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五章痛并快乐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7:00本章字数:3005字

    林紫茹自认为见识过不少的大场面了,可今晚面对胶东常委班子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发抖了。

    权志坚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双眼极具穿透力,好像是要直接看穿人的灵魂一般。

    其他的班子成员,虽然没有权志坚那样的眼神,但也都一个个凝重无比。

    林紫茹明白,今晚要是不彻底坦白,是别想过关了。

    听完了林紫茹的讲述,权志坚转目对胡简之喝道:“胡简之同志,组织关于公务人员家属的有关约束规定,用不用我给你讲一讲?”

    “权书记,我错了,我在这方面做得确实是不到位,我一定会虚心接受组织的批评教育。”

    权志坚看看胡简之,叹口气说道:“你们以为我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是因为人家上门讨说法这件事情?我们有的同志,思想上已经起变化了,人为的把自己拔高,严重脱离群众!一个省级的干部,居然有官僚本位的思想,这样的歪风邪气,我权志坚决不允许!”

    说到这里,权志坚异常严厉扫了会场一眼。

    “郑定玺同志,记录。关于林紫茹同志一些有悖于国家公务人员的行为,胶东省委要以此为典型,进行一次严肃的整风行动。从省委到各地方部门,以自查自纠,走出去,请进来的各种形式,聆听人民群众对我们干部队伍工作作风问题的批评建议。”

    权志坚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们胶东省的经济工作,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可是,成绩的背后,却有这非常值得我们注意的问题。我们是有信仰的组织,干出成绩不能成为我们脱离群众,高高在上的理由!此次整风活动,我要看到落实到每一个干部的身上。省委从我开始,各地方各部门从一把手开始,不把工作作风整顿好,经济成绩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郑定玺飞快记录,等权志坚说完想法,各常委进行了补充,马上交由参会秘书,形成文件连夜下发。

    权志坚站起身,对胡简之说道:“走吧,我们毕竟是林紫茹同志的领导,出了事情,我们省委责无旁贷。马上向当事人赔礼道歉,尽量把消极的因素降到最低。”

    胡简之面露惭色,赶紧点头:“是,应该的。权书记,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连累您了。”

    说完,胡简之对林紫茹说道:“你还想着置身事外啊?跟我一起去赔礼道歉去!整个省委班子都因为你半夜折腾,自己犯的错误,难道都让别人买单么?”

    林紫茹哪敢还嘴?赶紧跟在了胡简之的身后,随同权志坚下了楼。

    “呵呵,凌寒同志,事情已经完全搞清了,你所反映的事情,都是事实。这是我们工作不到位,以至于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代表胶东省委,向受到伤害的同志表示深深的歉意,并愿意为此做出一切形式的补偿,请接收我的道歉。”

    “权书记,我代表受到伤害的战士,接受您的道歉。同时,我也要向您说明一点,我们不是要赔偿才来的,而是要给我的战士找回他应该受到的尊重。”

    “哈哈,很好,胡简之同志,该你了。”权志坚往旁边一闪身,把凌寒对面的位置让给了胡简之。

    胡简之笑道:“凌寒同志,我想见见那个小同志,当面向他道歉,可以么?”

    凌寒点点头,走到车边敲敲车窗,让周蒙从车里下来。

    胡简之看看周蒙,敬了一个礼说道:“周蒙同志,我对我爱人对你造成的伤害表示深深的歉意,请你原谅。”

    周蒙一直待在车里,外面发生了什么根本不知道。

    胡简之向他道歉,周蒙还有点懵。

    凌寒赶紧解释:“这位是小胡同志的父亲,胶东省公安厅的胡简之同志。”

    周蒙心里陡然一酸,想起了那个在他和沈默衣开的房间中,那个眼神一下子黯淡无光的女孩。

    “没什么,胡叔叔,林阿姨没有伤害我。相反的,我伤害了小静。”周蒙说话的时候,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颤音。

    胡简之叹着气拍拍周蒙的肩膀,剜了一眼林紫茹道:“该你了。”

    林紫茹满脸通红,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胡叔叔,我看没必要了。林阿姨的做法,我是理解的。”周蒙知道,今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自己的组织出手干预了。要不然,以胡简之和林紫茹这样的身份,会被按着头道歉?

