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狼藉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3本章字数:2150字

    不过虽然如此,陈锋可不会有什么罪恶感,觉得自己杀了个真汉子什么的。正是他们这种不怕死的人,如果办起坏事来,才会更加的肆无忌惮,对社会危害更大!

    也不知那头目服的是什么毒,咽下去的一瞬间,就已经没了呼吸。

    陈锋本还打算掐住他的喉咙把药逼出来,见状也只好作罢,轻轻叹口气,立刻转向他身后另一个杀手,准备这次一定要先取出他的毒牙再逼问。

    可还没等他打碎另一人头上冰块,就忽然发觉不对,转头看去,只见那头目脸上正在迅速变成潮红一片。不但是脸上,连仍冻在冰里面的身体,也已经成了这副模样!

    潮红亮度越来越高,已经成了一片红光,从他腹部穿透出来,身边厚厚的冰层都被映得一片通透。那模样,简直就跟他体内放了个几千瓦的灯泡一样,抑或者,仿佛有滚滚的岩浆马上就要从他体内涌出!

    “不好!”陈锋心头一跳,大叫一声跃身而起,张开双臂揽住身后两女,快速往远处扑去。

    “砰!”

    只听一声巨响,那杀手头目的尸体,由内到外整个爆炸了开来。威力之大,连带他身后八个仍冻在冰里的手下,都直接被炸上了天。

    在他们原本蹲着的地方,不但一尺多厚的坚冰被完全炸了开来,地上的大理石板也完全碎裂,在原地留下一个深达半米、口径两三米的大坑。

    爆炸的阵仗,让整个地面都是好一阵剧烈晃动。

    “咳咳!”

    陈锋只觉胸口一阵闷燥,张嘴竟然咳出了一口血来。不过他可顾不上自己,而是急忙费力的把身体撑起来,对身下问道:“你们怎……咳,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刚才幸好他反应及时,而且飞身躲闪时,地上结的冰也在无意中帮了大忙,让他抱着两女一下子划出老远,这才没有离爆炸中心太近。

    可就算这样,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却还是在他背上重重轰了一下。

    倒是萧潇和李梦瑶两女,因为被他揽在怀里的关系,冲击都被他给挡了去,两人并未受什么伤。

    “我没事,陈大哥,你怎么咳血了?你哪里受伤了?”萧潇看到陈锋咳出的血,吓得都快哭出来了,急忙挣扎着从他身下爬起身来,着急的询问他伤在哪里。

    “我也没事……咳咳……”陈锋想要说句宽慰的话,可是刚一开口,就又剧烈的咳嗽起来,鲜血从嘴巴中渗了出来。

    萧潇看他准备挣扎着站起身来,急忙拉住他焦急的劝道:“陈大哥你别乱来,让我看看你的伤!”

    就在这时,只听周围“噼噼啪啦……”一阵乱响,正是被炸到天上去的杀手九人组,终于从天上落了下来。

    单是听下那落得满院子都是的声音,就已经可以知道,九人的尸体碎成了什么样……

    陈锋急忙又把身体往前爬,替仍躺在地上的李梦瑶,遮挡住那些恐怖的东西。

    李梦瑶终究是个普通人,虽然没受到直接冲击,但爆炸产生的巨响,也让她产生了几秒钟的晕厥。等她睁开眼来,准备转头往四周查看时,陈锋急忙捂住她的眼睛。

    “你再躺、咳咳……躺一会儿,刚受了震动,立刻起来会头晕,咳咳……”陈锋对李梦瑶安慰道,让她继续躺着别动。

    最主要的,还是不想让她看到身边那些碎肉脑浆等东西,以她这样从小在象牙塔长大的女孩子,忽然看见那些血淋淋的东西,还不得被吓个半死啊?

    萧潇看他都伤得这么重了,竟然不查看下自己身体,而是先关心自己和李梦瑶,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心疼。

    “瑶瑶,你听他的话,继续躺一会儿。”萧潇把陈锋拉到一边,替他安慰着李梦瑶。想了一下,她还把自己身上的毯子撕下一条来,轻轻绑在李梦瑶头上遮住她的眼睛。

    没等李梦瑶发问,萧潇柔声解释道:“瑶瑶你别担心,我只是看你刚才眼睛有点小血丝,应该是被冲击波影响了,所以现在先让眼睛休息一会儿。”

    李梦瑶何时见识过这么猛烈的爆炸啊?闻言还以为是真的,于是就乖乖的点点头躺着。

    看她脸上担心的表情,萧潇急忙又补充道:“这个不严重的,你不用害怕,你的眼睛休息一两个小时绝对能好。”

    “嗯,谢谢萧潇,我不担心。”李梦瑶乖乖答应,同时关心的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陈锋抢着笑道:“没事,我的能耐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凭这点小爆炸能伤到我?”

    靠,咳嗽忍得好辛苦!

    萧潇也没揭穿陈锋,只是安慰住李梦瑶之后,立刻不容质疑的拉过陈锋的胳膊,把他整个人按在自己怀里,翻开他背上的衣服,检查其伤势来。

    陈锋无奈的随她去了,不过还别说,趴在美女腿上就是舒服。刚才那冲击波,震得他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只觉胸腔里难受得不堪忍受。

    可现在感受着身下修长紧致的大长腿,还有那纤柔可握的腰肢,难受感立刻缓解了不少。更不用说,萧潇现在低头查看他背上伤口,那对规模惊人的酥胸,就不可避免的完全压在了自己背上……

    萧潇满心的关切,仔细查看陈锋的伤,可却没有想到,陈锋心里现在却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不知道萧潇以前上学的时候,压坏了多少张书桌……”

    陈锋就是这样的性格,不正经或者说叫玩世不恭的心态,已经几乎深入到他的骨髓中去了。在这种时候,会忽然冒出那乱七八糟的念头,对他算是非常正常的。

    当然啦,想归想,陈锋可不会真的问出来,否则只怕萧潇可就不会管他是否受伤,直接就要挠死他了。

    查看了一番之后,萧潇总算稍稍安下了心,只见陈锋的背上,除了皮肤有点红肿外,并无明显的外伤。

    萧潇又用手轻轻把他背上按压一遍,确定背上的骨骼位置都正常,也没有断裂什么的,总算长出一口气。

    陈锋收回遐思,有点不舍的对萧潇说:“萧潇你别闹了,我真的没事,快让我起来收拾一下,马上警察就要来了!”

    萧潇看看满院子的血污狼藉,心想这里毕竟不是国外,这么大的动静,不赶快整理一下的话,警察来了还真是个麻烦。于是她点点头,放过了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