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九章拍卖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10:16本章字数:3600字

    推理就像是玩拼图!

    在手中的图板还很少的时候,任何的推理都只能加上“理论上如何”。哪怕是觉得这个推理再符合常理,也不能完全的当真。

    在推理之中,一旦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那往往就会被人引向错误的方向。

    陈锋,李梦瑶,萧潇,苏雅梅都是聪明人,是那种在推理的时候各种大胆假设,但等到静下来,却可以把这些假设全都放到一边备用的人。

    这一点很难,只有真正聪明的人才可以办到。

    还好,陈锋这几人都可以。

    尤其是还有一个智商逆天的苏雅梅。

    知道自己的能力就在于分析,推理,为了帮助到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哥哥姐姐们,苏雅梅努力的修炼,努力的压制圣痕。

    然后利用自己可以使用异能的时间,将所有的信息都总结归纳,哪怕是一点点细微的变化都不放过,慢慢的整理着。

    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这是陈锋的信条。

    他并没有去找苏雅梅说什么“注意身体,注意休息,不用这么辛苦”这样的话,这是苏雅梅自己的选择,作为一个智商逆天的人,她有着自己的看法,陈锋不需要多说什么。

    接下来的两天,一切都风平浪静。新人类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之前陈锋他们那一下是把这些家伙打疼了。

    而欧阳天风那个白痴那边。这个家伙醒来之后认为是陈锋几人把自己打晕的,毕竟当时他根本没有看到打晕他的白平。而昏迷之后的他是被陈锋给丢到他手下手中的。

    有了这么一个冲突,欧阳天风当然是上窜下跳的走动,强行让周导演把苏雅琪的镜头全都给删除掉,得意洋洋的多次打电话来威胁苏雅琪。

    却不知这样的行为在陈锋等人看来就和小丑没有什么的区别。

    苏雅琪也不和对方多说什么,她去拍戏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完成妹妹的“临终之愿”而现在妹妹看起来越来越健康,虽然还是要进行对白血病的针对治疗,但是已经不再是一个病危之人了。

    既然都能好好活着了,那还有什么好遗憾的?

    对苏雅琪来说,现在唯一想的就是陪在妹妹身边,照顾好她,然后得到属于自己的异能,成为陈锋的帮手。

    其他的,她早就不在乎了。

    是的,苏雅琪也开始有自己的异能了,而且聪明如苏雅梅已经通过几次测试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李梦瑶似乎有催化作用。

    每一次陈锋散发能量场影响苏雅琪的时候,李梦瑶要是在家里,苏雅琪对于能量场的感知就会非常的明显。反过来这种感知就会变弱。

    而这个催化不仅仅是苏雅琪这个新人有效,对其他人也是一样,只不过之前陈锋为了安全,哪怕是修炼的时候也和众女在一起,所以大家都没有发现而已。

    这一下更加坐实了李梦瑶是一个相当特殊存在的结论。

    但到底特殊在哪里,因为不可能把总裁妹子切片研究,所以只能慢慢来了。

    陈锋等人发现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那就是苏雅梅这个丫头很有点研究狂的潜质,别人遇到这种所有情报全都是琐碎无比,连个方向都无法确定的东西除了头疼也就剩下蛋疼了。

    但这位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却是每天都兴致勃勃——不仅仅是为了帮助到哥哥姐姐们,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位少女对这些事情是真的兴致勃勃啊。

    这两天众人还和周导演重新见一个面,一起吃了个饭,把投资的事情给敲定了。周导演自己做制片,做导演,陈锋他们只做投资,然后出个主演苏雅琪。

    完全就是甩手掌柜的态度。

    陈锋,萧潇,李梦瑶三人先加一起出资了一亿,让周导演可以去做先期的准备,剩下的钱会陆续到位。

    周导演是绝对没有想到剩下的钱陈锋还要去布个大局砸锅卖铁去。

    至于周导演的异能之事,没有什么值得提的。他的能力也就是可以把手指伸长而已,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实用性。

