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七章义气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7:00本章字数:3022字

    关机,关机,关机!

    周蒙一遍遍打过去,听到的是同样的悦耳动听的声音。

    胡能静看周蒙挺上火,便问道:“周蒙,打给谁呢?不通?”

    “打给罗长红,就是她一个文件,害得我狼狈逃窜。我要告诉她,她这么做是很没有道德的。”

    “算了,人家兴许就是执行命令呢。周蒙,我们在一起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开心的呢?”

    “对对,能和你在一起,没什么能比这更开心的了。小静,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吧。”

    “你是想开房么?”

    胡能静一句话,把周蒙臊个大红脸。骨子里,周蒙还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不管时代怎么变化,对于男女之间的最后底线,还是非常在意的。

    “周蒙,我们回滨海吧。我们赶紧回去,好好工作,我就不信咱们不能混出个模样来。”胡能静见周蒙尴尬,提议道。

    “好,我们连夜赶回滨海。”周蒙很感动,答应一声,便在街边拦出租车。

    大晚上的,一般没人愿意跑长途。一连拦了六辆车,开出四百元的车资,司机才勉强同意跑这趟长途。

    周蒙和胡能静都坐在了后排,长路漫漫,两人似乎有着聊不完的话题。

    “周蒙,当初你是怎么说服衣衣跟你开房的?”

    这个敏感的话题,是周蒙一直刻意回避的。但胡能静问出来了,他也不能不回答。

    周蒙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胡能静,并且说明,沈默衣其实是很在意跟她的友情的。但因为周蒙答应治疗她父亲的病情,才不得不做出让朋友伤心的事情。

    “周蒙,你喜欢衣衣么?”胡能静忽然抬起头,两只眼睛带着询问般的神情看着周蒙。

    “默衣是我的朋友,我对她有亲人一样的感觉,但我对她没有对你的那种感觉。”

    “蒙,也许你对她是你说的那种感觉。但我看得出来,衣衣很喜欢你,她抱着你的时候,那种依恋和甘愿付出一切的神情,我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空气仿佛一下子凝滞了,除了汽车的快速行驶的声音,几乎没有别的声音发出。

    “蒙,你怎么这么傻啊,那晚我开车快要撞上石堆的时候,是你把车撞停的吧?”

    周蒙惊讶不已,那晚胡能静可是没有开车灯,她是怎么知道车是被她撞停的?

    “蒙,我是没看见谁撞了一下车。但是我当时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一团身影,下意识还踩了一下刹车。事后,咳,仲言说幸亏我在意识昏迷的时候把电话打出来了,不然就无法确定我的位置了。蒙,我现在都想明白了,除了你这个傻瓜,谁还会这么干呢?”

    胡能静说着,眼中含泪,轻轻抚摸周蒙的身体:“当时你肯定撞得不轻吧?你,你现在还疼么?”

    周蒙动容地把胡能静揽在怀里,轻轻道:“我曾经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过,要不惜鲜血和生命保护你,我只是兑现了自己的想法,没什么好说的。”

    “蒙,衣衣其实挺可怜的,为了我们的事情,她算得上是众叛亲离了。”

    “对,默衣为我们确实是付出了很多,我们应该珍惜这个朋友。”

    正说着,出租司机问道:“老板,已经到滨海辖区了,你们准备上哪儿?”

    胡能静从周蒙怀里坐起来,诧异道:“师傅,你开得够快的啊,这么快就到滨海了?”

    “咳,年轻人,你们你情我浓的,自然是不知道时间快慢了。四个半钟头了,看你们谈情说爱的,我都感慨时间过得太快,已经年轻不再了。我还是刻意放慢了速度,不然,三个半钟头就能到地方。说吧,到哪儿?”

    “打个电话给衣衣吧。”胡能静提议道。

    “这不好吧?这凌晨两点钟打扰人家,是不是不太道德?”

    “我想早点看见衣衣,我要向她道歉,我要向她表示感谢。不行,我一分钟都等不了了,快,给衣衣打电话。”

    胡能静都这么说了,周蒙还能说什么?他掏出手机,给沈默衣打了电话。

    “周蒙,你跑哪儿去了?我这两天怎么找你都找不到,你怎么大半夜打电话给我啊?什么事?”

    “啊?默衣,你没睡啊?”周蒙听沈默衣说话像是十分清醒,不像是睡觉被打搅起来的样子。

    “废话,我哪有时间睡啊?公司里这么多事情,我都好些天没有插手了,光是查这几天的工作情况,都够我忙的了,我还敢奢望睡觉?你在哪儿?我怎么听着你好像是在车上?”

