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换衣服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1本章字数:2010字

    下午五点钟。

    李梦瑶走出会议室,随口交代助手几句,朝着办公室走去。

    这几个小时,她的精力一直处于高度集中状态,回到办公室后,紧张的神经刚一放松,疲乏如潮水袭来。

    窗帘已经挡住了落地窗外光线,在她反手关掉房门后,屋子里阴暗不少。

    隔音墙带来的幽静让她十分满意,脱下高跟鞋丢到一旁后,李梦瑶伸了伸软细的腰肢,索性将白衬衣的纽扣解开几颗,露出少半截饱满的胸脯,和一条傲人的事业线。

    这间办公室是她的私人空间,不经她的允许,没有任何人敢进来,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敢如此大胆的放松。

    李梦瑶接了杯咖啡,坐回办公桌前,想起会议室中父亲打来的电话,蹙眉又紧皱在一起。

    父亲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让那个可恶的家伙住进自己的两层小别墅中,自从她购买那栋别墅后,里面的装修布置完全按照自己心意,每一处都带着她喜欢的小格调。她讨厌男人进去,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再不能披着薄纱睡衣各房间闲逛……让一个男人和自己同住在一处屋檐下,那还不如就在公司里休息。

    “哼!那混蛋不知道怎么蛊惑了我爸,绝对不能让他得逞。”李梦瑶低声咒骂着,回到办公桌前。

    沙发上,一个黑影动了动,古井不波的眸子平静注视着李梦瑶,呼吸变的有点急促。

    此时,办公室内的光线比较昏暗,李梦瑶并未注意到沙发上有人。她坐在转椅上,动手脱掉丝袜,一寸寸白玉般无暇的肌肤毫无遮挡的暴露在空气中,其中还带着女子自然的体香。

    她的腿细长笔直、浑圆结实却又带着弹性,即便光线不清楚,也能看到那细腻滑嫩的皮肤,极其诱人。

    每一个正常的男性,都难以抵御这双美腿的诱惑。

    或许是因为地板比较凉,她将脚后跟抬离地面,十根脚趾如卧蝉般微微内扣,指甲宛如润白的玉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能让人心跳加速。

    丝袜褪下后,她随手卷好,朝墙壁一侧的橱柜走去。

    橱柜距离沙发极近,沙发上黑影双眼瞪大。原本,当过凛冬队长的他黑暗中视力比普通人就要强很多,此时李梦瑶走进,她因为寒冷,手臂毛孔收缩后的凸出一个个小隆起,带着蕾丝边的文胸自然也是清晰可见。

    躺在沙发上的陈锋屏住呼吸,不知如何是好。

    总裁办公室的门未关,随着步伐,她高耸的胸部如放松的弹簧颤动,如此有弹性的胸脯,那文胸似乎根本就包裹不住,随时可能跳跃着逃出来。

    “叮!”

    办公桌上,猛地传出手机铃声。

    李梦瑶转身走过去,看了看短信,将手机丢在办公桌上,抱怨道:“哼,刘远琦真像只苍蝇,烦死人了。”

    她转身走到橱柜跟前,打开衣柜后,用手解开剩下的几粒纽扣,转身走向橱柜时,扬起的衣角将她的小腹露出,平坦、没有丝毫赘肉。

    傻瓜也知道,她这时肯定是准备换衣服。

    陈锋登时傻眼了,他知道再等下去肯定会出事,急的额头冒汗。难道要出声制止她,那会不会被当成色狼?

    此时根本找不到什么藏身的地方,想要无声无息逃走更是不可能。

    情急之中,陈锋脑中灵光一闪,俯在沙发上,打起鼾来。

    李梦瑶刚要去解开文胸,听到鼾声后,脊椎骨瞬间冒出一股寒气,直冲脑门。七魂八魄迸出头顶。

    自己的办公室,竟然有人!

    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她双手捂在胸前,甚至觉得生命中断过那么几秒钟,才慢慢扭转僵硬的脖颈,朝沙发上看去。

    那轮廓虽然黑暗模糊,却也能认清楚,正是父亲给自己雇佣的保镖。那个天煞的混蛋!

    李梦瑶想尖叫,害怕忽然吵醒他,将自己身子看个精光。

    事到临头,她变的极其镇静,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快速系好扣子,压抑住自己的怒火不发出任何声音,双手用力举起橱柜旁的木质落地晾衣架,一步步,逼近陈锋。

    鼾声依旧,像是睡的很香,就连汗水也从它的额头凝结成冰。

    在紧张的氛围中,陈锋已经不知觉用上了凝水成冰的能力,他能听到那蹑手蹑脚逼近的脚步,还有急促愤恨的呼吸,一股莫名的恐惧笼罩在心头上。

    “呼!”

    有东西挂风,横扫而来。

    耳闻风声,陈锋脑海中形成道模糊的影子,知道了物体大致的形状,那探出的边角正朝着后背右侧砸去。

    只要稍稍一侧身就能躲过,轻轻举起手臂就能格挡。

    但是,陈锋什么都没有做,也不能做,任何一个动作都能够暴露自己在装睡。

    下一瞬间,衣架结结实实砸在陈锋身上,还有李梦瑶的谩骂声紧随而至:“我让你睡,让你睡。”

    陈锋双手抱头,翻身滚下沙发!

    “起来,让我打你!”李梦瑶狠狠砸了两下,没有丝毫罢手的打算,冷眸含霜,怒瞪着陈锋。

    “疼死了,啊呀,你这个神经病,发什么神经?”陈锋抱怨着,语气就像睡梦中被人捉弄醒的样子,十分不爽。

    “活该,疼死你,我让你疼……”李梦瑶绕过沙发,继续朝陈锋身上打去。

    陈锋心虚,不敢反抗,只能满屋子逃窜。

    两人你追我躲,在办公室饶了几圈后,李梦瑶已经香汗淋漓,丢下晾衣架,说:“说,你……你看见什么没有?”

    “我见鬼啊,屋子里这么黑。”陈锋躲在墙根,辩解道。

    李梦瑶这才稍稍放心,气也随之解了不少,继续质问:“那你躲在我办公室里干什么?这是你一个小保安能随便进来的地方么?”

    “李伯伯给我权限,公司部门随意进入。”陈锋在这时候,也只有把她爸拿出来,当挡箭牌。

    李梦瑶有些抓狂,手背一抹额间香汗,冷声道:“我警告你,少拿我爸来压我。你到我办公室,究竟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