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玻璃飞刀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2本章字数:2538字

    李梦瑶和周暗涛,此时全都是背朝窗外,并未看到那个狙击手的出现。

    周暗涛见陈锋忽然扑过来,还大声叫自己让开,心中的火气也腾地一下被重新点燃。针锋相对的上前一步,回呛到:“你踏马到底想干嘛?以为我真的不敢揍你?谁怕……”

    “滚!”

    陈锋直截了当的一个字,打断周暗涛的话,还顺手朝他肩膀上用力一拨。

    这看似随意的一出手,身强体壮的周大队长,竟然直接被扔出了总裁室门外,就跟之前他扔刘大少的模样似的。

    最后的那个“谁”字,也变成了长长的一声ei——,随着他被甩出了总裁室,撞在对面墙上才戛然而止。

    说起来复杂,但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发生在不到一秒之内。

    几乎是在周暗涛撞在外面墙上的同时,落地窗外的狙击手也开动了他手中的武器,只见一团肉眼可见的水波纹一样的气浪,从炮管内澎湃而出。

    “嘭!”

    震天价一声响,这股气浪的威力,简直堪比实体的炮弹一样,瞬间就把钢化的大厦外墙玻璃震碎。然后气浪丝毫没有减弱,带着锋利如尖刀的碎玻璃,朝着李梦瑶背上冲击而去。

    “唰——”

    就在李梦瑶要中招的前一瞬间,陈锋总算扑到了她身边,抱着她就地一个打滚,斜刺里从地板上滑到了沙发后面。

    急切间陈锋还没忘记转过身把李梦瑶护在身下,自己趴在他身上,被朝外抵挡气浪的余波冲击。好在他动作够迅速,并未受什么大伤,只是背上被几块溅射的小碎玻璃扎了进去。

    可是刚才李梦瑶战力的位置,厚重的全实木办公桌,已经直接被气浪轰成了碎片。

    气浪又继续往前,轰烂了一张茶几之后,冲击力这才有所减弱,掀翻了一张单人沙发,直接带着它飞出门外,刚好盖在才碰墙落地的周暗涛身上……

    落地窗外的狙击手见一击不中,急忙稳住被后坐力推开的身形,瞄准室内沙发的所在,就准备发起第二次攻击,这是势必要干掉李梦瑶才甘心。

    陈锋怎会再给他这个机会?脱离第一次危险之后,他立刻一跃而起,从地上捡起几块碎玻璃,当做飞刀掷向那狙击手。

    这狙击手也当真了得,明明是悬吊在半空之中,此时竟硬是用自己的腰力,把绳子往旁边摆动开去。以此躲过了陈锋那如子弹一般强劲、射向他上中下三路的三把飞刀。

    “哼!”

    狙击手得意的冷哼一声,转换手中的炮管,对准陈锋胸膛,准备要把他直接给轰成渣。

    之所以忽然如此,实在是因为前天面对陈锋时的狼狈表现,事后让他非常的抓狂。他很想不通,为何自己明明身经百战,竟然面对一个年轻人的注视,就完全败下阵来。

    他可不是个会自甘消沉的人,从哪跌倒就要从哪再爬起来,所以拿到了新武器之后,今天就用更激烈更靠近的距离来直面李梦瑶和陈锋。

    此刻只要干掉了陈锋,就等于去掉了他心中的一块阴影,比干掉自己的目标还重要。

    可是就要扣动扳机时,在他的眼中,屋内的陈锋脸上竟然也出现了得意的笑容。那种得意他太熟悉了,每次任务成功时,他自己就会露出这种表情来!

    就在转动这个念头的同时,他明白为何了——因为他的身子正在不受控制的往下急坠!

    原来刚才陈锋抛出的不是三块玻璃,而是四块!