    胡能静悄悄道:“蒙,你别告诉她我来了,给她个惊喜。”

    周蒙点点头,对沈默衣说道:“我刚从外地回来,没地方去,没办法,才打电话给你的。”

    “你过来吧,我在公司……对了,你用不用我过去接你啊?”

    “不用了,我是打车回来的。”

    “那好,你就到公司这里,我亲自迎接你。”

    周蒙挂了电话,让出租司机开到滨海神农集团。

    到了神农集团,周蒙付了车资,就要领着胡能静进去。

    胡能静俏皮道:“蒙,我给衣衣来个惊喜,我先躲着,吓唬她一下。”

    神农大厦的停车场,现在空空荡荡,但沈默衣的车还在,胡能静便躲在了沈默衣的车后,偷偷在那里瞄着。

    不一会儿,哒哒的高跟鞋响声传来,沈默衣出了神农大厦,过来接周蒙了。

    昏暗的灯光下,周蒙看得有些晕。

    沈默衣看来是精心打扮了一番,薄施粉黛,让整个人看上去平添了几分妩媚。她的职场装换了,上身是齐胸的露肩短衣,下身是迷你短裙。黑丝在昏暗的光线中,尤显诱惑。

    “默衣,你,你怎么穿成这样出来了?这,这,天凉,这,这……”

    周蒙语无伦次,沈默衣却是几步走过来,一下子抱住了周蒙。

    “周蒙,听过那句话么?女为悦己者容。我不知道,这样的打扮,会不会让你多看我几眼。”

    卧槽!老天残忍啊!

    极品美女投怀送抱这么好的事情,当然是所有正常男人梦想的事情啊,可暗处还有一位盯着呢。可别是好好的言情片,转瞬间成了血腥暴力片了。

    周蒙想要挣扎,却被沈默衣牢牢抱住。

    “周蒙,以前因为小静的缘故,我们不能在一起。但现在,你跟小静已经不可能了,我们好好开始,好么?”

    说着,沈默衣用楚楚的眼神看着周蒙,忽然,她眼睛闭上,颤巍巍向周蒙吻去。

    “衣衣。”

    一声突兀的声音响起,胡能静从车后走了出来。

    沈默衣浑身一震,看清了暗处走来的人是胡能静,赶紧松开了周蒙,慌乱整理一下衣服,就好像是被捉奸在床的那种感觉。

    看到胡能静走到面前,沈默衣尴尬道:“小静,我,我对不起你。”

    胡能静忽然抱住了沈默衣,嚎啕哭了起来。

    “衣衣,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是最够义气的。只要是你需要,我有什么都会让给你的。但是周蒙不行,我不能让给你,我真的不能让给你啊。衣衣,我不够义气,是我对不起你啊。”

    沈默衣听了,也紧紧抱住了胡能静,呜呜哭了起来。

    周蒙心下虽然恻然,但看这两位哭起来没头没尾的,便说道:“小静,默衣,这个久别重逢,自然是情难自禁,但咱们别在这儿哭了,好么?”

    沈默衣胡能静两人分开,擦擦眼泪,都知道脸上的妆花了,赶紧手牵手往神农大厦里面跑去。

    周蒙一下子成了没人管的了,摇头苦笑一下,跟着两人一起上去了。

    到了沈默衣的办公室,胡能静和沈默衣补好了妆,坐在沙发上聊天。

    “衣衣,你这里有没有吃的啊?我饿了。”

    “大馋猫,反正你每回见到我就是想吃的。我这里备了不少的零食,咱们先凑合着吧,我也饿了。”

    “行,你备下的小零食,一定是很好吃的。衣衣,有酒么?”

    “有啊,我这里可存了不少好酒,都是从我爸爸办公室里偷来的。他老人家喝酒喝得厉害,我就把酒一点点偷过来了。小静,你想喝酒啊?”

    “咱们好久不见,当然要庆祝一番了。”

    “什么好久不见,这才几天啊?”

    “嘿嘿,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衣衣,别废话了,拿酒来!”

    周蒙有些紧张了,他虽然没喝过,但却是知道,沈默衣拿来的酒是干红。

    这种干红酒劲极大,这两位大概是不知道这干红的厉害。

    沈默衣办公室里也没有杯子,就拿过来一次性的纸杯当酒杯。

    胡能静抢过酒瓶,打开,哗哗就把纸杯倒满了。

    “衣衣,事实证明,你是我这辈子都不离不弃的好朋友,是能经得住考验的。来,衣衣,为了我们的友谊,走一个?”胡能静就好像是江湖大佬一样,豪气十足。

    “好!小静,干!”沈默衣一点也不含糊,拿起纸杯,跟胡能静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看着两女这么对吹,周蒙的肝都觉得颤抖,她俩这是怎么了?可别是感情铁,要喝吐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