    而周导演自己也对此没有任何的兴趣,充其量因为大家都是异能者的原因,显得更加的亲近了一些。

    陈锋大概的提了一下阳州市最近异能者会变多,而且大多都是心怀不诡之人的事情,周导演看起来腼腆,但在娱乐圈沉浮这么多年,他还是有自己的自保能力的。

    电影的事情之后再说,对于陈锋他们而已,现在最优先的就是两件事情。

    一个是对付新人类。另一个就是利用那个假圣甲石来设陷阱。

    同样还是来自苏雅梅的研究与推测,真正催化出这块假圣甲石的不是石板,而是李梦瑶。只有在李梦瑶和圣甲石石板同时存在的时候,这颗假圣甲石才会越发的趋于完美。

    更神奇的是,别说这块假圣甲石。就算是一块普通的玉石,也会拥有这样的变化。玉质越纯粹,其变化效果越明显。

    于是脑洞精奇的娘娘认为李梦瑶不是没有异能,而是她的异能是“孵化机”。

    就为了这个名字,娘娘被总裁妹子用拳头在太阳穴钻了半个小时,差点没把这金发妹子的魂都给钻出来。

    李梦瑶的情况依然只能先放到一边,情报不足,什么样的结论都不过是推测而已。但是有了李梦瑶的催化,那颗假圣甲石现在已经完全的以假乱真了。

    别外还有几颗上等玉器,已经在李梦瑶的催化下开始散发能量场了,估计再过不到一周,闭上眼睛的话,根本就不会知道这能量场的散发者是一批山寨货了。

    于是陈锋之前的计划可以执行了。

    一场珠宝拍卖会。

    李梦瑶让父亲李东阳帮忙铺了路,准备了几件相当有年头的珠宝,准备一起拍卖,来个鱼目混珠。

    李东阳一开始还有点不乐意,毕竟那几件珠宝里面还有两件是他的心头爱,结果一听这和自己最最宝贝的女儿的生命安全有关,他立刻不带一点犹豫的就把珠宝拿出来了。

    李东阳是一个商人,但更是一个父亲,对于他来说,这世上没有比自己老婆孩子更贵重的东西,只要有需要,他可以放弃除了这两样之外的任何东西。

    这种态度让萧潇大为羡慕,她的那个老爸虽然也很好,但就是太过工作狂。挖起人家的祖坟来把自己女儿都忘记了。

    明明是她离家出走了,这个当爹的居然就给陈锋丢过来一句“我女儿就拜托你了”就不再管了。

    有这么当爹的嘛?

    恩,吐槽归吐槽,羡慕归羡慕。

    要是萧老爹真的要把萧潇带回去,娘娘会直接暴走的。

    这可是决定自己以后能不能成为大叔正房的关键时刻啊,怎么能走?走了以后怕是小妾都没得做啦。而且现在还多了异能,怎么可以离开?

    咦?为什么我现在就开始想着大叔三妻四妾了呢?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给自己父亲打了电话吵了一架之后的娘娘仰着头想了半天,然后扑到陈锋怀里,在对方的胳膊上咬出一副山水图。

    然后娘娘在陈锋一脸懵逼,其他姐妹目瞪口呆中像是一个利用的将军一样,得意洋洋的回自己屋了。

    蝙蝠已经的把消息放出去了。而且也确定那些暗世界的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圣甲石!

    居然有人不知道圣甲石的价值,把它当成普通的珠宝拍卖?天啊,这样的白痴要是多一点,哪还需要天天打打杀杀的去抢圣甲石啊。

    于是暗世界数个异能组织闻风而动。

    圣甲石到底还是小众情报,真正知道这东西价值的人不多。

    又过了三日,阳州市一私人会所。

    这里是阳州市上流社会的一个类似于黑市的拍卖场所。之所以类似于黑市,是因为这里经常会拍卖一些来路不明的东西。

    要开这样的拍卖场,自然需要很深的背景。而这个拍卖场的东家正是海子里集团。

    陈锋从李梦瑶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真是吃了一惊,对于那个神秘兮兮的海子里集团更加的感兴趣了。

    陈锋和李梦瑶开着后者的保时捷来到了拍卖场。

    其他几女都留在家里,萧潇本来是想一起来的,但是考虑到可能会遇到敌人,到时候陈锋保护两人会更加的吃力,所以也只好打消息了主意。

    陈锋和李梦瑶到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入冬之后的天色晚得早,八点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

    会所是在西效外的一处高尔夫球场上,对外,这个会所就是一个普通的高尔夫球会所,不但是阳州市唯一一个高尔夫球会所,也是临海省最大的一个高尔夫球会所。

    这里曾经还举行过一次公开赛,很多高尔夫球大触都来这里比赛过。

    但估计不会有人想到,这里同时还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黑市拍卖场所之一。

    这里唯一不拍卖的东西有两个。

    一个是人,一个是国宝。

    这也是为什么一直有人传言海子里其实是国家抛出来的空壳公司的原因了。

    黑市拍卖场有很多,不拍卖人的也很多,毕竟哪怕是暗世界里丧心病狂的人也很少,世代在进步,现在还在做人口买卖的往往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家伙。

    所次这里不卖人并不奇怪,但是不卖国宝就很值得人深思了。

    谁都知道种花家泱泱五千年文化,在别的国家历史里面,超过两百年的就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文物了。但放在种花家嘛……

    在古董行业有一句话,种花家两百年以下的东西根本不是古董,最多算旧物。

    任何一个收藏了种花家文物的收藏家的家里要是没几个三四百年起步的文物摆在家里,根本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收藏了种花家文物。

    没见那些收集家们把唐朝人用来陪葬的唐三彩都一脸灿烂的放在客厅里面吗?为啥?因为这东西起步历史就是千年啊。

    这么一个东西放那里就显得特别的牛X了,谁还敢他古人用这玩意儿干嘛的?

    这要谁能拿个秦始皇的尿壶出来,谁要得到了估计也都能抱怀里睡觉啊。

    也正是因为这种全世界独一份的深厚文化底蕴,所以种花家的国宝文物有着极为惊人的价值,很多黑市拍卖场都会拿种花家的国宝级文当镇场之宝的。

    但是这里,从来不拍卖种花家的国家。

    相反,它拍卖过很多次外国的国宝!

    在路上陈锋就听李梦瑶说起这家拍卖场的趣闻,听到高兴之处也是哈哈大笑。

    先不说这家拍卖场是不是真的是国家支持的,就这种不卖自家国宝,专卖他人国家打脸的事情,简直不要太爽。

    “两位,请出示你们的邀请卡!”一个穿着古典侍者服的人优雅的上前,向陈锋两人行礼。