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主仆相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2本章字数:2357字

    当试着自己运转了一遍之后,韩古发现体内的力量比刚才又强了几分,虽然增加的很有限,但还是可以看得到。

    这种发现让他忍不住跳了起来,开心的扬天大叫,想要抒发下心中的兴奋。

    任何一个人、尤其是从小就受武侠熏陶长大的华夏人,如果忽然得到了“内力”这种东西,而且还有能不断变强的修炼法门,都一定会这么兴奋,甚至比他更失态。

    可是很快韩古就闭嘴了,因为楼下传来了房东大妈的狮子吼:“大半夜的不睡觉,鬼叫你大爷啊?信不信我上去抽你?”

    没办法,这并不是武侠世界,不能因为获得了武功就为所欲为。韩古看看窗外漆黑的夜,现在才凌晨三点多,时间太早了。

    但实在是兴奋得睡不着,想了一下,他回到床上重新打坐,开始继续自己的修炼。

    之所以回到床上,是因为地上太凉了,冰的他屁股都快没知觉了……

    听韩古乖乖闭嘴了,房东大妈也没有真的冲上来揍人。不过看看身旁同样被吵醒、此时准备继续睡觉的老公,房东大妈嘿嘿一阵怪笑,把他身子扳平直接骑了上去。

    瘦弱得如同小鸡仔一样的男房东,平日就被自家老婆的需索无度搞得疲于应对,尤其是昨天晚上,更是被她给折腾到电视台都停播时候,快被吸干了才终于能睡觉了。

    可这被窝都还没暖热呢,现在竟然大半夜又要“交公粮”,气得他在心中不住的大骂:“韩古你大爷!每个月我赚你几百块房租容易吗?改天非要给你涨房租不可,害死老子了你!”

    但心中骂归骂,天生怕老婆的男房东实在也没什么办法,只好揉揉眼睛驱走困意,强打起精神应付身上的母老虎……

    韩古对楼下房东夫妻的事可一无所知,他一直在房间里练功到天亮,早早就跑公园里接着晨练挥洒力气去了。

    后面几个小时的修炼,“内力”的增加也依然有限,圆球的大小并无太明显变化。

    韩古思考下也就明白了,初始三遍运行增加的功力之所以那么多,其实是把修炼功法中所含的融会到了他体内。

    不过修炼终归是有效的,从那以后,韩古就开始每天用心修炼。刻意找街边混混打了一次架之后,也已经可以确认,他的体力真的增加了。

    更让他惊喜的是,当他把那些“内力”施加到手上进行攻击时,虽然并未出现武侠剧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效果,但却发出了强风!

    于是,韩古把自己的内力,命名为“御风诀”。没错,名字是俗了点,但只要厉害就好。

    在最初,他全力施展出的御风诀威力,已经可以把一个健壮的成年混混吹翻在地了。后面经过他的不断修炼,风力不断的加强,而且也学会了更多的用法。

    不但攻击多变,不再局限于直直吹出的风,还能发出旋风、可控轨迹的怪形风。更重要的是,御风诀还能施加在自己身上,帮自己加速之类的。

    为了验证和发现更多的用法,从那以后,韩古每修炼几天,就会再上街找一伙混混打架。既满足自己的需求,又教训了那些垃圾,算是为民除害。

    于是一段时间内,韩古住处附近,简直成了小混混的禁区。别说是打砸勒索的没了,就连小偷也不敢再踏足一步了。

    不经意间,韩古竟然成了个街头英雄,事前他可没做过这种打算,纯粹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说起来也挺讽刺,他之所以能得到这御风诀,正是拜一伙街头斗殴的小混混所赐,最后小混混们却在他手下连连遭殃。

    又一个晚上,韩古再次当街追打一伙地痞时,被正揽着两个女人经过附近的刘远琦给看见了。

    当时刘远琦喝得醉醺醺的,见到有人打架,忽然来了兴致,就扔下那两个穿着风骚的女人,追着去看打架去了。

    十几个浑身都是刺青的地痞,一个个长得五大三粗的,而且手里还都拿着钢管甚至砍刀等家伙。可是在韩古面前,他们竟然全都跟纸糊的一样,连边都挨不上就被打翻在地。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不到几分钟的时间,一伙人全都被打得鼻青脸肿,连自己老妈都认不出来了。收拾完的韩古,冲着他们吐口口水,转身就走。

    那伙混混却依然躺在街边的臭水沟里,呼天嚎地的,硬是连站都站不起来。

    如此精彩的一幕,让刘大少大呼过瘾。他平日也喜欢附庸风雅的学些搏击什么的,更是办过某个地下拳场的贵宾卡,经常去观战。

    可以说,在打斗搏击这方面,仅从观众的角度,他也算是个老油条了。

    韩古的身手,在他所见过的人里面,绝对是最强的。

    心念一动,刘大少立刻转头追上韩古,满嘴喷着酒气,直接了当的问他愿不愿意给自己当保镖。

    “保镖?”从没想过这个的韩古,当时一下子就愣住了。

    看看刘大少虽然衣着豪贵,但却明显喝醉了酒,韩古觉得这肯定是在发酒疯。但从影视和小说中得来的知识告诉他,保镖好像是个很高薪的职业啊!

    在这种想法诱惑之下,韩古并未转身离开,而是试探着开始跟刘大少探讨起来。

    被问得不耐烦的刘大少,阔气的说:“不用说那些有的没的,我可是很有钱的,你就说要不要当我的保镖吧!”

    韩古小心脏狂跳,试探着问:“您能给多少一个月?”

    “你自己开价吧,在这阳州市里,我就不信还有我刘远琦雇不起的保镖!”

    “两……两万?”韩古尽可能放大了自己的胆子,开出了他当时眼中的“天文数字”,问完之后,还满心忐忑的注视着刘大少的眼睛,万一看到有任何不满的情绪,他就准备立刻降价。

    两万块虽然仍不太够父亲每月的医药费,但他却实在是不敢开太大的口,因为他当时所能拿到的最高月薪,也才三千六百多块而已。

    没想到刘大少听了他的价码之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哈哈大笑起来。

    韩古被搞得窘迫不已,觉得一定是自己太狂妄,被别人当笑话了。结果刘大少忍住了笑之后,却直接伸出一只巴掌到他面前,口中蹦出了俩字:“五万!”

    “什么?”韩古条件反射一样反问道。

    刘大少本就是一时起意,已经被搞得不耐烦了,皱眉道:“怎么那么多废话?我说每个月给你五万块,让你做我的保镖,到底干不干一句话!”

    “干!”

    韩古急忙抢着回答,也是干脆利落的一个字,那语气听起来,也不知他实在用脏话表达惊叹,还是答应刘大少要干她的保镖……

    总而言之,就那样,韩古就上了刘大少的车,跟着他回了家。

    那两个被扔下的所谓外围嫩模,不敢置信的看着好不容易钓到的大款,竟然带着一个小白脸——应该是小黑脸——扬长而去,气得在街上大骂“死玻璃、臭基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