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三章权力和义务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7:00本章字数:3034字

    周蒙被叫过来,就是等着燕京方面派来的人对他进行详细调查。

    按照特勤组的意思,周蒙的事情由本单位处理就行了。

    可周蒙假借鲁仲言发出的邮件太多了,许多的军方纪律部门都接到了举报信,让燕京的最高军方纪律检查部门高度重视,专门派出了调查组赶赴滨海调查。

    当然,因为涉及到特勤组这个特殊部门的人,罗长红带了两个战士一起赶赴滨海,做辅助性工作。

    在军方调查组的调查下,结论很快就出来了。

    经过对发送邮件的电脑检查,可以断定,有人通过黑客远端控制技术手段进入,在这台电脑上登录了鲁仲言的社交账号,发出了很多的邮件。

    因为黑客入侵的时间,和发出邮件的时间,几乎是脚前脚后的,所以,可以认定发送邮件的行为是黑客所为。

    这个结论虽然定性了,但调查工作却没有停下来。

    关于举报信中,周蒙冒充军队人员的事情,也被列入到调查当中。

    随着事实真相被一点点抽丝剥茧整理出来,周蒙的身份被确定了,确实是军方某部(对外宣称)成员,跟胶东省省厅的侦查人员起了极为厉害的冲突。

    因为牵扯到某部,也就是第二特勤组这个需要严格保密的单位,在确定举报信为黑客所为的情况下,最高纪律检查部门准备把这个案子移交给第二特勤组,由他们来完成接下来的调查。

    在移交之前,调查组要对周蒙进行一下问话,这样,就能够取得整个的调查相关人员全部口供。调查组就可以回去复命,而接下来的调查,就由特勤组的人来完成。

    周蒙等到了调查组,除了隐瞒了自己入侵鲁仲言电脑事件,还有涉及到林紫茹病情的隐私,全部都向调查组坦白了。

    这个过程可以经得起推敲,周蒙因为和鲁仲言有争婚的事实,所以,胶东省厅的侦查人员和周蒙之间的冲突,可以定性为鲁仲言的私人不正当行为。这个可以通过相关联的调查证据,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没什么好值得怀疑的。

    之后鲁仲言有调滨海当地警方通缉周蒙的行为,这个也是没办法隐瞒的。至于鲁仲言怀疑是周蒙以他的名义发举报信,则是查无实据,除非是周蒙亲口承认,否则是没办法确定黑客行为是谁干的。

    整件事情错综复杂,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太多了,调查组可不想接手这个烫手的山芋,便形成了几个调查结果,便直接把事情移交到特勤组的手里了。

    罗长红受命调查此事,可她问询周蒙,得到的回答几乎是跟调查组得到的回答一模一样的。

    “周蒙,难道你没有其他要交代的么?”罗长红听完周蒙的回答问道。

    “没有了,我对组织可是没有任何隐瞒。”周蒙十分笃定答道。

    “周蒙,鲁仲言电脑中毒事件,你可以否认,我也拿不出证据证明是你干的。可是,我从沈默衣那里,可是听到了不少你没交代的事情啊。”

    周蒙一听,顿时没有了意气风发的样子,略有些沉痛说道:“你都知道些什么?”

    罗长红叹息道:“当我把你的情况说了以后,沈默衣把一些隐秘的事情跟我说了。小胡的母亲,曾经以病重要挟你离开小胡,是不是?”

    周蒙最怕的就是这件事情被外人知晓,那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痛。

    “别纠缠这件事情了,好么?”

    “对不起,我不想揭你的伤疤,但没有这个关键点,我相信后面很多事情都发生不了。上级需要知道真像,这不是你我所能隐瞒得住的。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也必须上报。”

    周蒙想了一下说道:“我理解,你就这么上报吧。”

    罗长红也没有在鲁仲言电脑中毒上下功夫,把存在这样一个疑点的情况汇总,上报给了燕京方面。

    遥远的燕京,凌寒接到罗长红的调查材料,整理了一下,便向曲墨阳汇报。

    曲墨阳听完凌寒从罗长红那里得到的结论,一皱眉头说道:“这么说,周蒙利用鲁仲言的账号发出那些举报信,是无法调查的了?”

    “虽然可以推定是周蒙干的,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凌寒小心翼翼回答道。

    “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查无实据,咱们这个部门什么时候沾染上外交辞令的毛病了?跟我还用遮遮掩掩的?周蒙不承认么?”