    胡简之冲林紫茹说道:“你看看人家是什么心胸?你再看看你自己,伪造病理化验单,处心积虑破坏年轻人的感情,你说是为了孩子着想,可我看你就是自私,就是为了孩子按照你的理想接受你理想当中要实现的理念!”

    林紫茹嘴唇哆嗦了几下,看了一眼周蒙,马上低下了头。

    “周蒙,我……”

    林紫茹正要道歉,却听见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周蒙,别让我妈妈道歉,我向你道歉。”

    胡能静从机关大院门口的暗处走了出来,一步步走到了周蒙的面前。

    所有人全部静了下来,似乎都在控制自己,别打搅这两个年轻人。

    “小静,你怎么来了?”林紫茹关切问道。

    “妈,咱们家的电话可是有共用连线的,你和爸爸的谈话,我在另一个话机上,都听到了。”

    胡能静说完,把头转向了周蒙。

    “周蒙,我妈妈伪造病理化验单,让你和我分手,我替我妈妈向你道歉。”胡能静眼中有一种摄人的光芒在闪动,她在努力压制着自己要爆发的情绪。

    “小静,你别这么说,我,我其实……”周蒙想要安抚一下胡能静,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组织不起满意的话语。

    “别说其他的,周蒙,你接受我的道歉么?”胡能静冷冷说道。

    “我,这,林阿姨不用道歉,其实,我是理解她的,你,你就更不用道歉了。”周蒙叹口气说道。

    “周蒙,我妈妈确实对不起你,我已经代表她向你道歉了,我问你接受么?”胡能静的声音越来越高,几乎是歇斯底里一般。

    “那,那我就接受道歉吧。”

    “好,周蒙,你接受了我妈妈的道歉,那我问你,你该不该向我道歉?”

    “我,我……应该的。”周蒙知道自己伤害了这个女孩,无论怎样道歉,都是应该的。

    “周蒙,我知道你为什么会那样对我,我理解你。可我不明白的是,我爱你那么深,你爱我不惜作践自己,我们为什么不能一起面对生活对我们的考验?回答我!”

    胡能静双眼泪水夺眶而出,上前一步,狠狠抓住了周蒙的肩膀,指甲都深深嵌入了周蒙的肉里,拼命摇晃周蒙。

    “小静,我错了。”周蒙同样无法忍住自己的眼泪,双臂一伸,把胡能静揽在了怀里。

    “你错了就行了?你错了就能弥补对我的伤害么?我那么爱你,你却是在我的心口上捅了一刀啊!你就是这么爱我的么?咬死你!”

    胡能静如野兽一般嘶嚎,一口咬在了周蒙的肩上,就像是猛兽撕咬猎物一样摇头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周蒙肩膀上传来了阵阵的剧痛,但他却是感觉到了心头泛起的甜蜜。

    “不分开了,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了。”周蒙把头轻轻靠在了胡能静的头上,喃喃细语道。

    权志坚看了一眼林紫茹,摇摇头指着那一对年轻人对胡简之说道:“你看看吧,这简直就是作孽!”

    胡简之无话可说,看看头低得很低的林紫茹,忽然间也没了怨气。

    “小林,我们走吧,孩子已经大了,他们应该像成年人一样面对自己的感情了。因为工作,我很少陪你,你沾染了一些不好的习气,我没有及时发现制止,咳,你变成这样,我也是有责任的啊。”

    “老胡,我……”

    “啥也别说了,给省委班子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我要好好反省啊。我们的岁数都不小了,贪恋世俗的东西干什么?我会向权书记申请,交出我的位置,我们好好过我们的生活,贪慕权力地位,难道那就是我们想要的生活么?”

    胡简之和林紫茹回到机关办公楼,向组织诚恳承认了错误,并表示会接受教训,也愿意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接受处罚。

    权志坚没有接受胡简之淡出省厅位置的请求,而是要求对此次事件做一个全面的清理工作。

    涉事人林紫茹,鲁仲言,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买单。

    省公安厅是纠风查记的重点单位,针对此次滨海出现的严重滥用职权的行为,要一查到底,为其他部门的纠风查记树立起一个榜样。

    而在凌寒那边,他刚想向曲墨阳汇报,却是接到了曲墨阳打来的电话。

    命令,务必于当天凌晨四点钟以前,赶回燕京!

    凌寒意识到,肯定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发生了。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时间这么紧,只能坐飞机才能够按照要求返回燕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