    四块玻璃同时离手,却不但各自朝向一个部位,其中最上面的那块,还完全没发出一点破空之声。更预先飞往了旁边,等在那狙击手要摆荡过去的方位,正好划断了他背上的绳子。

    相对于暗器手法来说,预判方位这一点倒是简单了不少:在陈锋锐利的眼神之下,只看一下那狙击手全身肌肉的细微运动,就能判断出他要做什么动作。再通过肌肉能发出的力道,就能知道他摆动出的速度和距离。

    因此,前三块玻璃只是逼着他移动,最后那块则是守株待兔一样割断绳子就行了。

    一些身手超绝的人,即使在极速下坠的情况下,也能仅靠自身肌肉的爆发力,做出横向运动,进而可能在半途抓住东西自救。

    所以陈锋没有直接割断那个狙击手的绳子,而是先逼着他移动一次,以防他也是有这种身手的人。

    事实证明他确实是,但已经全力爆发过一次做摆动的他,现在无论如何也没能力紧接着再爆发一次了,只能带着满心的惊恐,不甘的朝大厦下面直线坠落。

    丽都大厦并非全部用作自己公司办公,下面的楼层也出租做酒店和百货商场,因此一楼除公司大厅外,其它几面的出口全天都是人来人往的。

    李梦瑶的高层办公室,下面正对着的刚好就是希尔顿酒店的进出大厅,这家全球连锁的大酒店,随时都是客流如梭。

    此时就有不少客人正进进出出,忽听“啪!”的一声巨响,一个东西重重的摔在了酒店大门外面。

    那东西还溅起了一地的液体,放射状的溅了周围人一身。低头一看,众人惊恐的发现,溅在自己身上的东西,竟然是深红色的粘稠液体——好像是血!

    抬头朝那坠落的东西看去,虽然已经成了一滩糊状,完全分辨不出形状来了,但从那像是衣服的布料看来,竟赫然是一具尸体!

    搞清楚状况,尖叫声立刻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惊恐的行人们纷纷四散着闪开。

    这具被摔成了糊的尸体,正是刚才那位狙击手,几秒钟前还胜券在握的他,此时已经只能等着警察过来把他从地上刮起来了……

    楼下的动静,大厦上面自然听不到,全封闭的玻璃幕墙,当然也不会有人能趴窗户上往下看。

    丽都公司总裁办公室外,大厅里的那些工作人员并不知道总裁室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又格外热心八卦的她们,当然就只好发挥特长,在心里把眼前看到的东西填补出了一副故事脉络图:

    刚才不知什么原因,在合力赶走了那脸色阴郁的两个人后,室内的陈锋和周队长之间又重新起了冲突。

    漂亮又一向强势的李总裁想通过自己的魅力,居中震慑下他们两个,让他们都别再打了。

    事情似乎被暂时压下去了,可好像李总裁心中确实对周大队长更钟情一点,也不知对他做出了什么亲昵动作,竟然惹得陈锋再次暴跳如雷。

    要说这陈锋虽然只是个小保安,论起气势来却比周大队长一点都不差,虽然不会对意中人李总裁怎样,却依然当先冲着周大队长大吼一声“让开!”

    周大队长正跟李总裁你侬我侬,怎么可能让开,当然立即不服的回呛了一句:“你踏马到底想干嘛?以为我真的不敢揍你?谁怕谁!”

    陈锋到底更加年轻气盛,脾气也火爆了不少,竟一眼不和就直接动上了手。可怜周大队长,身为一个领导,身手却比这新来的手下弱了许多。

    两人甫一交手,他就被陈锋给揪着脖领子直接扔了出来,陈锋似乎还不解气,竟又掀翻了一张沙发扔出来,砸在可周大队长的身上。

    看周队长到现在还没起来,也不知他伤得怎么样了?而且还有办公室里的李总裁,刚才里面那么大的动静,应该是陈锋在发脾气砸东西呢,也不知总裁她受伤了没有?

    啊!那个沙发有动静,周队长站起来了,看样子他竟然没受伤!难道打斗还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