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九章男人的责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07:00本章字数:3000字

    罗长红眼睛扫了一下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胡能静沈默衣两人,转头对周蒙说道:“师弟,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吧?跟这样的女孩子疯能少的了花钱?你有钱跟女孩疯,就不能匀点给师姐吃饭?”

    周蒙感觉这个冤啊,他哪里是跟女孩疯了?遭了一宿的罪,身体上和身心精神上都是经受住了巨大的考验才撑过来,居然是被怀疑跟女孩疯?

    “行了,周蒙,师姐以前可没少帮助你,现在落难了,你不至于见死不救吧?”

    周蒙赶紧说道:“行行,师姐,别说得这么严重啊?可我有多大能力就说多大的话,有我一口饭吃,就分给你半口,行不行?”

    “可以,马上就要到饭点了,你看咱们吃什么好?”

    周蒙无语了,罗长红还真的没把自己当成外人啊。不过想想罗长红对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还真不该把她当成外人。

    “好吧,师姐,我把这两个叫起来,咱们一起去吃饭。”

    周蒙说完,俯身去叫沈默衣两人。

    谁知道,这两位真的是喝高了,周蒙喊了半天都叫不起来。

    无奈之下,周蒙俯身到了胡能静的耳边,叫道:“快,有案子了。”

    胡能静一听,腾地一高蹦了起来,随手就往身边摸。

    周蒙没好气说道:“还摸什么啊?都多少天没上班了?还以为自己是刑警啊?”

    胡能静听罢,哦了一声,迷迷糊糊就要再躺下,周蒙赶紧扶住:“喂喂,还睡啊?都到中午了,得吃中午饭了。”

    扶住胡能静,周蒙对沈默衣大喊道:“快起来啊,订单被取消了。”

    沈默衣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因为起得太猛了,一头就要往地下扎。

    周蒙赶紧一回身,把沈默衣给抱起来。

    而另一边,胡能静身体一软,又要躺下。

    “喂喂,都起来,一个个的,不能喝酒还往死里喝,可是好了吧?看看醉这个样!”

    沈默衣喃喃道:“那个单子要取消啊?快,给我看看。”

    周蒙摇头叹息道:“醒醒吧,没单子被取消,到中午了,该吃饭了。”

    “哎呀,你真讨厌,吃什么饭啊?我要睡觉。”

    周蒙实在忍不住了,抱起两人进了洗手间,把毛巾湿透了,给两个人擦脸。

    一番折腾,沈默衣和胡能静两个都醒了,看看周蒙,又看看对方,都指着对方傻笑。

    “喂,你们两个不是喝傻了吧?有什么好笑的?都自己照照镜子看,光看见别人难看了?自己什么样还不知道吧?”

    胡能静和沈默衣一听,赶紧照照镜子,一看镜子里头发撒乱,衣衫不整的样子,齐声尖叫,两人几乎是心有灵犀一般指着门对周蒙大叫道:“出去!”

    周蒙摇头苦笑,出门在外面等着。

    十分钟,二十分钟……

    周蒙忍不住敲门道:“小静,默衣,你们俩在里面干什么呢?再等一会儿咱们好吃晚饭了。”

    “你着什么急?我们还没换衣服呢。”

    卧槽!周蒙真的有些傻眼了,二十多分钟,居然还没开始换衣服!

    周蒙想到了那句流传很久,而且会永远流传下去的话,男人这一辈子,有一半的时间等着女人穿衣服,而另一半的时间,则是等着女人脱衣服。

    想想沈默衣带自己去挑选参加宴会的行头所花的时间,周蒙甚至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万幸,没有发生那样的情况,过了能有四十分钟,沈默衣和胡能静两人终于出来了。

    两人刚准备说周蒙,却看到了罗长红。

    “沈小姐,胡小姐,你们好。”罗长红很大方向两人伸出了手。

    胡能静两人懵懵地跟罗长红握了手,礼貌地回了一句,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师弟,吃饭吧?”罗长红转头向周蒙说道。

    “好,好,出去吃饭。”周蒙有点做贼心虚的样子。

    胡能静可是藏不住心思,马上薅住了周蒙的胳膊:“怎么回事?”

    还没等周蒙说话,罗长红笑道:“胡小姐,是这样的,我也被单位开除了,走投无路,只好来投奔师弟了。”

    胡能静一听脸色就变了,把周蒙拉到一边说道:“蒙,你不会是打算收留她吧?那我怎么办?衣衣怎么办?”