    “没有承认。他现在暂时被罗长红同志控制着,罗长红同志在外围的调查工作发现了不少的问题,单就这些问题来看,周蒙做事欠考虑,也是被逼无奈的。”

    曲墨阳哼了一声说道:“凌寒,我发现你袒护自己手下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啊。保护自己的同志那是没问题的,但我们不能无原则无底线袒护!事情调查清楚了,然后再根据情况分析判断处理,难道这些东西还用我再教给你么?”

    “将军,我不是不想调查周蒙,而是因为牵扯到的这件事情太离奇了。”

    “哦?离奇?我没想到在我的部下嘴里能够听到离奇这两个字。好吧,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个离奇法。”

    凌寒就把罗长红调查到的情况,详细跟凌寒说了。

    曲墨阳听得眉头紧锁,冷哼一声说道:“现在的相关部门,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连我们的战士都敢非法对待,打他都是轻的了。这件事先撂下,我问你,那个什么林紫茹,胶东省省厅干部,干涉我们战士的婚姻问题,是真的么?”

    “绝对没错,罗长红同志是从周蒙女朋友的闺蜜那里调查到的。而且,那个女孩提供了林紫茹出示的医院检验单。罗长红同志心细,为了确定检验单的真实性,特地向胶东省一院调查。谁知道,这份检验单是林紫茹通过关系托人伪造的。”

    “什么?伪造的?也就是说,林紫茹通过伪造的检验单,迫使周蒙跟他女朋友分手?凌寒,你确定?”

    凌寒感觉曲墨阳的眼睛里带着杀气,把身体挺得笔直说道:“将军,千真万确。罗长红同志为了谨慎起见,特意委托齐南军区的同志核实,胶东省一院的人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这张检验单,就是伪造的。”

    “荒唐!无耻!”

    曲墨阳拍桌子站了起来,来来回回踱了好几圈,才停下来,怒不可遏道:“都什么时代了?居然还有这种带有阶级鸿沟眼光的婚姻观念!我们的国家怎么了?怎么会允许有这样的干部出现?高高在上,自以为高人一等,难道想开历史的倒车么?”

    凌寒从没有见过曲墨阳这么光火,赶紧劝道:“将军,您消消气,这种封建残余的等级思想,在个别人身上,还是有的。”

    “我不管是个别人还是一小撮人,这种思想别出现在我的面前,更别想用这种思想对待我的兵!凌寒,你马上出发,到滨海汇合罗长红一行人,到那个什么林紫茹的单位,不,是向胶东省委反映情况,让胶东省委必须为此次干涉军婚的恶劣事件,做出让我满意的答复!”

    凌寒迟疑了一下说道:“将军,这毕竟是涉及到省级单位,闹大了怕不好吧?”

    “我既然有权力要求我的兵随时为国家流血牺牲,我就有义务让我的兵有尊严地追求他的幸福!什么省级部级的,难道到了这个级别就可以无视法律法规了?军人的婚姻,可是受法律保护的!去,给我放开手脚干,出了事,我负责!”

    “是!”

    凌寒连夜出发,到了滨海汇合罗长红之后,马上传达了曲墨阳的指示精神。

    周蒙一直就被蒙在鼓里,他被那两个猛虎小队的战士看着,是属于软禁之类的看押。

    等看到凌寒带着所有人出发,周蒙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到了齐南,已经是黄昏的时候了。凌寒已经提前跟齐南军区的人打了招呼,齐南军区派出了一个排的兵力,等凌寒进入到齐南境内,马上就随同他一起去执行任务。

    凌寒让齐南军区的战士开路,把车一直开到了省委大院。凌寒自己下了车,没有让周蒙跟在身边,而是让罗长红带着周蒙待在车里。

    值班武警战士一看这么多的军人造访,不敢怠慢,赶紧出来询问有什么事情。

    凌寒掏出工作证,对值班武警说道:“让省里的领导出来,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他配合。”

    值班武警战士迟疑了一下,给胶东省省委秘书长打了电话。

    听到有军方同志来访,省委秘书长郑定玺马上赶到了省委大院。

    看了凌寒的工作证,郑定玺说道;“凌寒同志,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我们地方一定会全力配合好你的工作的。”

    “你们胶东省公安厅里,是不是有一个叫林紫茹的?”

    “是啊,林紫茹是我们省厅里的老同志了。凌寒同志,你这么晚来这里,就是为了找她么?我知道她的家庭住址,我带着你一起过去吧。”郑定玺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