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七章又被围观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7:00本章字数:2999字

    大吉普嗖的一下飞了出去,眨眼就不见了。

    “师姐,一路走好哟。”周蒙冲着大吉普消失的方向摆手致意。

    马宫洺可真的有点重新建立三观的意思,在滨海,他已经混了十几年了,这期间他所接触的人物不计其数。

    有权的,有钱的,狠人,牛人,马宫洺什么没见过?

    可不管是哪一路人,还没说能够见谁踩谁,谁都会有那么一个半个搞不定的人。

    而周蒙这家伙,看上去一点势力没有,却是能够一路狂踩下来。

    别管是命噪滨海的梁鹏辉粱少,还是省城来的背景根子颇深的鲁仲言,得罪了周蒙就像是捅了蚂蜂窝一样,梁鹏辉和鲁仲言的惨象,马宫洺昨晚就打听到了。

    这不科学!马宫洺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但他知道体制内是讲究权力制衡的。一个区域,甚至大到一个国家,就不允许有无敌一样的存在。

    而周蒙则好像是打破了这个铁律,省厅人员跟他冲突,警方通缉他,马宫洺实际上都是一直在暗中观察。

    道上混的,都明白一个道理。能惹事的,算不上什么本事,能惹事还能毫发无损的,那才叫牛逼!

    周蒙一路惹事,一路又安然无恙,已经够让马宫洺佩服的了。最让他瞠目结舌的是,那两男一女居然跟周蒙是一伙的!

    马宫洺固然不知道罗长红他们的身份,可他知道这两男一女绝非等闲之辈。

    自己那些手下,虽算不上亡命之徒,但也算是有点战斗力的。

    可在人家面前,三拳两脚全倒。以马宫洺丰富的阅历,他知道这些人绝对是惹不起的存在。

    等听到纪律什么的,马宫洺断定,周蒙可能是有军方的背景,而且是超级牛掰的那种背景。

    怪不得周蒙敢直接去找鲁仲言,合着人家是有后台的!

    马宫洺赶紧走到了周蒙的面前,就像是小弟见大哥一样:“周哥,您看咱们接下来要干什么啊?是不是把沈小姐再请下来?”

    “算了,找几个人在这盯着,有情况跟我说就行了。”

    说完,周蒙看看那些被打的小混混:“各位兄弟,对不住了。刚才打你们的那两个人,是我一个部门的。我在这里,替他们向各位兄弟陪个不是了。但大家千万记住,遇到他们躲远点,尤其是我叫师姐的那个,惹她火了,一拳能要人命啊。”

    “不敢不敢。”小混混们可是知道刚才那两人的厉害,听周蒙说那个女的更厉害,谁还敢说格外的?

    “周蒙,你给我站住!”沈默衣清脆的声音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后,沈默衣圆睁丹凤眼,无比霸气站在了周蒙面前。

    周蒙一看苗头不对,赶紧想往旁边撤,却被沈默衣一把揪住了衣服。

    “想跑?你往哪儿跑?你不是说把我玩腻了就扔了吗?你说这话的胆子哪儿去了?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你就别想走了!”

    马宫洺和一干小弟看得直咧嘴,心里对周蒙的钦佩又加了几分。

    你看看,人家周蒙周哥就是牛逼,虽说沈默衣已经不是神农集团的总经理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周哥居然敢当着人面说玩腻了就扔,这是这些混社会的想都不敢想的啊。

    周蒙就感觉耳根子都有点发热了:“那个,默衣,咱们借一步说话好不好?还有,把手松开好么?我,我这……很没面子啊。”

    沈默衣眉头一挑,歪着脑袋看着周蒙说道:“什么?你很没面子?我是不是听错了?你还能没面子?就在这块场地上,你都说了啥,还记不记得了?”

    看到周蒙窘得要命,马宫洺赶紧上前解劝:“嫂子,嫂子,您误会了。刚才我这帮兄弟过来请您,就是周哥的意思。他担心您的安全,才会让我们来找您的。昨晚周哥可是亲口说的,让我们找到你,带去好运来住两天。”

    沈默衣没有对嫂子这两字有什么反应,但对马宫洺的话反应极为强烈。

    “好啊,周蒙,你想把我卖到好运来是不是?”

    一看沈默衣有要动手的意思,马宫洺赶紧护住了周蒙。

    “咳,嫂子,误会,误会!周哥是想把你请到好运来保护你的安全,有周哥在,谁敢卖你啊?”