    周蒙刚想说话,猛然觉得胡能静这话有些不对。

    怎么回事?胡能静怎么把她和沈默衣相提并论了?听这话的意思,就好像是要把所有的人全都收了一样。

    “小静,话不是这么说的啊。师姐以前可是对我帮助不少,现在人家落难了,投奔我来了,我总不能不管吧?”

    胡能静看看罗长红,压低声音对周蒙说道:“帮助他可以,但切记一点,你可不能把人搭进去。”

    周蒙差点没一口盐汽水喷出来,真想说句相声捧哏的话,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沈默衣也没有因为她最有钱就抢着请客,跟着周蒙一起到了神农集团旁边一条街的拉面馆。

    因为等胡能静两人换衣服的时间太长了,客流高峰已经过去了。

    一行四人在拉面馆里挑了一个位置,坐定后,周蒙问道:“都什么饭量,自己报一下啊。”

    “我一个小碗拉面就行了。”沈默衣是最有淑女状的一个。

    “我一个大碗的吧,外加一盘牛肉。”胡能静点的也算可以。

    “四碗拉面,两斤牛肉。”罗长红的饭量,直接把胡能静沈默衣震住了。

    “好吧,我一个大碗就够了。”周蒙倒是没有吃惊,他是知道罗长红饭量惊人的。

    等饭菜上桌的时候,胡能静和沈默衣赫然发现,罗长红非但饭量惊人,吃饭的速度简直不可理喻。

    周蒙只刚刚吃了一半,罗长红四大碗拉面还有两斤牛肉就全都下肚了。

    虽说罗长红的体型要比胡能静和沈默衣稍显健壮,但也不至于这么能吃,吃得这么快吧?

    “嘿嘿,不好意思啊,我吃饭已经养成习惯了,又快又多,没吓着你们吧?你们吃,师弟,你也吃,我有话要说,你们该吃吃,听着就行了。”

    罗长红把碗一推,笑道:“师弟,我虽说是来投奔你的,但也不能吃白食是不是?你我都被开除了,咱们得弄个营生干干啊。这样,你支起一摊买卖,我别的没有,还有膀子力气,给你打工如何?”

    周蒙怎么也没想到,罗长红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师弟,怎么,你没有这方面的打算么?你是男人啊,要有男人的担当,要有责任感,以后,师姐可就指着你吃饭了。”

    胡能静和沈默衣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

    什么意思?罗长红让周蒙有责任感,什么责任感?罗长红别说是周蒙的师姐了,就是亲姐又能怎么样?难道能赖上弟弟?男人的责任感可不是随随便便对人的,而是要给共同度过下半生的人的。

    “师弟,你黑客技术很牛,咱们就开个网络服务公司吧?”

    胡能静有些忍不住了,说道:“你什么意思?我还没做周蒙的主呢,你就做了周蒙的主了?告诉你,周蒙的事情我说了算,他想干什么,轮不到你管。”

    罗长红毫不示弱说道:“我是周蒙的师姐,当然能管他了。师弟,难道还要我把师父老人家请来你才听话么?”

    提起祥叔,周蒙可不敢怠慢。虽说祥叔跟他只有几日之缘,授业也只教了半天多的时间。可祥叔指点他这半天的时间,可一说是倾其所有传授。

    太乙六式,那是罗长红都没有传授的,从这一点来说,周蒙心里是把祥叔当成是师比父大的那种授业恩师。

    “小静,咱们还是听师姐的吧,要是真的惊动师父他老人家,就不好了。”

    “凭什么?我是你女朋友,不,我是你未婚妻,不,我是你老婆,老婆的话都不听了?”胡能静极其彪悍的说出这番话,让周蒙目瞪口呆。

    半晌,周蒙狠狠咽了口唾沫说道:“小静,咱别说气话了行不行?你看,我没有工作,总得赚钱糊口吧?”

    “不用担心,我养着你就行了。”胡能静从来是输人不能输阵的,宁可打落牙往肚子里咽,也不能输了气势。

    “对,小静,我们俩养活周蒙。”沈默衣毫不犹豫站到了胡能静这边。

    “想造反吗?”周蒙狠狠一拍桌子,扫了三人一眼道:“瞎吵吵什么?一个个的,说那话都不觉得丢人么?谁也别说了,今天都得听我的!我先声明,我是一个男人,还没有让女人养活的习惯!”

    说到这里,周蒙看了一眼罗长红说道:“至于干什么,我会马上落实的,也没必要就开网络安全公司吧?”

    罗长红哼了一声说道:“师弟,怕老婆就说怕老婆,没必要说的这么高大上。行,想干什么你说了算,咱们是不是先把饭钱结了,然后找个房子租下来啊?”

    周蒙刚刚涌起的豪情,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谈钱真特么伤感情,可是没钱,啥事也办没法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