了。

    嘱咐周蒙不可辜负祖师爷的美意,就是让周蒙心中要有慈悲胸怀,不可轻易使出如此威力巨大的招式。

    言罢,黄衍栋站起身,念声无量天尊,也不管张九思怎么叫嚷,如神仙一般飘逸离去。

    周蒙冲着黄衍栋离去的方向,也是恭恭敬敬拜了几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