    马宫洺不敢去对沈默衣采取措施,只能牢牢护住周蒙。

    荣士光一看,赶紧上前说道:“嫂子,今天周哥还说要到神农集团找事呢,这肯定是为了你啊。昨晚,周哥在我们那儿,可是时时刻刻想着你啊。”

    没想到,这句瞎话可是惹祸了。

    “好啊,周蒙,你还敢在夜总会过夜了!你说,你都干了什么?”沈默衣已经忘了重点,纠结这件事情了。

    荣之光真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好心办坏事了。

    “嫂子,我可以作证,周哥绝对没有找公主。”

    “没找?谁信啊?周蒙,咱们今天没完!”

    马宫洺一看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观,甚至指指点点了,赶紧对周蒙说道:“周哥,赶紧把嫂子弄车上吧,这让人看见了,不知道会说啥呢。”

    周蒙这才猛醒过来,一看周围围观的人群,一猫腰,身体往前一探,扛起了沈默衣就往车上走。

    马宫洺对着周围的人喝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两口子打架的?”

    周围人群一看马宫洺的恶像,就知道这人不好惹,赶紧纷纷转头离开。

    周蒙扛着剧烈挣扎的沈默衣,来到车前,拉开门就把沈默衣塞进去。

    等周蒙进了车,沈默衣上来就抓周蒙。

    周蒙紧紧抱住了这个情绪有些失控的女孩,沈默衣挣扎了两下,身体马上软了下来。

    “周蒙,你怎么能对我说那样的话啊!”沈默衣不停捶打着周蒙,嚎啕大哭。

    “一切都过去了,过去了。”周蒙心里酸酸的,想想那个时候对沈默衣说出的绝情的话,他也忍不住泪水长流。

    两人相拥哭泣,浑然忘了周围的一切。

    到了好运来夜总会,马宫洺虽然很不想打搅周蒙两人,但也不得不打搅了。

    “周哥,嫂子,该下车了。”

    周蒙这才回过神来,让沈默衣调整一下情绪,然后让沈默衣补补妆,下车跟马宫洺一起进入了好运来。

    好运来没有餐饮这个生意,但马宫洺却是能够让周围的饭店快速送来丰盛的饭菜,热烈款待周蒙和沈默衣两个。

    席间,周蒙让马宫洺出来,单独找他谈事。

    “小马哥,今天下午我要去神农集团踢场子,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对此,马宫洺早有了心理准备,周蒙有那么大的能量,开口让帮忙,正好是攀关系的最好时机,混社会的,抱大腿比什么都重要。

    “周哥,承蒙您看得起,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会倾尽全力帮忙的。”

    “嗯,很好。默衣把神农集团弄回来,会需要不少人手的。小马哥,我跟你要个人,你把荣士光给我,怎么样?”

    “行,只要周哥一句话,我是绝对满足要求。”

    吃罢午饭,周蒙和沈默衣单独呆在了一起。

    周蒙问道:“默衣,罗长红是怎么找到你的?”

    “她说是调查工作,最先问的是你跟省厅人起冲突的事情,再之后,又问了一些与之相关的问题。”

    “与之相关的问题?什么意思?”

    “就是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冲突发生,我就把你和鲁仲言抢老婆的事情说了。”

    周蒙一阵阵无语,想了一下问道:“再没有别的了?”

    “当然有了,那个罗长红心思如发,逻辑非常强,把所有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包括林阿姨让你离开小静,还有咱们设套让小静相信咱们有……那个,都说了。”

    “啊?都说了?”

    “你以为不说就行了?你找人报复倒是痛快,人家能不知道么?为什么报复,人家得找原因啊。这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我想隐瞒都隐瞒不了啊。”

    周蒙想想也是,便不再纠缠这件事情。

    沈默衣忽然拉住周蒙说道:“周蒙,你为什么要找沈默晓算账?我觉得,他虽然是帮了鲁仲言,但还不至于让你这么生气吧?”

    周蒙沉吟一下道:“默衣,你总该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吧?”

    沈默衣一双丹凤眼眯了起来,直勾勾看着周蒙,仿佛要把周蒙的内心看穿一样。

    半晌,沈默衣说道:“周蒙,是不是把我安顿好了,你就不管我了?”

    这个问题,周蒙真没法回答。他不能看着沈默衣流落街头,找沈默晓讨回公道,如果没有沈默衣的原因在其内,打一顿就什么都解决了。

    可因为有沈默衣的存在,周蒙对付沈默晓涉及到的最大的考虑,是为了沈默衣的未来。

    “周蒙,我不要神农集团了,我知道,等神农集团回到我手里,你就会离开我。”

    沈默衣毫不吝惜她的眼泪,在周蒙的面前,她不需要坚强,因为在她的内心当中,已经把周蒙当做亲人。

    在亲人面前,没什么真情实感是不可以表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